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88章 少主

第88章 少主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88章 少主

他們議論聲嗡嗡作響。

眼前這座巍然巨峰,仿佛直接與天空接壤,只能從云霧處隱隱看到皚皚白雪覆蓋。

明媚的陽光下,白雪閃爍著圣潔光芒。

看著眼前這雪山,不由的會生出一絲敬畏與純凈,心靈會變得平和幾分。

塵俗紛擾一下變得遙遠,依稀如夢。

“真是太美了!”有人感慨。

“大雪山!”

“金剛峰!”

“不如我們占了這地盤吧!”

“呵呵……”

一住://

“哈哈……”

“對,搶了這金剛峰,把金剛寺的禿驢都宰了!”

“對對!”

“哈哈……”

眾人痛快的大笑。

殘天道并不是對金剛寺有仇怨,畢竟距離三大宗聯手滅魔宗已經數百年過去。

之后的三大宗各自收縮,后來的沖突不大。

數代之后,魔宗六道與三大宗雖有隔閡,基本處于對立,可仇恨已經淡得差不多。

“真是沒腦子!”有人冷笑。

“金剛寺真要這么容易滅,還輪得到我們?釣月道早就動手了!”

“釣月道呀,哼哼,釣月道還有六個老家伙還被囚在金剛寺呢,釣月道竟然一直不派人去救,真是讓人齒冷,虧得當初沒練釣月印!”

一個俊朗中年男子冷笑。

他其實練過釣月印,可沒能入門,只能轉投他宗,最終成為殘天道弟子。

所以對釣月道很熟悉,也很痛恨。

如果釣月印沒那么怪異,自己也沒必要再改換門庭,導致在殘天道內被排除在核心之外,很難打入中心圈子。

他能感受到隱隱的排斥。

可進都進來了,而且已經成了天元境高手,怎么可能再改換門庭,那會更慘。

有人搖頭嘆氣:“不是不想去救,是救不出來!”

“聽說前一陣子釣月道一個神元境宗師高手前去,結果被金剛寺宰了。”

“金剛寺越來越硬氣了,當初不敢殺那六個老家伙,現在竟然敢殺釣月道的神元境宗師。”

“坐井觀天,狂妄自大唄,還以為金剛寺越來越強,豈不知世道變了,現在最強的是我們魔宗!”

“可憐!可悲!可恨!”

“滅了金剛寺!”

“對了,滅了金剛寺,搶了金剛峰!”

眾人洶涌。

“滅了金剛寺,滅了大雷音寺,滅掉大雪山宗,殘天道天下第一!”一聲清脆嬌哼忽然響起。

這一聲聲音清脆中帶著沙啞,獨特而悅耳,仿佛在每一個人耳邊輕哼。

眾人議論聲戛然而止,五百多人肅然一靜。

兩個婀娜女子仿佛手持辟水珠而行,所過之處,人群往兩邊讓開一條路。

她們從人群后面來到前面。

一個婀娜女子身穿碧綠羅衫,臉戴一黑紗巾,隱約可見其雪白臉頰,不可見其容貌。

另一個婀娜女子身穿黑色羅衫,肌膚如雪,瓜子臉懸肝鼻,泛著玉質的瑩光。

星眸熠熠,修眉入鬢。

既有颯爽英氣又嫵媚動人,兩種矛盾的特質揉和在一起,讓她有一種逼人的美麗。

她星眸掃過眾人,仿佛把五百多個高手每一張臉都看一遍,輕哼道:“真是豪氣干云,驚天動地!”

眾人聽出她話里的諷刺。

被她這么一說,他們情不自禁的泛起慚愧與尷尬。

“你們是殘天道的精銳,是頭目,而不是尋常的弟子。”黑衫女子輕哼道:“能不能有點兒高手風范,別動不動就張牙舞爪的?”

眾人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一個魁梧壯碩的青年撓撓頭,憨厚的笑道:“嘿嘿,少主,我們也是頭一次看到這金剛峰,被其雄偉所驚,才會情不自禁。”

他長得虎頭虎腦,皮膚黧黑,魁梧壯碩,看起來就是一只立直了的黑熊。

“李柱,就你愛討乖賣巧,你們是情不自禁?是頭一次看到金剛峰?”黑衫少女沒好氣的道:“少見多怪,這話更丟人!”

“是,是。”李柱忙不迭的點頭:“少主所說正是,我們確實是見識少,不過少主,我們真要秋毫無犯的過金剛峰?”

“嗯。”

“我們可是奉朝廷之命過金剛峰,他們金剛寺敢亂來?”

“你們覺得呢?”

“不敢!”

“金剛寺再魯莽,也要顧忌朝廷的臉面,跟我們翻臉,那就是打朝廷的臉!”

“現在不比從前啦,金剛寺敢亂來,朝廷絕不會罷休!”

眾人再次七嘴八舌的搶話。

黑衫少女瑩白如玉的瓜子臉露出諷刺神色,毫不客氣的哼道:“所以你們就想狗仗人勢,扯著虎皮作大旗吧?”

“少主……”李柱撓撓頭,不好意思的道:“扯著虎皮的機會可不多呀。”

他一點兒不在乎少女的諷刺,一臉憨厚的建議:“有機會就逮住呀,要不然會后悔的。”

“朝廷的虎皮是那么容易扯的?”黑衣少女冷笑道:“鼠目寸光,閉嘴吧。”

“是。”李柱忙乖乖閉嘴。

“離金剛寺遠一點兒,從那邊上山!……然后直接翻越金剛峰,不準挑釁,我們的目標是大永武林高手,不是金剛寺。”黑衣少女伸出修長玉手,指了一個方向:“殺再多的金剛寺弟子也沒功勞!”

“少主。”李柱忙道。

黑衣少女露出不耐煩神色。

“少主,萬一金剛寺弟子不放行吶?”

“他們已經接到了朝廷的命令,你們遞上關防,如果他們刁難,那就沒必要再客氣,我們殘天道也不是軟杮子!”

“是!”眾人昂揚大喝。

黑衣少女蹙眉:“不過有人如果興風作浪,從中挑撥,故意挑起事端,那就莫怪我不客氣了!”

“少主放心,我們絕不會陰奉陽違。”

“哼,但愿如此,出發!”

“是,出發!”

四人為一排,前后成列,形成一條長蛇沿金剛峰而上,遠遠看著不快,其實奔馳如風。

黑衣少女說話之際,碧綠羅衫戴黑巾的婀娜女子一直靜靜站在一旁,不聲不響。

一陣風吹來,羅衫飄飄,仿佛柳枝拂動。

待眾人離開,黑衣少女扭頭看過來,笑道:“顏姨,我們過去吧。”

碧綠羅衫女子遲疑。

“顏姨,都到這里了。”

“可是……”柔婉的聲音飄出黑紗巾,透出猶豫遲疑之意。

“顏姨,難道就這么錯過,真不進去看看?”

“唉……”

“走吧。”黑衣少女扯起她柔荑,朝著山上而去。

法空正手執無字佛經,在湖邊漫步,剛剛從般若時輪塔里修煉了一年出來。

明媚的陽光下,湖水粼粼,宛如無數面小鏡子在迎著陽光晃動。

清風徐徐。

灰色僧袍輕蕩。

仿佛無數只少女的手在撫摸著肌膚。

法空神色漸漸舒展,苦修一年的疲憊慢慢散去。

他停在一片小野花前,慢慢蹲下,打量著一朵朵小花,體會著花瓣的嬌嫩,嬌嫩中偏偏又蘊含著盎然生機。

幾只蜜蜂在嗡嗡的亂轉,好像挑花了眼,不知是落在這朵花上好還是那一朵花上好。

金剛不壞神功已經差不多要二層巔峰。

二層便不懼三品與二品神元境高手,神元境的三品與二品沒有本質的差別,但一品就截然不同。

不知三層能不能擋得住一品?

如果能擋得住一品,那總算有了一點自保之力。

依照現在的修煉速度,再等上一個月,差不多就能踏入三層,應該就能偶爾去金剛寺之外轉一轉。

動極思靜,靜極思動,偶爾變化一下,才能保持心靈的活潑與精神的活性。

不過這金剛不壞神功越往后練,越讓人絕望,想要成就金剛果然沒那么容易。

在時輪塔里修煉別的武功,會保持一種絕對冷靜,絕對專注狀態,就好像恍惚一場夢,覺得一瞬,其實已經一年。

可修煉金剛不壞神功時,因為要跟藥師佛相通以補充精神力,沒辦法一直處于絕對專注恍惚狀態。

一年就是一年。

在時輪塔里,比起修煉金剛不壞神功,修煉別的武功就像是休息一樣。

偶爾他會修煉別的武功調濟一下。

“和尚,外面有人!”林飛揚忽然一閃出現在他身邊。

他到了神元境之后,御影真經越發神乎其神。

法空抬頭看一眼。

“會不會魔崽子?”

“嗯,去看看吧,別亂伸手。”

“明白。”

林飛揚答應一聲,閃了一下便消失。

法寧聽到動靜,飄掠過來,胖臉緊緊繃起,變得緊張。

如果真有魔宗高手入侵,自己要不要殺人?

如果魔宗弟子不是來搗亂殺人的,那就沒必要動手,如果是心懷惡意的,那就只能殺了。

他在做著心里建設,林飛揚已經一閃回來,一臉莫名其妙的神色:“是兩個女人,在外面走來走去,好像這里是龍潭虎穴似的,不敢進來。”

“修為如何?”

“……看不透,應該是神元境吧。”林飛揚撓撓頭。

法寧頓時緊張。

不能因為是女人就小瞧,修為境界騙不了人,就像寧師姐一樣,嬌嬌柔柔的,可一旦動手,自己絕非敵手。

法空沉吟一下,擺擺手:“你們去忙吧,不必理會。”

“看起來不像跑進來殺人的。”林飛揚一閃消失,繼續去收拾自己弄來的食材。

法寧道:“師兄……”

“應該不是來找茬的。”

“那好。”

法寧也回藥圃,挑起木桶來澆水。

法空繼續打量身前的野花,總有一種感覺,好像它身上蘊含著一種奇異的至理,自己沒能參悟。

山谷口終于出現了兩婀娜女子的身影。

她們站在谷口片刻,然后輕輕走進來,來到湖邊的茵茵綠草上。

林飛揚與法寧都忙自己的,好像沒看到她們一樣。

法空則直起身,緩步來到她們近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2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