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8章 人不輕狂枉少年(二)

第18章 人不輕狂枉少年(二)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8章 人不輕狂枉少年(二)

雛鷹班是先行者,更是實驗田。

齊磊花那么大的價錢在這上面,當然不僅僅是想灌輸什么思想,而是從方方面面去培養一種能力,一種潤物細無聲的信息輸出能力。

而對于從裝修角度去輸出文化信息這個想法,董北國終于有點忍不住了。

其實,這個想法已經在他心里徘徊好多天了。

“齊磊,你似乎很熱衷于把文化輸出過去,為什么呢?”

“為什么?”

齊磊愣了愣神,他當然不能說,在他來的那個時空,兩個超級大國已經展開了全方位的對抗。

而從一個媒體人的角度來說,文化對抗亦是在所難免的。

沉吟片刻,“董爺爺,廖老師,你們說...文化輸出是什么?”

董北國和廖凡義都是一怔,若放在從前,他們會毫不猶豫地說,是意識形態的輸出。

就像西方的民主自由,我們的社會主義一樣。

也許,對于他們這些傳媒人來說,會想的更甚遠一點,比如國家影響、國際主位等等。

可是,齊磊突然提出裝修這個事兒,他們又有點不確定了。

廖凡義知道,齊磊肯定是有他自己的見解的。

也不做答,笑著道:“說說你的看法吧!”

齊磊,“我的看法?我的看法其實不重要。”

廖凡義,“怎么講?”

齊磊,“因為文化上的對抗與布局,我們已經落后了。而且,落后了將近一百年!”

1906年,伊利諾伊大學校長埃德蒙.詹姆斯給時任總統的老羅斯福寫信。

哪個國家能做到教育這一代中國年輕人,哪個國家就能因為這方面的努力,在精神和商業上得到最大的收獲!

于是,老羅斯福決定用庚子peik剩余部分大約1000萬美元,返還給清政府,并在美國的監督下,成立了庚子獎學金。

并建立了包括清華大學等在內的,一批高等學府。

以至于,后世相當多的公知以及不明所以的文青,對于美國人的這個舉動感激涕零,稱之為善舉。

殊不知,只不過是拿你的錢做你的人情,目的是文化投資。

唯一失算的是,老美不知道啊那一代年輕人已經被戊戌六君子死志救國之心喚醒。

“愿為譚嗣同!我以我血醒蒼生!”

所以,這個套路沒怎么見效果,絕大多數借庚子獎學金留美,以及清華等大學培養出來的少年志士,都投身救國運動之中。

等于錢白花了。

可是,如果把歷史拉長,你就會發現,這筆錢一點沒糟踐,賺大了!

那一代人愿為譚嗣同,可是后來經由教育渠道出去,再被教育洗腦就不回來的可是多了去了。

所以,現在齊磊做一點布局早嗎?

一點也不早,甚至晚了!!

對于齊磊所說的這些,廖凡義和董北國當然是清楚的。

只不過,他們不是重生者,沒有那二十年的眼界,對于這個時代的人,即便知道,也是無從下手。

廖凡義問道:“這方面,你有想法?”

齊磊一笑,“有。”

“不過,我這個想法的格局其實有點小。”

董北國一下就笑了,“那你說說,小在哪兒?”

齊磊:“相對于常規的,什么大國形象、歷史文化傳播,那些其實很遙遠的。”

“西方的普通老百姓哪會在意那么高深的東西?”呲牙一笑,“說話難聽點的,漂亮國滿打滿算就兩百年歷史,他們本身就缺這個。自己的歷史都沒什么興趣,何況你一個隔著大洋的窮國家?”

“你和老美說我有五千年歷史,我的文化多么璀璨,和他們說孔子、說老子道學,是沒用的!”

“況且,你的思想和人家的自由民主就不是一個路數,何況人家還防著你呢?你的聲音根本進不去!”

確實不是一個路數,中國人的“天行建,君子當自強不息”,天塌了人來補、火沒有人來取,海負我人來填。

艱苦奮斗,萬事不求人!

而西方不是,上帝管一切,生來有罪,活著贖罪就行了。

中國人,地勢坤,君子厚德載物,講究人性的自我約束和升華。

西方則是,要自由!絕對的自由!自私的自由!

你那一套,人家根本理解不了。

還傳播個屁?

對于齊磊的論點,廖凡義和董北國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所以說,他們這些搞傳播的現在都不想著文化輸出的問題。最普遍的看法就是悶頭發展,等富強了,人家自然就正眼看你了,也自然就正視你的文化了。

董北國道,“等著吧!總有那么一天的。”

齊磊苦笑,這話沒錯,可是....

“等富強了,用拳頭說話自然是沒錯的,可這是無奈中的無奈。”

“代價很大的!”

能不大嗎?從文化的角度來說,就是我們走不出去,而人家能進來。等于是人家在打你,而你卻還不了手。

即便最后贏了,也是遍體鱗傷。

也必然造成在發展過程中,一代人,甚至兩三代人思想的割裂。

突然道:“那我們現在,是不是能做點什么呢?”

董北國皺眉,“那你想怎么做呢?”

就見齊磊伸出四個手指頭,“衣、食、住、行!”

看著董大校長:“大的文化,我們傳不出去。可小的柴米油鹽,我覺得可以試一試。”

“因為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老百姓最關心的東西,無非就是三餐一倒、四季寒涼。”

說到這兒,見董北國他們有點疑惑,齊磊繼續道,“我給各位打個比方吧!”

“咱們就拿‘住’來說,現在雛鷹班已經在做了。”

“我估計他們西式裝修這一步是沒問題,可是國風改造不是他們能力范圍之內。”

“說白了,他們對國風,對中國元素的概念都得從頭學起,哪那么容易就給融合了?”

“可是,拿出這么多教育經費是為什么?不是讓他們親自動手,而是讓他們有能力請別人動手。”

“無論是傳統手藝人,還是各個名校的設計專業在校生,甚至是成名的設計師,他們都可以去請!”

“到時候,如果我們再辦一個面向傳統工藝和各大設計院校的設計評獎呢?”

“如果雛鷹班這個方案是可行的,效果是顯著的,那么...就可以向上面建議,在每所設計院校辦類似的獎項,甚至是一年一度的部級評選。”

“我們不能逼著下一代設計師必須走國風路線,可我們能從規則上引導他們向這個方向靠攏。”

“這件事兒如果做好了,我想,時間是會給我們回報的。”

“以后,不僅僅是雛鷹班,在其它地方,我們也能看到越來越多的國風設計元素。”

董北國一想,這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思路,可是...意義何在呢?

“還有嗎?”

不管怎么說,齊磊想問題的角度確實很獨特。

齊磊,“有啊!”

“咱們再比如說‘衣’。”

指著自己的一身,“牛仔褲、白襯衫、馬丁靴。”

“隨處可見的,還有t恤、西褲、連衣裙。”

“這些都是舶來品,連配色都是巴黎、紐約的那些時尚大師們引導的當季時尚。”

“以至于我們的消費觀念、審美標準已經完全被人家所左右。”

“我們的服裝設計能力、水平,也是跟著人家在走。別說超越了,追平都是個問題。”

“更導致我們自己民族的傳統審美,已經沒有生存空間了。”

“中央美院里畫油畫的一定比國畫的多,那里培養出來的服裝設計師也只會裁剪西裝和長裙。”

“你連本國的東西都不覺得好看了,還談什么民族自信?”

“甚至人家丑化你的瞇瞇眼、大顴骨都成了主流審美,不覺得可悲呢?”

董北國和廖凡義竟無言以對。

這一點,他們是感同身受的。

就拿昨天的面試來說吧,為什么有一多半的學生在最后一題選擇了錯誤的答案?真的是這些孩子都是白眼狼嗎?

有點矯枉過正了。

不排除有個別極端思想的已經沒救了,但大多數孩子還都是好孩子。

只不過,這是改革開放接觸國外文化成長起來的第一代人。

他們穿的是牛仔褲、西褲,看的是美國大片、倭國動漫、歐日韓的偶像劇,港臺在這個年代都是另一個世界的存在。

入眼國內就是窮,往外看卻是天堂!

哪不比國內強?

進口的東西就比國產的好!

似乎外面世界全是美好,外面的文化就是先進。

說句不好聽的,連洋快餐都是最時髦、最高大上的美食。

你讓他們怎么有自信心?很多人其實是有怨念的。

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怨念從哪兒來,可能,真的就是看哪哪不好,然后自問為什么不好。

從而...不愛了。

這就好像,70、80后為什么那么愛女排,為什么那么愛國乒?

因為那是為數不多,給人們一點信心,一點力量的渠道。

想到這些,董北國、廖凡義都有幾分無力,苦笑著,看著齊磊,“你有辦法嗎?讓國人恢復對國學的信心?讓傳統的再現輝煌?”

“太難了!”

確實太難了,這是2000年,不是2020年!!

后世國風的崛起,民族自信的增加,伴隨的是國家的富強,切身感受到了強大,才能有自信。

而這個年代....很難。

對此,齊磊誠然道,“我沒辦法恢復對國學的信心,這些已經根深蒂固了。我們做傳媒人的再去呼吁審美,再去發揚傳統美學,也不現實。”

他不是神,有些事可為,有些事兒不可為。

“不過....”話鋒一轉:“那你們說能不能換個思路呢?”

董北國皺眉,“什么思路?”

齊磊,“我還有一個想法,預計在明年開始實施。”

董北國,“什么想法?”

齊磊,“我覺得,只是辦一個音樂節,還不足以鍛煉咱們學校的學生。”

“明年,咱們可以讓主持系、新聞系,編導系、藝術系的學生走出去!”

董北國,“走出去?”

齊磊,“對呀!我們已經有了辦音樂節的經驗,那就可以去辦各種節,拍各種片子。”

“去文學院校辦文學論壇,去電影學院投資學生電影、動畫片。”

“正好也可以在‘衣’這方面做點文章。”

廖凡義,“什么文章?”

齊磊,“可以聯合美院、服裝學院這些設計院校,辦個漢服節啊!”

“漢服節?”

齊磊侃侃而談,“對呀!二十四朝代代有新,打著恢復古典服飾文化的招牌。”

“大獎設個十萬,二十萬也行!我不信沒人動心,沒人去花心思。”

“那你要設計漢服,就要學歷史,查資料吧?”

“還是那個道理,我沒法強制讓那些年輕設計師走國風路線,可在規則上注入傳統審美元素,變成他們腦子里固有的素材。”

“讓下一代設計師先給我復習一遍古典美學,我不信對他們將來的事業沒影響!”

“咱們雖然不能改變牛仔褲、連衣裙的審美,但是可以把牛仔褲、連衣裙的設計風格、配色風格,做一些調整吧?”

廖凡義:“……”

廖凡義有點懵,你這套路怎么這么多?

齊磊繼續,“西方的配色審美,有他們自己的一套東西。”

“而我們也有我們國風的配色審美。”

“這種無形中的轉變,并不違背普通民眾的選擇和意愿,比硬去說教要強得多。”

董北國:“……”

董北國也懵了。

這是個什么腦子呢?這事兒也能用上戰略嗎?

然而他不知道,更驚悚,更費腦子的還在后面呢!

就見齊磊呲牙一笑,“別小看這點改變哦!”

“你們別忘了,我們是世界工廠,服裝、小家電、輕工產品大多數都要從中國的港口運向世界各地!”

“同時,我們也是一個不容小覷的消費市場。而且我堅信,在不遠的將來,我們會成為最大的消費市場。”

“那么,我們既是生產國,也是消費國!”

“還愁我們的審美走不出去嗎?還愁我們的審美不被人重視嗎?”

“也許,像現在這樣迎合西方審美發展下去,會不被重視!”

“在審美上,你就是附庸,重視你干什么?”

“可是,如果我們現在就開始行動,有了我們自己的喜好,自己的需求!”

“那資本是不會管什么文化沖突了,資本會跟著錢走,他們會幫我們走出去。”

“我覺得,這件事不難辦!”

說到這里,齊磊突然又升起一絲壞笑。

“當國人覺得,霽藍配影青是一種美,飄逸的漢服留仙裙是一種美!”

“那么市場的需求,會決定廠家的產品設計。”

“當我們的設計師,無論是服裝設計,還是工業設計,都開始揉合中國元素。”

“那么,這些帶著中國元素的商品,無可避免的要流通到全世界。”

“即便不是顯性的、露骨的國風元素,也一定是隱性的、有設計語言融和其中的。”

“哪怕是一個配色的改變,一個毫無意義的線條,也是蝴蝶的翅膀!”

“當.....”齊磊越說越興奮,有點崢嶸盡露的狀態。

“我之前說過的,把中國制造的刻板印象釘死在‘物美價廉’上。如果這一點做到了...”

“再結合這些國風設計語言的商品,鋪天蓋地的蓋滿全世界。”

“那我覺得,揉合國風的極簡裝修風格,真正飄揚過海,成為西方的審美標準,也就不遠了!”

“當裝修這種基礎審美都已經被接受。”

“當巴黎時裝周上,以法翠為主色調。”

“當維秘的模特穿著肚兜上臺...”

“當大洋彼岸,某個家庭主婦開始對她插花用的白瓷凈瓶產生好奇,又不理解腳墊上的回紋裝飾,開始探討‘玄關’這個裝修設置的好處和意義。”

“開始對中式園林的四時花開、移步換景感興趣。”

“那個時候,咱們再去說孔子,再去說五千年的泱泱浩渺,再去說漢字之美、華夏之大、禮儀之生!”

“才更有說服力吧?”

“等到那個時候!”齊磊眼神放光,狠辣無比,“那個時候才是雛鷹班火力全開的時候!!”

“我們要打造一大批中國通,中國網紅、中國、中國科普,還有看中國的視角!”

“我們要給老美做議程設置,建立更多的刻板印象!”

董北國和廖凡義....人傻了。

他在說什么?

廖凡義第一反應居然是:這真是玩戰略的,全套方案他都有了!

原來他已經把所有的步驟都設計好了,一環套一環啊!

而且,太隱蔽了。

西方防著你講孔子,防著你講意識形態,甚至防著媒體說中國的好。

可是,他能防你的配色?防你的審美?防民眾怎么裝修嗎?

好陰險啊!

沉吟良久,感嘆一聲,“要是真有那么一天,該多好。”

那就是不是中國人沒自信,連愛都不敢說的情況了,可能會反過來。

“對嘛!”齊磊呲牙笑著,“那幫老外還見天的窮講究,吃個飯得弄一排刀叉,‘驢’牌的破包都得給你整出點故事來。”

“特么縫線恨不得都講究講究。”

“到時候,讓他們看看咱中國人是怎么講究的。”

“說句不夸張的,論講究,誰有咱們講究?”

“一雙筷子、一把椅子,真要講究了,能寫本書出來!”

“哈哈!!”董北國和廖凡義都笑了,“這倒是真的。”

笑過之后,兩人又有點沉重。

別看齊磊說的輕描淡寫,就像開玩笑似的。

可實際上,他剛剛說的這些東西,有點致命,對內對外都致命。

外面就不用說了,真讓齊磊干成了,那夠對面喝一壺的。

而對內....

像廖凡義....是一種警醒!

國家富強表面上看和他一個搞傳播學的沒啥大關系,他既造不了飛機,也設計不了大炮。

甚至可能還不如那些做生意的,起碼人家還能貢獻點稅收呢!

可是,齊磊昨天說的太對了!

他們是這民族的喉舌啊!是人民的耳朵!

他們能做的,不僅僅是搬運事實,廣而告之。

他們是站在文化傳播第一線的人!

突然有點期待,也有點好戰。

起碼突然發現,自己很有用,不僅僅是教書。

也意識到,也許像昨天那些選擇錯誤的學生,不用等到國富民強之后再去改變,現在不就有了一個完整的思路?

“漢服節...文學論壇,還要拍學生電影?”

董北國念叨著,點了點頭,“這筆經費,不能讓咱北廣出吧?三個億哪夠啊?我得找上面要錢去!”

好吧,董校長都快鉆錢眼兒里去了。

打定主意,還得從上面敲一筆出來。

廖凡義一聽,趕緊點頭,“有道理,不少花錢呢!再說,這也不是咱們北廣一家的事兒,上面應該給錢。”

他也掉錢眼兒里去了。

結果,齊磊一聽,“別!千萬別!”

董北國一愣,“怎么的?”

齊磊瞪眼,“您找上面要?那掙了錢算上面的,還是算咱們的?”

“嘎!?”

董北國懵了,“什,什么意思?還能掙錢呢?”

齊磊一翻白眼,哥是有名的‘賊不走空’,賠錢的買賣誰干?

要說,這些兒事兒要是正常操作吧,真不一定見什么效果,也肯定沒錢賺。

但是別忘了,齊磊他就不是正常人啊!他是掛逼,一肚子“高科技”。

傳播學這方面,他算是利用起來了。而且用的很徹底。

那其它知識,也不能浪費啊!

漢服節?

雛鷹班搞搞宣傳,讓漢服提前火起來,北廣這邊建個漢服工作室,你們設計拿獎,我賣成衣回血不過分吧?

文學論壇?

挑好作品出個書,來個網絡的付費閱讀,不過分吧?r樹下都是現成的。

至于學生電影、動畫,那就更....

像是什么《那年那兔》?

《哪吒》?

《雄兵連》?

《靈籠》也行!!

要真掙了錢,過幾年,國內票房起來了,什么《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2020時空漫游》之類的也不是不能拍嘛!

寓教于樂加賺錢,三不耽誤。

對于二人疑惑的目光,齊磊呲牙一笑,“反正...能掙錢,能掙大錢呢!”

董北國和廖凡義一怔,突然意思到一個問題。

有點搞不明白了,他到底是要引導,還是以權謀私啊?

剛剛說了那么多,好像是什么引導設計,引導各個院校,把自己吹上天了,文化對抗都出來了。

結果,他最后來了一句還能賺錢?那你直接說讓人家給你打工不就得了?

董北國突然覺得,這小子有點可惡,掉錢眼兒里了!

揶揄一句,“那你整這么大個計劃,什么文化輸出的,又想怎么賺錢啊?”

純粹就是惡心齊磊呢!

卻沒想到,齊磊當真了,心說,這老頭不簡單啊,這都看出來了?

有點不好意思:“早了點吧?現在說這個干啥?小馬哥還沒出去呢!”

我噗!!

董北國驚了,你還真惦記著呢啊?

“小馬哥是誰啊?”

齊磊,“沒誰。”

賊不走空嘛!

要是這一套操作真的成功了,那那個時候的企鵝當然要收割一波。

只不過,現在不是說的時候。

齊磊和董北國他們分開,直接回了寢室。

現在寢室就他和陳文杰兩個人,要到明天晚上,大一軍訓的闖哥、鵬爺他們才會回來。

早晨已經和陳文杰商量好了,準備在其他人回來之前,兩人做一次大掃除。

關鍵是,齊磊這半個月都沒怎么打掃,昨天陳文杰回來面試,兩人晚上在寢室里還吃了頓餃子,有點不像話。

結果一進寢室,就見李玟玟也在。

正帶著周小晗、陳文杰、江瑤、寇仲琪在打掃衛生呢!

周小晗和江瑤明顯的很不情愿,是被李玟玟拉來的。

一見齊磊,周小晗立馬咋呼起來,“你你你你!你當導員就了不起了啊!兩次了,老娘居然給你打掃衛生兩次了!”

張牙舞爪的,賊兇。

齊磊一句話就給她頂了回去,“周小慫?”

“你!”

周小晗立馬就蔫了,昨天真的好丟人。

可是,她也沒辦法啊,周小慫真的不擅長和人對線。

對此,江瑤也很無語,替周小慫臉紅。

安慰道:“沒事兒!以后跟著姐,不出半年,保準把你帶成潑婦!”

寇仲琪則道:“你一邊兒去,級別不夠!”

對周小慫嚷嚷,“跟著姐!不出半年,保準把你帶成蕩婦!”

周小慫:“......”

好吧,雖然我很菜,但隊友無敵就行了。

登時很高興,開啟“窩里橫”模式,“跟誰倆的呢?我是你們學姐,知道嗎?”

“李憨憨都得讓老娘三分,你們兩個大一的小妹妹賽臉是吧?”

齊磊無語的搖頭,說實話,他也是剛知道周小晗是這種人。

正好電話響了,出寢室接電話。

臨出門前,寇仲琪還不忘來句接不住的,“老娘也是服了,來這光伺候你們哥倆兒,我呸!”

齊磊落荒而逃。

周小慫,滿眼崇拜。

她就不明白,寇大姐是怎么練成的呢?無時無刻不帶著殺傷力。

電話是老秦打過來的,帶來一個不算好的消息。

好吧,至少老秦是這么認為的。

“最近,可能有一些人對你產生了好奇,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齊磊眉頭微微一皺,“好奇?怎么個好奇法?”

老秦,“樹大招風嘛!三石公司本來就挺顯眼的了,現在系統開始測試,再加上國資入股30支付,你想太平,很多人也不可能讓你太平。”

齊磊了然,“所以....還是惦記三石公司的股份?”

老秦默認道,“別大意,不是那么輕松就能擋回去。”

隨之又道:“我這邊會想一些辦法替你擋一擋。應該問題不大”

卻沒想到,齊磊來了句,“別!不用!”

老秦皺眉,沉吟半晌:“別逞能,處理不好,他們得不到,寧可毀了你!”

沉吟了一下,“這里面,還有微軟的痕跡。”

齊磊挑眉笑了,“明白了,奔著系統來的。”

老秦那邊點了點頭,“盡管我們已經很低調的在測試的,規模也有意控制規模。”

“可是....”

“你之前的那封郵件有點沖動了,微軟盯上你了。如果能搞垮三石公司,微軟是很樂意見到的。”

齊磊,“好吧,我知道了。”

電話那頭的老秦皺起眉頭,“你的意思是...還是不用我們幫忙?”

齊磊,“不用!”

“為什么?”

齊磊,“那封郵件我是故意的。”

齊磊,“南老的初步測試已經進行五個月了,第一階段的測試任務已經完成了。”

“2.0版本,十月初就能上線。”

老秦,“這和郵件有什么關系?”

齊磊,“第一階段控制規模沒有問題,低調也沒問題啊!可是,2.0版本當下的裝機規模就遠遠不夠了,得擴大測試規模,需要大量的裝機,我得拉一波熱度。”

“微軟來的正好,借它搭一步梯子。”

老秦,“……”

這孫子,心是真臟啊!原來他早就打算好了?一環套一環唄?

哭笑不得,“我很好奇,那封郵件你是半年多以前發出去的吧?你怎么確定,微軟正好趕在你2.0測試的時候來找茬呢?”

電話這頭,齊磊嘿嘿一笑,“我當然不確定。”

“那你....”

齊磊,“這種威脅郵件,只要是個軟件公司,一年能接八百封。”

“更別說是微軟了,它回應得過來嗎?”

“正常流程就是不理會,真造成了損失,交給律師就行了。”

“那封郵件不是威脅,更不指望微軟找上門。”

“唯一的作用,就是讓微軟知道三石公司在研發系統,而且有一個相當有實力的安全團隊,僅此而已。”

“真正讓微軟坐不住的是兩點。”

“第一,南老的團隊拿到了國家扶持。”

“第二,前幾天三石故意漏出去的消息,第一階段的測試完成,馬上進入2.0時代,開啟磊范圍內測。”

“一個有實力,有政府支持的系統研發,初步完成測試,馬上大規模測試。”

“這才是微軟擔心的!它擔心失去中國市場。”

“至于什么時候讓它來找茬兒....”齊磊一攤手,“取決于我什么時候把消息漏出去。”

老秦:“......”

憋了半天!搖頭一嘆,“哪哪都是算計。”

“那你需要的時候找我吧。”

齊磊則笑,生意嘛,不就是算計嗎?還是學校好...單純。

你看屋里那幾個傻丫頭,衛生打掃的多認真?不用考慮回報,干的比掙錢的還來勁。

掛斷電話,齊磊陷入了沉思....

他在想,這次除了微軟會有誰?會從哪個角度開始?

老秦說,對他本人產生了好奇,也就是說....齊磊這層身份,要瞞不住了嗎?

挺好奇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