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29章 幸福的煩惱

第129章 幸福的煩惱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29章 幸福的煩惱

如今的R樹下和前世不可同日而語,如今的網文行業和前世也完全是兩個不同的面貌。

得益于三石這些年對R樹下的大力扶持。

說白了,就是燒錢,寧村夫這個網站一把手當的最是輕松。

因為,齊磊給他的任務就是:

不指望你掙錢,你就給我花錢就行!

花錢做內容!花錢扶植作者!

這樣燒錢的結果就是,網文付費閱讀的春天雖然還沒到,可是網文作者的春天卻來了,都快到夏天了。

除了像蔡無名、李泛泛、安妮嫉婦、寒小孩這類頭部作者,依靠版權、網站分成等等手段,妥妥的躋身高收入人群。

大量的基層作者也有了靠文字養家糊口的基礎。

怎么說呢?

網絡水平參差不齊,跟風創作的問題嚴重。

這是這個行業的特性,誰也改變不了。

出彩的,大多是那么幾部作品、幾個作者。

然而,培養優秀作品、優質作者的土壤,卻是對基層作者的扶持的大環境。

總有那么幾個基因突變的殺出重圍,讓人看前一亮。

截止到目前,R樹下入庫作品已經突破十萬部。

突破百萬字的“長篇”,達到7000本。。

精品作品的數量,也突破了兩千。

好吧,這個數據放在后世,別說證道之地的QD了,最小的閱讀網站也不止這個數兒。

可是沒辦法,這是02年,還是蠻荒時代,百萬字真的就是巨著了。

況且……

日更兩千的,還能保證不斷更,那真的是勤奮到讀者想哭。

所以,兩三年的時間,能有這個數據已經很不錯了。

但是,別著急!R樹下雖然數量和后世沒法比,可是勝在品類已經和后世持平了。

得益于齊磊這個掛逼。

在網文的題材上,真的是跟寧村夫操碎了心。

在他的不懈努力和瘋狂灌輸之下,目前,R樹下的作品已經涵蓋了玄幻、科幻、都市、文娛、重文、仙俠、體育、歷史,所有后世有的網文類別現在都有了。

曾經寧村夫對這個都市重生文沒什么感念,急的齊磊差點沒自己親自下場寫一本。

也就是事兒太多沒時間,要不真的就第二本網文連載就誕生了。

齊磊灌輸寧村夫,寧村夫回去再灌輸編輯,然后編輯再灌輸給作者。

慢慢的,就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現在,正好派上用場了。

至于米國網友會不會喜歡?

怎么說呢?

即便是二十年后,網文已經被逐漸認可,可依舊有很多有認為不入流,都算不上文學,粗鄙不堪。

可是,齊磊不這么認為。

別管你是嚴肅文學、大眾文學,還是網絡文學,其實從傳播學的角度來說,功用是一樣的,都是信息的載體。

唯一不同的是,給什么人傳遞信息。

嚴肅文學不說人話,給那些即便不是人話也能看懂的人看。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這不喝個二十年墨水,誰看得懂?

大眾文學是給中產,或者有一定思想的底層看的。

“有教養就是不大驚小怪。”

你看朔爺這句子,喝不喝墨水都看得懂,只是理解不同。

而網絡文學,是給普通人看的娛樂小品。

“老蒼那貨又斷更了。”底下肯定有人評論,“開罵!”

這才是普通人的常態,他們沒精力思考那些拐彎抹角的嚴肅文學,也不善于思考大眾文學里的深層寒意。

直給就完了!

簡單明了,娛樂中表達筆者要表達的東西。

你說它沒營養,沒深度?

可是,它的信息量其實一點也不少啊?

至于批評它傳遞不正確的價值觀?

屎殼郎才天天盯著屎呢!有傳遞正確價值觀的,而且還不少呢!

咳咳!!比如老蒼,對吧?

況且,文學其實有一個特性是無可阻擋的。

那就是,隨著時間和文明的不斷推移,文學是呈現不斷下放的趨勢的。

無論中外都是一樣的軌跡,從最高處,逐漸下放,普及到普通人這里。

無論中外,回首歷史就會發現這條軌跡。

文學最初是什么?

是文字。

文字是干什么的?祭祀和記錄。

早期的文字,那是祭祀和統治者專屬的,大臣都不一定擁有使用權。

當文字衍化完成,自然產生了文學。

可是,這些文學又是什么?

是詩、歌、策、論!

詩歌是祭祀所需,策論則是權柄所至。

所以,中國早期的文學是《易》《春秋》《論語》《詩經》《道德經》……

再往后,文學從統治者和祭祀中下放到文人手中。

于是,唐詩、宋詞成為了文學主流。

不再嚴肅,文人拿它來取悅自己,抒發騷情。普通老百姓依舊沒有參與度,只有附和的份兒。

到了元朝,漢儒勢微,文人當不了官了,只能靠文字來混飯吃,于是放下身段取悅權貴富人。

就有了元曲。

元曲其實就是戲曲劇本兒,普通老百姓依舊沒參與度,沒錢你看什么戲呢?

到了明朝,進一步下放,話本開始盛行,也就是。

當今存世的古典,包括四大名著,大多出于明朝。不光富人能看,識字的普通人家也有看的資格,可依舊不是窮人消費得起的。

到了大清就不提了,別說文學了,對于華夏文字、歷史都是一場災難,堪稱退步。

齊磊尤其不喜歡清朝,可能有人認為他狹隘,滿人也是中國人。

不是!!

齊磊對滿族沒有任何偏見,甚至清朝做的很多被后人詬病的事,齊磊也認為是正常的王朝統治手段罷了,沒什么可批評的。

他不喜歡,或者罵,主要是因為乾隆那老小子。

這么說吧,如果選出對華夏文明史危害最大的皇帝,乾隆不是第一,也能進前三。

就因為,他修了一個…四庫全書!

說是修書,其實是毀書。

四庫全書收錄了近3500種圖書,小八萬冊,加起來八億字。

可是,誰知道他毀了多少?

華夏兩三千年累積下來的文化瑰寶,毀掉的數量,比起收錄的數量只多不少。

讓他砍了一大半兒。

這么說吧,明朝滅亡之后,所有的官方文件、政令、紀要都保存完好。

那是最權威的明史,世界歷史之中保存最完整的官方記錄。

到了乾隆手里,一把火焚燒百萬。

只要是不利于統治的,全燒!

以至于,后世對明史存疑卻無從考證,對清朝修訂的明史更是不敢全信,被他們改太多了。

扯遠了。

越過清朝,文學進一步下放,大眾文學出現。

再然后,武俠文學,科幻文學……

你會發現,文學的門檻越來越低,越來越接地氣。

也就是說,越來越向普通人、所有人,都能看懂,看透,看出樂趣的方向發展。

所以,網文是什么?是發展趨勢啊!

也別覺得看網文不高級,殊不知,高級的曾經也庸俗過。

大眾文學剛出來的時候,被嚴肅文學罵的比網文慘。

科幻文學和金庸剛起勢的時候,被大眾文學也痛批過。

誰也別笑話誰,因為十幾,幾十年后,有新的文學種類出來,估計網文也得罵。

至于小白文....

龍傲天....

是不是真的沒水平,讓人生厭?

不是!

后世厭惡、鄙視這些題材的愿意不是太白,太沒水平,而是同質化。

一句話就能解釋,當你第一次看小白文,看龍傲天的時候,一定沒有那么厭惡,甚至大多數人還能看的津津有味,覺得挺新鮮。

是寫的人多了,跟風的人多了,以及缺少生活經驗的小白作者多了之后,產生了審美疲勞之后,才開始厭惡。

全世界的普羅大眾其實都一樣,就像沒有人不喜歡喜劇是一個道理。

中國人愛看網文,米國人也不例外。只要他看,就會接受加載其中的信息,那么輸出觀念也就順理成章了。

而且!!

在2002年,有一個2020年所不具備的優勢,更能使網文出海增加不少勝算。

那就是——西幻!

后世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早期的玄幻作品受西方神化體系影響,所以故事架構,還有故事設定,大多是西幻題材。

說白了,有點崇洋媚外。

那個年代,外國神仙就比中國神仙好混,西方魔法和騎士就比天兵天將更有吸引力。

所以,R樹下的很多作品,完全不用考慮西方接受度的問題。

力量體系,世界觀都是西方的。

到時候,齊磊會把一部分作品授權給企鵝社區。

包括一些正在連載的作品,讓老外也體驗一下追更的痛苦。

安排好學校的事兒,齊磊還要和南老,還有王振東,去一趟魔都。

拜倫那邊實驗室的建設已經有了眉目,讓齊磊過去確定一個主要的研發方向,那邊好相應的開始聯系采購實驗設備和建立專項實驗室。

起初,齊磊還挺奇怪,不就是微電子嗎?怎么還確立方向呢?

問了南老才知道,他想錯了。

拜倫的研究領域是微電子材料。

貌似方向很集中,可實際上,單就芯片制造領域來說,這就是一個涵蓋了幾十個小項的大科研方向。

之前,齊磊畢竟對這個領域不了解,只知道拜倫在微電子領域是大拿,還真不知道覆蓋面這么廣。

南老只告訴他,“拜倫再有能力,他也只能在一個到兩個方向上做出努力,你要指望他把微電子領域的事兒都給你做了…”

“怎么樣?”

南老,“這么說吧,他要都能做了,芯片制造業這一塊就不用別人了。”

齊磊,“……”

好吧,齊磊沒做過這個夢。

南老,“具體涵蓋哪些東西,我也不太懂,隔行如隔山,得拜倫親自和你解釋。”

說到這兒,南老還不忘挖苦齊磊,“你連微電子材料是怎么回事兒都不知道,就把人挖回來了?”

齊磊一梗脖子,“那時那么著急,后來還有收購ARM的任務,我哪有時間管那么多?你們都說他有本事,我就挖唄!”

南老聽的直搖頭,“這要是傳出去,能嚇死一群人。啥也不知道就把人弄回來了,除了你,沒人干得出來!”

齊磊不好意思,“老北叔倒是和我念叨過,不過那次…”

“那次怎么了?”

“太困了,一個字兒都沒聽進去。”

南老,“……”

也是人才了。

“到了魔都,讓拜倫親自給你解釋吧!”

到了魔都,接機的是山姆,他前天剛到中國,馬上就投入工作了。

其實,山姆也憋著一口氣,和拜倫差不多,都要在中國干出一點成績來,打臉歐洲那幫二傻子。

兩個小時之后,眾人坐在了一起。

因為實驗室還沒影,所以眾人只能在拜倫家里。

讓齊磊沒想到的是,拜倫這個傲慢的家伙對第一次見面的南老反而十分恭敬。

用他的話說,“來中國這些天,我對三石公司、暢想都做了一些了解,最讓我欣賞的就是您了。”

南老不解,“為什么?”

拜倫,“以中國計算機產業的水平,南先生還能取得這樣的成就,這足以讓人佩服!”

好吧,不是拜倫脾氣好了,說話還是特么的不中聽。

夸南老,南老聽著都別扭,我們的計算機產業沒你說的那么差吧?

寒暄過后,拜倫也不磨嘰,直入主題,遞給齊磊一份材料,“齊,我的主研方向是拋光片、寬禁帶半導體材料。”

“另外,制造工藝方面的超高純氣體材料,還有多晶硅,也是我擅長的領域。只不過,你知道的,幾年前,ARM放棄了芯片制造,這方面的研究就停止了。”

“不過,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重拾這些技術,包括單晶硅也可以。”

齊磊,“……”

特么的,一個沒聽懂。

“那什么…”臉一紅,有點不好意思,“拜倫,你先給我講講,這個微電子材料到底都包括哪些領域?”

“然后…咱們再結合實際需求,討論一個研究方向?”

拜倫一聽,登時臉黑,你連我干啥的都不知道嗎?怎么覺得這個老板不太靠譜呢?

“齊!?你在開玩笑嗎!?”

齊磊,“沒開玩笑,我是真的啥也不懂!”

他倒是光棍的很。

拜倫無語,沒辦法,只能從最基礎的給齊磊做一個簡短的解釋。

“微電子材料科學,其實這個稱呼是不準確的。”

“正確的叫法應該是,微電子材料與器件。”

“器件可以分為,集成電路器件、分立器件、光電器件、和傳感器等等。”

“其中,集成電路又分為微處理器、邏輯電路,也就是ARM的經營方向。”

“還有模擬電路和存儲器。”

“多晶硅。”

“集成電路常用的硅拋光片、外延片、SOI片,以及Ic制造過程中的氧化、光刻膠、掩模對準、曝光、顯影、腐蝕、清洗、擴散、封裝都等工藝所需的引線框架、塑封料、鍵合金線、超凈高純化學試劑、超高純氣體材料等等。”

“這部分都屬于器件分類。”

“而微電子材料....”

沉吟了一下,“說太多你也不懂,只要知道最重要的幾個就行。”

“比如,單晶硅,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硅圓、硅片。”

“還有外延材料和技術,以及寬禁帶半導體材料。”

齊磊聽的一個腦袋兩個大。

怎么這么多?真像南老說的,要是都能做,那他一個人就把芯片問題解決了。

突然問了一句欠揍的,“這些你都能干嗎?”

拜倫想把他踹出去,都干!?超人也沒法都干啊?

能在一個領域拔尖兒,已經可以獨步天下了。

何況,拜倫可以在幾個領域稱之為大拿,已經很牛了好嗎?

呃.....

齊磊有點小失望,你要都能做該多好啊!

不過,隨之又陷入狂喜。

說實話,他之前還真不知道,連晶圓、光刻膠、光刻校準這些關鍵技術都屬于微電子材料領域。

現在好了,簡直就是幸福的煩惱啊!

我應該選哪個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2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