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64章 問情

第164章 問情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64章 問情

眾人面露驚異。

他們一點兒沒感覺到王青山何時到了藏經閣后面,還以為他仍舊在法空那邊的院子里。

既驚異的看到他如此詭異的身法,無聲無息的同時,速度也極為驚人。

這樣的身法偷襲自己,一偷襲一個準,即使在最后關頭感覺到了兇險而避開,也很難全身而退。

更驚異的是法空竟然感應到他,一指點出竟能隔著這么遠的距離,中間還有藏經閣隔著,仍舊擊中王青山。

這樣的指法委實驚人。

“問情指!”寧真真輕輕吐出三個字。

金剛寺武學之中,能做到這一步的只有問情指。

法空露出笑容:“師妹好見識。”

“師兄你竟然練成了問情指。”寧真真輕輕搖頭:“真是……”

她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

這問情指算是金剛寺里一門極為特殊的指法,威力平平無奇,遠遠比不上金剛八絕。

但有一門獨特的妙用,便是只針對有情眾。

它不能傷害無情眾,不能傷害到物品,不能傷害到植物,只會傷害到人或者動物之類的。

婆娑世間,唯問有情。

所以,寶甲或者護體罡氣都沒辦法防住它。

指力不會被分散,所以距離也沒辦法阻擋它,視野范圍之內,皆可抵達。

可它的傷害力委實不高,對神元境的高手而言,它的傷害就類似于皮肉之傷而已,可以忽略不計。

它最重要的特性就是無視防御,無視距離,即使傷害得不高,即使距離遙遠,仍能傷害到對方。

這樣雞肋的武學,修煉起來卻深奧艱澀,需要足夠的佛法修為,對世間的有情無情有深刻的洞悉,才能真正練成。

往往都是那些老僧們,閑來無聊才會試著練著玩玩,根本不會用來對敵。

她萬萬沒想到法空竟然有這個閑情雅致。

師兄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勇猛精進,一心推進武學境界,怎么有這個閑心?

她不知法空現在是清閑得很。

金剛不壞神功已經不必費時間練,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所以很有閑心,一門一門武學慢慢的練著玩。

他所得到的這些武學,每一門武學都蘊含著無數先人的智慧結晶,潛藏著難言的武學奧妙。

他每練成一門,便有一分獨特的收獲。

當然,他能練得極快也是得益于那些記憶,有了足夠的修煉經驗,只需要按圖索驥即可。

有時間,有狀態,還有經驗,所以現在練成的武學數量是極驚人的,五花八門,無所不包。

法空笑看著王青山:“王施主,如何?”

“不可能!”王青山冷冷道:“再來!”

他說著話,一閃又鉆到了藏經閣后面。

眾人感應里再次失去了他。

司馬尋臉色鐵青。

這姓王的如此可恨,可偏偏就是沒辦法感應到,近在眼前偏偏找不到他。

自己好像成了聾子瞎子。

他們如今在蓮花池上,隔著藏經閣尚遠,周圍也沒藏身之處,這算好的。

如果走在大街小巷,那才是姓王的真正天地。

近在咫尺都感應不到,很難逃離他的毒手!

法空笑著搖頭,再次輕飄飄點出一指。

“砰!”藏經閣后面再次響起一聲悶響,王青山再次被震得踉蹌兩步,捂著胸口露出身形來。

法空這一指無聲無息,卻精準無比的擊中某一處穴道,讓他身體發麻,血氣運轉一滯,現出身形。

這么遠的距離,竟然精準的擊中穴道,這法空和尚太古怪了!

法空微笑:“如何?”

“……佩服!”王青山緩緩道。

法空搖頭失笑:“天下本就沒有無敵的武功,一物總有一物克,所以王施主還是謹言慎行,莫要肆意妄為才好。”

“受教了。”王青山鐵青著臉抱了抱拳:“法空大師,在下告辭!”

“恕不遠送。”法空合什。

王青山看一眼黃玉楓與司馬尋還有寧真真,這一次,他目光不敢再像先前那般放肆。

先前是肆無忌憚,橫行無忌,現在則被打壓了氣焰,一時之間不知不覺收斂。

法空明白了他先前為何如此放肆。

遮天蔽日功是根本的底氣。

但不僅僅有遮天蔽日功,還有精絕的輕功。

速度奇快,又無聲無息,擅長逃命。

這更增了他的底氣。

輕功絕項,遮掩氣息的本事又絕頂,所以暗算起人來一算一個準,讓他的底氣更上一層。

這極類當初的林飛揚。

林飛揚甚至敢刺殺王爺,至今安然無恙,逍遙法外,可見絕頂輕功與遮掩氣息相合的威力。

王青山看黃玉楓與司馬尋沒有一起走的意思,便主動開口:“黃兄弟,司馬兄弟,你們不一起走?”

“你們先走吧。”寧真真淡淡道。

“是,司丞。”兩人抱拳答應,再跟法空合什一禮,沿著蓮池上的回廊離開。

“多謝師兄。”寧真真笑道。

她明白法空為何忽然向王青山發難,是因為自己。

她心情愉悅。

可隨之便沉重。

自己也沒辦法發現隱藏起來的王青山,一旦他準備暗算自己,自己也很難全身而退。

法空笑道:“師妹在煩惱怎么破解這遮天蔽日功?”

寧真真蹙眉道:“當初我覺得用清心咒差不多可破,后來發現卻不成。”

“我那時候的清心咒層次不夠。”法空笑道:“拿來。”

寧真真從懷中掏出那串佛珠遞給他。

佛珠猶帶著溫香。

法空雙掌合什,將佛珠夾在雙掌之間,嘴唇翕動。

漸漸的,佛珠變成湛藍,宛如如洗的碧空。

再然后,變得深藍,再是紫藍,再是隱約泛黑,最終又慢慢變回了原本的褐黃,晦澀無光澤。

寧真真盯著這佛珠,看著它的變化。

不知不覺一刻鐘過去,法空將佛珠遞給她:“現在用了它,應該就能感應到王青山了。”

“遮天蔽日功果然難不住師兄。”

“世間哪有無敵的功法。”法空搖頭笑道:“遮天蔽日功也是一樣。”

心眼能破,天眼通也能破,天耳通也能破。

問情指的指力奇異。

如果沒有自己親自回收,問情指的指力會一直寄生于王青山身上,而王青山卻不會發覺。

法空用天眼通隨時能看到他。

天眼通能破開時間與空間的阻礙,但它也需要一個坐標,以坐標為指引,才能看過去。

他的佛珠可為坐標,問情指力也可為坐標。

有了這問情指力,想殺王青山的話,催動神足通瞬間到他跟前,一招取其性命,易如反掌。

“這個家伙,野心勃勃。”寧真真搖頭道:“竟然想脫離澄海道,自立門戶成立魔宗第七道,難怪惹這些麻煩。”

法空眉頭挑了挑。

他剛才用他心通還真沒有感覺出王青山的這想法,只專注于遮天蔽日功的修煉訣要了。

“這倒有趣了。”法空笑了。

寧真真道:“這樣的麻煩家伙,真想早早解決了他。”

法空搖搖頭道:“師妹你不覺得有趣?別急,且看看他能做到哪一步吧。”

“不知還能鬧出多少亂子呢。”

“你說澄海道會眼睜睜看著他成立第七道?”

“那也沒什么損失吧?”寧真真沉吟道:“成立了第七道,還能彼此扶植。”

法空笑了。

寧真真看他笑容,便開始往反方向思索:“師兄你是說,澄海道絕不會答應?”

“此舉無異于背叛。”法空搖頭:“隨隨便便練成一門魔功,然后就自立門戶,魔宗現在六道已經夠多了,絕不會再容許成立第七道,不僅僅是澄海道,其他五道也一樣。”

寧真真道:“師兄的意思是說,讓魔宗收拾他?不必我們動手?”

“現在還看不清楚,變數太多。”法空搖頭:“且看他能不能過了眼前這一關吧。”

“哪一關?”

“他即將開始的任務。”法空笑道。

法空從時輪塔中走出時,外面是中午。

秋天的陽光格外明亮。

林飛揚正在往桌子上擺放碗筷,周陽正跟他屁股后面幫忙,仿佛小尾巴似的。

徐青蘿又沒過來,他便只能找林飛揚玩。

法空則在思索自己練成遮天蔽日功的感覺。

胸中油然而生出一腔豪氣,要干天干地干所有人。

頂尖的魔功都有改變人心之能,可以扭曲一個人的性格與觀念。

遮天蔽日功便有此能。

練成了此功之后,油然便生出囊天括地、一切皆在自己掌握、世間一切皆是自己探手可得之感。

怪不得王青山野心勃勃,要破天荒的成立魔宗第七道。

可能是他原本就有野心,再加上遮天蔽日功的催發,兩者相合便不可遏止。

看他出來,林飛揚迎過來:“聽說那王青山跑到這兒來撒野?可惜我沒在!”

法空笑笑。

要是論刺殺與隱匿之能,林飛揚更勝王青山,但林飛揚的御影真經沒辦法隱藏別人。

如果兩人對決,王青山絕非林飛揚對手。

“什么時候解決他?”

“外面的災民如何了?”

“哦,好像五天之后要開始撤了,前兩天有人鼓動災民想要鬧事,被信王爺提前壓住了。”林飛揚搖搖頭:“這些災民也真是沒良心!”

周陽道:“林叔,人心難測啊。”

“嘿,小周陽你倒是明白!”林飛揚笑道:“往后呀,可得對人防著點兒!”

“林叔,我當然知道。”

“還是我們小周陽最聰明……”

兩人說說笑笑。

法空則從懷里掏出那本無字佛經,看到上面的字已經更清晰,可以看清楚每一個小字。

他舉步來到院子中央,腦海里的藥師佛開始誦讀這行云布雨咒,他雙手結印,嘴里喃喃,與藥師佛像所誦同步,腳踏一種奇異的步法。

左晃一步隨即身子左扭,形成一個彎曲的奇異的角度,看著極為古怪。

而每踏出一步,便有一股奇異力量在他腳下滋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