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89章 永隔

第89章 永隔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89章 永隔

他合什一禮,溫和的道:“二位女施主,不在來敝谷有何貴干,可是迷路了?”

“圓智大師可在?”英姿颯爽而嫵媚多姿的黑衣少女合什一禮,顧盼左右。

法空道:“女施主找先師?”

“先師?!”蒙著黑紗,隱約可見雪白肌膚的婀娜女子失聲叫道。

法空緩緩點頭:“師父已經圓寂。”

“圓寂了……”黑紗女子喃喃,用力搖頭:“不可能!絕不可能!”

法空看一眼她,沒有貿然相問。

黑衣少女蹙眉道:“圓智大師何時圓寂的?”

“師父在五月十六圓寂。”法空道。

他說出這個時間時,忽然驚覺。

網址p://m.biqugexsw.

自己竟然只是來到這世界三個多月而已,但這三個月卻發生了太多的事,感覺好像過去了三十年。

“怎么會……”黑紗女子喃喃,無法置信。

她輕輕摘下了黑紗,露出一張宜喜宜嗔,秀麗絕倫的臉龐,肌膚雪白無暇。

杏眼桃腮,紅唇如櫻桃般飽滿紅潤,散發著致命的誘惑,誘惑別人咬上一口。

此時,雪白細膩的臉龐已經沾滿了淚水,淚水還在忍不住的簌簌落下。

法空沉默不語。

他判斷這女子應該有四十多歲,修為深厚已然是神元境,而且是釣月道高手。

釣月道武功的駐顏之效雖不如明月庵那般強,可已經強過其他武功,年輕的時候修為就高,衰老得會很慢。

他對釣月道氣息極熟悉,一看到這女子的時候便感覺到釣月道的氣息。

黑衣少女撥動蔥白玉指算了算:“快到四個月了,怎一點兒消息沒有?!”

法空搖頭嘆口氣。

圓智是被廢了武功的弟子,金剛寺里個個都諱莫如深,怎么可能傳消息出去?

黑紗女子忽然一軟。

“顏姨。”黑衣少女忙扶住她。

法空道:“進亭里說話吧。”

黑衣少女扶著中年女子上了回廊,進入映心亭。

坐下之后,中年女子又站起來,轉身扶著小亭的柱子看向山壁方向。

一串串淚珠簌簌而下,滑過雪白細膩的臉龐,落下來迅速滲進青磚地面里。

黑衣少女看她輕輕顫動的背影,搖搖頭。

心里充滿了無限同情與遺憾。

原本以為是喜相逢,卻竟然是永別離。

自己太粗心了,應該提前探一下消息的。

如果知道是這樣,就不該鼓動顏姨過來的,不知道圓智死了,顏姨心里還有個念想。

現在知道了,恐怕是心如死灰。

她轉頭看向法空:“你就不問問我們是誰?”

“二位女施主是……?”

“這是我顏姨,唐月顏。”黑衣少女淡淡道:“我是楊鶯。”

“楊施主,唐施主。”法空平靜的道:“貧僧法空。”

“法空和尚,圓智大師是怎么圓寂的,是生了病,還是被誰所害?”她星眸灼灼。

如果有兇手,那顏姨還有個報仇的寄托,至少這份寄托會撐著她渡過這一段時間。

“師父是壽盡而亡,無疾而終。”法空緩緩道:“溘然而逝。”

“那圓寂前可留下什么話?”楊鶯問。

法空輕輕搖頭。

“偈子也沒留下?”

“沒有。”

“圓智他……這些年過得可好?”唐月顏背對著他們,低聲問道。

她聲音顫抖著。

“還好。”法空緩緩道:“寄情于藥材,日升而作,日落而息,寧靜祥和。”

“他真的寧靜祥和?”唐月顏顫抖著問:“他就不怨……不恨?”

法空沉默。

他就是再蠢,現在也猜得到唐月顏的身份。

只是萬沒想到,師父圓智的戀人竟然是釣月道弟子。

他極為好奇,到底師父圓智為何會戀上她。

雖然唐月顏生得美,可天下間的美人多了去,師父圓智喜歡的為何偏偏是她?

他強忍住用宿命通的沖動。

畢竟已經是過去事,而且師父已死,逝者已矣,往事隨風而去了。

這樣的情事,知道了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實在沒什么可好奇的。

“法空,跟我說說吧,圓智他到底過得怎么樣。”唐月顏轉過身,拭去淚水。

她雪白臉龐已經一片酡紅,眼皮紅腫,臉頰白里透紅,楚楚動人。

含淚的眸子緊緊盯著法空,露出哀求神色。

“是呀,說實話吧。”楊鶯輕聲道:“顏姨對圓智大師一片深情,終生未嫁,他們兩個雖然分隔,心卻連在一起的。”

“鶯兒!”唐月顏道。

楊鶯吐一下香舌,忙住嘴。

法空抬頭看向天空,陷入回憶之中。

“稍等。”他忽然一躍出了小亭,飄進屋子,法寧與林飛揚關切的看過來。

法空沖他們擺擺手,示意不必理會,進屋拿了一個匣子,飄身回到小亭。

兩女的目光落在紫匣子上。

匣子約有一尺見方,打開來,里面是一串佛珠。

只是這串佛珠有一顆是紅珊瑚的,與其他的佛珠格格不入,是圓智一直戴著的。

“每天晚上,師父會在月光下坐著,盯著這串佛珠出神。”法空指了指佛珠。

唐月顏再次簌簌流淚。

她玉手探入懷中,取出一個香囊,香囊傾倒,一顆佛珠滾落在她玉掌上。

法空一看便知,這顆佛珠便是圓智那一串佛珠上缺的那一顆。

法空嘆口氣。

看來師父圓智一直未能忘情,一直苦戀著唐月顏。

而唐月顏也不能忘情,一直想著師父圓智。

“和尚,這串佛珠給顏姨吧。”

“……好。”法空緩緩點頭。

他將佛珠雙手拿起,遞給唐月顏。

這串佛珠留在這里,不如給唐月顏,可能這也是師父圓智的愿望吧。

唐月顏玉手顫抖著,慢慢靠近佛珠,最終雙掌托住,慢慢放到心口位置,緊緊摟按著,痛徹心扉。

她抽泣起來,越抽泣越厲害,最終失聲痛哭。

苦苦等待二十載,以為世易時移,撥云開霧終有相見之日,可到頭來,竟然是天人永隔,再不能相見!

說好了相忘于江湖,卻終不能忘。

當初說好了二十年后再相見,卻終不能見。

法空合什一禮,沉默不語。

楊鶯紅了眼眶。

她緊抿紅唇,免得自己跟著哭起來。

半晌過后,唐月顏的哭聲漸漸低下去,輕輕抽噎著。

楊鶯嘆一口氣,問道:“和尚,跟我們說說圓智大師的生活吧,平時做些什么。”

“師父武功廢了之后,便開辟了這處藥谷,終日種藥為生,也算是自成一方,金剛寺弟子不會過來打擾。”法空道:“日子過得很平靜。”

“那也算還好。”

“是我連累了他。”唐月顏拭去淚水,低聲道。

法空沉默。

師父圓智為何被廢武功,肯定是因為她呀。

“沒想到圓智大師還精通藥材呢。”楊鶯道:“顏姨,你也精通藥材,是不是因為這個,才互相結識的呢?”

唐月顏輕輕搖頭:“他原本是不認得藥材的。”

法空一下便明白。

師父圓智的藥材知識是來自于這位唐月顏。

唐月顏輕聲道:“我當初給了他一本《幽草錄》,沒想到他竟然學會了。”

“幽草錄?顏姨,這事要是被宗里知道,那可不得了!”楊鶯咋舌。

《幽草錄》可是釣月道的秘傳。

武功秘笈對釣月道來說沒那么重要,除了天魔經,剩下的秘術奇功都在天魔秘典里。

幽草錄可是釣月道的立宗根本,上面的藥材培養之道可是無數前輩的心血所凝。

有了這些藥材就能煉制靈丹,對釣月道舉足輕重。

唐月顏輕輕搖頭:“只有我們兩個知道,他不會透露出去,誰會知道?”

“……也是。”楊鶯點點頭。

法空恍然。

怪不得師父圓智絕不準記錄,那些藥材的培養知識,只能記在腦子里,絕不準記錄下來。

“唐前輩不妨看看師父栽種的藥材。”法空道。

“走,去看看。”楊鶯忙道。

三人出了映心亭,來到藥圃。

唐月顏一一看著這些藥材,仿佛看到了圓智當初精心照料的場景,看到這些藥材,仿佛就看到了圓智。

法空沒有打擾,任由唐月顏自己走來走去。

楊鶯給他使了個眼色。

兩人來到映心亭里。

“和尚,圓智大師再沒留下別的?”

“沒有。”

“再想想,真沒有?”楊鶯蹙眉看著他:“就沒有書信之類的?或者口信?”

法空露出笑容,搖頭。

楊鶯哼一聲。

“唉……”楊鶯搖頭道:“可憐我顏姨苦苦等候二十年,到頭卻是一場空。”

“楊施主身為殘天道弟子,是要經過金剛峰去大永吧?”他不僅精擅釣月道,也精通殘天道的心法。

“嗯。”楊鶯頷首:“但愿你們金剛寺不會亂來,我可不想跟你們打起來。”

“殘天道難道沒奉命跟金剛寺起沖突?”

“奉誰的命?”

“看來是沒有。”

“和尚你信心十足呀,是覺得你們金剛寺吃定了我殘天道吧?”

“楊施主誤會了。”法空搖頭:“大永武林兇險,還是小心為上。”

“你不是巴不得我們全軍覆沒,好削弱殘天道的實力吧?”

“魔宗與三宗再怎么斗,也是內斗,與大永不同的。”法空緩緩道:“這大是大非我還是知曉的。”

“唉……,你們金剛寺要是個個都這么明白事理就好嘍。”楊鶯嘆口氣。

唐月顏一棵一棵的觀察,把法寧招呼過去,哪棵藥材不太對,就會直接點明,然后細細講解。

法寧認真聽著,還與唐月顏討論一番。

楊鶯看到這情形,舒一口氣。

法空道:“楊施主跟唐前輩是……?”

“顏姨雖然是釣月道的,卻從小就照顧我,”楊鶯道:“我母親在生完我的時候過世,一直是顏姨照顧我。”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2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