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61章 徐小倩你不對

第161章 徐小倩你不對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61章 徐小倩你不對

齊磊站在窗前,看著樓下蜂擁而至的記者,閃爍的鎂光燈,以及昂首挺胸,大步向前的三石員工。

也許有人認為,齊磊在進行一場豪賭。

這一步走出去,可能是海闊天空,也可能是萬劫不復。

而且,你自己是二周目,圖個痛快也就算了。

還要拉上這一百多高管,以及三石體統、暢想系統的上萬員工和他一起賭,是不是有點不厚道了。。

且不說什么愛國、民族責任之類的大話。

單就現在,即便是全票通過,要和米國人過一過招,可實際上在王振東、齊國棟看來,也是相當冒險的。

此時,兩人來到齊磊身邊,也看向樓下,卻是沒有一絲輕松。

王振東問道,“有必要把中高層都囊括進來嗎?“

齊國棟,“只要有一個靠不住,就很危險。“

二人的擔憂是很正常的,人心難測,而且是一百多號人呢!誰也保不準,將來會不會是依舊穩妥。

齊國棟,“其實,咱們幾個商量一下,把事兒定下來,下面的人沒有必要讓他們知道得這么清楚。”

對此,齊磊卻是輕松一笑。

警了一眼齊國棟,“三叔,你在總裁學的那一套,有的能用,

有的別用!“

齊國棟老臉一紅,你還別說,這防人之心不可無的道理,還真是在總裁班被別人灌輸的。

齊磊,“誰說的這話,趁早離他遠點,不是蠢就是壞!“

“不和大伙兒交代,才是最危險的。”

把三石公司拆分開,糊弄米國人。

這本來就是權宜之計,下策中的下策。

因為三石公司的好多業務,根本就是分不開的。

比如,系統和博客網的聯動。

比如,導航網對r樹下、博客網的導流。

還有網吧業務和30支付。

這些都是有密切聯系的,真徹底切割開是不可能的。

即便表面上剝離出去,各自獨立,可實際上,相互之間必然還要有密切的聯系。

包括三石公司這些高層,也不是簡單的同事關系。

就比如齊磊和齊國棟,不用想也知道,分家之后,齊國棟肯定是要獨擋一面的,而且是相對重要的業務。

那和齊磊這個大侄子怎么相處?

即便能裝的公事公辦,可是親情、友親這個東西,它就掛相。

能糊弄外人,能對普通員工解釋,是這些中高層卻不行。

他們接觸著公司的最核心機密,又都是精英,天長日久什么看不出來?什么猜不到?

到時候,再讓他們知道,那就是高層的不信任,拿他們當外人,反而更容易產生疏離感,還不如現在就都交代清楚。

而且,一個人的背叛與忠誠,從心理這的角度來說,其實和誘惑關系不大。

“信仰!信心!信任!“

齊磊給三叔上了一課,“在一個特定的人際群體之中建立凝聚力,需要企業文化、共同理想,建立信仰。“

“需要經濟關懷、情感關懷,建立信任。”

“需要長期目標、短期成果,樹立信心。”

調侃一句,“拿本記下來,比聽課有用。“

“去你的!”齊國棟笑罵,“沒大沒小了呢?"

齊磊笑了笑,卻也是收起玩笑之心。

“好了,咱們說正事兒吧!”

“拆分三石,這是個大工程。“

這回不光齊國棟和王振東,所有人都不由嚴肅起來。

因為從這一刻開始,標志著三石公司要正試開始分家了。

只見齊磊來到眾人面前,呲牙一笑,“媒體不是愿意罵嗎?那這回讓他們罵個夠!"

三石的拆分十分復雜,不僅僅涉及到業務互通的問題。

由于齊磊是絕對控股,占股55,所以理論上來說,即便是拆分開,他也將是絕大多數業務地的老板。

可是這樣的話,拆分就沒意義了。

本來目的就是和齊磊劃清界限,讓其它業務得到發展空間。

對此,齊磊的狠勁兒也上來了,“演戲演全套,我特么嚇死鮑爾森!“

把一張單子推到眾人面前,“這是這些天草擬的一個拆分方案,大伙兒研究一下吧!“

徐小倩一愣,她都不知道在尚北這些天,齊磊把這事兒都琢磨出來了。

唐小奕也是好奇地搶先拿過方案一看,登時瞳孔渙散。

“不行!!我可不行!你特么別算我!"

卻見齊磊冷笑一聲,“由不得你說不行!“

“正好!”目光掃過唐奕、楊曉、趙維他們,“借這個機會,

都鍛煉鍛煉吧,別可我一個人折騰了。”

幾人面面相覷,尤其是唐奕和楊曉。

我倆就是閑人啊!要不要這么較真兒?

好吧,齊磊這回還真就較真兒了。

這次需要拆分出去的的業務有:

博客網、暢想、r樹下、網吧業務、游戲業務、香港的奇石科技、海南的影視基地、中傳制作中心、哈市的系統研發中心,

還有30支付。

也就是說,三石公司主體只保留服務器業務、魔都實驗室、智能手機項目,以及企鵝的股份。

唐小奕之所以慌了,是因為齊磊把游戲業務劃給他了。

而楊曉則是在拆分之后,成了中傳制作中心,中傳經紀公司的第二大股東。

唐小奕要瘋,老子就是個富二代,跟大哥屁股后頭打醬油的啊!你給我壓這么重的擔子,合適嗎?

“哥!你可是我親哥!我真干不了啊!“

卻是齊磊直視唐奕,“瘋子,已經是最省心的業務了。“

“你只要把現在的游戲守住,把東街17號帶領好,就行了。”

“當初是實在沒錢才碰的游戲,本來也沒指望它賺什么大錢,

就當練手了!"

唐奕,““

憋的臉通紅,最后,“行!!我讓我爸幫我管!“

大伙兒聽的一翻白眼兒,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讓老唐出面呢?

不過,沒人笑話唐奕,都是看著唐小奕長大的,其實大伙兒比他自己還了解他。

唐小奕就是被齊磊和吳寧給慣壞了,其實腦袋絕對夠用。

給他一個鍛煉的機會,不見得就像他說的,混吃等死。

真正讓大伙兒擔憂的,其實是楊曉。

曉兒的性格,確實差了那么一點。

看向那丫頭,只見她臉白唇紫,小拳頭攥得緊緊的。

倒沒像唐小奕似的極力推辭,也許,她也知道齊磊遇到難處了,楊曉打心底里是想幫忙的。

接下來,齊磊繼續分配,“博客網。”

看向齊國棟,“三叔,博客網交給你了!另外,導航網的一半也劃給你。"

掛墻上的老板,終于有實權了!

齊國棟沒推辭,既然已經定下來了,那就千唄!

“沒問題!“

齊磊又看向寧站長,“你負責樹下!還有,和我三叔一起持有導航網。"

寧站長直咧嘴,最后一咬牙,“行!”

“網吧業務,雖然現在利潤不多了,可是短期之內還要支撐30

支付,所以是重中之重!”

看向周桃,“小桃姐,你和維子,還有張建,管一塊兒。“

結果,周桃還沒表態呢,趙維開口了,“別算我!“

齊磊皺眉,“你怎么了?“

趙維抬起眼皮,吡牙一笑,“你上哪兒我就上哪兒!“

齊磊,“別鬧!“

瞪他一眼,“你以為,我是因為網吧業務才讓你管這一塊的?”

“老子是看你快結婚了,讓你在哈市多呆兩年。“

卻是趙維一撇嘴,“結個屁!都這份兒上了,我結婚合適嗎?”

“往后推推吧!正好若若的工作剛落下來了,現在結婚也不合適。”

若若是趙維的末婚妻,叫文欽若。

也是尚北人,和趙維原本是初中同學,后來趙維成了混混,文欽若上了警校。

今年剛畢業,進了哈市區分局的刑警隊。

此時,趙維呲牙笑著,“你身邊總得留個人吧?我跟著你得了。

齊磊,“"

沒點頭,也沒搖頭,準備找個時間再和趙維溝通。

接下來,香港的奇石科技給了在米國的吳小賤。

海南的影視基地項目,則是暫時沒有人選。

之前就說過,三石現在缺人,目前來看,只能在其他中高層里選出一個人來頂上去。

最后,是暢想。

齊磊看向王振東和南老,“王哥、南大爺!”

“你們把德盛高華的那筆股權撥給我,但是別現在拔,先準備著。”

王振東一聽,撥出來還不現在撥,就知道齊磊有別的想法了。

“沒問題。"

齊磊,“還有!”

王振東,“你說。"

齊磊,“接下來,咱們就得給媒體看一出戲了,內江分家!“

“到時候,你公開宣城要盤古系統。”

王振東一驚,“系統?系統你不能分出來吧?”

系統研發中心也分家?那可不光是系統,是三石公司所有軟件研發的基礎。

把它分出來,那齊磊手里的服務器業務,還有智能手機業務,

就癱瘓了。

因為,服務器業務本來就掛靠在系統研發中心的,等于斷了升級和維護。

而智能手機業務,之前討論的結果里,很重要的一環就是為智能手機開發專用生態系統。

“你這玩的是什么套路?“

只見齊磊冷冷一笑,“鮑爾森給咱們下了絆子,雖然有點招架不住,可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給我下絆子?不放他二斤血,老子這賊不走空的名頭就自叫了!

王振東,“”

眾人,“"

嚓!冷汗都下來了,這個時候,你還能回手掏一把?

不由暗笑,鮑爾森啊鮑爾森,你招惹這么個東西干什么?

夜深人靜。

安排好一切的齊磊疲憊地來到地下車庫,準備回家。

本來,徐小倩已經把車門拉開了,要坐進去,卻是老秦伸手攔下,“倩倩,你坐唐奕的車,我和石頭有幾句話要說。“

徐小倩愣了愣,隨即笑道,“那老北叔你們聊。“

說著話,去找唐奕和楊曉了。

老秦,“坐我的車吧,你這破玩意太顯眼。

齊磊自無不可,把大g扔在車庫里不管了。

而老秦的破212果然不顯眼,車庫出口就堵著記者,愣是看都沒看車里一眼。

燈火闌珊,映得車內,明暗交疊。

212堪稱敞篷跑車一般的享受,也讓人心曠神怡的。

“噴噴,頭發都給我吹亂了,你們單位是真能省!“

老秦瞥了一眼齊磊細碎的短發,別說車里漏風那點氣流,站八級大風里都不帶亂的。

看著前方,“石頭,說實話,我很意外!“

老秦無限感慨,雖然是會上,老秦始終保持著鎮定,可是誰都不知道他心里是怎樣的驚濤孩浪。

做夢也沒想到,齊磊所謂的辦法,居然是做出這么大的犧牲。

嘆道,“你今天算是將了我一軍啊!“

齊磊打著哈哈,“嗨!別說那么生分好不啦?“

“你是中國人,我也是中國人,你能高風亮節,咱覺悟也不差!"

呲著大牙:“共同建設祖國嘛!“

老秦,“…"

看向齊磊,“你爸媽知道嗎?“

齊磊,“當然不知道啊!就我媽那個絮叨勁兒,你又不是沒見過。

“算了吧,能瞞一天算一天!”

老秦,“…"

良久,自言自語,“讓我怎么和你家里交代?“

卻是輪到齊磊沉默了,確實不好交代。

買賣做的好好的,前兩天還夸他有出息,結果眨眼就分家了。

而且,還得演的像兄弟反目,各奔東西一樣。

換了哪個當媽的,不得心里直抽抽?

最后,“老北叔,你就別瞎琢磨了!路呢,是我自己選的,和你沒關系。“

給了老秦一個安心的眼神,“我就愿意干這事兒,刺激。

老秦,“!!!"

詫異地看著齊磊,“…”

還特么刺激?

有些無語,只能搖頭。

“好吧,這個委屈…我給你記著!等到真相人白的那一天,叔親自給你平反。“

齊磊直咧嘴,“煽情煽大了哈,啥平反不平反的?“

看向窗外,四惠橋的路燈與遠方,喃喃自語,“愿你在迷茫時,堅信你的珍貴"

“愛你所愛“

“行你所行”

“聽從你心“

“無問西東!“

老秦靜靜地聽著,似乎像是一段臺詞,可是很陌生,從未聽過但也顧不得那么多,嘴角綻放笑容,看向遠方。

無問西東嗎?

無問西東!!國人如此,何愁華夏不興?

不再糾結,問道,“剛剛你好像忽視了一個最應該拆分出去的。"

齊磊依舊看著窗外,突然一僵,隨即替老秦答了,“30支付嘛!“

老秦,“這么說,你不是忽略了。”

齊磊,“當然不是,主要是太難搞。“

那是三石最值錢的業務,也是最敏感的業務,同時也是構成最復雜的業務。

齊磊,“實在不行,你就搶吧!強制國有化,我也省心了。反正打一開始,我也沒想留著30支付。“

老秦聽罷搖頭,“放以前,還真就聽你的了。”

齊磊,“那現在呢?“

老秦,“現在不行了!你犧牲這么大,萬一賠光了,你老北叔得給你留個東山再起的家底兒。“

齊磊一聽,不但沒欣喜,反而更鬧心了。

老秦,“30支付,股份可以暫時國管。但是,你還是和其它的業務一樣,派一個人接手吧!“

說到這兒一笑,“我要是沒猜錯,你犯愁的不是怎么把30支付分出來,而是接手的人選吧?“

此言一出,齊磊的臉色瞬間垮下來,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你就不能讓我再琢磨兩天嗎?“

老秦,“別琢磨了,你比我清楚,只能是徐倩!“

警了眼齊磊,“只有讓徐倩接手,才能順理成章地讓常老參與進來。"

“而這么大個網絡金融系統,除了你,只有常老有能力統籌管理。"

齊磊要哭了,“對,就是這么個道理!”

“可是…”

要多喪有多喪,“我們小兩口啊!苦命鴛鴦啊!剛修成正果,

就得轉地下了?“

“我特么上哪兒說理去?“

你要說把三石拆了,齊磊有點心疼,但也就那么回事兒。

可是,你讓他和徐小倩不能明目張膽地秀恩愛,不能住一塊兒,吃包子都得偷偷摸摸的,那齊磊好難受,好舍不得。

對此,老秦就沒什么發言權了。只能說,年輕人啊,精力就是旺盛!

你看叔,就佛系很多。

回到家,齊磊還犯愁呢,怎么和徐小倩說呢?

說我把3支付扔給你了?咱倆大象處的好好的就成地下情了?

以后不能出雙入對,你還得從這兒搬出去?

徐小倩能殺了他。

特么的鮑爾森,你等著的!老子不但要干倒你,老子也得攪合的你妻離子散!

可是,吐槽歸吐槽,該做的事還是要做。

三石就算拆的再零碎,但是只要30支付,這個國家意義的大殺器不拆出去,那就毫無意義。

上床之后,齊磊干脆盤腿往那兒一坐。

“過來,和你商量點事兒!”

徐小倩剛洗完澡,一邊擦頭發,一邊坐到床邊。

“什么事?”

齊磊,“那什么…”

“別磨嘰!“

“沒磨嘰,我剛才在公司,忘了一個最重要的。“

徐小倩,“什么?“

齊磊,“30支付忘交代了。“

“對啊!“徐小倩頓住,“30支付怎么辦?“

齊磊,“麻煩了,交給誰呢?“

徐小倩,“沒誰可交了啊?連海南的項目都沒有合適人選,何況是30支付。“

齊磊一攤手,“所以說,麻煩了嘛!這還是個大問題了,一般人還接不了呢!“

徐小倩,“讓老北叔幫你物色個人選吧!"

齊磊,“老北叔也不行,他那的人哪懂經濟,除非他能請動常奶奶。”

“啊?”

徐小倩一愣,“請常奶奶?”

突然意識道什么,“要不我來?“

湊到齊磊身邊,“你都沒給我安排任務,我也想幫忙!

齊磊一瞪眼,“誰都能去,就你不能!“

徐小倩急了,“為什么?”

齊磊挪著往前蹭,給徐小倩數,“你要知道,咱們是要蒙蔽米國人!“

“分家之后,唐小奕就得從這兒搬出去,楊曉也得搬出去。“

“兄弟們就算掰了,要上演宮斗的!”

“你要是接手,你也得搬出去,咱們這倆口子就得鬧離婚。“

“以后只能轉地下,偷偷摸摸,你知道不?“

瞪著眼珠子,很是舍不得,“就比如,你在清華,我在北廣,

老子想吃包子,都不能去你學校,也不能開自己的車。“

“你也一樣,不能開車。咱倆得轉好幾趟車,找個鳥不拉屎,

沒人注意的地方,偷偷摸摸的吃,就跟地下黨傳遞情報似的。"

“這哪行!?“

齊磊說的自己都心虛,已經預料到徐小倩肯定是一蹦老高,來一句霸道無邊的—齊石頭,你別想甩了老娘!

結果….…

結果,徐小倩聽的大眼睛越瞪越圓,五官扭曲。

最后,舔了舔小嘴唇,來了句,“這么刺激的嗎?“

嘎?齊磊有點懵。

徐小倩,你不對!

很不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