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39章 看戲

第139章 看戲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39章 看戲

“唉——”一聲長長嘆息忽然響起。

此時正值觀云樓人多的高峰期,二樓快要坐滿位子,喧鬧聲響成一片。

這一聲長長嘆息卻壓過了人們的喧鬧,直接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法空微笑道:“大師,來了。”

如山和尚扭頭看一眼。

卻是一桌四人,都是二十多歲的青年,人人手持一把折扇,個個書生打扮。

在這個初秋的時候,拿著扇子就純粹是裝模作樣,要風度。

“孫兄嘆息什么?”一個青年問道。

“悲秋傷春吧,孫兄又來什么感慨了?”

“不是感慨天氣,是感慨這世道。”發出嘆息的青年搖搖頭:“這是什么世道啊,看看信王爺,再看看滿朝文武,當真是讓人心寒。”

“信王爺安然無恙,不挺好嗎?”

“哼,現在安然無恙,將來呢?朝廷不聞不問,那便是在醞釀著怎么對付信王爺,當真讓人心寒!”

“也是。”

“更讓人心寒的是那金剛寺別院,神僧?哈哈!”那嘆息青年搖頭大笑數聲。

他們四人的議論穿過了重重的喧鬧,直接送入每一個人耳中,讓眾人好奇又凜然。

明明沒有太大的聲音,偏偏就能聽得清清楚楚。

但凡能來觀云樓吃飯的都有幾分見識,一下便知道這四人雖是書生打扮,卻是武林高手。

“據說這位金剛寺別院的住持是一位具有神通的高僧,可謂是神僧。”

“哈哈!”

“應該不假吧?”

“找幾個人扮成病人,然后一誦咒,馬上就恢復痊愈,哈哈,可笑之極,再神奇的醫術,能做到這般嗎?簡直離譜!”

“確實離譜!”

“更過份的是,竟然拿女人來勾引人,招徠香客,更是過分之極,人心不古!”

“據說這些是明月繡樓的繡娘,也算是正經人家。”

“繡娘是正經人家不假,可金剛寺別院明顯不安好心,故意放出消息,香客們才會知道,否則,金剛寺別院如此偏僻,誰知道有繡娘去奉香?”

“正是正是。”

“可憐這些繡娘,心懷虔誠卻被利用,金剛寺外院這一招太過份,功利之心太強,與佛門格格不入。”

“看看旁邊的飛天寺,再看看金剛寺,看看香客的人數,就知道兩寺的高下之別!”

“飛天寺確實沒用這般低俗手段。”

法空笑看向如山和尚。

如山和尚俊逸的臉龐一片陰沉,雙眼閃爍著怒火,深深吸氣,努力壓抑自己。

法空知道他快要壓不住了,低聲道:“大師別急,好戲在后頭呢。”

“你不急?”如山和尚看向法空。

任何一個住持,別說住持,甚至任何一個別院的弟子,聽到有人如此詆毀別院的名聲,都坐不住吧?

可這位法空和尚倒好,竟然坐得穩穩當當,好像置身事外一樣聽得津津有味。

實在無法理解。

法空搖頭道:“嘴長在別人身上,怎么可能控制每一個人說什么?且隨他說吧。”

“可這會影響金剛寺別院的聲譽,讓香客越來越少吧?”

“那倒是未必。”法空搖頭:“有可能越罵,有人越好奇吧,像剛才那個,聽到的人難道不會好奇,明月繡樓的繡娘到底何等美貌,才會招得香客前去?”

“你這樣法……倒是奇特。”

如山和尚覺得自己與法空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想法差距太大,卻也更有興趣。

想法相同的人,相處起來不能刺激自己,也便沒什么趣。

法空道:“不想見見到底誰指使的他們?”

“能找得到?”如山和尚皺眉。

“能找到。”法空點點頭。

如果換一個人,可能直接把錢給他們,讓他們干了這件事,之后就斷了聯系。

不過上一次的那人不同。

他一定會在事后給錢,而且還要親自給錢。

不是這人愚蠢,而是性格使然。

不這么干,那人就不舒服,就坐臥不安,就不放心。

他很能理解這人,因為自己也是這樣,很典型的強迫癥。

如山和尚沉默下來,拿起竹箸開始吃飯,一邊吃一邊聽那四人大放厥詞,不斷的攻擊金剛寺別院。

“啪啪啪啪啪……”忽然間,一連串的耳光響起,連綿不絕還帶著節奏。

法空搖搖頭。

這個林飛揚!

如山和尚微瞇眼睛。

這讓他想到了先前被制的一幕,速度太快,不給自己反應的時間已然中招。

林飛揚出現在四人桌邊,一手按住一人肩膀,誰想起身,他便按住誰,按得四人都牢牢坐在椅子中。

他俯視著臉色蒼白的四人:“胡說八道,欠抽!”

“你……你們金剛寺外院好生霸道……”

“閉嘴!”林飛揚瞪向他。

那青年頓時閉嘴。

林飛揚冷冷瞪著他們:“再多說一個字,便是一巴掌,看你們的話多還是我的巴掌多!”

四人閉上嘴,對視一眼,起身便走。

林飛揚沒有阻攔,冷笑瞪著他們,隨即朝周圍好奇的人們露出笑容:“別聽他們胡說八道,各位各位,我們金剛寺別院好得很,住持法空大師神通廣大,佛法無邊,各位一去便知,歡迎大家去別院奉香哈,告辭。”

他抱拳一閃消失。

如山和尚一笑:“嘿,你這位侍從!實在是……”

這明顯是給金剛寺外院惹亂子,敗人緣,招人恨,金剛寺別院香客多才怪呢。

尤其最后一幅做買賣的口吻,簡直讓人啼笑皆非,滑稽之極,可笑之極!

法空嘆口氣,對林飛揚的做法已經不抱什么希望,所以也不怎么失望。

他笑道:“我們過去看看?”

“現在?”

“悄悄跟著便是。”

“……也好,去看看是何方神圣!”如山和尚拋下竹箸,怒氣洶涌。

飛天寺與金剛寺不對付,外院之間當然也不對付,可不對付歸不對付,外人挑撥,那便不能忍!

這是拿自己當劍使,拿金剛寺外院當猴子耍!

兩人放下竹箸,來到了觀云樓外。

林飛揚一閃,出現在他身邊,低聲道:“他們在故意轉圈呢,怕人跟著。”

法空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跟著。

林飛揚一閃消失。

如山和尚微瞇眼睛,看著林飛揚的身形,心中依舊震驚。

這一次不是偷襲,可近在眼前,偏偏沒能發現他的存在,好像只是虛影。

法空笑道:“我們慢慢走便是,林飛揚會跟著他們。”

“他這是什么身法?”

“御影真經。”法空笑道:“大師可曾聽過?”

“御影真經……”如山和尚皺眉想了想,搖搖頭:“從未聽聞,著實厲害。”

如此厲害的身法卻從沒聽聞,委實不該。

飛天寺沒有這般身法,金剛寺也沒有,甚至大雷音寺也沒有,這林飛揚委實透著古怪。

法空笑道:“原本因為難以修煉,所以失傳,他機緣巧合練成了。”

“怪不得。”如山和尚頷首。

怪不得那么傲呢,原來是天賦異稟,練成了沒人練成的奇功,難怪!

兩人很快在林飛揚的引領下,站到一個屋檐上方,悄悄探頭看到也四個青年正跟一個戴著黑斗笠之人在墻角說話。

這是一片小巷,黑斗笠拋了一袋銀子給四人,然后轉身便出了小巷,輕盈的鉆進朱雀大道洶涌的人群。

如魚兒歸海,眨眼間不見。

如山和尚微急。

這人的身法奇異,很難追蹤,尤其是在人群里一旦失去蹤影便徹底失去。

法空微笑:“大師不必急,林飛揚會跟著他。”

“倒要看看誰如此大膽!”

“大師可以猜猜看。”

“法空大師你覺得呢?”如山和尚沉聲道。

法空微笑搖頭:“難說,有太多的可能,讓我們兩寺斗得死去活來符合太多人的利益。”

如山和尚發出一聲冷笑:“不會是其他寺院吧?……不太像,這種下三濫手法應該不屑為之。”

一百零八寺之間的內斗還是有底線的,畢竟都是大雪山宗,手段太卑鄙,會惹所有人不恥。

“走吧。”法空笑道。

他已經看到林飛揚在招手。

如山和尚顧盼四周,知道是林飛揚出現,偏偏沒看到,這種感覺太難受。

兩人飄到一座宅院外,進入宅中,然后飄上屋子,法空指了指對面一間宅院。

如山和尚輕輕點頭。

兩人無聲無息的潛伏過去。

法空用了遁法,無聲無息,明明走過去,宅院外的護衛偏偏看不到。

如山和尚則身形縹緲如煙,快得出奇。

這是飛天寺的絕學,飛仙步。

兩人來到這宅子的后院,聽得到院子里有說話的聲音。

“香主,已經辦妥。”

“呵呵……”難聽的笑聲響起,隨即悠悠嘆道:“這兩家真夠沉得住氣的,這么弄還不干起來!”

“香主,他們確實是沉得住氣,可再沉得住氣,火候到了,也由不得他們不發作。”

“金剛寺外院這個住持倒有點兒意思,比上一任強多了。”

“畢竟年輕嘛,奮發有為。”

“呵呵,越是想奮發,越好收拾!……他們沒露破綻吧?”

“絕對不會。”

“嗯,那就靜待好戲開場吧。”

如山和尚臉色陰沉,冷冷瞪向那邊。

法空則招招手示意一下。

如山和尚皺了皺劍眉,臉色不豫的飄出宅院,來到先前的宅院,冷冷道:“不收拾了他?”

法空笑道:“此事不急。”

“法空大師你還真沉得住氣,等什么,等他繼續挑撥離間?”如山和尚冷冷道。

法空搖搖頭道:“如山大師不覺得有趣?”

“不覺得有趣!”

“……如山大師就不想看看他們到底能做到哪一步?”法空笑道:“還有什么妙招?”

“直接收拾了多省事?”如山和尚實在不理解法空的想法,面對幕后算計自己之人,竟然一點兒不氣憤沒有殺意。

好像只是局外人一般的感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