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9章 再至

第59章 再至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9章 再至

一個時辰后,法寧紅光滿面下了榻,呼呼呼的打了三拳,空氣微微炸破聲。

修為更進一步。

內觀自己五臟六腑的變化,對武學的領悟也更上一層樓。

領悟與修為皆進,距離三品神元境便更近一些。

他歡喜的臉色慢慢沉下去。

雖然近了一些,可是距離還是太遠。

那青衣女子乃三品,不僅僅美艷逼人,劍法更可怕,自己甚至沒有還手之力。

即使自己現在碰上她,還是沒有還手之力,差距太大!

“法寧師弟。”法空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師兄。”法寧出了自己屋子,來到湖邊,站到法空身邊,慚愧的道:“我無能,沒能護住藥谷。”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法空語氣溫和:“說說吧,到底是誰,為何要如此?”

法寧陷入回憶中,仿佛重新回到了兩天之前。

他吃過早飯,給藥圃鋤過草,正準備洗洗手,給自己沏一盞茶好好歇一歇,學著師兄一樣好好享受一下。

忽然發現一個青衣女子正俏生生站在法空的屋前,無聲無息好像一直站在那里很久了。

青衣女子修長而婀娜,冷艷逼人。

他不由的暗自拿她與寧真真比較一下,寧真真絕美精致,美得讓人心醉,而青衣女子美艷冷冽,美得讓人自慚形穢。

“這位女施主,不知來藥谷有何貴干?”

“這里可是法空和尚的地方?”

“正是。”

“好得很!”青衣女子輕輕頜首:“你是何人?”

“貧僧法寧,代法空師兄照顧藥谷。”法寧合什道:“不知女施主尊姓大名,有何事找法空師兄?”

“法空呢?”

“師兄有事外出,暫時回不來。”

“把他叫回來!”

“這個……”法寧遲疑,為難的道:“師兄遠行,也有要事,恐怕……”

“不回來?”青衣女子忽然一笑:“我是宋青萍。”

宛如百千多鮮花一齊綻放,藥谷好像一下變得明亮了許多,看得法寧怔住。

宋青萍的嫣然笑容忽然一斂,變得冰冷,拔劍出鞘,朝著藥圃沖去,一掃劍便將一壟百龍草斬斷。

“住手!”法寧一下驚醒,心疼如刀絞,這一劍掃了三十幾株百龍草。

他忙上前要橫身擋住宋青萍揮劍:“女施主你……怎可如此!”

“看他回不回來!”宋青萍劍身陡然迸射紅光,好像天邊的殘陽。

法寧忙用大金剛掌相迎。

大金剛掌至剛至陽,可擋利刃。

“砰!”法寧一碰上長劍便被擊飛出去,好像被高速飛馳的駿馬撞飛一樣,直直橫飛出十幾丈外。

他雙腳犁地十幾丈,終于停住。

法寧這才知道這宋青萍的修為如此驚人,身為女子,修為遠勝自己。

“看他回不回來!”

他看到宋青萍又一劍把火龍草割斷了數十棵,心疼得不能呼吸。

這火龍草可是要五年才能長這么高的,是師兄叮囑又叮囑,要小心照料的。

它們長得緩慢又嬌貴,水澆多了不行,水澆少了也不行,還得小心有蟲子。

因為它汁甜,最招蟲子。

自己也是費盡心思照料,卻被宋青萍一劍掃了數十棵,簡直就是在割自己的肉。

“住手!”他憤怒之下,大伏魔拳朝著宋青萍砸去,決定要把這個瘋女人擊傷,趕出藥谷。

這女人美則美,卻是個瘋子。

宋青萍回身一劍刺出。

“砰!”大伏魔拳與劍尖相撞,擋住了劍尖。

宋青萍冷冷道:“讓開,否則把你一塊兒殺了!”

“宋施主,為何如此?”法寧后退數步,血氣翻涌,一下便斷定宋青萍是三品神元境:“師兄可是得罪了你?”

“他殺我師兄,此仇不共戴天!”宋青萍冷冷道:“你若不讓開,便殺了你!”

“阿彌陀佛!”法寧忙道:“冤冤相報何時了,法空師兄仁慈,不是遇上十惡不赦之人,不會輕易殺人。”

顯然,她的師兄必是有取死之道的。

“死——!”宋青萍眸子閃過灼灼火焰,長劍倏的一紅,隨即斬出。

“砰!”法寧飛起,重重撞上石壁,軟綿綿的滑落下去。

宋青萍飄到他近前,劍尖指著他喉嚨:“和尚,今天饒你一命,法空那禿驢何時回來?”

法寧嘴吐鮮血,憤怒的瞪著她,一言不發。

宋青萍收回長劍,利落的歸鞘,冷冷道:“跟他說一聲,洗干凈脖子等著,我必取他性命!”

她說罷轉身一躍而去,仿佛一只飛鳥般消失在天空。

法寧招呼一聲,有金剛寺高手過來扶起他。

他受了重傷,有股奇異的力量不斷破壞五臟六腑,由慧南親自出手才堪堪消彌。

金剛寺的靈藥也只能緩慢恢復五臟六腑的傷勢,卻很難徹底痊愈,治好之后也會根基大損,無力再進一步了。

他明白,自己現在恢復痊愈,顯然是法空師兄把最后一顆靈丹給了自己,這般靈丹是應該用來救命的。

——

“宋青萍……”法空沉吟。

果然是她。

這女人到底怎么知道是自己殺了顧心弦的?

這是他現在最想知道的。

“師兄,這宋姑娘雖然下手狠辣,不過并沒有想殺我的。”法寧道。

法空抬頭看他。

“如果真要殺我,我現在已經死了。”法寧認真的說道:“所以說,她還是手下留情的。”

“唉……”法空搖搖頭。

他心中感動。

看似法寧在替宋青萍求情。

其實是一片苦心,是怕自己沖動。

在法寧的眼里,宋青萍的修為遠勝過他,他是不可能殺得了宋青萍的,去了反而送死。

“我可不是因為宋施主美貌就這么說。”法寧道:“她武功強我太多,殺我易如反掌。”

法空嘆一口氣:“你想讓我躲到金剛寺內?”

“……師兄,還是進寺里躲一躲吧。”法寧道。

他看向左右:“雖然她毀了一些藥材,不過還好毀得不多,我們再多栽一些便是。”

林飛揚輕咳一聲,挺了挺胸膛:“法寧和尚,別慫啊,有我在吶!”

法空給法寧介紹了林飛揚,說是輸給了自己,所以現在是侍座童子,類似于沙彌。

“哎!哎!法空和尚,好像咱們的賭注不是這個吧?”林飛揚忙道:“輸了我隨你來金剛寺,沒說我做你的沙彌啊。”

法空道:“隨我來金剛寺做什么?難不成是做客?你應該知道的。”

“可你沒說啊。”

“看來你想賴帳。”

“誰賴帳了?”

“去燒一壺水。”

“……哼。”林飛揚不滿的哼一聲,還是遵從了。

法寧疑惑的看法空。

他憨厚卻聰明,幾句話的功夫就看出林飛揚腦子有點兒問題了,很疑惑法空為何要讓林飛揚做沙彌。

法空道:“他擅長刺殺偷襲,殺起人來太容易。”

林飛揚在遠處咧開嘴笑了。

自己確實擅長刺殺偷襲,比任何人都擅長,法空和尚還是明白事理的。

法寧道:“師兄,還是進般若院住吧。”

“她敢來,我便喊人。”法空道:“師兄師叔他們馬上就能趕得到。”

上一次也不能說法寧應對有誤。

畢竟動手太快,他也沒想到宋青萍修為那么深,兩招便打倒了他,然后轉身便走。

宋青萍也是顧忌金剛寺高手過來的。

法寧想了想,點點頭。

如果有兩個人在的話,確實能多擋一陣宋青萍,寺內的高手就能趕過來。

“要我說,直接找上去,宰了她!”林飛揚捧著水壺過來沏茶。

法空懶得跟他說,接過茶盞,輕啜一口。

林飛揚沏茶很有天賦。

可能是源于他的敏感體質,對身體的精微操縱仿佛是一種本能,對精微的感知也仿佛是一種本能。

這便是天賦。

也是他智力有缺陷,仍能練成御影真經的根本原因。

心性純凈,天賦驚人,專注于一,自然便是功成。

“要不然,我去?”林飛揚坐下來,捧起一盞茶輕呷一口,學著法空的樣子,從容悠然。

法空只喝茶,不接話。

法寧道:“林施主……”

“別叫我施主,我們是自己人,別客氣。”林飛揚打斷他:“叫我林兄便是。”

“……林兄。”法寧道:“這位宋姑娘的劍法確實很驚人,身法也極快……”

“嘿,她再快也沒用!”林飛揚傲然一笑,攤開手掌讓掌心朝上,然后輕輕一翻:“殺她,易如翻掌!”

他看向法空:“和尚,怎么樣?”

“不必了。”

“你難道不想替你師弟報仇?難道就這么忍氣吞聲,太慫了吧?”

“報仇也不必借你之手。”法空搖頭:“你且老老實實做沙彌。”

林飛揚撇撇嘴。

法空道:“你不是她的對手。”

“不可能!”林飛揚哼道。

法空搖搖頭:“這樣罷,你跟法寧師弟比比看,看能不能傷得了他。”

“比就比!”林飛揚哼道:“不過要在晚上。”

“可以。”

——

“砰砰砰!”悶響如雷。

大伏魔拳打在身上,讓林飛揚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一陣青,惱怒異常。

縱使他身法奇異,在陰影里可以隨意穿梭自如。

可還是逃不開法寧的大伏魔拳。

法寧肯定是能看到自己,大伏魔拳精妙絕倫,自己竟然一時之間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法空微笑看著這一幕,搖搖頭。

林飛揚的一身本事全在御影真經上。

而御影真經的玄妙便是影子,身在陰影之中,身法奇快,無聲無息防不勝防。

可一旦碰上能看清他的,所有優勢就只剩下瞬間移動百米的距離了。

可大伏魔拳玄妙,看似至剛至陽,甚至還夾雜著陰柔,仿佛漩渦一樣有強大的扯勁,三兩招就沒辦法脫身。

“有趣!”忽然一聲輕笑響起。

月光之下,宋青萍一襲青衫,腰懸長劍,飄飄而來。

PS:各位大佬太給力了,原本以為沒希望的,沒想到蹭蹭的漲了兩百票,抵達一千票大有希望,拜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