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45章 屠龍(三)

第45章 屠龍(三)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45章 屠龍(三)

年輕時,我們壯志勃勃的出發,每個人都信誓旦旦,“為了夢想,為了更好的明天。”

每個人都一往無前,仿佛世界都要因我們而改變。

然而,一路前行…

從蹣跚學步,到傷痕累累。

從跳躍著歡歌笑語,到漸漸斂去心神,敷衍的笑對每一個陌生人。

前路似乎盡是踟躕。

什么夢想,什么少年之志,都和汗水漸漸散落于身后。再也找不到半點痕跡。

我們似乎忘了為什么出發,亦不再明確要往哪里去。

若干年后,偶然感懷,只能把這些過往,稀里糊涂的將之歸咎于——“這就是生活”。

唏噓過后,又被某種未知的偉力推著,擠著,繼續踏上歸途。

是的,前方不再是終點,亦沒有了目標。

那是歸途,歸于沉寂,過不留痕。

在這世間苦熬一遭,似乎只為了迎接最后那個結局,沒了夢想,沒了方向!

畢竟無論你是誰,在哪里,是貧窮,還是富有,最后的結局只有一個——掛墻上。

王振東本來是個技術宅來的,從電子工程到計算機編程。

當年在北大,也是叱咤風云的一代神人。

他也想過用技術改變世界,也做過所有技術宅男都做過的美夢,更在不斷地踐行著他的夢想。

也曾帶著夢想和明天上路!

只可惜,“這就是生活”。

再美好的夢想,也要被現實打敗。

一路走來,從少年到技術骨干,從因才而仕,到因仕而名。

四通集團開始,王振棟自己做了老板,然后就是,新浪…融資…再融資。

他已經忘了自己有多久沒碰過技術,當年賴以成名的本領也早就扔到九霄云外,還給了大學老師。

他也忘了來路,忘了最初的夢想,成了一名合格的商人,最后變得只知歸途。

在新浪上市的問題上,王振東無疑是失策的。

他就像個無畏勇士,背水一戰。卻是忘了,三軍之帥豈可失名!?

股權的不斷稀釋,使得他這個新浪之帥,再無統軍之名。

所以,今天的結局,其實是早晚的事兒。

只不過,當他明白這一點的時候,已經晚了。

一切都晚了。

齊磊找到王振東的時候,他正坐在新浪停車場的車里,一根接一根地冒煙。

齊磊敲了敲車窗,王振東見是他,擠出一絲很不自然的笑意,然后打開了副駕駛的門鎖。

齊磊繞到副駕上車,揮手驅散著濃濃的煙霧,張嘴卻是一句扎心的,“完了吧?虎頭奔也不管用了。”

這話太氣人,可惜他怎么也氣不出來了。

低沉道:“沒心思和你開玩笑。”

齊磊聞之訕笑,卻是和王振東的頻率有點對不上。

王振東是如喪考妣,人生最大的一次挫折。

而他是,剛拿下暢想集團,然后總經理又送上門了,說是想睡覺來枕頭都不為過。

你讓他陪王振東哭一鼻子?那是真擠不出眼淚啊!

看著老王那熊樣兒,齊磊要是講義氣一點,那就別逗他了,直接把奇石收購的新浪股份甩老王臉上,然后瀟灑的來上一句,“去吧,咱兄弟不留隔夜仇!”

想來王振東絕對是一拉車門,殺個回馬他,一直很爽。

可是,齊磊不能那么干。

第一,王振東這次確實有點傻叉,上市把自己上沒了,這操作一般人干不出來。

這可能是王振東唯一的弱點,別看老王三十出頭兒,比齊磊大十多歲,可是兩輩算下來,齊磊是王振東的老大哥。

得教育教育他,起碼要讓他知道疼,將來才能少干點,甚至別干這種傻叉事兒。

第二,好吧,王振東要是殺個回馬槍,那齊磊不就白玩了?

他還指望王振東幫他管暢想呢!那個舞臺更大,也更有前途。

想到這兒,齊磊反而不急。

轉換話題,可是言辭依舊有點輕快,“怎么坐這兒了?”

用下巴指樓上,“他們不會連大樓都不讓你進了吧?那你特么得報警啊!”

王振東眉頭皺的更深,本來這么悲慘的時候來了個兄弟,挺欣慰的。除了有點好面子的尷尬之外,確實起到了一點安慰作用。

可是,孫子你是來安慰我的,還是來補刀的?

按說,現在應該給齊磊一拳,可是真的氣不出來,心如死灰。

答道:“限期三天搬出董事長辦公室。”有些自嘲的笑了,“目前還算有個地方呆!可在那個屋里,不知道為什么,一刻也坐不下去。”

齊磊呲牙一笑,“嚓!挺仁義啊!”

點評:“挺好的!”

齊磊,“哦,對了,丁雷和小馬哥他們應該兩個小時之后到,這會兒都上飛機了。”

王振東點頭,突然慘笑,“那等會兒…陪我好好喝一場?”

齊磊莫名其妙地回了一句,“喝什么啊?哪有工夫喝?”

這是實話,一會兒等大伙兒都到了,王振東肯定沒工夫喝酒。

側過身瞪眼瞅著王振東,“來采訪采訪你,現在什么心情?是仇恨多一點,還是懊惱多一點?”

“在這樣的窘境之下,你最想干什么?”

“是報仇,還是反省?又或者已經在計劃如果奪回新浪了?”

這回王振東真受不了了,“我去你大爺的!”

真孫子!

瞪著眼珠子,“我現在就想干一件事兒!”

齊磊,“什么事兒?說說!說說!”

王振東:“想宰了你!”

“嘿嘿。”齊磊呲牙笑,“宰了我你就虧大了。留著哥們還能幫你東山再起呢!”

王振東一滯:“東山再起?”

半晌之后,卻是笑了,齊磊說的沒錯,也說的讓人舒心。

這群老兄弟確實能幫他東山再起。

就算沒了新浪又怎么樣?這些人脈,這些人的財力,再造一個新浪也不是問題。

只可惜,在王振東看來,再造一個…還是他的那個新浪嗎?

長長一嘆,“謝了,不用!”

王振東也是有自己的驕傲的,不能指望這些人。

齊磊則是愣住,“不用?”

只見王振東搖了搖頭,“不用。”

結果,齊磊莫名奇妙地又來了一句,“嚓!你別不用啊!你不用,我不抓瞎了?”

王振東倒是懶得去想這些,讓齊磊這么一鬧,心情反而舒暢了一些。

又點上一根煙,結果被齊磊一把搶過來,“你又不會,瞎鼓搗啥啊?”

順車窗扔了出去,王振東有點氣惱地看著他,“你干什么?”

齊磊,“喲喲喲!那么刺激都沒急,不讓抽煙就急了?”

“你……”

車中一陣沉默,最后齊磊打破了僵局,“問你個事兒。”

王振東,“什么事?”

齊磊,“你說,當初我要是投了新浪,是不是就沒今天這一出了?”

可以這么說,齊磊要是投新浪,那齊磊的股權肯定是和他綁定的,確實沒這么多事兒。

可是,道理不是這么個道理。

二月份增資擴股,現在是五月,他就被踢出來了。

說明什么?

說明,董事會早有預謀,與他這個董事長的經營理念有沖突。

包括,最后香港的奇石科技入局,其他人都不愿意稀釋股份,逼著他一個人分股,這些都是早就算計好的。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那齊磊進不進來其實都一樣。

這次躲過去了,下次呢?

搖了搖頭,看了眼齊磊,以為齊磊是有點過意不去,笑道:“別特么瞎琢磨,這事兒和你沒關系!”

“你不是說你那邊有大事在做嗎?”

齊磊目視前方的擋風玻璃,輕應了一聲:“嗯。”

隔了好久,蹦出一句輕描淡寫的,“我把暢想集團給收了。”

王振東沒反應過來,也應了一聲,“嗯。”

“嗯!?”好幾秒才發現不對,腦瓜子嗡嗡的。

瞪著牛眼,調都變了:“什么玩意!?”

齊磊轉頭,“暢想集團啊!做電腦的那個,我的了。”

“我!”王振東一口氣沒上來,差點過去。

真大,大到他不敢信!

眼仁飄忽旋轉,顯然是在進行的頭腦風暴。

最后恍然大悟,“暢想的股災,你干的啊!”

齊磊呲牙炫耀,“漂亮不?”

王振東有點不平衡,“操!”

媽的!自己被踢出局了,齊磊卻在那邊大殺四方?

“你是真特么有點邪性的!”

可轉念一想,“不對啊?你入主暢想集團?那暢想控股那邊怎么辦?柳紀向能眼睜睜看著你把他的電腦工廠打劫了?”

齊磊,“別著急,慢慢來,暢想控股早晚也是我的!”

現在他全明白了。

之前王振東還琢磨著,三石入股神舟,這步棋不是很穩妥,是步臭棋。

神舟那個產能,還有產品質量、技術什么的都是未知。

短期之內,又解決不了三石公司的問題,你說你入股做什么?

只是當時新浪剛剛上市,他也沒工夫和齊磊交流。

現在明白了,什么特么神舟,神舟就是個幌子,他要的是暢想!

這是大圖謀啊!

豎起大拇指,“牛逼!!你是真牛逼!”

齊磊卻是不接,突然看著王振東,“再問你個事兒。”

“說。”

齊磊,“假如,給你個選擇…”

王振東,“什么選擇?”

齊磊,“如果現在我有辦法讓你回新浪,繼續做你的董事長,或者....”

王振東當個笑話聽了,回新浪?別逗了!你是牛逼,可你不是神。

“或者什么?”

齊磊,“或者和新浪拜拜,去接手暢想,你選哪個?”

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呆愣半晌,突然意識到了什么,“你…認真的啊?讓我去管暢想?”

齊磊,“廢話!”

齊磊沒那么多精力,這么大一個攤子,事事親力親為,那他得累死。

所以,暢想,其實包括神舟那邊,都需要一個專人掌舵。

王振東是最好的選擇,他是技術出身,又做了這么多年的管理工作。

齊磊的想法就是,你干什么網站啊?去造電腦不正合適?

既能提現技術優勢,又能利用管理能力。

“給句話,選哪個!?”

王振東笑了,說了一個讓齊磊都意外的答案:“當然選暢想。”

齊磊一愣,這么痛快的嗎?

“你…你不考慮考慮啊?”臉一苦,“你特么這么痛快,讓我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只見王振東搖頭,“這還用不痛快的嗎?”

“新浪,我回不去了!而暢想的老板坐在我車里,我也只能選后者吧?”

齊磊,“……”

眉頭緊皺,“所以,你是無路可走才選我?”

“要是說真心的呢?”

只見王振東沉默了,良久,說出心中所想。

“要是有選擇,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新浪吧?”

苦笑,“那是我的心血啊!”

齊磊則是臉一黑:“……”

媽蛋!你要這么說,老子更難受了。

最佳人選這是要泡湯啊!

那就不能再聊了,再聊就把路堵死了。

轉移話題,“那現在怎么辦啊?就在這兒坐著啊?”

“要不,咱去機場接那幾頭去?”

王振東沒動,說白了,他還是不甘心,不想走。

任誰吃著火鍋唱著歌兒,回家美美的睡一覺,然后一睜眼被通知你被免職了,一時半會兒都緩不過來吧?

沉默良久,齊磊在那兒琢磨呢,怎么把王振東誆過來。

回新浪干啥啊?一個網站而已,真的是王振東的事業嗎?不見得。

他只是傾注了太多感情而已,沒前途的啊,不如去做電腦!

正想著怎么勸,“老王啊!要不放……”

卻是突然從車前走過三個人。

齊磊一下就愣住了,因為這三個人他不但都認識,而且其中兩個還頗有淵源。

三個人分別是,新浪董事會的吳華濤,這個齊磊之前找老王的時候見過。

市場部的總監,張麗楠,齊磊同樣是通過王振東見過。

齊磊之所以對她有印象,是因為這個四十多歲的老女人,似乎對他有點什么成見,見過兩次都不太友善。

后來聽王振東說,她跟誰都那樣,齊磊也就沒在意。

第三個,就更熟了!!

秦良。

北廣女生樓前起沖突的那個,就因為他,齊磊才開的演唱會啊!

不由錯愕,“嚓!!這傻叉你還留著他呢啊?”

當時王振東也在場,齊磊還故意下了點猛藥。

雖然過后沒提過這個人,但是,用屁股想也知道,秦良在新浪肯定呆不下去。

王振東不會饒了他。

沒想到,這孫子還在?

王振東一直低著頭,被齊磊這么一問,抬頭看去,才知道齊磊說的是秦良。

眉頭皺的更緊,“我留他干什么?早辭了!”

王振東又不傻,和齊磊有明顯矛盾,工作能力也沒到非保他不可的地步,留著他干什么?

職場嘛,就是這么殘酷。

也是好奇,“他怎么跑這來了?”

秦良可是一年多沒在新浪出現過了。

也沒太在意,他現在只是一個被邊緣化的董東而已,人家來不來管不著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三個人有說有笑的從車庫進了電梯。

王振東自嘲的一笑,挺失敗的。

有沒有他這個董事長,似乎關系都不大。

齊磊也沒當回事兒,準備繼續忽悠王振東。

卻不想,王振東突然連地下車庫都不想呆了,“走吧,去機場!我先上樓取點東西。”

說著話,開門下車。

一大早,他先到了辦公室,然后就接到被罷免的通知,渾渾噩噩之中,除了手機和一包煙,什么都沒拿下來,都在樓上放著呢!

齊磊閑著也是閑著,“我陪你上去吧!”

王振東一怔,“你?還是車里呆著吧!”

“萬一那幫人使點壞,再把你拍下來,那明天咱倆都得上新聞。”

王振東這點警惕性還是有的,這種事兒,能躲就躲。

別說齊磊一個外人,一大早,新浪大樓里,除了他這個被罷免的總裁,一個股東和高層都見不著。

董事會那幫人更是集體失蹤,避免碰面尷尬,也避免沖突。

再說了,齊磊出現更不合適。

他被罷免,這本來就是大新聞,然后齊磊還跟著他回去,出現在新浪大樓。

那不用怎么加工,明天的財經頭條就是:《三石老總替新浪前董事長出頭,大鬧新浪總部》

你還別說,真干得出來這種事兒。

“車里等著吧,我馬上下來。”

可惜,王振東想多了。

齊磊不但沒里,反而快步跟上,“爺怕這個?”

別忘了,小齊總人設立的好啊,越是這種事兒,他越不怕。

王振東扭不過他,只好由他。

兩個人從地庫上到一樓大廳,準備坐電梯上頂層。

結果,前臺一看,王振東又回來了?

好吧,之前王總出去,她們以為走了呢!

一個打電話,一個上前鞠躬問好,“王總好!”

“這位是……”

客氣還是很客氣的,但是,對于王總帶著人上樓的這個行為,還是有點不確定。

更別說,帶的這個人,有點不尋常。

在新浪,即便是前臺也知道王總和三石的小齊總關系非凡,更知道這位小齊總有點混不吝,懟天懟地。

別忘了,齊磊靠什么出的名兒,他是靠當著記者的面兒打人才一炮而紅的。

這兩人上去,不會出什么事兒吧?

王振東也看出前臺的顧慮,眉頭一鎖,“怎么?我這個董事長還沒正式卸任呢,連帶個人都要攔嗎?”

前臺差點沒哭出來,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我就是個小前臺,您有勁兒別沖我們使啊。!

“不敢不敢!!”

當下也不敢再說什么了,卻是不得不通知保安,盯著點。

王總現在情緒不穩定,真的什么事兒都有可能發生。

還沒等王振東和齊磊走到電梯口兒呢,兩個保安就跟了過來。

不得不說,人家新浪的保安素質那叫一個高,“王總,您上樓啊!正好,我們也要上去。”

你看看,一點都不突兀。

倒是其他員工有點刻意躲著,電梯來了,除了幾個保安,還有王振東兩個人,沒人進電梯。

齊磊就這么看著,笑嘻嘻的。

什么話都沒說,反倒覺得挺好玩的。

你想嘛,這就好比網絡里的扮豬吃虎。

都以為王振東失勢,威風不在,對新主子盡職盡忠,對舊老板也只能人走茶涼。

鄉長變三胖子了!

當然了,不關這些底層員工什么事兒,也不能說明底層員工是勢力眼。都是打工的,求的是一個生存。

可是,也足以從側面反應出,當下新浪的狀態,還有王振東的處境有多尷尬。

可惜啊,只有齊磊知道,老王是還能翻盤的。

只要他現在和老王攤牌,你丟的那些股份都在我手里呢!那三胖子馬上又變身了。

只是不知道新浪上下,又會是何種反應?

此時,齊磊頗有種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超然觸感。

仿佛在用上帝視角看戲,又有著上帝撥轉乾坤的能力。

那感覺,有點美妙的。

惡趣味的暗道:重生以來,凈特么無敵流一路平趟了,他還沒體驗過扮豬吃虎的套路呢!

“唉?老王!”

電梯里,齊磊開始竄道王振東,“剛才吳華濤不上去了嗎?找他聊聊去啊?”

保安:“……”

保安都要罵娘了,特么的這不是啥好人啊!這不找打架嗎?

王振東也琢磨,沒你這樣兒的!

而齊磊想的卻是,吳華濤,你得站出來啊!

和幾個保安扮豬吃虎,有個蛋的快感?最好把董事會的人都引出來,那才有意思。

老蒼這孫子!又短又小又軟!才這么點!?都特么不夠塞牙縫的!

?喂狗都不給你!

還訂閱?養著去吧!養到死!

替你們罵完了,那家伙連嘴都不敢還。(乖巧)

(老蒼:我寫了!真寫了,寫了好多呢!!回頭一審稿,跟流水賬似的!就刪了...)

(真沒狀態了呀....)

(暢想這段劇情,原本是奔著30萬字左右去的,不光收暢想,中間還夾雜著各種后期伏筆和劇情。)

(可是,現在才9萬字,發現這段就快收尾了。)

(我就發現在記賬,腦子又不夠使了。)

咋樣?原不原諒他?要不要讓他緩緩?我聽大伙兒的。

另外,老蒼反省去了,讓我替他感謝帥胖胡的盟主支持,老板大氣,老板發財,老板糊涂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4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