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8章 發難

第58章 發難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8章 發難

“這是被人給掃了?”林飛揚嘿一聲:“誰干的?夠狠的啊。”

法空扭頭看他一眼。

林飛揚忙肅然,沉下臉來道:”誰這么大的膽子,竟然敢抄了你的老窩?”

“你如果能閉上嘴,貧僧感激不盡!”法空溫聲說道。

林飛揚閉上嘴。

眼角的笑容卻怎么也掩飾不住。

他雖然輸了,卻不那么心服,總覺得自己有點兒大意了,再比一場的話,未必會輸。

可男子漢大丈夫,要是說再比一場,那真的就是輸不起了,太丟臉。

但不比的話,總難免憋氣。

法空也由得他,沒有非要逼他心服口服。

他現在沒有心思斗嘴,想的是法寧。

法寧不會拋下這里不管,沒在這里,那便是出意外了。

而且除了法寧也沒有別人在,難不成金剛寺也出了什么意外不成?

他雙掌結印。

頓時虛空有玉瓶,巨大的玉瓶,比從前大了四倍的玉瓶緩緩傾瀉下玉漿。

玉漿瀑布刷下,從山谷口慢慢的移動,最終走過完整的一圈,藥谷每一寸土地都享受到了回春咒。

效果是立竿見影的。

原本懨懨的藥材紛紛蘇醒,個個恢復精神,生機盎然,即使垂死的藥材也都恢復。

藥材的死亡與人不同,死亡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即使從地里拔出來,一天之內也不會死去。

他慶幸自己回來得及時。

臨離開信王府之際,還遺憾不已,不能再收割許妙如的信仰之力了。

一天兩點信仰之力,能用兩次神通,想想都覺得心疼。

現在他卻慶幸。

虧得自己說話算話,強忍著誘惑離開。

再晚一天,這些藥材真的完了。

但他心情依舊低沉。

因為還是有一些藥材徹底毀了,回春咒也救不回來,已然化為齏粉。

辛辛苦苦數年栽培的藥材就這么毀了。

即使有藥師佛鎮壓,法空心底還是翻涌著憤怒。

他站在原地,靜靜等待。

就像翻涌的渾水慢慢的沉淀下來,變得清澈,隨著呼吸次數增加,憤怒迅速的沉淀下去。

他頭腦再次清明,思維重新靈動,情緒再無法干擾其運轉。

智珠重新在握。

“你留下。”法空看一眼林飛揚。

“好,我留下。”林飛揚痛快答應。

他覺得法空現在的平靜與從容就是強裝的,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馬上就要爆發,自己是個機靈的人,沒必要撞上去。

——

法空徑直來到慧南的院子,卻不見慧南。

他轉身出了般若院,來到另一間院子,推門進去,看到院子里有兩個和尚。

他們聽到腳步聲轉身看過來,看到是法空,怔了一怔。

“法空師兄,你回來了!”法恩忙迎上前,壓低聲音:“師兄,先等等。”

法空淡淡看他一眼,腳步卻不停。

法恩想要阻止,卻沒能擋得住。

法空的力量強橫得難以置信,他被輕輕一撥,便踉蹌后退了五步,不由的讓開了門口。

法空進入了正屋。

正屋里正坐著一個中年和尚與慧南。

慧南臉色陰沉,撫白髯皺眉。

中年和尚相貌英俊,卻一幅愁眉苦臉的模樣,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幅受氣包的表情。

“師祖,”法空合什一禮:“圓華師叔。”

“法空師侄,”圓華勉強扯了扯嘴角,好不容易扯出一個笑容:“你回來啦。”

法空看向臥室:“法寧師弟呢?”

“在里面呢,睡著了,別打擾他。”慧南冷冷道。

“師祖,我想看看法寧師弟。”

他說著話,不等慧南與圓華答應,轉身往臥室走去。

雙手結印,三步之后已經施展完一道清心咒,同時落到他們身上。

他一眼便看出兩人心底的怒火,正在強行壓抑著,隨時要爆發出來。

現在的清心咒等級更高,已經到了第六層,能壓制悲傷,讓他們頓時一清。

“吁……”

兩人仿佛從一場夢里醒來。

冷靜下來之后,沒那么沖動了。

——

法空腳步不停,挑簾進了臥室。

法寧的床榻比尋常的床榻大了一圈,既寬又長,他正閉著眼睛躺在榻上,好像一座肉山,一動不動好像睡過去。

氣息忽急忽緩,深淺不定,這不是酣睡,是受傷昏迷過去了。

法空握上他粗壯的手腕,細細一探,神色肅然。

法寧的傷勢極重。

五臟六腑都受了重創,一個不好,就會留下難以痊愈的病根,從而毀了根基。

他原本是罕見的武學奇才,正常的話,必然能成長為金剛寺數得著的頂尖高手。

這一次的受傷卻有可能毀了他。

法空想了想,轉身出來,對圓華道:“師叔,我想把法寧接到藥谷。”

“這個……”圓華遲疑。

法空道:“我能治好師弟的傷,不會留下病根,不過需要時時盯著治。”

圓華看向慧南。

這也正是他一直愁眉苦臉的原因。

金剛寺內的靈丹沒辦法徹底治好法寧的傷,會留下病根,從而廢了法寧。

慧南微瞇著眼淡淡道:“法寧臨昏迷前還念叨著藥谷呢。”

“好,”圓華答應,還有些不放心的鄭重叮囑:“法寧對你依賴如兄長,一片赤誠……”

“師叔放心。”法空合什道:“我能治好師弟。”

“好,好好好。”圓華不放心的點頭。

他對法空的話半信半疑,可看慧南神色,只能拜托給法空。

——

法空帶著法寧回到藥谷時,林飛揚已經在整理藥谷,動作很麻利,已經快整理完了。

已經徹底毀掉的藥材被歸攏到一旁,恢復了生機的藥材被他梳理了一番,變得更整齊。

看到法空背上的法寧,林飛揚上前,不由的樂道:“喲,這大胖子!肯定飯量不小!”

背著法寧,法空顯得格外的瘦弱,好像隨時會被法空壓垮。

法空斜睨他一眼。

林飛揚嘿嘿笑道:“哪來的大胖子?”

法空搖搖頭。

他與林飛揚一路過來,發現林飛揚有點兒智力缺陷,偏偏嘴巴挺利落的。

這林飛揚智商有點問題,情商也有問題,說話沒有一句好聽的,別人聽一句就忍不住想揍他。

法空剛將法寧放到屋中榻上,法寧便悠悠醒過來,掙扎著想坐起來:“師兄……”

“先別動。”法空伸手按住他心口。

腦海虛空,甘露枝輕輕一甩。

蓮花座上升起一團明光,然后擴散開去,通過他腦海鉆進了他手掌,進入法寧身體。

法寧的身體在迅速恢復。

“師兄……”法寧馬上知道,這是圓智所遺留的那顆能肉白骨的奇藥。

法空松開手掌,滿意的點點頭。

一年壽元。

換來了法寧一個時辰內徹底痊愈。

如果對別人,他一定心疼如絞,畢竟一年的時間能做太多的事。

給法寧,他卻一點兒不心疼。

“別說話,閉上眼好好感受自己的身體,看它們的變化,會讓你更了解自己的身體,對你大有裨益。”

“是。”

法寧閉上眼睛凝神感應。

法空出了法空的屋子,來到外面湖邊。

林飛揚跟著過來,笑道:“和尚,怎么不問問是誰干的啊?得報仇啊!”

法空瞥一眼他。

林飛揚不服氣的道:“難道你不想報仇?”

“不急。”

“換成是我,早已經找到仇人,好好收拾一頓!”

“不急。”法空搖頭。

法寧的傷不是致命傷,沒想殺法寧,只想廢掉法寧。

更何況,他認出了法寧的傷是鳳凰神劍所致,不必多問就知道是宋青萍。

當然,現在自己還要裝作不知道。

既然知道了仇人,那就不必急,關鍵是弄清楚,到底為何宋青萍忽然發難。

更重要的是,為何要向自己發難?

自己顯示在外的修為只是人元境而已,宋青萍怎會認為自己是兇手?

是因為知道了自己幫明月庵,還是因為知道了顧心弦死在自己手里?

又是怎么知道的?

報仇重要,弄清楚這些更重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4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