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67章 暴露

第167章 暴露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67章 暴露

兩人來到金剛寺外院大門時,法寧忽然停住,感受到了異樣,扭頭看了一眼。

排在最前頭的幾個人很不對勁兒。

法寧怎么說也是神元境,而且資質驚人,直覺也敏銳異常,感覺到這幾個人的氣息強大,都是神元境高手。

他凝神看了看。

共有四個神元境高手,還有一個高深莫測,竟然看不出來境界。

那只有一個可能——一品!

他神色頓時肅然。

隨即想到寺內還有慧靈師伯祖在,還有自己等六人,再加上師兄,能應付得來。

周陽好奇的看一眼其中一人,沖那個中年男子笑了笑,合什一禮。

法寧發現了他異樣,扭頭看他。

網址p://m.biqugexsw.

周陽低聲道:“是王妃的護衛叔叔。”

法寧忽然想到了他們的身份——信王爺!

他對楚祥合什一禮。

雖然不明白為何信王爺不直接過來,讓人通報一聲,非要在外面排隊。

但他對信王爺極敬重,覺得是難得的好皇子,于是上前敲了敲大門。

待圓生開了門,法寧道:“圓生師叔,讓這幾位施主先進來吧。”

“住持還沒回來,不到開門時間。”圓生冷冷道。

法寧忙道:“這一次就先讓他們先進來。”

圓生搖搖頭:“規矩不可廢。”

法寧無奈的看著他。

圓生冷冷哼一聲:“法寧你難道要破壞了規矩?”

法空無可奈何:“行吧,圓生師叔,先別關門。”

他大袖子揮了揮。

周陽一溜小跑離開。

片刻后,法空與林飛揚緩步而來,一邊走一邊合什還禮。

他來到信王爺楚祥跟前,笑道:“王爺何必如此客氣?”

楚祥一身紫袍,前胸有暗金絲線隱隱約約繡著一條金蛟。

他面如冠玉,笑著合什:“本王也是一名香客,當然還是要按規矩來的。”

法空伸手:“王爺,請——!”

他對圓生頷首:“師叔,今天早些開門吧。”

“是,住持。”圓生冷冷回答。

法空掃一眼周圍,沒看到明月繡娘她們,顯然是嫌人太多,太過雜亂。

法空頗為悵然。

一百多信仰之力,足以降一次雨了。

“王爺,請——!”法空伸伸手,端起茶盞。

兩人坐在后面他院子的石桌旁,林飛揚已經端上茶,兩人各自輕啜一口。

慢慢放下茶盞,楚祥道:“大師真的降雨了?”

“行云布雨咒。”法空笑道:“說起來,還是王爺所賜。”

楚祥訝然:“嗯——?”

他實在想不出這降雨咒與自己有何關系。

法空從懷里掏出那本無字佛經,笑道:“便記載在這上面,當真是神妙之咒。”

楚祥掃一眼,發現一片空白,又翻了翻,最終搖頭:“什么也沒有。”

法空笑道:“有緣之人方能觀之,王爺與它是無緣了。”

他猜測應該是信仰之力,或者也可能是佛力,才能看到這上面的祈文。

楚祥失笑道:“沒想到竟然是這本佛經上所載佛咒,不知能在多大范圍內降雨?”

法空沉吟著搖頭:“暫時還不知,需得多施展幾次方能弄清。”

楚祥精神一振:“大師,不如來我們災民大營那邊降一次雨吧,抒解一下他們的焦躁,給他們一分希望。”

“王爺,佛咒再強,恐怕也降不了多大范圍的。”

“那也不同的。”

“……也好。”法空緩緩點頭。

他這是順水推舟。

正有去災民大營施展此咒的想法,從而實現他們的大愿,收獲到功德。

這一次的功德應該比上次多得多。

上一次只能改變兩根手指,這一次呢?一只手掌,或者一只胳膊?

如果愿望的人數與金剛不壞神功修煉面積成一定比例,那這一次說不定能直接改變周身!

如果能改變周身,那么金剛不壞神功能達到哪一境界,是不是就徹底不怕一品了?

暢想著美好的日子,法空露出笑容。

“大師,我準備動手了。”楚祥緩緩道。

請法空去災民大營施展行云布雨咒只是小事,他來金剛寺外院的根本目的不是這個,而是他現在說的事。

法空皺眉:“要前去大永報仇?”

“一定要除掉黃泉谷!”楚祥沉聲道:“我已經與外司的司正配合,由我抽調了一些神武府的高手,配合綠衣外司。”

“王爺,這件事不該跟我說的。”法空道:“秘之再秘才好。”

楚祥不在意的笑笑:“此事對別人當然保密,對大師你還信不過的話,我還能信得過誰?!”

法空搖搖頭。

“大師覺得,此行勝算如何?”楚祥問。

法空雙眼驟然變得深邃,宛如無底深潭。

楚祥竟然有身子前斜,一頭栽進深潭里的感覺,忙凝神定住身子。

法空眼中奇異的光澤流轉,慢慢搖頭。

“不能得手?”楚祥忙問。

法空嘆道:“是一個陷阱。”

“嗯——?”

“他們會擺出一個陷阱來,外司所得到的消息是淳王爺故意放出來的。”法空搖頭:“外司的那名密諜已經暴露了,只是自己不知而已。”

“暴露了?!”楚祥臉色微變。

暴露了,便意味著此人已經危在旦夕,很可能已經沒命了。

法空緩緩點頭。

“怎么可能……”

“王爺,這種事太有可能了。”法空笑了笑:“像那位謝侍郎,不也一樣嗎?”

“唉——!”楚祥嘆息,臉色陰沉。

他想到因為這件事而連累了那個密諜,便心情不由的沉重。

還沒有行動,已經折損了人手,出師不利莫過于如此了,給此次復仇蒙了一次陰影。

“大師,現在出手的話,能不能救得回那人?”

“……難。”法空搖頭。

他的神通需要定位。

如果有了定位,一個神足通過去,就可以救他離開。

可現在卻是愛莫能助。

“大師,那就救他一下吧。”楚祥道:“我實在不想他因此而殞命。”

法空皺眉沉思。

如果是別的事,他確實不會管。

自己只是一個和尚而已,不是救世主。

力所能及的話,還可以伸一伸手,還能得到信仰之力,這些會成為自己往后的資糧,成就金剛的必須。

這種事值得伸手一救,極端絕望的情形之下,救了很可能會收獲信仰之力,并不會白費功夫。

但此事確實很麻煩。

“請司正提供那人的隨身之物,還有信物,以便能夠感應到他,才有望救他。”

“好!”楚祥馬上起身便走。

法空道:“王爺。”

楚祥停住。

法空搖頭道:“復仇的事還是暫時停住吧,再尋找機會,不急在一時。”

“……好。”楚祥臉色沉郁。

他極為不甘,可既然知道是陷阱,還往里跳的話,就真的是傻子,拿手下人的性命不當回事。

能挑到去執行刺殺的都是頂尖高手,少一個都是莫大的損失。

“和尚,真要幫忙救人?”林飛揚好奇的湊過來問。

法空緩緩點頭。

“這可不像和尚你呀。”

“這一次的事要靠你了。”

“我——?”林飛揚一怔,隨即躍躍欲試:“我來救?”

“沒問題吧?”

“絕對沒問題!”林飛揚興奮道:“交給我,絕對給他完整的帶回來!”

法空沉吟一下,招招手。

林飛揚湊過來。

法空左手食指與中指駢起,輕輕點一下他額頭。

林飛揚頓時一僵,一動不動仿佛化為雕像。

片刻后,他蘇醒過來,感慨一聲道:“遮天蔽日功,和尚你竟然能練成遮天蔽日功!”

法空道:“盡快練成它,救人更有把握。”

“即使不練它,我也一樣能遮蔽氣息的。”林飛揚驕傲的道:“我現在的御影真經可不是從前了。”

法空道:“練成了這個更穩妥一些,……你是不是練不成?”

“不可能!”林飛揚傲然道:“你已經弄得這么明白了,我怎么可能還練不成!……可能就是需要一點兒時間。”

“盡快吧。”法空道。

“行吧。”

一個時辰之后,信王楚祥再次出現在法空身前。

身邊跟著一個中年男子,身形魁梧壯碩,相貌平平,雙眼炯炯如炬,宛如能直接看透人心。

一身黑色的長袍,整個人顯得陰郁冷酷。

“這位便是綠衣外司的司正曾慶元。”

曾慶元合什:“見過法空大師。”

“曾司正,幸會。”法空合什一禮。

“大師說我這位屬下已經暴露了?”

“是。”

“不知……”

“司正!”楚祥皺眉道:“大師身負天眼通,可看破未來,你不必懷疑這個,難道本王是糊涂之人?”

“呵呵……”曾慶元陰郁的臉龐露出笑容,竟然一下變得截然不同,氣質仿佛換了另一個人:“王爺當然不是糊涂之人,只是曾某實在是頭一次見到神通,所以嘛……”

法空微笑搖頭。

這曾慶元是絕不可能成為信眾的,所以沒有必要跟他說太多,也沒必要多做解釋。

是救他的下屬,不是自己的下屬。

“趕緊的,少啰嗦!”楚祥不滿的道:“把他的信物拿出來,再拿來他的貼身之物!……沒那么多時候磨蹭!”

“這是信物。”曾慶元笑呵呵的從懷中掏出一塊碧玉腰牌,半圓形的,顯然是被人折斷。

“這是貼身之物。”他又掏出一物。

卻是一支木雕的小劍,玲瓏精致,只有中指長短,比匕首還要短幾分。

法空接過來,雙眼忽然變得深邃莫測。

“竟然是一位女子?”法空抬頭看向曾慶元。

曾慶元贊嘆:“大師果然神通廣大!”

除了自己,誰也不知道這秘諜是女子。

看來信王爺沒糊涂,這世間竟然真有神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