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38章 強請

第138章 強請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38章 強請

他一直在冥思苦想,到底差了哪一處。

可惜,這明明就像一層窗戶紙,偏偏就是捅不破。

即使他進入般若時輪塔里冥思苦想兩天兩夜,仍舊毫無頭緒。

越是用力去想,這一層窗戶紙越結實。

他知道自己需要放松下來,不能太急,急反而成了最大的阻礙,需要打通這阻礙。

他決定放下一切,徹底的放松自己,要在神京城里好好的轉一轉。

現在的自己,已經無所畏懼。

四層的金剛不壞神功即使遇上一品高手也足以自保,已經初步達到自己所追求的。

這一刻,他覺得天地頓寬。

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偌大的世界,自己現在可以盡情闖蕩,無處不可去,不必再拘泥于金剛寺或者金剛寺別院一隅。

功德之事,越急越不能得。

清晨時分,他起床洗漱之后,看一眼林飛揚,不由的用了天眼通。

信仰之力充裕,他開始有大手大腳的習慣。

林飛揚被他幽深眼神看得一驚:“和尚,難道我有劫難?”

法空搖搖頭:“你去一趟飛天寺別院。”

“嗯——?”林飛揚眼睛一亮,躍躍欲試,興奮的道:“要跟飛天寺開戰嗎?”

把飛天寺別院打垮,香客自然就少了,自己這邊就得勝了,自己就能得到老和尚的秘笈了!

法空搖頭:“去請飛天寺別院住持如山大師。”

“唉——,不開打啊?”林飛揚頓時泄氣,懶洋洋的問:“請如山和尚做什么?我聽說這個如山和尚可不是善茬兒,脾氣賊大,動不動就訓斥人!”

他撇撇嘴:“他這佛法都修到狗肚子身上了!”

法空瞥他一眼。

林飛揚撇撇嘴:“我說得難道不對?你們和尚不是要修掉貪嗔癡嘛,他嗔得很吶,根本沒修掉!”

“江山易改稟性難移,佛法不能把人的本性改掉,習氣消磨是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法空搖頭道:“不能表明他佛法不深。”

“反正這不是什么得道高僧。”林飛揚很是不屑。

法空道:“既是住持,便是高僧,行了,你請他一起到觀云樓吃早膳。”

林飛揚眼睛一下瞪得老大:“為什么呀?”

法空淡淡瞥他一眼。

“行行,我不問便是。”林飛揚縮縮脖子:“我去也!”

“慢著。”法空道。

林飛揚扭頭看他。

法空道:“他脾氣既大,你請的方式便……”

“明白明白,些許小事,不必多說,我保準給你辦得妥妥當當!”林飛揚一擺手,一閃消失。

法空笑著搖頭。

他起身慢慢朝觀云樓走去。

早晨的空氣格外清新。

放生池上方,水霧如一張薄薄的白紗,輕柔的舒卷,柔和,輕盈。

慧靈和尚躺在藏經閣四樓的撞鐘木上呼呼大睡,隱約有酣聲。

大雄寶殿隱約有誦經聲。

圓生圓耶圓燈三人正在做早課。

他們的勤奮修持讓法空慚愧。

慚愧之后,他依然如故,絲毫沒有改變的想法,還是這樣更舒服更合自己的天性,享受生活享受世間美好才是自己的法。

朱雀大道上已經有喧嘩聲,隨著風隱隱約約飄來。

一墻之隔,兩個世界。

墻內,寧靜肅穆。

墻外,繁華喧鬧。

法空來到放生池邊。

低頭一瞧,十六只烏龜正趴在水底,一動不動,好像還在沉眠。

他笑著搖搖頭,論悠閑,還是它們更悠閑。

池內的蓮花輕輕閉合著,仿佛也在酣睡。

荷葉上有晶瑩剔透的露珠。

輕風微動,荷葉輕晃,上面的露珠滾動,亮光閃閃。

他拉開門出去。

門前是一片寬闊的平地,打掃得一塵不染。

青磚被露水打濕,顏色更加純凈。

他離開青磚范圍,便徹底離開了別院的范圍,便意味著踏入世俗之中。

朱雀大道兩旁的早餐攤子都已經擺好開張,各種香氣飄蕩,與喧鬧的聲音夾雜在一起,構成了濃郁的煙火氣味。

他露出笑容,輕步而行,紫金袈裟飄拂,一派高僧風范。

“法空大師。”

“法空大師。”

“大師。”

一路之上,不時有人合什。

法空一一合什還禮。

在周圍吃早飯的有幾個香客。

這幾天以來,他的名聲在方圓百米已經打開。

百米之外,跟他打招呼的便寥寥無幾,到觀云樓前時,已經沒什么人跟他打招呼了。

法空很享受這種受人敬重的感覺。

在前世,公司屬下們對他的敬重,是支撐著他繼續努力往前的動力。

沒有父母、沒有家人、感情無所寄托,且已經不缺錢,支撐著他繼續奮斗的動力就是敬重了。

這一世呢?

他一邊走一邊分析著自己。

不安全感。

這是前世孤兒形成的,已經根深蒂固的東西,很難抹掉。

剛開始的不安全感來自于弱小。

這個世界太危險,比前世危險了無數倍,所以只有拼命變強,從而有自保之力。

現在已經有了自保之力,且壽元無限,心里為什么還有著蓬勃的向上動力?

還是因為不安全感。

藥師佛像的存在是極玄奧的,不可思議的。

但它會一直存在于自己腦海虛空嗎?

它出現的離奇,存在的原因解釋不清,讓他有一種莫名的不安:它會不會哪一天忽然離開?

如果它離開了,那自己的壽元還是無窮的嗎?

想要徹底掌握自己的命運,那就趁著它存在,把金剛不壞神功練成。

成就金剛,那便有一劫的壽元,是自己長生不死,而不是借助藥師佛達到長生不死。

沉思著,他登上了觀云樓,坐到原本的位子。

他靠著窗戶,看下面人來人往,穿梭如織。

孩子們笑聲清脆悅耳,無憂無慮

青年男女一臉希望,對未來憧憬。

中年男女腳步匆匆,上有老下有小要養活,由不得不拼命干活掙銀子。

老年男女則步態悠閑,已經到了頤養天年的時候,樂天知命,裝糊涂最好。

法空露出笑容。

人世間的生活百態,其中的喜怒哀樂,身處局中可能覺得痛苦,身處局外卻覺得動人。

這時小二開始端菜,眨眼功夫把桌子擺得滿滿的,這是林飛揚提前過來叫的菜。

法空滿意的點點頭,色香味俱全,觀云樓的廚藝一如既往的優秀。

片刻后,他耳朵動了動,聽到了林飛揚的腳步聲,站起身來,看到林飛揚正搭著一人的肩膀,飄飄而來。

這人身形挺拔,比林飛揚更高一分,比法空高了約有一巴掌。

方面大耳,面如冠玉,頭頂锃亮,雙眼卻微微闔起,仿佛一尊佛像般一動不動。

這便是飛天寺的外院住持如山和尚。

法空感受到他洶涌的怒氣,仿佛正要噴發的火山。

“唉——!”法空搖頭嘆氣,看一眼林飛揚。

林飛揚不好意思,托著他來到近前,低聲道:“他脾氣忒差,所以只能強請來啦。”

“胡鬧!”法空哼一聲:“解開。”

林飛揚手掌離開如山和尚。

如山和尚眼還沒睜開便猛一掌往后拍,奇快絕倫,無聲無息,展現出了極深的掌法與修為。

結果卻拍了一個空。

林飛揚避開了。

法空合什一禮:“如山大師,失禮了。”

如山睜開眼,冷芒迸射宛如寶劍:“好個金剛寺外院,當真威風八面!”

法空合什道:“多有得罪!”

如山和尚冷冷瞥他一眼,瞪向站到對面的林飛揚,咬咬牙道:“你們金剛寺外院要開戰?”

法空嘆道:“一場誤會,原本是想請大師過來,一起看一場好戲,哪知道林飛揚行事不利,竟然這般請法!”

他擺擺手。

林飛揚道:“我還沒吃飯呢。”

“還有臉吃!”法空淡淡道。

林飛揚看一眼如山和尚:“誰讓他脾氣那么大,我好聲好氣的說,他不聽啊,那只能用這辦法了。”

法空擺擺手示意趕緊走人。

“不吃就不吃。”林飛揚撇撇嘴:“可惜了我要的蟹肉水晶舌。”

他沖如山和尚哼一聲,轉身便走。

如山和尚冷冷瞪著法空。

法空伸手道:“如山大師莫跟他一般見識,不如我們邊吃連聊吧,請大師看一場好戲。”

“什么好戲?”

“關于上一次在觀云樓的事,大師已經聽過了吧?”

“那三個家伙絕不是飛天寺的香客,……是便是,不是便不是,本座還不屑于撒謊。”

法空緩緩點頭:“自然不是飛天寺的香客,我相信大師不屑于用這般手段。”

如山和尚哼一聲,臉色緩了一緩。

他覺得換成自己絕不會相信不是金剛寺別院干的,實在是兩寺的矛盾太多。

做出這樣的事并不出奇,反而很正常。

法空笑道:“這一次,恐怕是重演這一幕,請大師過來瞧瞧熱鬧。”

“嗯——?”如山和尚皺眉不解。

他原本一腔怒火,可遇上法空深邃的眼神,莫名的心中一凜,生出忌憚來,沒有抓著林飛揚的事不依不饒,也沒直接發作。

畢竟再怎么說也是金剛寺別院的住持,正因為年輕,所以更不能小瞧。

而且飛天寺對金剛寺的消息極為關注,關于法空的消息他已經掌握了不少,佛咒靈驗,極為神異。

否則,依他的脾氣,上來便直接掀了桌子。

氣都氣飽了,還吃飯?吃什么飯!

“如山大師,請——!”

“好吧,且看有什么好戲!”如山和尚哼一聲,坐下來。

兩人對面而坐,法空熱情的招待他吃菜,親自斟酒,看似極為熟絡。

“飛天寺別院興盛如此,如山大師功莫大焉,當真是佩服。”

“前人種樹后人乘涼,我也沒什么功勞。”

“大師當真過謙了!”法空笑道:“我可知道,上一任住持手中,飛天寺可沒這般興盛。”

他前世就已經鍛煉出了商業應酬水準,幾句話就說得如山和尚怒氣渙散,露出笑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