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46章 屠龍(四)

第46章 屠龍(四)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46章 屠龍(四)

此時,齊磊很期待一會兒能發生點什么。

可是,王振東心情就沒那么好了,心中甚苦。

昨天他還是新浪的掌門人,今天就淪落到回自己的辦公室都需要保安在側的地步了。

不過說心理話,王振東這已經算是好的了。

起碼上市之前,齊磊提醒過他,會很危險,可能會發生什么。

王振東盡管沒聽,可心理上是有準備的。

所以,盡早得知噩耗,起碼還有個鋪墊。

而在齊磊前世的那個時空,可沒這么個掛逼兄弟。

王振東是實打實地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罷免了,那個沖擊力,一定比今世這個時空大得多。

而這也是齊磊最佩服王振東的地方。

前世王振東遭此巨變,卻能在很短的時候內馬上調整過來。

既沒有和新浪扯皮,也沒有意志消沉,而是迅速投入到二次創業之中。

這份果決,還有自我調整的能力,說實話,是一般人不具備的。

來到王振東的辦公室前,王振東不由一怔。

因為,后勤的工作人員正在摘牌子。

把齊磊都看樂了,“有這么著急嗎?”

兩人在兩個保安的陪同下,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把董事長辦公室的牌子摘掉。

然后,也不敢與王振東直視,低著頭快速離開。

王振東縱使再好的養氣工夫,臉色也有點鐵青。

在門口恍惚半晌,推門而入。

進到辦公室內,碰的一聲將門重重關上,將兩個保安隔絕在外。

沒有拿了東西就走,而是撫摸著他那把老板椅,緩緩地坐了下去。

齊磊也沒催,往沙發上一歪,“要不,讓他們把牌子給你掛回來?”

咋呼著,“太過分了!”

王振東沒說話,低頭想事兒。

齊磊則是拿著茶幾上的工夫茶具,自己給自己泡了一泡。

捻著茶盅,在那兒細品,“去年的茶吧?味不太對哈!”

說的王振東又想掐死他。

可是,這回不是在沮喪,也不是生不起來氣,而是在大腦飛速運轉。

過了足足十分鐘,抬頭看齊磊,“說正事兒,暢想真讓你拿下了?”

齊磊挑眉,怎么現在又開始確認了?

“比真金還真!”

王振東得到確認,繼續道:“所以,你想收了我幫你管暢想?”

齊磊登時呲牙咧嘴,“能特么別說那么難聽嗎?”

嘬了口茶湯,認真起來,“沒什么收不收的!你看三石這些高層,哪個把我當老板了?”

“我就是個出主意的,給大伙兒頂在臺前的樣子貨。”

“真要說將來咱們之間是什么關系,也一定不是上下級。”

“大家有心氣兒,有志向,一塊兒搞出點動靜,就這么簡單。”

“別整那么復雜,還我收了你?我可沒那么大的臉。”

這話說的王振東心里舒服。

可是,該面對的現實還是要面對的。

苦笑道:“親兄弟還明算賬呢,總要認清一個位置!”

齊磊登時斜了他一眼,“你要這么說的話,我就不用你了,沒意思。”

“老子相中的就是你的能力,要事事都聽我的,放條狗上去不就完了?要你干啥?”

王振東被氣笑了,“我去你的吧!你才狗呢!”

皺眉沉吟,“可是”

齊磊打斷,“沒什么可是!你要是過來,那暢想集團一切事務,從經營到管理,再到人事,我不插手,和計研所協調好就行了。”

“說白了!”齊磊干脆道,“那邊你是老大,我給你打下手。”

王振東:“”

看著齊磊,他好像不是在開玩笑,哭笑不得,“我能問你個事兒嗎?”

“問!”

“你是同情兄弟啊?還是怎么著?怎么就挑上我了呢?”

攤著手,“說實話,新浪上市這個事兒,我做的很失敗,也暴露了我性格中的弱點。”

“現在看來,太沖動了,有點不計后果的莽撞,我都懷疑我這種性格以后能不能改。”

“誒!!?”卻是齊磊一挑眉,“你可千萬別改!”

王振東怔住,“什么?”

只見齊磊鄭重道,“千萬別改!!要的就是這股一往無前的勁兒!”

王振東不解,“不懂。”

齊磊道:“說實話哈,比你會管理的,不是沒人。比你懂技術的,也一大把。”

“既懂管理,又懂技術的少是少了點,可是我也不是找不著。”

“但是!!”

話鋒一轉,“懂管理,懂技術,還特么敢下手,不猶豫的,那就真不好找了。”

出了口氣,“我實話實說吧,你來管暢想,我只有兩個要求。”

王振東,“哪兩個要求?”

齊磊,“第一,別特么和柳紀向學,否則兄弟沒得做。”

“第二,把你那點技術特長撿起來,弄點干貨出來。”

坐直身子,“五年...不!十年之內!三石不管你要一分錢利潤,把研發投入給我拉上去。”

王振東:“”

齊磊說這些話的時候,咬牙切齒的,使了很大力氣。

“這么拼嗎?”

卻不想,齊磊很認真道:“我和柳紀向說過一句話,全球化就是一群強盜的游戲,咱們可以不拔刀,但手里一定得有一把刀!”

王振東點頭,“確實是這個道理。”

齊磊,“可是問題來了,打造咱們自己的刀,這條路不好走!”

“各種國外的技術封鎖,國內的基礎落后,各種難題,得花大錢!”

王振東點了點頭,補充道:“花了大錢,都不一定能成。”

齊磊,“所以,柳紀向不敢做!”

王振東,“你認為我敢?”

齊磊,“我認為你敢!”

王振東,“我確實敢!”

齊磊,“所以,別怕賠錢,也別怕做不好。哪怕產品依舊用別人的東西,哪怕做出來的是垃圾,那也得有自己的儲備。”

“如果有一天,真有人把刀架在咱們脖子上,起碼得有刀可出!”

王振東:“”

齊磊,“我就和你交個底吧!你把暢想折騰倒了,咱們兄弟大不了當沒做過一筆買賣,大不了被人罵敗家,大不了中國少個組裝廠。沒了就沒了,無傷大雅。”

“可是,你要做成了”

齊磊呲牙一笑,“當別人的刀落下來的時候,希望咱們能來場‘一夜轉正’,利刃出鞘的戲碼!”

“那此生....便無憾了。”

不知道為啥,王振東聽的有點燥熱。

這孫子不愧是學傳播學的,有毒吧?忽悠起人來一套一套的呢?還帶畫面兒的。

說實話,王振東在今天之前,他就沒想過去造電腦,更沒想過要鍛造一把自己的刀這個事兒。

就在剛剛,去給齊磊當小弟,也僅僅就是王振東在走投無路之下的一個選擇罷了。

怎么就幾句話的工夫,突然覺得這是個事業,比新浪更值得他一往無前,背水一戰的事業呢?

看著王振東面色潮紅的在思考,齊磊有些唏噓,說實話,他能做的也就這么多了。

忽悠忽悠,僅此而已。

到頭來,還得王振東自己選擇。

選擇是留在新浪,殺個回馬槍,還是和他去鍛造一把虛無縹緲、不知何時出鞘的利刃。

“老王!”

齊磊突然開口,王振東回魂,“嗯?”

只見齊磊搓著手,“再和你說個事兒。”

王振東,“啥事兒?”

齊磊有點猶豫,“奇石是”

王振東,“其實是什么啊?”

齊磊,“奇石是我。”

王振東翻著白眼,“其實是你什么啊!?”

“奇石!是我搞出來的!!”

王振東還沒聽明白,什么亂七八糟的?

正要細問,卻是傳來敲門聲。

二人皆是一怔,暫且放下正在說的話題。

王振東皺著眉頭,“進!”

咔嚓,門鎖轉動,一個人影推門而入。

王振東看清來人,眉頭一皺。

齊磊卻是挑眉往后一靠。

只見秦良,哈腰進來,“王總,在呢啊!”

王振東眉頭皺的更深,“你....怎么來了?”

秦良聞言,賠笑指著門外,“我來辦入職。”

“這不,正好跑過王總這里,來打個招呼。”

秦良也算職場老將了,沒那么多戲,真的就想過來給董事長報個到。

神態恭敬,言語也是條理清晰,甚至還表了個決心。

“剛辦完就過來了,王總,您以后有什么事兒,盡管吩咐!我一定努力工作,為新浪添磚加瓦!”

話沒毛病,什么都沒毛病!

毛病就在于,王振東已經不是董事長了,門口的牌子都拆了。

而且,齊磊和王振東是眼瞅著秦良和吳華濤,還有張麗楠,一起從地下停車場出來的。

那他就不可能不知道,王振東現在的處境。

再說了,齊磊在這兒坐著呢,又是王振東親手把秦良趕出的新浪,他就這么大搖大擺的回來了?回來第一件事兒就是跑到王振東這來露個臉?

什么意思?

殺人誅心啊!

王振東瞇了瞇眸子,惡狠狠地看著秦良。

齊磊則是瞪著眼珠子,差點沒笑出聲兒,原來是這么回事兒啊!

就說怎么遇到秦良了,原來是董事長一下臺,人家先殺個回馬槍。

而秦良就好像沒看到王振東不善的表情,依舊保持著風度,笑呵呵的。

“我看后勤的把董事長的門牌摘了?”

“怎么?換新的了?”

砸吧著嘴,語帶雙關,“是該換了。”

王振東,“!!!”

秦良,“以前我在公司的時候,就是那塊牌子吧?”

“那時王總趕我走,我就在想吧,多半就是那塊牌子鬧的,惹王總不高興了啊!要是能換掉它,該多好?”

“咦!?”面露喜色,“結果,今天我一回來,牌子就沒了。多好?”

說完,秦良也不動,就那么笑呵呵的看著,眼中似有挑釁。

王振東真的怒了,怒到了極點。

瞥了一眼敞開的辦公室門,“保安!!”

一聲低吼,卻是沒有回應,門口那幾個保安已經不知所蹤。

登時心下通明,笑了。

此時,王振東在思考一個問題。

如果

如果,齊磊不是早就提醒他,董事長的寶座危險,他沒有那個心理準備。

如果,齊磊今天不來,或者不提讓他去暢想的這條路。

那么,當秦良推門而入,極盡嘲諷,他還能像現在這樣笑出聲嗎?

估計不太可能!他應該是暴怒的,甚至做出一些不恰當的舉動。

可是現在,盡管也憤怒,也屈辱,可是處理問題的方式卻完全不一樣了。

突然對秦良道:“所以,是吳華濤讓你來的?”

秦良一怔,“吳總.....”

王振東根本不讓他說下去,“你是來激怒我的!?”

秦良徹底慌亂,“我。”

王振東,“回去告訴你主子,手段太拙劣了,他果然沒什么智慧。”

秦良:“”

說著話,王振東到辦公桌前,拿上手機、錢包,招呼齊磊走了。

他很憤怒,想殺人。

可是,王振東忍住了,他不能讓算計他的人得逞。

齊磊看著他那寂寥的背影,無語搖頭。

憋屈啊,老王!

不過沒關系,這口氣,哥們幫你出來了。

王振東走到門口,已然與秦良錯身,又不得不站住,回頭看向齊磊。

就見這家伙和秦良面對面,斜倚在單人沙發背面,抱著膀子,表情怪異地看著秦良。

王振東看懂了,齊磊那眼神兒就像在....鄙視一頭豬。

“唉!”

只聞齊磊長長一嘆,“小良子啊!你咋就不能學聰明點呢?”

我噗!!

秦良一口老血,你才小良子!你全家小良子!

齊磊笑呵呵的,“殺人誅心哈!”

“來,我給你分析分板哈。”

“你們王總,再加上我,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秦良擰眉,“什,什么?”

齊磊一副看傻子的神態,“代表著,你要是把我們倆得罪死了,萬一針對一下你,那IT這個行業,你算混不下去了。”

秦良:“”

齊磊,“當然了,你也可以就縮在新浪,有吳總罩著你。”

“可是,你怎么不動腦子呢?你是做市場的啊,是必須要和行業接觸的啊!”

“你說,一個出不去的市場主管,要你有什么用?”

秦良:“!!!”

卻是齊磊瞥來一個無比嫌棄的目光,“你還傻了吧唧的跑來當槍使?”

“是不是激怒了王總,再激怒了我,順手你們吳總再拍點東西,發給媒體,發到網上去,那王總就徹底和新浪拜拜了,想搞事都得被輿論罵。”

“到時,你就是頭號功臣?他是這么和你說的吧?”

秦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操!齊磊這才叫殺人誅心呢!

“小,小齊總,別瞎說!”

齊磊搖了搖頭,心說:老子果然不太擅長扮豬吃虎。

還是無敵流,一路平趟比較有快感。

拍了拍秦良的肩膀,“你啊,不光追姑娘時有點腦癱,做事也差點意思。”

玩著一笑,“要不,我成全你一回?”

說著話,越過秦良,要和王振東出門。

秦良臉上的表情是僵硬的,一動都不會動,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算了,一如一年多以前,在北廣那次一樣。又被齊磊踩在地上摩擦了。

只不過,更讓他無法理解的還在后面呢!

他盼著齊磊走,齊磊也作勢要走。

但是和秦良錯身而過的一瞬間,“咦!?”

小齊總突然一聲輕咦,轉頭瞇眼,“你笑什么?”

秦良一怔:“????”

我,我笑了嗎?

小齊總板起臉來,“你特么笑什么呢!?”

“笑話你王總是個失敗者?”

秦良徹底傻了,“我....我沒有!”

他真沒笑。

王振東也愣了,他看著呢啊,秦良真沒笑。

可是齊磊不管,明顯就是找茬兒!

有點不依不饒了,“媽了個巴子的,我王哥也是你能笑的!?”

“操!!你們欺人太甚了吧?”

秦良想哭,我沒笑!真沒笑!

可是,笑沒笑,齊磊可管不著,沒笑也是笑了。

就見他眉頭緊鎖,四下掃看,一眼就盯上門后頭,王振東的一套高爾夫球桿了,伸手就抽出一根四號鐵。

小痞子鬧事兒一般指著秦良,“媽波的,你敢笑?你再給我笑一個!”

秦良嚇的直縮縮?干嘛,打人不會吧?

真不笑,笑不出來

“操,你還敢笑!”

(秦良我真沒有!!)

只見齊磊把球桿把肩上一搭,大搖大擺的出了王振東辦公室。

沒打人打人比較嚴重。

王振東瞪圓了眼珠子,看著他出來。

人也傻了...

一把攔住齊磊,低吼:“你干什么!?”

齊磊意味深長的笑了,“憋屈著,不是咱們兄弟的習慣!”

“得把這口氣順下來!”

王振東要瘋,“冷靜!他們就盼著你鬧事呢!”

齊磊呲牙:“那更得滿足他們了啊!”

出門就是秘書臺,正好沒人。說著話小齊總掄圓了球桿...

咔!!

一聲脆響,秘書臺的玻璃隔斷四分五裂。

秦良:“!!!”

人傻了,沒明白怎么回事兒。

第一反應居然不是“我成功了!”“我激怒了這個愣頭青!”

“和我沒關系!出事兒別找我!”

王振東也傻眼了,明知道是坑,你特么還跳?瘋了?

腦瓜子嗡嗡的,都不會思考了。

眼睜睜看著齊磊砸完秘書臺,又架著球桿往前走。

前面是副總辦公室,落地的玻璃墻,沒人。

咔!!

登時磨砂變蜘蛛網。

再往前走,財務總監辦公室。

有人,一老大姐正站在門口傻眼。

齊磊笑呵呵地掃了掃手,“大姐,讓讓。”

咔!!

小會議室。

咔!!

大會議室。

咔!!

一路走過去,齊磊一路砸。

直到到滿地狼藉,吳華濤才帶著人不知道從哪兒蹦出來,身后的幾個人還帶著數碼相機。

指著齊磊,瞪眼怒喝:“你要干什么?”

齊磊看傻子一樣看著吳華濤,“瞎啊?不是要干什么,而是在干什么?”

“重問一遍。”

咔!!!

得!!又碎一塊。

吳華濤又驚又喜,這是他要的結果。

王振東被罷免,情緒失控,大鬧新浪總部

這新聞夠大,也足夠有用。

所以,前臺叫了保安怕出事兒。

可是,前臺同時也給吳華濤打了電話,通知他王振東上樓了。

于是,吳華濤又悄悄地讓人把保安撤了,甚至暗示秦良去激怒王振東。

看來秦良干的不錯,唯一有點小瑕疵就是,王振東沒出手。

小齊總發飆,意義不大啊!

“你在干什么!?”

齊磊,“砸你啊?看不出來嗎?真瞎啊?”

“你!”吳華濤沒憋死,說不過齊磊。

“你放肆!”

齊磊,“我就放肆了,你報警沒?”

“報了。”

齊磊,“既然報了,一邊看著就得了唄!”

吳華濤:“”

不能看著啊,王振東沒出手,你一混不吝砸了不白砸嗎?

心思電轉,登時把矛頭調轉,瞪著王振東。

“王振東!!你帶來的人,你不管嗎?”

“這里是公司,你們還有沒有王法?”

王振東瞇眼,看著吳華濤,緩步上前。

既沒說阻止齊磊,也沒回應吳華濤的喝問。

“為什么?”

吳華濤一怔,“什么為什么?”

王振東,“其他幾個股東都是外人,我管不了。你是和我一起的元老啊!為什么?”

“為什么背叛?為什么?”

吳華濤:“”

略有慌亂,“你還好意思問為什么!?”

外強中干,“從代理《傳奇》開始,你就接連的決策錯誤。”

看向四周,人越聚越多,“《傳奇》那么賺錢的游戲,你拱手讓給了三石。”

“東街十七號,別人都做游戲了,唯獨新浪遲遲沒有動作。”

“搞什么體育直播?你是胳膊肘朝外拐,你不配領導新浪!”

王振東一聽,“所以...是那個德國人主導的這次罷免行動?”

“我”吳華濤根本就跟不上王振東的節奏。

確實是那個德國人——馮.諾德。

他是新浪的投資人之一,同時也是《傳奇》的母公司Actoz的投資人,當時就是馮.諾德替金永民拉來了新浪做托兒。

鎩羽之后,又和Actoz一起對連成一氣的新浪、三石懷恨在心。

沒想到,僅僅只是提到了《傳奇》,王振東馬上就想到了馮.諾德。

“你”吳華濤急于扭轉局面,“你不要顧左右而言它!”

“你承認不承認?是你把《傳奇》讓給三石的?”

“承認不承認,在游戲行業的決策是錯的?”

王振東:“”

這個他可以解釋,人家齊磊能做起來《傳奇》,你不一定做得起來。

東街17號的游戲布局,也不一定適合新浪。

這些都可以解釋。

只可惜,王振東不打算解釋了,因為解釋沒用,那不過就是他們的一個借口罷了。

在一眾新浪員工的注視下,咬著牙,突然走向齊磊,在身前站定,緩緩伸手。

齊磊一看,樂了,“幾個意思?”

王振東慘笑,“既然都砸了,那為什么不過過癮?”

齊磊都砸半天了,人家都拍照留證了,而且還報了警,那就沒有再收著的必要了。

從這里也能看出王振東的個性,他真的就是個狠人,而且是個清醒與沖動并存的狠人。

齊磊聽罷,都不得不贊一句,“有道理!”

把四號鐵遞給了王振東。

于是,吳華濤希望看到的一幕上演了。

王振東親自下場,把頂樓每一塊能砸的地方都砸了,宣泄著心中的怒火。

從早上開始,他就一直憋著,憋著!!

這會兒不用憋了,盡情釋放。

別忘了,王振東也才三十出頭兒,也有未涼的血勇。

吳華濤也不攔著,陰陽怪氣,“把王總錄的帥氣一點!”

新浪的員工們就這么看著,看著一路走來的王總邁著穩重的步子,小心地檢查每一處能砸的位置,然后,揮舞球桿...一處也不放過。

只是,和吳華濤的心境不同,他們不覺得王振東失態了,反而有點同情王總。

任誰,傾其所有打拼下的事業,一朝被奪,都會像王總一樣不理智吧?

直到派出所的民警趕到,才把王振東攔了下來。

吳華濤面對民警自然是添油加醋,恨不得民警能給王振東帶上銬子,那樣他又能多幾個張不錯的素材。

《昔日新浪老板,情緒失控砸毀公物,被警方拘捕。》

嘖嘖,多好的標題啊!

可是,民警不會聽吳華濤的一面之辭,了解完情況,見王振東情緒也穩定,就要帶回所里處理。

該賠賠,該怎么回事兒就怎么回事兒唄!

這種有一定社會影響力的,還是公眾人物,輕易不會上銬子。

看著齊磊和王振東,民警也是新鮮,“有事兒說事兒,再不濟還有法律,暴力方式是不可取的!”

“走吧,兩位老板。”

吳華濤遠遠地看著,有點可惜,帶上銬子啊!?就這么走?少點味兒啊!

可是,齊磊卻沒動。

“少點味兒啊!”

民警皺眉,“少什么味?怎著?小齊總還沒砸夠?”

就見齊磊呲牙一笑,“砸是砸夠了。”

“不過,這事兒估計用不著警察叔叔。”

民警讓他氣樂了,“用不著?用不用得著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法律說了算!”

齊磊,“對呀!”

“我們自己家搞裝修,這不是問題吧?”

“自”民警都樂了,你還挺能編哈!

吳華濤擠上來,“警察同志,別聽他胡扯,這就是打砸搶!”

民警瞪他一眼,“少說兩句!”

這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卻是那邊,齊磊舔了舔嘴唇。

“吳總啊吳總!打不打砸搶,馬上就能揭曉。”

轉頭看向王振東,“和你說個事兒。”

王振東,“啥事兒?”

結果,齊磊說出一句,除了兩個民警,差點沒趴下一片。

“我以香港奇石科技實際控股人的名義,正式授權王振東先生,全權代為管理奇石科技持有的14.3新浪股份。”

“包括,股權轉讓、分紅支配、董事會投票權等等,一切事務。”

朝王振東呲牙一笑,說了三個字兒:“回、馬、槍!!”

王振東:“”

吳華濤:“”

新浪員工:“”

民警:“????”

都沒聽懂。

或者說,沒反應過來。

民警同志第一個回魂,眉頭大皺!“這...這和帶走有關系嗎?”

齊磊馬上回答,“有!!關系大了!”

民警一瞪眼,“能讓你踐踏法律?”

齊磊,“當然不能!是這么回事兒哈。”

給民警普及起公司法來了,乖張的小聲BB,就像八婆:“王振東有15.7的新浪股份,加上我這14.3,就是30。”

民警湊上前,“嗯,然后呢?”

齊磊:“30意味著,王振東擁有一票否決權。”

“就也是說,董事會什么罷免啊,玩陰招啊,免職啥的,都不管用!”

民警茫然,“這...幾個意思?”

齊磊,“意思就是,董事會罷免王振東的決定,王振東可以一票否決,他還是新浪董事長!”

“那您在想想新浪的董事長把新浪砸了,搞搞裝修,沒問題吧?”

民警:“”

好像...沒哈問題哈。

那邊,吳華濤直到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這...這不可能!!”調都變了,嚇特么大伙兒一跳!

去他大爺的!玩呢啊?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吳華濤要瘋!

奇石是齊磊的?

而王振東也一個激靈反應過來了。

操!!奇石是齊磊的!操啊!

第一反應

不是狂喜,..

“哈...哈哈!”

朝民警干笑,表情倉促,急聲道:“他他他他他,他開玩笑的!別當真,我們和你們回所里,這就和你們回所里!”

說著話,強行拉起齊磊,“走走走走!去派出所,你說什么胡話呢?氣糊涂了?”

齊磊趔著,瞪眼看著王振東,“咋地?!你有病啊?”

這反應不太合適吧?不得打臉打回去?這么忍得住?

“你你你你,你是不是還不太明白?奇石我的!你還是董事長了!”

王振東翻著白眼,原來剛剛在辦公室里,他特么說的是“奇石是我的”而不是“其實是我的...”

可現在沒工夫想這么多,一聲低吼,“閉嘴!”

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喝罵,“你特么腦子進水了,為了報個仇,壞了大事值嗎!?”

別忘了,齊磊還沒真正拿下暢想呢。

奇石公司是他的,這個消息一傳出去,讓柳紀向知道,不就全完了!?

王振東現在想的不是自己的回馬槍,而是齊磊的大計劃!是他的長刀出鞘!

本以為能點醒齊磊,結果這貨愣了半天像傻了似的。

王振東拉著他,“清醒了?走走走!”

齊磊:“”

齊磊是得愣住,只不過是傻了,而是看傻子一樣看著王振東,那叫一個嫌棄啊

蹦出一句:“你腦瓜子是不是讓飛機膀子掃了!?再好好想想!”

王振東一愣,“我...我怎么了?”

只見齊磊無語狀,“大哥啊!”

“暢想控股不是上市公司,每一分的股權流動都要報備董事會的!”

王振東:“!!!”

把這個茬忘了

“是...是嗎?”

這回輪齊磊翻白眼,“要不你先冷靜冷靜?”

什么意思呢?

其實很簡單,就是沒法玩陰的!更不能偷著來。

齊磊哪怕動暢想控股0.1的股份,柳紀向都知道!

這事兒根本就瞞不住,而且也不可能像香港暢想一下,借德盛的手悄無聲息地完成收購。再突然出現在柳紀向身前,然后無比熱血的來上一句,“你出局了?”

不可能的,那是電視劇里的橋段。

所以,齊磊之前把收購暢想分成好幾個階段,收購香港暢想這一步是暗中行動。

可是到了暢想控股這邊,那就是明刀明槍的干了!

此時王振東腦子終于歸位了。

“那”人還是有點懵,不太夠用,“那...那你怎么拿下暢想控股?”

齊磊笑了,“暢想集團用陰謀,下一步則是陽謀。”

“偷偷地進村,打槍地不要,不可能了。”

四下掃看,見一眾新浪員工還是懵逼狀態,對王振東眼珠子一瞪,“你報不報仇?不報是吧?”

“那走!!”

“來來來來,民警同志,我開玩笑....”

“等會兒!!”王振東嗷一嗓子,腰板都直起來了。

兩手一背,來感覺了呢?

特么的,既然不用瞞著,那不爽一下不是虧了?

“呵....呵呵!”

慢悠悠地轉頭,看向吳華濤,“吳總”

“麻煩你通知董事會的各位,半個小時之后,來我辦公室開會!”

“誰沒到場,后果自負!”

王總抖起來了啊!

齊磊看著王振東那意氣風發的狀態,心里有點苦,好不容易找這么一個苦力,結果...飛了。

他娘的,我就是太心軟!

當初為啥要投新浪呢?不投,老王不就沒這一出兒了?妥妥的暢想下一代掌門人。

可惜啊!

齊磊就是這么個人,先交情,然后還是利益。

“唉!!”長長一嘆,也背個手,挑了個姿色不錯的女文員調侃,“喜歡什么裝修風格的?我幫你建議建議。”

女文員臉都紅了,“都行。”

而看著這一切的吳華濤,心都涼透了。

老王殺回來了,太快了。

而倒霉的,該是他了。

卻不知,遠處的秦良比吳華濤更涼,都凍硬了。

操你大爺的,什么情況啊?我是不是完了?

如何去整頓公司內部,如何處理那些吃里爬外的股東,這些事兒,王振東不用人教。

給他一點時間,新浪將是另一副模樣。

下午,身在京城的林晚簫來了一趟新浪,齊磊和王振東正式簽了股權代管協議。

直到晚上,才和小馬哥、丁雷他們聚在了一塊兒。

丁雷還不住地埋怨,“嚓!!等等我們啊!專乘來看戲的,結果,啥也沒看著。”

對此,王振東沒把他們罵死,“一幫孫子!!你們早就知道?”

丁雷大笑,“沒想到吧?學學人家石頭,這事兒辦的漂亮!”

王振東點了點頭,對齊磊揚了揚杯子,“記著了。”

齊磊則是搖了搖頭,“勸不住你,只好這么著了。”

丁雷則是接過話頭,“該說不說,老王你得記這份情,暢想這邊....”

“停!”卻是齊磊打斷了丁雷的話。

知道丁雷要說什么,要勸王振東去暢想幫齊磊。

可是,王振東已經做出了選擇,這個茬,自從他說把新浪股份交給王振東代管那一刻起,齊磊就再也沒提過。

同時,他也不想讓丁雷再提,只會讓王振東為難。

還是那句話,在新浪王振東投入了太多感情,他舍不得離開。

“喝酒喝酒!!”齊磊轉移著話題,“今天砸的那叫一個爽啊!”

大家哈哈一樂,又在唏噓他們沒趕上。

只是王振東在沒人注意到的時候,微微一笑。

酒過三旬,王振東自己又把話頭引來了暢想的問題上。

“你....除了我,還有別的人選嗎?”

齊磊皺眉,回道,“有!”

“誰啊?”

齊磊,“我自己!”

“唉!”王振東長嘆,“這樣吧!”

把齊磊和眾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我要先把新浪里的那些臭魚爛蝦收拾干凈,再找個靠譜的接班人,然后我再撤出來。”

齊磊,“????”

嚓!和哥想的咋不太一樣呢?

“你”

丁雷也呆愣了一下,隨之大喜,“好啊!!這最好了!新浪找個代理人,你去暢想幫石頭!”

卻是王振東搖頭,“不找代理人,撤了就是撤了,全撤,一點股份不留!”

眾人,“”

只見王振東傲然冷笑,看著齊磊:“你不說就要我這股勁兒嗎?那就拼到底,不留退路!”

齊磊,“”

這個結果,說實話齊磊沒想到,“你...你真舍得嗎?”

王振東坦然,“不舍得。”

“但是...”話鋒一轉,“今天我明白一個道理。”

看著眾人,“正是因為不舍得,才越走越偏!”

“都忘了建立新浪是為了什么,為了當這個董事長?為了當資本家?”

王振東搖著頭,“我覺得,我不是那樣的人。”

“當年家里窮,在鴨廠打零工才湊夠去北大的生活費。到了那才知道,選了個最學不起的無線電電子學”

“沒辦法才轉了編程。”

“現在....不愁沒錢了,日子好了。也該干想干的事了!”

直視齊磊,“不舍得,但是不后悔!”

“就像你說的,鍛造一把能出鞘的刀!”

“做成了....”

“那咱們這輩子就值了!”

齊磊怔怔的看著和帥一點也不搭邊兒的王振東

心中百感交集!!

良久方鄭重一句:“那什么...”

“鴨廠是正經鴨廠嗎?”

我噗!!

眾人狂噴....

小馬哥邊笑邊打趣的蹦出一句,“老王不具備不正經的條件啊。”

“我還差不多。”

王振東氣樂了,“滾!”

都不是啥好人。

多深刻的發主啊?怎么扯到正經不正經上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6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