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18章 傳法

第118章 傳法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18章 傳法

法空差點兒笑出聲。

“弟弟!”周雨輕扯一下周陽衣袖,示意別亂說話。

周陽不服氣的道:“師父,難道我說得不對?”

“這個……”法寧竟然無言以對。

這話一點兒毛病也沒有。

可聽著實在不入耳。

法空溫聲道:“因為明月庵有太陰寶樹,結太陰果,服之可增加修煉速度。”

“師伯,那我們金剛寺就沒有?”周陽問。

法空搖頭。

周陽頓時露出失望神色。

一住://

法寧沉聲道:“周陽,依靠外物終究是不妥,修煉還是要靠自己!”

周陽乖乖答應一聲。

法寧卻看得出他根本就不以為然。

周雨輕聲道:“弟弟,我會跟師父多要幾顆太陰果給你吃的。”

“能行嗎?”周陽遲疑:“這太陰果一定很珍貴,不能隨便給人的。”

周雨拍拍他肩膀:“師父最疼我,一定會答應的。”

周陽露出笑容。

法寧搖搖頭,瞪他一眼沒說話。

法空卻看一眼周雨。

一眼看破了周雨所想,是想自己不吃,給弟弟吃。

“師兄,那我們回去歇息了。”

“嗯,去吧。”

法寧帶著他們兩個離開湖邊,去了一間屋子,讓他們兩個睡覺,然后自己再回他自己的屋子。

不知不覺間,湖邊已經建了六七間屋子,錯落有致,彼此之間保持距離。

第二天清晨,伴隨著周陽凄厲的慘叫聲,法空笑著起床,到湖邊洗漱。

清風徐徐,湖水反映著萬丈金光,又是一個美麗的早晨。

等坐到桌邊,林飛揚擺好了飯菜,一眾人吃飯的時候,周陽神采奕奕更勝從前。

林飛揚打量一眼他,笑道:“不錯不錯,老許,你們光明圣教的筑基之法極妙呀。”

許志堅淡淡一笑,神色傲然。

光明圣教的筑基之法乃是一絕,三大宗之中,算是最強的,否則也不可能只修三門絕學就能與另兩大宗并列。

林飛揚呵呵笑道:“小周陽,覺得怎樣?”

“想去死。”周陽淡淡吐出三個字:“林叔,你也該嘗嘗這滋味的。”

要是只是拉開筋,其實只酸疼那么一會兒,也沒什么。

可拉筋的時候,身體各處都在拉扯,好像有手在身體里按揉,無處不疼無處不酸,簡直就不是人受的罪。

林飛揚笑道:“嘿,我想嘗嘗這滋味也沒這福氣,當初要是也能用光明圣教的筑基秘法,我現在早就……”

“早就天下第一啦?林叔,要謙虛呀。”

“嘿,你這小子!”

“師父!”周雨忽然驚喜的叫一聲,推開碗跑出去,繞著湖邊一溜小跑,沖向了飄飄而來的蓮雪。

蓮雪依舊一襲白衣如雪,輕盈飄來,冉冉如一朵白云。

法空發現她身后的包袱,知道必然是她們所說的多寶袈裟,心中好奇,迎了過去。

兩點信仰已經到帳。

蓮雪與眾人見禮之后,將包袱解下,遞給法空笑道:“這是庵里對法空你的一點小小謝意。”

“那我就卻之不恭啦。”法空笑著接過來:“師叔的傷好了?”

“不要緊了。”蓮雪道:“這一次過后,總算能消停一陣子了。”

法空不由施展天眼通。

蓮雪發現他的眼瞳異狀,便知道在施展天眼通,笑瞇瞇的與他對視。

兩人互相凝視。

周雨的目光在蓮雪與法空的臉上掃來掃去,生出與寧真真一樣的想法。

難道師父與小弟的師伯竟然是……?

隨即忙搖頭。

明月庵弟子不會動男女之情,可師父她……?

這是個了不得的秘密,自己一定要守住嘍,甚至小弟都不能告訴!

法空眼睛恢復原狀,輕輕點頭:“明月庵會平靜一陣子。”

“看看這件多寶袈裟吧,看喜歡不喜歡。”蓮雪笑道。

眾人來到小亭里,看法空解開包袱。

一件紫金袈裟頓時映入眾人眼簾。

這件紫金袈裟似綢似緞,隱約浮現著金光,金光柔和不刺眼,一看便知不凡。

法空伸手摸了摸,頓時感受到柔軟與溫潤,不遜色于自己現在所穿的僧袍。

自己所穿的僧袍是信王妃許妙如所贈,應該也是一件寶物,如今這多寶袈裟當然也是。

“很不錯。”法空露出笑容:“正要好去神京別院做住持,用得上這個。”

“這袈裟的多番妙用,還是你自己探索吧。”蓮雪笑道:“絕不單單是不垢不染。”

法空緩緩點頭。

現在還不能穿,到了神京才能穿起來。

“師兄,我也隨你去吧。”法寧不甘心的道:“神京那邊據說很危險,高手如云,多一份力量總是好的。”

兩人正站在映心亭里說話。

夕陽照在小湖上,霞光滿湖,輕輕晃動。

上午的時候,曲中天忽然前來,跟許志堅稟報了一些事,許志堅只能告辭,依依不舍的離開。

山谷里便沒有了周陽的慘叫聲。

蓮雪雖然也離開,但沒有帶走周雨,讓她留下來跟周陽一起玩耍。

許志堅也給周雨用了光明圣教的秘法筑基,蓮雪知道這是難得的好事。

林飛揚正在跟周陽周雨她們一起玩。

法空道:“師弟,你走了,這些藥材怎么辦?……況且還有周陽他們,不宜帶去神京。”

周陽依戀姐姐周雨,而周雨是不可能跟著去神京的,蓮雪是內庵弟子,不再行走于世俗。

而且,神京復雜,帶著一個孩子過去,那不就是主動遞把柄給別人嗎?

“唉——!”法寧露出惆悵無奈。

這一次跟上一次不一樣,上一次只是去光明圣教做客,短短幾天時間而已。

可這一次,有可能是幾年。

法空笑道:“我隨時都能回來,不會一直不回來的,畢竟藥谷才是我的家。”

“那師兄你一定要常回來。”法寧道。

他其實知道,想回來很不容易的,畢竟做了住持,怎么可能說走就走。

法空笑笑。

他有神足通,一個來回太容易,更何況法寧還有信仰之力一點,足夠用來施展神足通。

法空想了想,招招手。

法寧湊上前。

法空道:“師弟,我再傳你一法,你修行看看,說不定是一條捷徑。”

法寧一怔。

法空道:“我用灌頂之術,你且放松身心,莫要抗拒。”

“好。”法寧閉上眼睛,放松身體。

法空右手伸出食指,輕輕碰觸到法寧的眉心。

法寧一顫,隨后眼前一亮,法空出現在他跟前,正周身散發著金光,仿佛一尊佛陀。

法空開口解說禪定之法。

法寧只覺得他聲音柔和而有磁性,字字句句,飄入自己耳朵便是進入自己心底,再也不會忘。

只聽一遍,馬上就徹底明白,好像生來就會一樣,只是被師兄喚醒了前世的記憶。

這種奇異的感覺讓他沉醉。

不知過了多久,他漸漸清醒過來,發現法空正坐在自己對面,微笑看著自己。

“師兄……?”

“可曾明白?”

法寧用力點頭,回憶一遍,禪定之法已經深刻烙印在腦海,好像永遠不會忘懷。

法空微笑道:“這灌頂之法跟我們寺里的不同,那禪定之法與尋常的入定之法也不同,慢慢琢磨吧。”

“可這禪定之也沒什么吧?”法寧疑惑。

他正因為徹底了解,才覺得并沒有神秘可言,也沒有精妙可言,只是很尋常。

法空笑笑:“試試修煉便知。”

“是。”

“它關系到你能不能踏入一品。”

“嗯——?”法寧神色頓時一變,雙眼放光。

一品是沒辦法傳授經驗的,每個人的路都不同。

多數人一輩子進不了一品。

但有的人睡著覺,醒過來便是一品。

有的人在生死之際忽然悟通。

有的人在痛苦之際悟通。

總之,五花八門,好像沒有重復的。

一品之悟好像是靈光一閃,妙手偶得,是佛緣天賜,勉強不得強求不能。

但金剛寺弟子偏偏不信邪。

金剛寺所有弟子都信奉功不唐捐,即使看不到希望,也不會放棄,可能在下一刻就成一品。

最有可能的就是一輩子也等不來這個時刻。

他也一直在發愁自己會不會像師父一樣,一直苦苦求索卻無所得,仿佛白費力氣。

現在竟然有一條通往一品的捷徑,他怎能不興奮。

法空道:“你若能練成,那我們金剛寺便有了一條切實可行的一品之路。”

法寧肅然點頭:“師兄放心,我會認真的練!”

“越是認真,越不能用心勁。”法空點撥他道:“用心則過,反不能成。”

“……明白了。”法寧稍一思索,回想禪定之法的關竅,點點頭想明白。

法空露出笑容。

這個時候,法恩飄飄進了山谷,遠遠站在湖邊,沒有進到小亭。

法空笑著沖法寧擺擺手,轉身往外走。

法寧定定看著他,覺得他這一走,恐怕再也不會回來了。

想到這里,他眼眶微紅,眼角發酸忍不住想流淚,忙死死的忍住,絕不能落下淚。

那邊周陽一定會看到,自己這個師父的威嚴蕩然無存。

周陽已經在小聲問林飛揚:“林叔,師伯跟師父說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林飛揚沒好氣的道:“你去問你師伯啊。”

“我不敢。”周陽道。

林飛揚哼道:“那你還想我去問?你小子壞得很!”

周陽笑道:“林叔你不會挨罵。”

林飛揚斜睨著他。

周陽道:“師伯只會看你一眼,不會罵你。”

“這還不是罵?”林飛揚哼道:“你好奇就問你師父。”

“師父不會說。”周陽無奈。

林飛揚不在意的道:“那就別管啦。”

“我覺得是了不得的秘密。”周陽雙眼放光,輕聲道:“絕不是小事。”

PS:第二更會晚一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