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7章 人不輕狂枉少年(一)

第17章 人不輕狂枉少年(一)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7章 人不輕狂枉少年(一)

雛鷹班第一批成員,基本定了下來。

截止目前,一共19人。

其中包括,張顯龍、馬晨宇、周小晗在內的本科生8人,碩士生7人,博士生3人。

除此之外,還有藝術學院、文藝系的一個輔導員。

情況和趙國華差不多,也是研究生留校,就是奔著新學部來的。只不過,導師沒當成,稀里糊涂成了學生。

當然,大一軍訓還有兩天回校,除了江瑤和陳文杰,到時還有一次針對大一的選拔。

不過,估計人數不會太多,加在一起,也就20多人頂天了。

但是,這二十多人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了,思維敏銳,見解獨到,且都有個性。

像是張顯龍和馬晨宇的那兩篇論文,雖然撞車了,但是,在這個年代,已經從學術上自覺的在探討網絡傳播的特性與技巧。

不夸張地說,除了馬拓,這兩個本科生的表現,已經超過其他人一大截。

而且,僅僅是這二十多人,每年的經費投入就是一筆天學數字。

說實話,要不是有洞察模型在那兒比著,誰也不敢花這么大的代價,去培養這么一個所謂的精英班。

細算下來,單是現在,本科生加碩士生,每年的硬性投入就是880萬。

這還不算大一要招進來的,還不算那三個博士和一個導員。

要是人人都像馬拓一樣,張嘴就是兩百萬的大g,廖凡義估計,沒兩千萬打不住。

2000萬啊!一個上千人的院系,一年也花不了這么多錢。

看著齊磊,“這錢你打算怎么花啊?”

齊磊一笑,“那就得看他們的想象力了。”

見幾個老學究都是一臉肉疼的架勢,齊磊只得又安慰道:“放心,現在你們嫌棄花得多,說不定到時候,你們又得驚訝于他們掙的多了。”

“掙的多?”眾人一怔,“還能掙錢呢?”

當然能掙錢!

其實,雛鷹班從根本上來說,還是一個小型的“洞察模型”。

之前說過,做為一個重生者,齊磊最大的價值其實就是向這個落后于他自身認知二十年的時空傳遞信息。

而重生這么長時間,最高效,也最有價值的一次信息傳遞,無疑就是洞察模型。

短短二十天,齊磊表達太多東西了,這個模式他怎么肯輕易扔掉呢?

所以,雛鷹班表面上看是培養一群網絡傳播精英,是為新學部提供教學經驗。

從雛鷹班身上,看到網絡傳播的趨勢,進而深度研究。

可是,如果僅僅只是為了這些,那就有點太浪費了。

至少在齊磊這里顯得太浪費了。

他可以借雛鷹班做很多事兒,讓洞察模型繼續運轉下去。

正要給廖凡義他們解釋一下,卻是有人沖進辦公室,“不好了,樓下快打起來了!”

眾人一滯,廖凡義皺眉道,“打起來通知保衛處,回來報什么信兒?”

“不是....”報信的人苦臉,“是今天面試的選上的和沒選上的快打起來了!”

這回連齊磊都是一驚,急忙朝樓下跑去。

事實上,樓下,面試過后的考生并沒有散去,且情態各異。

因為結果是當場宣布,被選中的十幾個人當然是心中雀躍,喜不自津。

而沒選上的,其實開始也只是有點遺憾,這個年代的學生還是樸實的。

校方決定,盡管面試的過程有點摸不著頭腦,即便現在他們也沒想通到底面試了個啥,又考了些啥。

可是,終歸還是尊重結果,尊重事實。有的人,還大方的對選上的同學表達的祝賀。

左右下午的時間已經空出來了,大伙兒聚在一塊兒,三兩談論,話題也必然就是雛鷹班。

可是,談著談著,眾人就發現有點不對味兒了。

首先,選上的,必然是過了第一道自我適應題。而且,最后一個問題,是否會在二十年后上戰場的選則,無一例外的都選擇了是。

而沒選上的,也無一例外,全都是各種理由不上戰場的。

這就....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張路臣明明告訴他們,結果不重要,重要的是邏輯和過程。

然后,你們來一個唯結果論?

大家把選上那些人的答案問出來一對比,感覺得還不如自己的邏輯清晰呢!

就比如江瑤,純粹就是腦子一熱,毫無邏輯可言,更沒有一點理智。

她都選上了,可是像董亮、馮佳馨這種有理有據的居然落選。

那說明什么?

說明,張路臣騙人!考官根本就不看邏輯,不看過程,他們只要一個答案。

很多人就有點氣不過了。

其次,就是對齊磊的意見。

對于齊磊是考官,是雛鷹班導員這件事兒,大伙兒還是沒回過魂來。

實在太魔幻了。

最后,馬拓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拓爺從樓里出來,人也是懵的,他的面試過程比別人還要魔幻一萬倍。

幾個在研究生公寓的熟人見他出來,自然上去問結果。

拓爺懵著點頭,“過了。”

眾人,“嚓!你也過了?”

拓爺來了句,“我不但過了,還拿著研究經費了。”

眾人,“......”

這就有點無語了吧?當場就批經費了?

有人問,“你什么項目啊?這就給經費了?”

于是,拓爺把他寫的論文報了出來,“關于奔弛內飾的國風改造與中西審美調和。”

眾人,“……”

大伙兒都沒聽懂,這算是個什么科研項目呢?

“那...批了你多少經費啊?”

拓爺,“一臺大g、一個改裝車間。”

得,此言一出,徹底炸鍋!

尤其是不知道從哪兒鉆出個宗寶寶,來了點內部消息:雛鷹班,有巨量的教培經費。

本科生40萬,碩士生80萬,博士生無上限。

怎么說呢?

要是沒有這條兒,即便覺得考官撒謊,面試不公平等等,也就那么回事兒了。

只有一個本碩博的直通而已,能來面試的,哪個不是一身本事?

一萬多人里選出這么幾十個,不是鬧著玩的。即便沒有直通通道,考個研究生對他們來說也不是什么難事。

所以,進不了雛鷹班,那就進不了唄,頂多是心里不舒服,誰誰誰都選上了,可是我沒有。

但是,巨量的教培經費太致命了。

40萬什么概念?

邊緣一點的小城鎮,普通工人的月工資才幾百塊的年代。

京城一個大學教職員工,一個月才掙千把塊。

出國留國,幾年也花不上40萬啊!

40萬!?80萬?上不封頂?

別說是用在教育培養上的經費了,就拿最低標準的本科生來說,40萬夠在京城給他安家。

買車,娶媳婦,然后還有剩余,可以舒舒服服的過日子了。

齊磊那么大一個四室兩廳,才花了18萬……

能不急眼嗎?能不要個說法嗎?

這其中,起帶頭作用的,還是一個本來不應該看重這四十萬的人——

董亮!

董亮原本是沒多大情緒的。

沒選上就沒選上唄,他家有得是錢,要什么資源拿不到手,和一群破學生在這爭來搶去的多沒意思。

可是,和女朋友馮佳馨在旁邊聊了一會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越聊越上頭,越聊越不是滋味。

憑特么什么啊?老子的面試過程就算不是最好的,也是優秀的吧?憑什么把我刷下來?

于是,董亮就上頭了。

等到拓爺一出來,謎底一解開,群情激憤,董亮也徹底失控,帶著沒選上的一眾學生,鬧了起來。

本來選上這邊也挺好的,沒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比沒選上的有優越感什么的。

可是,董亮接下來做的一件事兒,卻是讓兩邊徹底對立。

他把周小晗給罵哭了。

周小晗真的是又菜又愛玩,又慫又愛沖。

打王者她就是先手司馬懿,一個大招砸進去,發現砸的是敵方前排戰士,一點輸出沒打,開一技能就跑。

一邊跑,還得一邊喊救命。

兩邊稍稍有點對立,周小晗就想當和事佬。

擋在馬拓、江瑤他們前面,對著沒選上的嚷嚷,“大家冷靜點,學校這么安排,肯定有學校的考慮,吵也是沒用的。”

結果,她不出來還好點,董亮還沒打算搞的太大。可一看周小晗,就氣不打一處來了。

再加上,有點失去理智。真的是一點風度都不要,一點余地都不留了。

瞪著眼珠子,“哪特么都有你!瞅你畫的鬼似的,現什么眼!?”

“當你過萬圣節呢啊?滾!!”

周小晗:“……”

一下僵住,嘴角還掛著假笑,就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想退回去,又拉不下那個臉,想上手撓董亮一個滿臉花,又手腳發麻。

兩邊也都愣了,選上這邊,眼珠子都紅了。

而沒選上的,也沒想到董亮這么激動。

可是,董亮畢竟是替他們在發聲,雖然覺得罵周小晗有點過分,但事情到了這一叔,大伙兒都想要個說法,誰也不能臨陣退縮。

而董亮...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拉都拉不住,指著周小晗開火。

“裝特么的清高?”

“你選上了你就牛叉了?怎么選上的,心里沒點逼數啊?”

“大g坐的舒服嗎?你齊磊小學弟給你使多大勁啊?”

欻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周小晗身上。

她坐過齊磊的車,這事兒大家是知道的。

被董亮這么一說,周小晗整個人都懵了。

眼圈一下就紅了,委屈的。

想解釋,可是心慌的很,腦中一片空白。

心中想的是:誰來救救我。

齊磊和廖凡義他們其實已經到了門口,這一幕都看在眼里。

廖凡義第一個怒了,“太不像話了!”

正在上去給周小晗解圍,卻是齊磊攔了他一把。

“不著急。”

廖凡義等人齊齊皺眉,看著齊磊很是不解。

不著急?你沒見周小晗在那兒都快崩潰了嗎?

只見齊磊呲牙一笑,“這種事兒,我們有我們的解決方式。”

好吧.,也就在這個時候.,兩方對立之中,靜的嚇人的事發現場里,傳出兩聲不太“合適”的聲音。

“石頭....剪刀....布!”

寇仲琪:“哦吔!”

宗寶寶:“靠!”

當所有人把目光集中到兩個人畜無害的少年身上,就見寇仲琪排眾而出,來把周小晗面前,很是埋怨的瞪了周小晗一眼。

“啥也不是,叫周小慫得了!”

隨之又哄,“別哭了,老娘給你出氣。”

董亮一聽,氣樂了,“你給她出氣?你特么算哪蹦出來的!?”

就見寇仲琪回頭,淡淡地撇了董亮一眼。

“嘴要是閑得慌,不如去公廁挨個馬桶舔一遍,做個人人稱贊的好東西。”

董亮瞬間上頭:“你.....”

操!這套詞兒沒聽過,第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

只見寇仲琪已經轉過身,一臉不屑,訓兒子一樣。

“你呲個大牙,跟閹狗成精似的,瞅啥呢?”

步步逼上,“我們卸妝是萬圣節?那你脫了褲子就是兒童節!”

“低頭瞅一眼行嗎?褲襠里還有東西嗎?褲衩子就是裝飾對嗎?兜蛋的功能是不是浪費了?”

“我噗....”董亮有點懵,又是沒聽過的。

其他人也都噴了。

這是....這是罵人吧?聽著像,可怎么那么憋不住笑呢?

寇仲琪繼續:“瞅你那揍性,拎個畜生的腦袋,掛個四條腿著地的身子!”

“欺負我們那么有本事嗎?那么閑嗎?門口過輛糞車都得嘗嘗咸淡的?口太重是不是還得加把鹽。”

噗噗噗!!

寇仲琪:“你說你沒選上,沒選上找校長搖尾巴去啊?在這兒叫你奶奶個棉褲襠呢?”

“腦子呢?”

“人類進化的時候,你躲起來了?”

“長腦袋是用來增高的?”

“腦瓜子直接連大腸上了,是嗎?拉天靈蓋里了,是嗎?”

“噗!”

在場所有人都噴血不止,這都什么詞?怎么那么有畫面呢?

寇仲琪:“智商呢?有嗎?”

“沒事兒曬曬太陽吧!沒準曬黑了就沒人說你是白癡了!”

再次輕蔑地瞥了董亮一眼,“特么光著腚推磨盤,轉著圈兒的丟人!”

“我要是你媽,寧可靠黃瓜養老也不把你下出來。”

這一刻,寇仲琪殺瘋了。

董亮整個人都炸了。

其他人又想笑,又發懵。

周小晗:

這一刻,周小晗的偶像再也不是倪萍姐姐了,一輩子都是寇大姐的鐵粉兒。

太勇猛了,我怎么罵不出來呀?我口才也挺好的呢!

“你...你!!”

董亮上氣不接下氣,漲紅臉色,目露兇光。

“你特么找死是吧?”

寇仲琪一聽,“什么玩意?”

猛然上前一步,“呀!!”

嚇特么董亮一激靈,不由倒退一步。

“呀呀!!”

“瞅把你出息的啊,還想動手是吧?”

“來來來!”寇仲琪掐著腰,“來來來,趕緊動!”

“來來,快點!”步步逼近,“你敢動手,我就敢把醫院住到塌!”

“你特么要是不動手,老娘都瞧不起你!動!趕緊的!”

這邊周小晗一驚,想上前阻止。

董亮真敢。

身后,廖凡義他們也多多少少知道一點董亮的情況,他不差錢!

而董亮....好吧,你要就是扯點別的,董亮可能還顧及顧及。

什么賠錢訛人這種事兒,董少爺怕你這個?他家有得是錢。

再說了,寇仲琪太氣人了,是個人也忍不了。

果然,就見董亮紅著眼珠子,已經瘋了:“你特么找死!”一個大耳刮子就掄了下去。

齊磊這邊登時沒臉見的一捂眼睛。

“完嘍!咋就不忍著點呢?”

就在董亮巴掌掄出去的同時,寇仲琪抬手就是一擒。

鎖死董亮手臂,轉身...扭腰..送肩,一個標準柔道背摔,董亮直接就甩了出去。

唔哐!!!

董亮連怎么回事兒都不知道,就后背巨疼難忍。

“啊!咳!!咳...”

摔暈了。

來的太快,所有人都傻眼了。

都沒明白怎么回事兒,就看見,董亮失去理智打人,然后眼前一花,他就摔那了。

而寇仲琪....

居高臨下輕蔑地看著死狗一樣的董亮,神秘一笑,“忘了說,老娘黑帶三段,二級運動員來的。”

昏死過去的董亮一抽抽。

寇仲琪:“大家都看見了哈,是他先動女人的,我只是自衛。”

說完,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又蹦出一句,“就這智商,趁早上吊。”

董亮:

也就是暈了,沒暈也得氣暈。

這邊,廖凡義他們呆愣愣地看看寇仲琪,又看看齊磊。

就見齊磊一攤手,“我說不急吧!”

有些不好意思,“那丫頭嘴厲害,手上更厲害。”

廖凡義:

錯愕之間,齊磊已經動了,來到眾人身前。

把目光集中過來,先是瞥了一眼地上的董亮,呲牙一笑,“別特么裝了。”

地上沒動靜,齊磊也懶得說別的,給宗寶寶,還有張顯龍他們使了個眼色,“抬校長院去吧!看看死沒死。”

死是肯定沒死的,而且也不至于暈過去。

寇仲琪其實無論是嘴上,還是手上,都是有分寸的。

她能讓你難受,無論是心理,還是身體都難受,但是,自己還不至于惹大麻煩。

等張顯龍背著董亮走了,齊磊才看向那些沒選上的同學。

“本來是不想搭理你們的,可是....”

目光如刀,“你們比我想象的還要蠢!”

沒選上的幾十個學生有點臉上掛不住。

可惜,主心骨董亮都被抬走了,其他人徹底被震住了,一個個都不敢出聲。

齊磊再次掃過每一個人,“不明白自己蠢在哪是吧?”

“那好,我來告訴你!!”

“董亮是個蠢貨!而你們被一個蠢貨煽動,那就無法原諒!”

有人受不了了,“我們就是要討個說法!”

有第一個開口就有跟從,“對!!上不上雛鷹班無所謂,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

齊磊笑了,“什么說法?”

有人嚷嚷,“為什么騙人!?為什么沒有公平!?”

齊磊更笑,“騙人?誰騙你了啊?”

眾人立時指著張路臣,“他!!他騙人!他說不在乎答案,可是最后選的都是敢上戰場的!!”

“對!有的人回答還沒我們好呢,憑什么他們能選上?”

結果,就聞齊磊來了句,“就騙你了,怎么著吧!!”

“你!!”

齊磊眼神更加犀利,“記住!”

“以后不管是誰,是你的祖國,還是你祖國的敵人!不管是考試,還是酒桌上的吹牛,只有一個答案!”

“那就是會!!哪怕是送死,哪怕你并不情愿,你也要這么回答。”

“因為,這是你身為一個中國人的責任!”

底下人一聽,登時不憤,“你這是強辭奪理,是不講理!”

齊磊,“不明白,是嗎?”

“這道題,考驗的其實是本能反應。”

“敢不敢為自己的國家而戰?你們腦子里的第一個反應,不是敢不敢,也不是怕死不怕死,而是...我愛不愛這個國家?”

“只有理清了這個邏輯,才是敢不敢的問題。”

“愛不愛你的祖國?”

“這算問題嗎?特么的,你就算是編,就算是撒謊,你得給我說愛!”

“否則,你們有什么資格在這質問我?”

“你都不愛她,有什么資格讓她花巨資去培養你這個白眼狼!?”

眾人一片沉默,良久才有人激昂道,“我不是不愛,我就是認為不值!”

齊磊瞪著他,“你這種人就應該拉出去槍斃!”

那人,“你...你憑什么這么說我?我有拒絕的權利!說句難聽的,我也有不愛的權利!”

齊磊,“你沒有!!”

那人,“你憑什么說我沒有!?我有說不愛的自由!”

齊磊,“你懂自由嗎?”

那人梗著脖子,“比你懂!因為我讀的書比你多!比你有文化。我是博士!”

齊磊,“你懂文化嗎?”

“我....”

齊磊,“你知道什么叫文化嗎?”

“還博士?我看你沒文化!你比一文盲還可悲!”

“你....”

齊磊,“我來告訴你,什么叫文化。”

“真正的文化是植根于內心的修養,無需提醒的自覺!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為別人著想的善良!”

“你覺得你做到哪一條了?”

“你有修養嗎?君子如玉,光華內斂,謙和守下,是為修身!”

“修身,齊家,才能治國...以安天下!”

“你告訴我你有這樣的胸懷嗎!?”

輕蔑的瞥了一眼那人,“還自由?”

“西方以自我為絕對重心的自由嗎?”

“你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

“論公德,家國大義!論私德,己所不欲!”

“這兩點你哪做到了?只談自由,不談責任,那特么就是耍流氓!”

那人被齊磊罵的面紅耳赤,羞憤難當!!

強言詭辯,“國家都沒要求我一定要怎么樣!你憑什么!?”

齊磊,“那好,我來告訴你憑什么....”

“就憑你是個傳媒人!”

那人臉色登時:“我....”

齊磊笑了,“看來這句你倒是聽懂了,并不是無藥可救。”

看向眾人,“你們...身處中國最好的傳媒院校。”

“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意味著你們就是這個國家未來的喉舌!!”

“是這個民族的聲音!甚至還是人民的耳朵。”

深吸口氣:“我們這個民族....對世界是高歌還是哀鳴....”

“世界對我們是贊美還是詆毀...”

“還有我們的人民見到了什么?”

“是鏗鏘奮起,還是靡靡爛調!?”

“得到了什么?是力量還是沮喪?”

“是大國復興的磅礴之勢!”

“還是跪著起不來的小人之戚...”

“這些責任......全在你們肩上扛著!”

“所以你們必需愛這個國家!”

“沒有任何折扣可言!”

“否則!你就不配做媒體人!不配做中國的聲音!”

身前身后....冰火兩重。

那些叫囂的,不服的...

此時鴉雀無聲,有的人依舊憤憤,不知自醒。

有的人聽懂了,聽進去了,卻還需要時間消化...

而身后....

剛剛跑回來的張顯龍....

本來就愣的馬晨宇....

高深莫測的拓爺....

還有又慫又愛沖的周小晗...

江瑤....

陳文杰....

包括寇仲琪和宗寶寶。

只覺心口起伏,激動難平。

直到這一刻他們這些入選雛鷹班的人,才算剛剛認識到,什么叫雛鷹班!?

為什么要問那個有關愛國與不愛國的問題。

就是未來中國的....最強音!

是中國媒體人的良心。

突然有所期待!甚至是....迫不及待!

周小慫....

看著齊磊,有點發呆。

突然想起魯迅先生的一句詩:

“心事浩茫連廣宇,于無聲處聽驚雷!!”

此時縱使無聲,亦能聽到他振聾發聵的怒吼。

而這個畫面,被兩個剛從器材庫租來攝像機,準備新聞作業的研究生,拍了下來。

傳到了校內論壇上。

齊磊的很多身份也隨之挖了出來。

從前那個二世祖、紈绔、外強中干的草包。

搖身一變,成了后勤采購經理、雛鷹班輔導員、振聾發聵的傳媒良心。

震的全校渾身發麻。

董亮并沒有真的暈過去。

當時那個情景,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

最好的選擇就是裝暈,否則董亮不知道他應該怎么離開現場。

送到校醫院之后,急診值班醫生一檢查就知道他是裝的....

普通人可能不了解,沒暈的人有無意識的眼動,醫生一看就知道了。

不過也沒拆穿,讓張顯龍他們回去,董亮自己在那躺著去吧。

又磨蹭了半個來小時,董亮才假裝轉醒。醫生又檢查了一下,有沒有腦震蕩,就讓他該干嘛干嘛去了。

董亮下午也沒去上課,更沒有接受馮佳馨的安慰。

想一個人冷靜一下。

于是開車回家了。

他家就在京城,順義那邊的別墅區。

到家迷迷糊糊睡了一下午,晚飯保姆送到床頭也沒動。

直到十點多,董父回來,他才下樓。

董父一看兒子那個狀態就知道肯定有事兒。

也不急著問,爺倆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直到董亮自己受不住了。

“爸,我讓人欺負了,你幫我找補回來。”

董父皺眉,原本還和善的面容登時冷了下來,“沒用的東西!吃了虧就來找爹,是最無能的表現!”

董亮一苦,心說就知道...

可是還不甘心,“對方挺有能量的!在學校里和領導關系很好。家里應該也挺有錢的。”

“應該?”董父更怒,“你連對手是什么底細都沒弄明白,就結仇?我是怎么教你的!?”

“哎呀!”董亮煩了,“那就事都趕到那了,我有什么辦法!?”

董父,“那你說說,這個應該是怎么來的?”

董亮,“那崽子開了臺大g。”

董父點頭,在這個年代,大g確實可以代表很強的經濟實力了。

“還有嗎?”

董亮,“沒了...東北來的,論壇說好像是尚北?”

“就你去年去的那個地方!”

董父:“???”

尚北來的?開大g?

突然問了一句,“姓唐?”

尚北的首富姓唐,他還是知道的。

董亮搖頭,“不是,姓齊。”

董戰林一下愣住,脫口而出,“齊磊?”

這回輪到董亮傻眼了,“爸你認識?”

董戰林心說,化成灰他也認識!去年他差一點就栽在這個小孩手里!

尚北大米那件事,董戰林弄了個里外不是人!!陳副部那條關系徹底斷了。

龍江省的幾個官員也再沒了往來。

孟山都因為去了一趟尚北丟了一整個中國區實驗室,也把賬算在了他董戰林頭上。

也就德勝公司那邊沒什么損失,暫時還穩得住。

后來他想通過關系挽回損失,想在徐文良和他愛人身上做點文章,把徐文良搞走,結果也差一點引火燒身。

把龍江省教育廳的那個梁成,折了進去。

幸虧他做事一向謹慎,才沒惹一身騷。

而這一切的源頭就是齊磊!你說他能不記得呢?

“呵...呵呵。”

董戰林就納悶兒了,這是犯沖嗎?又和自己兒子頂上牛了。

沉吟半晌,董戰林長長一嘆,罷了....

他就不是較勁,沖動的人。

身情過去了,搞了這個齊磊對他也沒有任何好處。那就沒必要了。

看向董亮,“小孩子的事兒,自己解決吧,這點事能找你爹,將來怎么成器?”

“切!?”

董亮老大不愿意,“您那...就縮著吧哈...”

說完就跑,把董戰林氣的...什么叫縮著?這是罵他爹是王八?

差點沒背過氣去!

可是即便是這樣,他也不想再和尚北的人有任何交集。

董戰林信命,那個地方邪性!

人更邪性!

然而....

也許就是命,他不想...有時候還由不得他不想。

董亮剛跑沒一會,家里的電話就響了。

董戰林接起來,“喂...文經理,怎么有空給我這個閑人打電話了?”

電話那頭正是德勝的文經理。

“改天一起吃個飯?”

董戰林一聽,笑了“這是有什么好事兒想著老哥?”

文經理,“有這么個事兒。”

董戰林,“你說...”

“齊磊這個人你還記得嗎?”

董戰林一個激靈!今天什么日子?

也沒說記得不記得,“怎么了?”

文經理,“嗨...改天見面在說吧。”

董戰林,“不方便電話里說?”

文經理,“也不是不方便,就是挺復雜的。”

整理了一下語言,“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的一個客戶,暢想柳老知道吧。”

“前段時間想給孩子投一家互聯網公司叫三石,結果人家沒給這個面子。”

“柳老就拖我們想想辦法...”

“結果我們投資部門,查了一個多月也沒什么進展。”

“倒是從深圳一家叫振杰的律師事務所出來的律師那里得到了點有意思的消息。”

董戰林不解這和齊磊有什么關系?

卻聞文經理道,“三石公司幕后老板另有其人!”

董戰林,“誰啊?”

文經理,“見面再說吧,反正你一定感興趣。”

董戰林沉吟半晌,“說時間吧...見面談。”

心說,那個幕后老板,不是是齊磊的父親吧?不然文經理不會這么神神秘秘。

那這就是....確實有意思了。

好吧,他都沒敢往齊磊身上想!!

十八歲...三石公司幕后老板,身家幾十億!

這絕對是今年...不!!十年之內,最勁爆的財經新聞。

時間到了九月二十日....

上午九點,雛鷹班成員,如約到尚未完工的電視樓報道。

齊磊提前了一會兒到,已經等在那了。

身邊還有董北國,以及陳興福、張路臣。

董北國看齊磊眼神兒就不太對!

老頭兒已經癔癥了,就想著那五百萬到底是不是贓款呢?

而齊磊看著董背鍋那個樣子,也是無語了,“董爺爺....不就欠你五百萬嗎?你至于從早盯到晚嗎?”

董北國一滯,趕緊道,“誰說的!我在乎那點小錢嗎?”

“不急不急...一點也不急!”

齊磊翻著白眼,不急你瞪我一早晨?

“呼...”出了口粗氣!

干脆當著董北國的面兒,拿出手機撥了出去。

“喂?準備一張五百萬的捐贈支票,明天讓辦事處送到北廣校長辦公室!”

掛斷電話,朝董北國一攤手,“聽見了吧?踏實了吧?明天您老等著收錢!”

董北國:

更不踏實了!我還沒想好接還是不接呢!

好想直接問問,你家這錢都是哪來的啊!?

而齊磊已經不去管董北國了。

他今天心情不錯,昨天在學科建設辦公室樓下那段話被傳到網上去了,嗯,拍的還挺帥。

登時扭轉了齊磊在北廣的形象。

雖說曝光了他的很多身份吧...

不過這都是早晚的事兒,曝就曝了。

說白了,誰也不想天天挨罵。

所謂的不當回事兒,所謂的淡然。

包括將計就計的順水測試。不過就是自我安慰罷了。

反正...齊磊就是一俗人!挨罵也氣,被夸當然也有點小竊喜。

至少現在,齊磊有點揚眉吐氣,腰桿子溜直的感腳....

今早開著大g,都在學校里多轉了一圈兒。

倍爽!

等人都到齊了,齊磊還有點端著,一副你們導員厲害吧的姿態。

咋說呢?

有點小人得志的做派。

裝作沉穩高深,他也不是不會。

主要是沒必要,大學依舊是個中二熱血的地方。享受一天少一天!

面對大伙兒的目光,“都好奇吧?怎么選這么一個地方報道?”

大伙兒一翻白眼兒,你夠了!

看把你嘚瑟的!

這里面就沒有俗人,如果二中的十四班是渣子的逆襲,那雛鷹班就精英中的精英,best

傲著呢!

別看昨天挺帥的,但是...也就那么一會兒,過了勁兒又都誰也不服誰了。

畢竟齊磊年紀小,他要是三十歲,那就沒這么多不服了。

可你才十八?導員怎么了?

有錢怎么了?不比誰多個腦袋!

馬晨宇梗著脖子,懶洋洋的,“行啦...別鋪墊啦....說正事兒唄?”

齊磊把眼珠子一瞇,對陳興福來了句,“小馬這個月經費減半。”

馬晨宇,

“錯了!!石頭哥!到底為什么呢?為什么來這里呢?我真的很好奇啊!!”

齊磊嘿嘿一笑,“這就對了嘛,不要質疑導員的權威!”

“好呀!”突然正色,“那就不賣關子。”

直入主題,“今天來三件事!”

“按排雛鷹班這個學期的學習任務、明確一下雛鷹班與眾不同的待遇、按排每個人的課外任務。”

“第一,學習任務!首先是托福、雅思的達標,這是硬性規定,到下個年期開學,沒達標的滾蛋!”

“不同年級的課程安排,一會陳姥爺會給大伙發一個表兒。自己選課,自己搞定。這個也不多說了。”

“總之一句話,除了托福和雅思,課程其實不多,只相當于你們原本學習任務的一半兒。”

大伙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點意外之喜,還以為雛鷹班就是玩命學呢,怎么還少了?

那還挺好的哈。

齊磊看在眼里,卻是暗自冷笑,課程是少了,可是一點也不輕松。

真正勞心勞神的還在后面呢!!

“第二!明確雛鷹班的待遇....”

眾人登時豎起耳朵聽。

只見齊磊翻開一個文件夾子,“這個有些人已經聽說了,本科生年教培資金是40萬,碩士80,博士和陳麗敏不設上限。”

陳麗敏就是那個藝術系的導員。

“這其中包括...每人兩臺電腦。宿舍一臺,教室一臺。”

“每人一部手機、一臺相機、一臺小型攝像機,以及配套器材。”

“班級配四輛采訪車,一個剪輯室,一個錄音棚。”

抬起頭,“當然,你們之中大多數人沒有駕照,自己去報名,班級報銷。”

“每人每月,八百元的服裝費、道具費。”

再次抬頭,“這不是給你們自己買漂亮衣服的哈,作業需要。當然,特殊情況,花超了,可以申請補額。”

“還有,每個人報上來一份書單,十本雜志單,中外覆蓋哈,什么都行。”

“目前就這么多了,以后臨時需要再補充。”

呲牙一笑,“本科生都四十萬呢,隨便花!”

十九個人都聽傻了!這特么是雛鷹班?

這特么是土豪班好不?

還能這么玩的?爽死了啊!!

而齊磊,則是又道,“爽吧?先別高興。痛苦的還在后面。”

“第三!!這個學期的課外任務。”

“人和人的課外任務不一樣哈,我點到名字的出列。”

說著話,齊磊點了有十個人的名字。

“你們這個學期的課外任務簡單了,跟組!”

“央視和北廣正聯合行動,搶救性拍攝一批抗戰、援朝老兵的影像資料。”

“這些老英雄都年紀大了,有的深藏功與名幾十年,我們要把他們找出來,讓歷史銘記。”

“你們就是跟著攝制組現場采集資料。班級報差旅費。”

“不過....”話鋒一轉,“出差旅游是好事,可課內任務還有托福不能耽誤,得你們自己安排時間。”

那十個人面面相覷,倒不是任務有多緊,就算很緊現在也意識不到。

主要是想不通,跟組?有什么意義嗎?

殊不知很有意義!

這是一次愛國教育。別看面試最后一題大伙兒都選擇正確,可是人和人的回答是不同的,有些人還得鞏固一下愛國教育。

安排完了,這十個人,還剩九個。

“你們九個里,除了馬拓,完成他的論文驗證。”

“其它人的任務,就在你們腳下...”

眾人茫然:“.....”

看向四周,這就是沒裝修的毛坯樓,什么任務?

“裝修!”齊磊給出答案,“你們腳底下,就是雛鷹班的教室、活動室、會議室還有剪輯室,錄音棚。”

“我要你們自己拿出裝修方案,而且有要求。”

張顯龍沒忍住,“什么要求?”

齊磊,“要求純西式裝修,不管是學院風,還是簡約風,我都要!”

“把北廣,想象成哈佛,想像成斯坦福!把你們自己想像成白人!”

“一個金發碧眼的白人會怎么裝修他們工作學習、生活的地方,你們就怎么裝修!”

大伙兒有點懵,這是為什么呢?

是的,為什么呢?

事后,廖凡義、董北國他們也不太明白,“為什么呢?”

卻是齊磊一句話,就道破了天機,“等他們裝修完,下一任務,就是把這里所有的裝修元素,在不改變風格、改變審美標準的前提下。”

“全部替換成中國元素!”

董北國第一反應就是,這小子果然要搞文化入侵!

這不就是隱性入侵嗎?看上去毫無意義,可是實際上卻很有破壞性的。

一個國家的裝修,體現了國民的審美標準。

就拿歐美的簡約風裝修為例。用單色系,簡單線條,勾勒出空間上的立體感與美感。

這是很難融入中國元素的,因為在歐美眼中,中國元素就是大紅配明黃、云紋配回字格等等。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只不過是西方的刻板印象罷了。

中國寫意山水畫的簡約、意境以及只用黑、白、濃、淡來表現藝術張力的造詣,可以說是登封造極!

如果容入到歐式簡約之中,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成功了,則在無形中提升你的文化認知度,已經接受程度。

陰啊!!

真特么陰啊!

這小子怎么想出來的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