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28章 雛鷹出擊

第128章 雛鷹出擊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28章 雛鷹出擊

廖凡義只是嘴上說說,這個忙該幫還是要幫的。

正如齊磊所言,亦師亦友,也許,這就是中國式情感的奇妙之處。。。

我們從來都是含蓄的表達著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我們甚至時不時把一些冷漠的詞語掛在嘴邊。

仿佛中國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呆板、冷漠的民族,我們甚至對愛人、至親都不舍得說一句“我愛你”,更不要說朋友之間的防范之辭、淡然之意。

尤其是這個年代,民族自信心處于低點,這種淡然與含蓄,被人形容為一盤散沙。

中國人不團結,中國人沒有集體意識,冷漠無情的論調充斥著東西方的每一個角落。

然而,正是這個含蓄、冷漠的民族,很快就要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凝聚力,讓世界為之動容的深沉情感。

為什么呢?

因為在中國人的文化之中,無論多無情的個體,心中總有一些情感無法自已。

對國家民族的忠..

對朋友的義...

對陌生人的仁...

對愛人、至親的愛...

即便不是人人都能兼顧忠義仁愛,但至少有一個使之牽絆其中。

至情,至性!

廖凡義很喜歡齊磊的這種評價,亦師亦友。

他也愿意為這個既是學生,又是老師,同時又是朋友的年輕人幫一點小忙。

而且,廖凡義看得出來,齊磊這次,和以往不太一樣。

這兩年,他經常忙一些自己的事兒而不在學校,每次出去之前,碰不上就算了,招呼都不打人就沒影兒了。

上次去英國,也只是在遇見時打了個招呼,說要出去兩個月。

可是這次…話有點多。

齊磊似乎也看出廖凡義發現了什么,敷衍地甩手離開。

其實,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話多的問題,而是心情很復雜。

有期待、有興奮,也有恐懼。

當然,恐懼的不是他被人家給扣下。事實上,沒那么容易扣下,也不是這么快就能扣下的。

即便米國人知道arm案的內幕,甚至知道齊磊要搞網絡入侵,那也得收集證據、走司法程序。

甚至,誰來操作,由誰來買單,對誰有最大的獲利。

這些事兒全搞明白,且要時間呢!

不是普通老百姓看到的那樣,三下五除二就把人扣了。

所以,這趟出去,齊磊肯定安全。

他所說的恐懼是因為:

企鵝出海,包括企鵝出海的目的性,這可能是前世今生,中國人都沒有做過的嘗試。

也不是我們沒想過文化輸出,事實上,孔子學院,包括央視,都曾做過這種嘗試,想讓西方民眾認識我們的文化,了解我們的文化。

可是,從手段上來說,都是被動的,也是溫和的。

像齊磊這樣,培養一幫鷹崽子,目的明確的就是要硬性輸出,確實不多見。

前世今生,都是老米給咱們使絆子,在輿論引導、文化侵略上讓中國吃盡苦頭。

我們即便是二十年后,也只是被動防御。

即便想輸出,也只能靠奧運這種國際賽事的窗口期,盡可能的校正形象。

通過正常渠道,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西方沉淀百年的媒體大網正等著你呢,根本進不去。

都說我們閉塞,各種封鎖,看個外網還得翻墻等等。

可實際上,西方鑄造的無形高墻,比咱們有過之而無不及。

搞傳媒的都知道,利用技術手段的把關,是最低效的防御措施。

真正的鑄墻,是利用傳播、社會學手段的心理操控。

可是我們沒辦法,已經落過了很多,只能靠技術手段。

所以,齊磊才這么熱衷于讓小馬哥出去,而且處心積慮的等了這么長時間。

廖凡義本來想叫住他,說二期作業的那個事兒,那么多留學生怎么辦?

可是,又把話咽了回去。

齊磊這次有點太認真了,還是別讓他分心了吧?

至于留學生能不能進雛鷹班的問題,不是沒說什么時候公布結果嗎?先放著去吧,等齊磊回來再說!

和廖凡義分開,齊磊上了雛鷹樓的二樓。

此時,雛鷹班一期的十八個人已經都回來了(陳文杰不在),一個個眼冒綠光的看著班導。

只見他站上講臺,突然一笑,“都這么看著我干什么?”

張顯龍最著急,“別廢話了,安排任務吧!”

馬晨宇則是笑,“拓爺都和我們說了,這回是給企鵝作內容?”

“雖然現在還放不上去,可是你把我們叫回來,肯定是要先準備著吧?”

“說吧!這回絕對服從,不講條件。”

齊磊看著他們,心說,這都是這兩年調教的好啊,一個個還挺好戰!

打趣道,“這回可沒錢拿。”

跟劇組他們是有酬勞的,可是這回沒有。

寇大姐急了,“越來越不如好老娘們兒,你趕緊的!”

齊磊,“好吧!”

當下安排起來,“小胖丫頭。”

周小晗,“在呢!你說。”

齊磊,“你,還有拓爺,還有…侯婷婷、潘震,你們四個一組。”

侯婷婷是一期從研究生里招上來的,本專業是美學。

而潘震的本專業是影視剪輯,這兩年攝像也練的不錯。

“你們四個下午去廖老師那開條子,領設備,還有訂機票。”

周小晗一聽,這是要出差?

“去哪兒啊?”

齊磊,“回你老家,四川。”

“啊?”

周小晗、侯婷婷和潘震都是一怔,因為他們三個都是四川的。

齊磊,“具體的任務,我和拓溝通過了。由他帶隊,你們聽他的就行了。”

回頭又對拓爺道,“這一組很重要,你先跟著,等周小晗他們走上正軌,你再去深圳,那邊還有你忙的。”

拓爺是班里的絕對頂梁柱,也知道到他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放心吧!”

得到拓爺的答復,齊磊又看向江瑤。

“江瑤。”

“說!”

“你!張顯龍、馬晨宇,還有杜麗一組。”

江瑤,“去哪兒?”

齊磊,“瑞士!”

“嘎?”

不光江瑤,其他三個也嚇出了鴨子叫。

張顯龍隨后傻笑,“這…這么隆重嗎?咋還出國了呢?”

齊磊,“不光出國呢!”

“你們給我可勁兒的造,不用考慮經費,什么好玩玩什么,拓爺那輛大g也給你們運過去!”

“把瑤瑤包裝成一個有國際范的名媛。”

“什么滑雪、海釣、美裝,我要你們把她打造成國際網紅!”

江瑤一聽,“專業點!那叫意見領袖!”

齊磊,“對!意見領袖。”

看向其他人,“除了寇大姐和寶寶之外的八個人,明天全部去深圳,接手企鵝社區的內容制造。”

宗寶寶一聽,瞪了眼,“那我和寇大姐干啥啊?”

齊磊神秘一笑,“你們的活兒等會兒說。”

給大伙兒都安排完任務,各忙各的。

齊磊這才把寇仲琪和宗寶寶叫到身邊。

“你倆的任務有點艱巨。”

宗寶寶一聽,“你可別這么說,越這么說,我就越興奮呢?”

寇仲琪則道,“你就說啥事兒吧?干不明白,姐給你洗一年褲衩子!”

齊磊,“給企鵝出海造勢!”

“啊?”

兩人一懵,“造勢?”

齊磊,“確切地說,你們從現在開始,就要去米國的網絡上搞事情。”

“哦。”宗寶寶松了口氣,“這個我老行啊!”

寇仲琪,“怎么個搞法,文的還是武的?”

齊磊,“臟的!”

“比如呢?”

齊磊,“比如,不用icq、msn就是不愛米國。”

“再比如,先有天后有地,米式競爭最正義?”

“嚓!”

“真臟!”

“不過,我喜歡!”

之前說過,周小晗的五官屬于極具東方古典韻味的美。

而她的老家是四川蜀南的一個小縣城,他們那一組的任務,就是把蜀南竹林里的一棟舊民居,從破敗不堪開始重新改造。

當然,這個過程只能由周小晗一個人入鏡。

改造完成之后,就住下來,拍攝日常生活。再剪輯成短視頻。

說到這兒,很多人都猜到了,這不就是后世的抖音大火的,舊房改造加李子七嗎?

好吧,還真就是那么回事兒。

只不過,周小晗這個有點假,她可沒有子七姑娘那兩下子,都要從頭學起。

不過,沒關系,這年頭,短視頻有著比后世更高的可信度,沒人在意是演的還是真的。

那么問題來了,為什么偏偏復制李子七,而不是別的后世網紅文案呢?

很多人可能認為,是因為李子七在國外就是最火的中國網紅,所以才復制。

其實不然,這里面是有內在的傳播學邏輯的。

起因,其實在于西方多期塑造的中國刻板印象。

如果接觸過外網的關于中國的新聞報道、記錄片,還有相關影視素材,其實有一個細節很容易被公眾忽略。

那就是,他們很少拍攝中國現代化的一面。

絕大多數入鏡的背景,要么是山水,要么是古建筑,要么就是小街小巷。

大家看了覺得這也沒什么,而且拍的還挺美。

其實,這里面是有信息暗示的。

看慣了這種風景和古色古香的西方公眾,很容易就把中國和古老聯系在一起,而不是一個現代國家!

如果再細心一點,你會發現,西方對中國的公眾評價都是“古老大國…文明古國。”

中國人一看,這沒什么啊?我們也是這么評價我們自己的嘛!

其實,大錯特錯了!

我們認為古老大國、文明古國是褒義,是贊美。

可是,在西方的價值觀里,他們對古老、古國可沒那么贊美。

那是個極度沉浸在近代現代化發展成就里的世界,沉浸在白人至上之中的世界。

那什么是白人至上?根源在哪兒?

就是近代史白人創造的輝煌!

所以,人家對古老,對古國,根本就不感冒。

反而因為這樣的刻板印象,而造成了對中國的偏見和誤解。

那說回來,為什么李子七在國外大火呢?

而其他的,也做優質、炫酷、時尚內容的網紅就沒她在國外火呢?

那是因為,其它內容顛覆了西方對中國的刻板印象。

顛覆,是最難的!

而李子七,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順應了西方的刻板印象。

而正是這種順應,使得內核更容易被西方公眾所接受。

首先,她的視頻里沒有任何現代元素,展現的是中國農村的唯美生活。

這并不完全違背西方的刻板印象,反而讓他們更容易接受。原來古老并不是全部,其中還蘊含美,蘊含生活,蘊含智慧。

以往我們都是對西方喊話,“我們不是!我和你們一樣!不信你來看看我們!”

可是,到了李子七這里,卻是,“我們是!我們和你們確實不一樣,但是…我們也很美好。”

說句不好聽的,這就和趕驢沒區別。

牽著不走,打著倒退!

反而順毛摩挲,哄著來,驢更聽話一點。

周小晗這個靠“臉”進雛鷹班的選手,那張臉終于派上用場了。

再配合拓爺的國學造詣,和侯婷婷的美學功底,還有潘震的攝影技巧和剪輯技巧。

齊磊又在四川給他們找了好幾個傳統技藝的師傅,還有齊磊親自訂制的幾個文案,這內容就沒有不火的道理。

而另一個靠臉進來的江瑤,則是另一個極端。

江瑤的五官兼具東西方的審美,所以她走的是另一條路線。

當周小晗讓人們意識到古老的、傳統的也很美,江瑤就可以派上用場了,她走的時尚范兒,國際風。

再加上,江瑤本身的性格就是獨立、自信、多變、古靈精怪的形象,會讓西方認識到,東方年輕一代的活力。

其余,除了寇大姐和宗寶寶的那八個去企鵝,則是去挑選。

是的,為了打入歐米的社交網絡,齊磊除了創造內容之外,其實中國網民本身積累的內容也是有用武之地的。

這幾年,企鵝社區已經發展成為國內最大的社區網絡,以及年輕一代的話題集散地,衍生出大量的優質內容。

這其中有大量的內容也符合西方網民的口味,是可以直接拿來用的。

只要企鵝成功登錄北美,齊磊就可以馬上進行一波內容轟炸。

以周小晗、江瑤為第一梯隊,孵化一批高流量網紅,以現有內容為第二梯隊覆蓋。

除此之外,齊磊還有第三梯隊,也是他的殺手锏。

那就是——r樹下的網文!!

可以形成一個全方位、立體化的文化軟輸出。

玩這一套,齊磊在后世看的多,用的多,學的多,是西方的祖宗。

他要把老米在中國人身上用過的套路,在米國人身上全來一遍!

一遍不行……

兩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