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68章 逼迫

第168章 逼迫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68章 逼迫

“是女子?”法空皺眉。

“女子?!”楚祥也皺眉。

他臉色陰沉沉的。

如果是一個男子,暴露之后遇害,他會內疚難過,會爭取給他好好加封一番。

可如果是一個女子,他的內疚難過會多十倍。

一個女子遇到這般情形,如果不能及時的了結自己,恐怕會遭遇數十倍的殘酷折磨,想都不敢想的折磨。

曾慶元笑了笑:“放心吧王爺,我的人沒那么弱,沒那么容易暴露的。”

法空緩緩道:“她確實暴露了,不過因為想釣更大的魚,所以暫時還活著,……嗯,得馬上動手救她,大永很快就會發現異樣。”

他看看曾慶元。

曾慶元笑道:“大師有何不妥?”

網址p://m.biqugexsw.

法空道:“難道司正不好奇,她如何暴露的?”

“依大師所觀呢?”曾慶元道。

法空笑了笑,搖搖頭。

曾慶元炯炯如炬的雙眼更加明亮,想看清楚法空所想。

可惜,他雙眼所見,好像自己站在浩瀚無垠的大海跟前,茫茫然無所得。

曾慶元抱拳道:“還望大師告我。”

自己的法眼燭幽訣能夠洞察人心的最幽微之處,甚至看清楚對方自身都沒清晰的想法。

除非像信王爺這般修為通天的大宗師,否則,所有秘密心思都難逃自己雙眼。

而眼前這位法空大師,明明修為不強,偏偏心神如海,浩瀚不可察不可測。

法空笑了笑:“司正對貧僧還不夠信任,所以還是少說為妙,司正自己想想吧。”

“大師……”

“司正不必再說,我先救出這位女施主吧。”法空搖搖頭道:“唉——!”

楚祥道:“可是有滯礙之處?”

法空緩緩道:“這位女施主已經發覺了自己的處境,正準備自我了結。”

他通過這支小劍,定位到了這個小劍的主人,天眼通所見,卻是一個秀美動人的妙齡女子。

“大師,那……”楚祥大急:“能來得及吧?”

他心急如焚。

大永距離這里可沒那么近,即使施展絕世輕功疾馳,也要數日之久。

就怕到時候天人永隔。

那便是莫大的憾事。

法空看向曾慶元。

曾慶元肅然道:“大師盡管吩咐,無論如何,一定要救下她!”

他先前是諸般置疑,還是隱隱不太相信。

因為他更相信自己的屬下。

這位下屬姓李名月箏,李月箏。

姿容秀美,卻又沒有奪目的美麗,雖然惹人注意,卻又不會太過注意。

氣質溫柔宜人。

更重要的是,心智堅定,時刻保持冷靜,而且智慧過人,可謂是最好的密諜人選。

他自從掌管綠衣外司,所遇人之中,資質最高者便是這李月箏。

整個綠衣外司,唯有自己才知道她的存在,通過秘密渠道無聲無息的送入了大永。

她也沒有讓自己失望。

她只身一人,沒有與綠衣外司所有人產生瓜葛,只憑著自己的智慧進入了淳王府。

已然悄然潛伏了數年之久,從未出過岔子。

這樣的屬下,他怎會不信任?

而法空雖然展現出了神通,可比起與對這位李月箏的信心,還是更相信李月箏。

可現在聽到李月箏準備自裁,他微微凜然。

即使在這個時候,他還沒有完全失去戒心,絕對不會將李月箏的名字吐露出來。

法空道:“這位女施主不是尋常人物,司正還是寫一封信吧,讓她放心,省得好懷疑來懷疑去,太過麻煩。”

“……”曾慶元沉吟。

楚祥沒好氣的道:“老曾,你這是毛病,懷疑來懷疑去的,誰也不相信!”

單元慶無奈的笑笑:“王爺見諒,確實落下了這毛病,不敢輕易信人。”

“這樣罷,我做保!”楚祥哼道:“別再磨蹭了,真要晚一步,你后悔都沒地方哭去!”

“唉——!”曾慶元嘆一口氣,沉吟不語。

法空也催促。

上趕著不是買賣。

曾慶元自己不著急,自己著什么急。

曾慶元看他這般神態,又看看楚祥焦急又惱怒的神色,抬頭看看天空。

天空萬里無云。

湛藍如洗。

一片白云也沒有。

好像昨天金剛寺那一場大雨把所有的白云都消耗光了,天空藍得通透。

“要不然,司正回去好好想想吧。”法空微笑道:“想清楚了也好。”

“容我回去想想。”曾慶元緩緩道。

“老曾!”楚祥恨不得揪住曾慶元的領子,逼著他寫一封信:“都什么時候了!”

“王爺,此事非同小可,還是慎之再慎。”曾慶元不好意思的笑道。

“行行行,你就想吧!”楚祥瞪著他哼道:“歸根到底還是信不過本王!”

“不是信不過王爺……”

“不是信不過本王,那還猶豫什么?!”楚祥恨恨道:“非等到人家姑娘自殺了,你才放心?”

“王爺!”

“少啰嗦,趕緊的寫一封信!”楚祥沒好氣的道:“跟她解釋一下,讓大師趕緊去救她。”

“我其實可以通過……”

“你可以什么可以!”楚祥斷然道:“少啰嗦,趕緊的寫!”

法空失笑。

楚祥上前一步,瞪著曾慶元:“不寫我今天就別怨我手狠,給你松松骨!”

“王爺——!”曾慶元苦笑不得:“這件事可不是開玩笑的……”

“你以為我是跟你開玩笑的?”楚祥眼睛一瞪,雙眼迸射出森森寒光,宛如實質。

“唉……”曾慶元搖頭嘆氣,倏的一閃,便要逃走。

楚祥也跟著一閃,擋在他跟前。

曾慶元再閃。

可還是被楚祥擋住。

“來啊,看你能不能逃出本王的掌心!”楚祥不屑的哼道:“寫不寫?”

“王爺——!”曾慶元搖頭道:“此事……”

“看來不寫!”楚祥一爪探出,如老鷹捉小雞,精準的揪住他衣后領,往前一摜。

曾慶元頓時沖向蓮花池。

他在空中忙揮動雙手,蹬動雙腿,想要借一點兒力,可惜一點兒力沒能借到。

“砰!”他重重落到了蓮花池里。

池里的烏龜們還沒蘇醒,縮在殼里一動不動。

曾慶元露出水面,惱怒的瞪著楚祥。

楚祥按著池邊,探身盯著他:“怎么樣,老曾,腦子可清醒了?”

“王爺!”曾慶元怒喝。

楚祥哼道:“少啰嗦,就一句,寫還是不寫?”

“哼!”曾慶元一挭脖子。

“喲,還治不了你了!”楚祥不信邪的哼一聲,右掌一推,隨即握成拳一搗。

“啵!”一股拳勁如石頭般落水,如落深井,隨即“砰”的一下,曾慶元飛到了空中。

水里的拳勁精準的擊中他,從反方向把他砸到了空中。

曾慶元在空中噴出一口水箭,惱怒的一震衣衫,可卻使不上勁兒,內力運轉遲滯。

“下去吧你!”楚祥再一掌按下。

曾慶元手舞足蹈的再次落水。

“砰!”蓮花池的水花四濺,蓮花輕蕩,烏龜們還縮在殼里不管不顧。

法空搖搖頭,這也太過粗暴了。

他招招手。

林飛揚飄身而去,眨眼來到了近前,開始研起了墨。

“老曾,再不寫,我可不客氣啦!”楚祥冷冷瞪著水里的曾慶元。

“王爺還能如何?”曾慶元也一臉惱怒的瞪著他。

他原本就氣質陰郁冷酷,這般一瞪眼,確實很嚇人。

可根本嚇不到楚祥。

楚祥冷笑一聲:“把你剝光了,扔到朱雀大道上,讓大家欣賞一下曾司正的真身!”

“……王爺何必如此吶!”曾慶元露出無奈神色。

他看得出來,楚祥真能做得出這事來。

“休得再啰嗦,寫還是不寫?!”

“寫!”曾慶元嘆氣。

“早這么識趣多好!”楚祥哼道:“費我這么多的功夫!”

“唉——!”曾慶元搖頭,飄身而起,在空中一抖黑袍,頓時衣衫與頭發皆干燥。

法空眉頭挑了挑。

他看得出來,這曾慶元的黑袍也不是凡物。

“已經好了。”林飛揚道。

曾慶元來到石桌前,坐下來,提起筆,慢慢的寫了一封信。

看他這般慢條斯理的寫法,楚祥恨得牙根癢癢:“你這個司正,根本不關心下屬的死活。”

曾慶元哼一聲,陰沉著臉一言不發。

楚祥道:“等救了她,你要給我擺一桌好酒好菜,好好賠罪!”

曾慶元哼一聲,繼續埋頭寫信。

他信中是有諸多暗號的,將真正的意思蘊含其中,與字面的意思不同。

所以需要耗心神慢慢的寫,急不來。

法空站在一旁看熱鬧,沒有著急。

楚祥卻急得不得了,死死瞪著曾慶元,恨不得上前給他一巴掌。

過了好一會兒,曾慶元放下筆,從懷里又掏出一塊碧玉腰牌,遞給法空:“大師,這是真正的信物。”

法空笑著接過來。

“大師莫怪,不是曾某多疑……”

“你就是多疑!”楚祥打斷他的話:“還啰嗦什么!”

“好好,不啰嗦了。”曾慶元嘆氣:“看王爺如此信任大師,我也只能么賭這一把,勞煩大師了!”

他雙手合什,深深一禮。

法空合什還禮。

下一刻,他消失不見。

曾慶元一怔。

“別看了,是神通。”楚祥沒好氣的道:“大師用的神足通!”

“原來大師還有多種神通。”

“一通百通。”楚祥道:“老曾,你以為我騙你玩呢,你以為我老眼昏花,被迷了心智?!”

“不敢不敢,英明無過于王爺。”

“言不由衷!”楚祥一擺手:“往后你就知道本王對你多好了!”

曾慶元看向大永的方向:“不知大師何時能見到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