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63章 破訣

第163章 破訣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63章 破訣

“王兄弟,就不必一起了。”黃玉楓搖頭道:“你去飛天寺,我們去金剛寺。”

“先去飛天寺外院,再去金剛寺外院,都上一柱香,不偏不倚,如何?”

“王兄弟……”

“走吧走吧,難道你們不想聽聽我如何追殺的謝侍郎案的兇手們?”

“……也罷。”黃玉楓看一眼司馬尋。

司馬尋也露出好奇。

他倒是想聽聽王青山如何的巧舌如簧,把黑得說成白的,把白的說成黑的。

殺謝侍郎一家子的絕不是一個人,也絕不是王青山一人,甚至王青山可能根本沒動手。

動手的是一群人,各宗各派都有。

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底細。

而他們動手殺人之后,王青山施展遮天蔽日功幫他們隱藏了氣息,從而躲避追捕。

他們恐怕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成為了王青山的晉身階梯,殺人之后被滅口。

就是不知道王青山是把所有人都殺了呢,還是只殺了一部分人。

他們推測是把所有人都殺了。

至少十人。

一口氣殺十個人,很可能還是聽他命令之人,心性之殘忍令人發指,跟他站在一起渾身不舒服,起雞皮疙瘩。

可越是起雞皮疙瘩,越是忍不住想聽聽他說什么。

“呵呵,這件事呀,說起來很湊巧。”王青山一邊往外走一邊搖頭感慨:“我也是偶爾遇上他們的,覺得他們鬼鬼祟祟的很可疑,于是暗中跟著,因為我練的奇功,所以他們并沒有發覺。”

“遮天蔽日功確實利于偷襲,也利于隱藏。”司馬尋若有所思的看一眼他。

這家伙不會也暗中偷窺自己吧?

憑著遮天蔽日功還真不好說,真要偷窺自己,自己還真發現不了他。

更甚者。

偷襲自己,也防不勝防。

不過自己的直覺驚人,即使沒辦法發現他,一旦想殺自己,自己還是能發現的。

但即使能躲過刺殺,也難免受傷。

他心中警惕萬分。

黃玉楓笑笑:“這也太巧了。”

“世事的事,就是這么巧,我也覺得太巧。”王青山撫掌搖頭道:“這是天上落下來的功勞啊,我能怎么辦?只能接住嘍,所以我們成了同僚。”

“呵呵,還真是緣份。”司馬尋皮笑肉不笑。

“就是緣份!”王青山笑道:“司馬兄弟,別這么大的敵意,我們可是同僚,將來要一塊殺敵的,要互相幫忙的。”

“呵呵。”司馬尋扯了扯嘴角。

他對于魔宗高手不屑,對于王青山更是格外不屑,即使王青山的遮天蔽日功驚人,也仍讓他看不起。

三人一邊說著話,一邊來到了朱雀大道,穿梭在喧鬧的人群之中,宛如魚兒游水,很快來到了飛天寺外院的大門外。

飛天寺外院的香客依舊很多,只有前兩天忽然降了一些。

讓林飛揚得到了那本秘笈。

今天便恢復,飛天寺外院依舊更受歡迎,香客絡繹不絕。

金剛寺外院則有些冷清,因為明月繡樓的繡娘們已經離開,沒有了最大的吸引力。

三人來到飛天寺外院,進去奉了一支香。

王青山一直笑瞇瞇的,好像很喜歡飛天寺一般。

司馬尋與黃玉楓并不知道王青山與飛天寺外院的恩怨,便來到了金剛寺外院。

如山和尚他們萬沒想到王青山敢過來,而且也沒有特意吩咐寺內諸人。

所以王青山被當成了尋常的香客。

王青山肚皮都要笑破了。

這幫飛天寺的蠢貨,真是太蠢了!

他帶著得意來到了金剛寺外院,奉上香之后,感受格外不同。

金剛寺外院確實更有佛門的清凈,端莊幽靜,古樸肅穆,與飛天寺外院的氣息完全不同。

可惜,世人往往只喜歡熱鬧,并不是真喜歡幽靜,只是偶爾累了的時候才會想幽靜一下。

奉上香之后,王青山笑著對圓燈道:“和尚,我們想拜見一番法空大師。”

圓燈和尚露出歉然神色,便要婉拒。

住持喜歡清靜,不喜歡與人多有交往,不是熟悉之人,住持并不會接見。

藏經閣前,法空對寧真真笑道:“你的三個屬下過來了,要見我。”

“是老黃吧?過來道謝的。”

圓燈剛要婉拒,耳邊忽然傳來了法空的聲音,輕輕點頭,于是宣一聲佛號,引三人來到了后院的蓮池上。

“司丞。”三人看到寧真真也在,紛紛行禮,臉色卻各不相同。

司馬尋臉色難看,覺得自己最珍貴的東西被人搶去了一般的難受,不由隱生敵意。

他挑剔的看向法空。

相貌平平無奇,站在人群里真的毫不惹人注目,身形削瘦,看不出修為。

他皺了皺眉頭,難道這家伙是神元境巔峰,所以自己沒辦法感覺得到?

黃玉楓則平靜無波瀾,并不覺得意外。

自己過來道謝,想必司丞也是過來道謝的,畢竟救自己也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她理當過來道一聲謝。

王青山則若有所思,似笑非笑,目光在法空與寧真真身上逡巡。

“三位施主找貧僧何事?”法空合什笑問:“黃施主不必道謝的。”

黃玉楓合什深深一禮。

大恩不言謝,只是道一句謝太過蒼白無力,還是容后再報吧。

司馬尋合什道:“聽聞大師得了陛下所封的尊號,大自在法主。”

法空輕頷首。

司馬尋笑道:“我們實在好奇,不知大師為何能得封此號,陛下不會擅封尊號的,非是功德無量德高望重不封。”

法空笑道:“要讓司馬施主失望了,此事卻是不能多說的,不過司馬施主,明月庵弟子是絕不會涉及兒女私情的,還是及早回頭,不要枉費了真情,一腔真心錯付。”

司馬尋臉騰的一下紅了。

他沒想到法空如此直接,單刀直入,明明司丞還在這里呢,怎么能當著她的面說這話?!

而且這法空有什么資格說這話!

寧真真笑道:“師兄,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相信罷了,覺得自己能例外,可破掉我的慧心。”

“你有慧劍,能斬情絲,不受情絲束縛,”法空笑道:“就怕他會他越陷越深。”

寧真真斜睨一眼司馬尋:“他清清楚楚的,不信邪罷了,那就由他。”

法空笑著搖頭。

情海容易翻波,受感情驅動,是什么事都干得出來的,要及時掐滅了苗頭才好。

法空看向王青山:“王施主練成遮天蔽日功,當真是罕有的奇才,貧僧佩服。”

腦海里,一點光芒飛出光輪,鉆到藥師佛像的眉心處,啟動了他心通。

“大師過獎,不敢當。”王青山笑道:“司丞對大師可是推崇備至,所以我們非常好奇,特來拜見。”

法空笑著搖頭:“比起王施主練成遮天蔽日功,可以為所欲為痛快行事,貧僧只是紅塵之網的一只蟲子而已,不得自由。”

“哈哈……”王青山大笑:“大師過謙啦,法主可不是一只蟲子,我們可是羨慕得緊吶。”

寧真真蹙眉。

她沒想到法空對王青山如此的態度,還以為冷淡以對呢,卻如此吹捧。

法空道:“王施主,不知要練成遮天蔽日功,最關鍵的是什么呢?”

“哦——?”王青山笑道:“難道大師要練遮天蔽日功?那可是魔功,你們三大宗是極為不屑的吧?”

“此功玄奧,別具一格,與尋常的魔功是不同的。”法空搖頭笑道:“不需要天魔經,是吧?”

“大師英明。”王青山傲然點頭:“此功實是超越了諸魔功,堪為天魔秘典第一功!”

法空搖頭:“說是第一就過了,天魔秘典諸魔功無一不玄奧驚人,只是天下人罕有能真正練成的,實在可惜,……此功有一個弱點——攻擊不足,只能逃命不能殺敵。”

“大師謬矣!”王青山傲然一笑:“那是沒有摸透遮天蔽日功的真正玄奧。”

法空若一幅洗耳恭聽之狀:“難道還能殺敵?”

“只需要以遮天蔽日功包裹住寶劍,或者包裹住氣息,殺人易如反掌!”王青山傲然笑道:“我當初殺那些謝侍郎案的兇手,便是用了此法,毫無反抗之力。”

他笑瞇瞇掃一眼司馬尋與黃玉楓,甚至還看了一眼寧真真,威脅之意昭然若揭。

甚至還隱隱威脅法空。

法空感慨道:“原來如此,佩服佩服,王施主確實是奇才,不過時候不早,就不多留三位施主了。”

寧真真擺擺玉手:“你們去吧。”

王青山一怔。

他沒想到法空說趕人就趕人,還想再多吹噓幾句呢,以震懾這些家伙。

讓他們老老實實的,否則,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真當自己是軟杮子啦?

尤其是寧真真。

他雙眼閃過灼熱,仿佛要透過寧真真的雪白羅衫,撫摸到她雪白無瑕的身體。

寧真真淡淡看向他,殺意隱隱。

法空失笑,原本不想打擊王青山,但看他如此放肆,實在不能忍,還是要滅一滅他的氣焰才好,否則真的肆無忌憚了。

“王施主,貧僧對遮天蔽日功是極好奇的,你不妨試著施展一下遮天蔽日功,貧僧看看能不能破解。”

“哦——?”王青山頓時露出笑容。

下一刻,他忽然一躥,鉆過月亮門,消失在眾人眼前。

司馬尋撇撇嘴。

他同時凝神感應周圍,臉色微微一變,竟然真的感應不到王青山了。

好像王青山已經徹底離開。

可他知道王青山絕對沒離開,一定在周圍。

黃玉楓也凝神感應。

踏入神元境之后,感應之力大增,可還是感應不到這王青山,空空蕩蕩什么也沒有。

法空閉上眼睛,心眼打開。

隨即屈指一彈。

“砰!”悶響之中,已然站在藏經閣后面的王青山頓時踉蹌一下,現出身形。

指力無聲無息穿過藏經閣兩面墻,擊中了王青山。

王青山竟然沒能發覺指力的接近,臉色難看的捂著胸口,死死盯著法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9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