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60章 雖千萬人,吾往矣

第160章 雖千萬人,吾往矣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60章 雖千萬人,吾往矣

會議室里,坐了一百多號人。

這其中,有從門店開始和臍磊一路走來的元老,也有通過招聘渠道中途加入三石的新人。

還有暢想那邊,原本屬于計研所的管理者。

可以說,是齊磊的全部家底了。

看到老板進來,無論是元老,還是新人,每個人的眼睛里都透著戰意。。

所謂人以群分,這些能陪著三石一路殺過來的,大浪陶沙之下,都是好樣兒的。

而三石,創新、使命、擔當的三大準則,亦不是說說就完了。

至少這兩年,大家就是按照這樣的企業文化一起開拓的。

像是周桃、劉緣這些女將,也都打起精神來。

因為只有三石人自己知道,他們有多冤!

包括計研所的舊部,這次輿論風暴對暢想也有影響,雖然在王振東的帶領下苦苦支持,穩住了局面。

可實際上,暢想那邊,其實損失才是最大的。

別忘了,暢想是三石系統之中,唯一的上市機構。

港股暴跌,帶來的市值蒸發已經逼近30,是前年收購風波之后,最大的一次危機。

按說,暢想有好多柳紀向的舊部,包括計研所,雖然是國字頭機構,可也不是鐵板一塊,對新老板更沒那么多忠誠可言。

但是,怎么說呢?

三石接手暢想之后,幾乎沒有在人員上做出太大的變動,除了少數柳的人被清除出公司之外,三石保留了原有暢想的班底,亦給了他們極大的信任。

再加上,加入三石之后,總部對暢想給予的大力支持,王振東讓人信服的管理方法,以及南老帶領科研團隊立起一個又一個項目,這些無疑都給暢想老員工帶來了莫大的信心。

就像今天,齊磊能一視同仁,把暢想的中高層全部集結過來,這本身就是對他們的認可。

只見齊磊走到主位,并沒有坐下,而是支著桌子環視全場。

“不講車轱轆話了,直接說主題!“

下首眾人皆是一笑,這就是年輕老板的好處。事實上,以往齊磊開會,也是有事兒說事兒,很少長篇大論。

“情況,大家都清楚了,一片罵聲啊,逼的老子躲了小半個月!“

哈!!

眾人低笑,好好回憶了一下,好像從三石創立至今,小齊總就沒這么“慫”

過齊磊,“有資格進這個屋的,說句江湖氣的話,都是值得我齊磊托付身家性命的!"

眾人,“。…

怎么感覺這句話有點不對味兒了呢?

要知道,齊磊從來不和自己人煽情,也不講客氣話,而這句,顯然就是客氣。

南老有點盯不住,這里他資格最老,“不是說好不說車轱轆話的嗎?直接說重點,怎么應對當下就得了!“

王振東也道,“就是的,沒有外人,不打官腔哈!你就直接交代任務,誰應該干什么。我們絕對服從。“

卻是齊磊,慘笑一聲,“這還真不是車轱轆話,更是不拿官腔。“

欲言又止,“算了先說說形勢吧!“

“可能除了少數高層,其他人還不太清楚,這次不是普通的輿論發酵。“

“是我們在米國的合作伙伴,鮑爾森先生刻意挑起的一場輿論戰!“

“嘶!!!“不少人倒吸涼氣。

因為正如齊磊所說,這里的很多人還沒到知道這些事兒的位置,現在聽老板親口說出來,多少有些震撼。

還沒等大伙兒反應,齊磊繼續道,“鮑爾森的目的有三個!“

“第一,將我個人推到國內輿論的對立面,進而投靠米國。“

“第二,打擊三石的盈利點,使我們陷入資金困境。”

“第三,試探三石公司的愛國底限,他們始終還是不放心我們中國人。“

詳細地把鮑爾森的三個目的,分析給眾人。

“目前來看,他的輿論戰策略無疑是成功的,把我們逼到了墻角。“

一段話說完,南老、王振東,包括齊國棟、周桃這些高層,一個個眉頭緊皺。

這些天,他們隱隱已經有了感覺,只不過還不能確定。

現在齊磊親口說出來,不由得心往下沉。

也直到這個時候,有些人才意識到,三石公司這次面臨的危機,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大得多。

而一些中層管理者卻是有些義憤填膺了,沒這么欺負人的!

有人忍不住了,嚷嚷道:“小齊總,你就說怎么辦吧!”

“不能讓老米騎在咱們頭上拉屎!“

齊磊一聽,笑了,“怎么辦?好辦!”

一指老秦,“上面已經給咱們交底了。“

眾人看向老秦,交底了?

意思是上,面要出手了?

一個個難免有些期待。

齊磊,“沒錯,交底了。“

“央視、官媒會配合咱們反轉輿論。”

“也幫助我們解決資金的問題,不就是2億嗎?上面說了,用不上兩年,就沖咱們三石這些年做的貢獻,半年就給咱們填平,不能讓咱們吃虧!”

眾人登時興奮不已,你早說啊,那還有什么可擔心的?這不就擺平了?

可是,誰也沒想到,齊磊下面的一句話,把大伙兒拉回了現實。

“簡單吧?”

“確實很簡單!“

“可問題是,這么解決的后果,大伙想過嗎?“

眾人一滯,是啊,后果呢?

米國人不是傻子啊!

國家這么明目張膽地拉三石,那他們還敢和咱們合作嗎?還敢讓企鵝進北美社交網絡嗎?

那齊磊在米國談下來的合同,做出的那么多努力,還有用嗎?

王振東眉頭緊皺,“那你想怎么辦?“

齊磊,“不是我想怎么辦,而是我們面臨一個選擇!“

“一道雙選題!“

“a選項,接受國家支援,先度過難關,再慢慢的和老米周旋。“

“后果就是,我們和米國人的合作不得不終止。同時,老米的警惕性也已經起來了。“

“之后,我們在國際上,想在智能手機、系統、芯片、社交媒體等等與互聯網有關的產業上,不僅僅是三石要面臨西方圍堵,四面楚歌!“

“包括中國企業,也必然被他們所忌憚,成為制裁的目標。“

滿場寂靜,誰也說不出來話。

只是從眼神中就不難看出,大伙兒心情極其復雜。

說實話,以往,沒進三石之前,大伙也沒覺得,全球化的大趨勢,中米之間還算向好的經貿關系,讓一些人真的以為世界大同了。

可是,來了三石之后,特別是這次談判之后。

與其說,齊磊去了一趟米國,談成了一筆交易,倒不如說,他把米國人的遮羞布給掀開了。

什么全球化?什么貿易自由?什么資本自由?全是騙人的!

打鐵還要自身硬,萬事都要靠自己!這是三石人剛剛悟出來的道理。

在場這一百多中高層管理者,在不知不覺間,都開始渴望,開始迫切。

從來沒像今天這么迫切。

迫切的要殺出一條血路,迫切的想在下一次交鋒中不用這么窩囊。

可是一想到齊磊剛剛說的,會被提防,會被制裁,大家又心有不甘。

好不容易啊!好不容易三石走到這一步,中國企業走到這一步,就這么退回去了!?

尤其是王振東、南老,牙都要咬碎了。瞪著齊磊,“說b!說b選項!”

“你有別的辦法,是不是!?“

齊磊,“有!”

“什么!?“

齊磊,“b選項!!”

“順著米國人給咱們設計好的陷阱!繼續走下去!“

老秦原本不見波瀾的五官猛然抽搐,瞪眼看向齊磊。

他瘋了!?

在場的中高層也是從茫然到震驚。

“走下去!?"

齊磊,“對!走下去!“

“承擔下所有!看看能不能絕處逢生,殺出一個黎明!“

大伙還是有點沒聽明白,“什,什么意思啊?”

只見齊磊深吸口氣。

“到我們做決定的時候了!”

“是讓這個國家救我們,三石繼續躺在搖籃里,讓輿論知道真相,贊美三石的行為。”

“還是默默承受下所有,迎著謾罵與誤解,為這個國家的電子產業、互聯網生態,摸索出一條前進的路。”

“這道選擇題,我想不應該由我一個人來決定答案。“

“你們都是三石的主人,你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命運,三石的命運!”

場中再次陷入了沉默。

自己的命運,三石的命運?

這太難了!

一面是活下去,而且還能活的很好。只要握住國內市場,三石不缺少發展的機遇可是在場的人都十分清楚,這也等于是放棄了國外,放棄了拿到一些先進科技的機會。靠自己蒙頭搞研發,誰也不知道多久會有突破。

底子不是太薄,而是一無所有。

另一面,則是破釜沉舟,不!還有忍辱負重。

要頂著不理解,頂著漫罵,默默承受低毀,還要卑躬屈膝地看米國人的臉色。

還有在絕境中,2億米元的重擔,一個不好,就是萬劫不復。

但是,好處也十分明顯。

取信了老米,三石公司在海外的發展必將順利,這和原本暢想那種加工作坊還不一樣。

三石可以迅速的累積技術,攝取經驗,一旦闖過難關,就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成長起來。

而小齊總那些,關于互聯網發展、未來輿論影響的戰略性目的,也能得到施展的空間。

選哪個?

王振東眉頭就沒舒展過,看向身旁的南老,小聲道,“石頭是認真的?”

南老太了解齊磊了,“反正他不是開玩笑!”

“那您"

南老,“我怎么了?”輕蔑一笑,“老板都成賣國賊了,我這個總工再賣一下也沒什么吧?”

王振東微微皺眉,他和南老所處的位置不一樣,所以考慮問題的角度也不同。

他也想熱血一把,和齊磊瘋一把,可是身上暢想的一把手,不能光想著熱血。

看了眼齊磊,心說,這個惡人還是我來當吧!

“小齊總,如果我們做出這個決定,那眼前怎么辦?“

王振東提出一個最現實的問題,“現在三石所有的業務都受到了影響。“

“如果我們保持沉默,那么這種影響只會越來越大。失去了盈利點的三石,加上一個讓股民失望的暢想,我們別說20億米元,眼前的資金匱乏就過不去!”

“又談什么忍辱負重?“

這些話有點不合適宜,甚至是把齊磊好不容易醞釀的情緒潑上了一盆冷水。

可是,王振東必須問出來。心說,但愿齊磊已經有了應對的方法。

好吧,齊磊確實有應對眼前危機的方法。

“我有辦法。”

“什么!?”

“拆分三石!”

王振東目光驟然一縮,所有人腦袋里也是嗡的一聲。

“拆分?”

齊磊,“這是目前唯一能擺脫困境的方法。“

“把游戲業務、網吧業務、r樹下、導航網、博客網,以及暢想和3o支付!"

“把這些受到輿論影響的業務,從三石剝離出去,劃清界限,成為若干個獨立公司。”

“這樣一來,輿論的宣泄口只集中在三石,而這些業務則可以擺脫困境,繼續創造利潤。“

苦笑攤手,“所以說,真不是說車轱轆話,也不是打官腔,這回是真把身家性命交到大伙兒手里了。"

“你們特么的但凡誰動一點歪心思,分出去可就回不來嘍!“

“到時,我哭都沒地方哭去!“

大伙兒都笑了,這個時候了,小齊總還有心思耍寶呢?

沒錯,就是耍寶,開玩笑。

上面的人,他那個老北叔就在那兒站著呢,哪個腦子有坑嗎?敢拆他的肉?

除非不想混了。

其中,也就是王振東、齊國棟、南老,還有徐小倩、老秦,一點都笑不出來。

這是個好辦法!

拆分業務,表面上撇清關系,其實還是三石的。

但是起碼能活下來,及時止損。

這些業務也不缺生存能力,甚至還能大賺特賺。

但是,這也標志著,這些業務無法在短期之內為三石輸血。

那2億的負擔不但沒減輕,反而要三石在缺少支援的情況下,獨立承擔。

會更加艱難!

王振東想說點什么,可是被齊磊一眼給瞪了回去。

這一刻他知道,齊磊是下定決心了。

最后,王振東選擇了沉默。

“好了!”

齊磊長出一口氣,“該說的,我都說了,大家做決定吧!”

“是接受上面的子彈,還是拼一把?”

眾人神態各異,顯然都在做著思想斗爭。

可以說,決定三石命運的時候,到了!

過了好一會兒,會議室里漸漸安靜下來。

齊磊才凝重的開口,“同意,接受國家支持,保守應對的”

“請舉手!”

話音一落,場中依舊寂靜。

齊磊和老秦掃視全場,不由心跳加速,莫名激動。

因為,數字是“零”!!

齊磊抖著噪音,“同意拆分三石,拼一把的,請舉手!”

呼啦!!

一百多只大手高高舉起,仿佛托舉著什么。

齊磊眼珠子都紅了,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到底托舉著什么。

就見南老慢條斯理地把右臂緩緩升起。

“縱千萬人…吾往矣!“

看了看四周,輕笑一聲,“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嘛。咱們能從一個小門臉房做到今天這個規模,就不怕從今天這個規模再做回門臉房!“

眾人哄笑,已經坐到后勤主管的馮強漲紅著臉,“小齊總,大不了我陪你東山再起!“

齊磊,“滾!盼我點好!“

眾人依舊哄笑,周桃笑呵呵的,“咱們三石,哪一關不是驚心動魄?哪一次不是真刀真槍的拼出來的?”

“所以誰也別嚇唬咱,那些放狠話要摁死咱的,都被咱們摁死了!”

齊國棟,“我說兩句,這個會就多余開,通知一下不就完了?”

“當是多大的事兒呢!正愁日子過的太平淡,沒前兩年的激情了。

寧站長,“要不,小齊總你別把我分出去了?我立個軍令狀,r樹下今年不盈利,這個站長我也不干了!”

齊磊一聽,“你拉倒吧,賠錢貨!”

哈哈!!

眾人大笑,輕松,且斗志十足。

現在大伙都認為得把三石的企業文化改一改,什么創新、責任、擔當的文鄒鄒的!

就應該叫—不服就千!

最后,齊磊也拽了一句古文,又撩撥的大伙兒腦門子冒熱氣。

他說:

“豈因福禍避趨之!!”

“也許,這就是三石的使命,時代賦予我們的使命!“

散會之后,這些中高層主管離開辦事處,在樓下被記者圍住,齊磊回京的消息已經不脛而走。

只是,面對記者的話筒、攝像機,以及那些曾經讓他們惱火的問題,大伙兒卻是有了不一樣的心境。

“請問,三石公司召集所有中高層開會,到底討論了什么?“

“請問,一向樹立正面形象的三石公司,如今被小齊總出賣給了米國人,三石董事會是否考慮罷免他的職務?“

“請問,與米國的合作,是齊磊的個人專權,還是三石公司集體的決定?“

“請問,三石公司是否在考慮退出中國市場?有消息稱,三石已經被米國資本掌控,消息是否屬實?”

這特么不是一群傻子嗎?

大伙兒不但沒有憤怒,反而有點超然物外的感腳呢?

個個無聲地穿過記者群,上了車才開始嬉笑討論。

有年輕的調侃,“無名英雄!”

“咱這也算是無名英雄了吧?“

卻是不知道誰蹦出一句,讓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三石人…個個都是英雄!“

沒改錯,先發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