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19章 奪嫡

第119章 奪嫡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19章 奪嫡

“哈哈!”林飛揚忍不住笑了。

周陽忙扯一下他袖子:“林叔,小點兒聲!”

林飛揚呵呵笑道:“我說小周陽,你也太能唬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

“你看師父的神態,那絕不是一般的小事。”周陽道。

“你師父就喜歡大驚小怪,太嚴肅太古板,不必理會。”林飛揚不在意的擺擺手。

他沒運功凝于耳,不屑于如此,嫌偷聽不夠光明磊落。

最關鍵的是,只要自己這么干了,依照對法空的了解,法空一定能發覺。

總之,法空和尚有一身奇奇怪怪的本事,不能以常理揣測。

周陽繃緊小臉,嚴肅的搖搖頭。

林飛揚不在意:“別偷懶啦,趕緊練起來,你師父發現又要念叨了。”

周陽忙擺開架式,不敢再偷懶。

師父雖然心軟,可對練功非常的嚴格,如果偷懶耍滑,師父也不懲罰,不舍得罰自己。

可是他會念叨,會講如果不好好練功,將來修為不足,會受欺負,即使一直呆在金剛寺不怕別人欺負,可姐姐周雨呢,明月庵弟子一定要出外游學以煉心的。

如果將來姐姐行走武林,被人欺負,自己不能報仇,那該多么的后悔與懊惱,今天苦練就是他日不后悔。

還會再講師父他練功的事,當時偷懶,師祖如何的重罰,才會有現在的修為。

這些話聽一遍還好,可翻來覆去的幾遍,就不太妙了,一聽就他頭暈腦漲,還不如懲罰自己練功。

林飛揚看他認真練了,也松口氣。

法寧的念叨勁兒真的太嚇人,他都受不住。

還好平時的時候不這樣,一旦周陽犯了錯,就會拿出念叨絕招來,百試百靈。

“住持,師祖。”法空披著晚霞來到了慧南的小院,發現慧南之外,小亭里還坐著方丈慧安。

慧安端坐,寶相莊嚴,威儀具足,很有一代高僧的風范,微笑頷首:“過來坐下吧。”

法空合什過來坐下。

“聽你師祖說,你已經同意接任外院的住持了?”

“是。”

“甚好。”慧安笑道:“我知道你的性子,不想沾麻煩,還答應下來,是因為功德吧?”

“方丈,何謂功德?”法空問道:“這是弟子一直在思索,一直困惑的。”

“唉——!”慧安忽然發出一聲長嘆,起身負手而立,抬頭看向小亭的南方。

天空已經被夕陽染成了金黃。

一朵朵烏云被染成了紫金,尤其邊緣被染成金色,極為壯觀。

法空一看他模樣,便暗自搖頭。

看來他也并不能解答。

“何為功德?法空,不瞞你說,我也一直困惑,可能是歷代金剛不壞神功的修行者都在困惑。”

法空眉頭一挑:“弟子一直以為功德就是我們認為的功德,做好事,行善便是積功,便有功德,后來發現,并不是如此。”

慧安輕輕點頭:“關于何為功德,其實我這個方丈也沒得到傳授,很有可能是歷代祖師也沒弄明白。”

“有那幾位祖師成就金剛,怎會沒弄明白?”

“如果這么容易明白,那豈不是人人都能成就金剛了?”慧安失笑道:“更何況,修煉金剛不壞神功成就的只有兩位,剩下的都是般若乘,……可惜如今是末法時代,已經不可能了。”

“一位祖師因軍功,一位祖師因為治水,好像都是世俗的功業。”法空道:“難道非要于國于民有大功,才算是功德?”

“我倒是覺得,功德需要足夠龐大,才會顯現。”慧安若有所思:“要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當了住持,并不一定能有功德。”

法空眉頭一挑。

慧安道:“我覺得,很可能是我這個住持做得不夠好,沒能把金剛寺發揚光大,如果能讓金剛寺與大雷音寺比肩,就差不多了。”

法空慢慢思索,未嘗沒有這個可能:“方丈,那我的住持……”

“你難道要反悔?”慧安笑道。

法空搖頭。

既然答應了,當然要去做,而且他也想看看做了住持是不是真沒有功德。

耳聽為虛,眼見也未必是真,還是要自己體會一番,他才會真正相信。

“你做住持,也不給你什么任務。”慧安笑道:“就是為了你修煉金剛不壞神功。”

法空一怔。

慧安道:“你師祖是不是說讓你光大我們別院,打響我們金剛寺的名氣?”

法空看向慧南。

慧南道:“這不是他應該做的嗎?”

慧安搖搖頭:“師弟,你的眼光淺了,即使把我們金剛寺別院的名聲打得再響,又有何用?也比不得大雷音寺,底蘊差別太大。”

“那師兄有何高見?”慧南不服氣。

慧安雙眼微微閃光,緩緩道:“讓法空練成金剛不壞神功,成就金剛,那比任何事都更有用!……當世的金剛,誰人能比,便是大雷音寺也要被我們壓下!”

法空道:“方丈,這恐怕……”

“別人不成,你最有希望,遠比我有希望!……哈哈,如果你能做到,我這個住持說不定也沾沾光。”慧安笑道。

金剛寺發揚光大,功德上身,未必不能把自己推到金剛境界,這是乘風而起,借法空的力。

法空資質之奇,天下罕有。

慧南道:“師兄,他哪有這本事!”

“你別小瞧了他,試問我們金剛寺里除了那些一品,誰還有他的本事大?”

“他那點兒本事,不值一提。”慧南哼道。

“你呀……”慧安笑著搖頭,看向法空:“所以你去做別院的住持,不必有什么負擔,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法空笑道:“我會試試。”

“你也不能亂來。”慧南沉聲道:“方丈說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是讓你想辦法探索修煉之咱,而不是胡來亂來,別給寺里惹禍。”

法空眉頭一挑。

慧安輕輕點頭:“有些事確實也要注意,神京不比我們大雪山,尤其要注意神京的大勢,不要逆勢而行,……天下之大,但凡任何一人或者一方勢力,一旦逆天下大勢而行,必被反噬。”

法空道:“何謂大勢?”

“民心所向,朝廷決定。”慧安溫聲道:“還有就是關于諸位皇子的事。”

法空臉色肅然。

兩王奪嫡。

這是大乾當今的形勢。

他在前世的歷史,看到了太多的奪嫡之爭,慘烈之極,一旦身處其中,人命便如草芥。

勝方固然獲得豐厚的回報,敗方卻動輒抄家滅族,很難全身而退。

而眼前的大乾,便是兩王奪嫡。

雖然如今有皇帝鎮壓,不敢鬧得太厲害,但形勢就如海面,表面是被皇上壓住,平靜無波,其實卻是暗流涌動,一個不好便會被吞噬掉。

法空覺得,兩王奪嫡比三王或者更多皇子奪嫡更慘烈,對朝臣來說更危險。

如果是更多皇子,還有望渾水摸魚,甚至失敗之后,危險也少了幾分。

皇帝春秋鼎盛,皇子已經成了氣候。

如今的情形是,不僅僅兩位皇子之間的奪嫡,甚至還有父子相互防范,這其中的兇險,想一想就覺得頭皮發麻。

眼前這個武學昌盛的世界與他前世的差別是朝代更替少。

他所知道的也只有四朝而已。

因為武學昌盛,朝廷掌握的武力更強絕,對百姓有更強力的統治之力。

除非皇帝做得太過離譜,自己做死,否則很難改朝換代。

可朝代更替少,并不意味著奪嫡之爭便少。

他從金剛寺的藏經閣、大雷音寺的藏經閣還有大光明峰的藏經閣看到不少史書,好像大乾每一任皇帝都要奪嫡而勝。

沒有哪一位皇帝只有一個兒子,皇帝擁有強大的武功意味著有強盛的生命力,生孩子容易,皇子動輒一群。

一堆皇子,哪一個繼續皇位,當然要看他們自己的本事。

皇帝喜歡哪一個皇子只是私情,而關乎江山社稷,身為皇帝不能講私情。

慧安緩緩道:“我們三大宗,不僅僅是大雪山宗,有一個原則,就是不摻合進奪嫡,保持超然獨立。”

法空道:“方丈,這真能做到嗎?恐怕很難罷。”

他一想便知道,一旦奪嫡陷入激烈境地,肯定要請頂尖高手,怎么可能一點兒不參與進去?

三大宗又不是不食人間煙火,也有兄弟姐妹,也有后人朋友,三扯兩扯就能扯到皇子身上。

有時候,甚至莫名其妙就幫了某一位皇子。

這說都說不清楚。

除非切斷跟朝廷的聯系,否則,絕不可能獨善其身,一定會被攪進去的。

而三大宗跟朝廷是牽扯極深的,盤根錯節,不能分離。

慧安慢慢道:“我們不摻合的標準是,三大宗弟子不向任何一位皇子出手。”

法空恍然大悟,露出笑容:“如果是保護某位皇子,是沒有問題的吧?”

慧安道:“可以保護,但不能傷害,否則便逐出宗門,廢掉武功!”

法空搖頭微笑。

慧安道:“所以要小心魔宗六道!……他們行事極端,詭計多端,防不勝防。”

法空若有所思:“他們會替皇子們出手。”

慧安緩緩點頭:“還有就是我們十八寺的爭斗,往往最難對付的就是身邊人,他們恨不得我們金剛寺排到最末去,少一個競爭對手。”

法空皺眉。

“還有光明圣教與天海劍派的內斗,也盡量少摻合,光明圣教十八峰之間爭得厲害,天海劍派九島之間也互不服氣,反正都沒那么太平。”

“還有,神武府也最好少惹,井水不犯河水。”

“住持,我覺得還是呆在藥谷好了。”

“呵呵……”慧安笑了,忽然一挺身,淡淡道:“其實惹了也就惹了,我們金剛寺怕得誰來!”

法空合什一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