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92章 連接現在與未來的通路(七)。

第192章 連接現在與未來的通路(七)。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92章 連接現在與未來的通路(七)。

自己把自己聊崩了三觀!

就問你狠不狠?

正傻眼著,廖凡義和張路臣踱步過來。

“想什么呢?”

齊磊悶聲,脫口而出,“重塑自我認知!”

兩人臉一黑,廖凡義都無語了?你真的假的?

打趣道:“那是鏡中我還是個人主義覺醒啊?”

齊磊認真的想了想,“鏡中我和個人主義都參與了!”

廖凡義登時就怒了,“那你這自我意識還有缺陷唄!?”

齊磊,“說不準!有可能!”

廖凡義是真怒了!“你能等正事兒辦完了再重塑嗎!?這是關鍵時刻!沒和你開玩笑!“”

“啊?”

齊磊抬頭,就見廖凡義兇神惡煞的模樣沖進眼眶。“齊磊,我告訴你,一會兒給我好好表現!咱們能達到什么規模,拿到多少經費,全看你一會兒怎么忽悠了,給我激靈點!”

齊磊皺眉,“那你咋不去?為啥讓我去?我不想去。”

廖凡義無語了,“我去!?”

“我去還有你什么事兒?你不就白忙活了嗎?”

實驗是齊磊主導的,這一點大伙兒有共識。

下面會議室里正在進行的是,學術報告會!

關于模型整體的總結匯報得齊磊去做,廖凡義還沒無恥到竊取人家的成果!

說白了,將來學科奠基了!那奠基人是誰,先后順序,是要寫進學術歷史的!

放在古代,就是青史留名的!

差一位,那就能差到天上去!他居然一點都不著急!

齊磊,

啥學術地位啊!?當我傻啊?

憋了半天,蹦出一句,“該死的老北,又給我使絆子!”

用屁股想也知道,是老秦搞的鬼,那人看著憨厚,其實不是啥好人,心眼多著呢!

就是不想讓齊磊出國,啥招兒都使出來了!

其實,只有齊磊自己清楚,讓我留國外我也不留啊,正二八經的中國心!

廖凡義見他不說話,以為他聽進去了呢!為了加強一下認識。又找了招數。

平復心情突然嚴肅道:“那天...”

“回去之后,我們想了很久....”

齊磊抬頭看他,你這又是啥路子?

廖凡義:“你說的對,我鄭重向你道歉,態度不對啊....不應該大意啊!”

齊磊:

這又是唱哪出?苦肉計?

廖凡義長嘆,“你說的對啊,我們太大意了!”

“以為守得住門,以為很簡單....可是,真的守得住嗎?我現在心里沒底了!”

“更不應該掉以輕心。”

“后怕啊!”

頓了頓突然蹦出一句,“如果二十年后,拋開物質生活,那時的人在精神層面還沒法比現過的更舒心,真的就是媒體人的恥辱!”

齊磊本能的一撇嘴,還更舒心?

不能說全部吧...有相當一部份人覺得活的更累了,更糟心了。

能保持現在的社會心態,那就不錯不錯的了,還更....

突然!

嗡的一聲!

齊磊腦子一片空白,轉而漸漸清明,更舒心!?

更特么的舒心!?

我特么知道我為啥贏,贏了之后要干啥了!!

他三觀...又回來了!

是的,廖凡義一句話,把齊磊的三觀給拼湊上了。

齊磊找到目標了。

二十年后,他掙錢....他打出去....干這干那....

為個啥啊?

一人拯救世界啊?

沒那么圣母,也沒那能力!

當個世界首富,也就那么點錢,不足以撼動什么。

但是!!

也許,可以像廖凡義說的那樣....

也許,他可以試圖去讓一個時代感覺上更舒心!

在那個未來里...

也許,他做不到讓祖國更富強,這不是一個商人可以辦到的,而且...說實話,在原本的那個時空,祖國在經濟和國力方面做的已經很完美了。二十年天翻地覆還要怎么樣呢?

我們已經很好了,只是社會的高速發展,帶來了一些小瑕疵,使得民眾的幸福感有所下降罷了。

而這方面,從傳播學的角度來說,他是可以嘗試的啊。

年青人有好游戲玩,而不是氪金到底。

老年人不被保健品收割....老有所樂。

人們生活有幸福感...

祖國強大,歌舞升平。

入眼皆是咸淡安寧,滿心都是陽光絢爛...

就像眼前的天空,就像校園里的丁香花..

就像那些跑圈兒的牲口們,罵罵咧咧,但不知道為啥,咋就那么高興呢!?

齊磊突然就悟了。

這些,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說,是可以做到的。

他留戀這段青春年華,是因為他知道未來會匆忙無趣。

他想留在美好時光里久一點,是因為出了傻子圈之后的世界,沒那么美好。

他一直不肯走,一直想再溫存一會兒。這來自于齊磊自身的執念,與理性無關。

結果,他傻了!

腦子有坑,一根筋了。

既然那么愛,為什么只想著溫存?我延續它不好嗎?

齊磊雖然沒法改變房價的焦慮,沒法讓未來不那么匆忙。

可是,他可以去掉一些焦慮,可以抹去一些雜音,可以少一些戾氣。

他可以讓未來不再出現那么多沉默的大多數!

可以少幾個噴子!多幾個知性的聲音。

“讓流年有色,大地有光...”

“給歲月以文明,而不是給文明以歲月!”

“哦操!”

齊磊嗷一聲差點沒蹦起來,嚇了身邊一堆人一跳。

這孩子咋的了?癔癥了?

結果,就見齊磊瞪著眼珠子,“我特么開悟了啊!劉大顯靈了!”

“三觀都高了一大截呢!”

我噗!!

廖凡義差點栽樓下去,你還出家了呢!你還道飛升了呢!

悟個屁!

會議室正在進行的是洞察模型進展報告會。

由十四班和四個任務班的輔助專家,連同兩名學生,做現場匯報。

其實就是,專家進行專業方面的匯報,兩個學生負責現場問詢,最后再由實驗的負責人進行整體匯報。

按理來說,是沒有這個環節的。

原本的計劃,也是模型運行完畢之后,實驗組帶著全部數據回到京城,再組織人員進行研究匯總。

可是,連老秦都沒料到,到了第四個階段,齊磊親自下場之后,直接就放了大招,這已經超出了傳播學范疇。

不管是大數據應用下的定向投送,還是后來拋出的“網絡時代守門人”的課題,已經向安全問題傾斜了。

所以,老秦更加重視,不得不請示安排了這場報告會。

而且,負責人的整體匯報要齊磊親自來做,廖凡義他們都得靠邊站,畢竟實驗的真正主導者是齊磊。

當然,老秦確實有別的心思。他還有著讓齊磊坐辦公室里研究戰略的執念!

等到前幾個任務班做完匯報,已經是臨近傍晚。

說起來開始齊磊還有點緊張,因為里面坐的全是大佬!

不管是真正意義的上面的大佬,還是學術大佬,反正沒有一個簡單的。

好吧,廖凡義、龐清方、張路臣這種也是大佬,可是和真正的學術大佬還是有點差距的。

怎么說呢?

按理說,老秦那么重視,除了廖凡義是齊磊推薦的,剩下的實驗組的人也得出動最好的。

可是,各個院校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拿走人家最好的這事兒就沒法落實。

這就是社會學,不是紙上談兵,往往沒法按“最優解”來處理問題。

說白了,北廣組建新學科,新院系。自身師資不夠用,從別的院校調人,能給你個系主任級別的大能仙士就不錯啦,已經算態度端正,相當支持啦。

而且,還得是副的!主的都給不了!

真正的大羅金仙那都是鎮校之寶!是一個院校的根基,說給就給的?

而齊磊,你就按前世來算,也就是個二流研究生,讓他給這些學術大神們做報告著實有點虛。

可是,真的輪到他上場,一進去

嗯,確實挺唬人的!

坐了一屋子白發老爺爺,鮮少有“年輕”的。而且,還有穿軍裝的!

陣勢很大。

可是一抬眼,不知道咋的齊磊又不緊張了....

第一,他是大賽型選手。一上場從來不帶虛的!

第二,又不是沒見過世面,小爺還在大J區大佬懷里撒過尿呢!還和部長級的坐小板凳賣過萌呢!怕啥?

又不是沒見過世面!

第三!這些都很牛不假,可我也不差啊。

十七歲身體里住著個一塊腹肌的四十歲大叔,就問,你怕不怕!?

第四!我才不想被你們套牢呢!還學術地位...一邊玩去!自由點多好?

說白了,現在突然有點奔著砸去了!不是把報告會搞砸,而是打破老秦和廖凡義他們的幻想,把自己搞砸!

于是往前面一站,第一句話就差點沒把廖凡義嚇了一個跟頭。

“節省時間,各位坐一天也聽了一天了,概述這些就沒必要說了。趁著還有精力,具體問題,我們具體解答吧!”

廖凡義又想找刀了.....

千叮嚀萬囑咐你別搞砸了!有你這么沒禮貌的嗎?

下面的老爺爺們也是一愣,相視一笑,調侃起來:“這小孩兒,還挺懂事兒!”

你還別說,確實是坐了一天了,中午飯都是一邊聽報告,一邊啃的盒飯。

有的老爺爺為了不錯過數據報告,坐下就沒動地方,水都沒怎么喝,就怕上廁所。

至于齊磊這個人,更沒什么驚訝之類的感嘆。

對他的事兒,這些人比廖凡義、龐清方他們消息靈通得多,該知道的都知道,不該知道的也知道一些。

而且,來尚北的路上都驚訝一路了,現在早就過勁兒了。

既然這樣,那大伙兒就不客氣了,趕緊翻看一天的記錄,其中一個率先發難。

“我來提第一個問題。”

“第四階段的實驗還沒結束,我看不到數據,十六班的任務完成度是多少?如果現在做問卷,你認為,對倭國的好感度能達到多少?”

這位是龐清方的頂頭上司,人大國關學院的院長。

所以他關心的,也是自己那一攤子的事兒,就是十六班有關倭國的任務進度。

齊磊皺眉想了想,“不超過30。”

老爺爺一怔,“才這么低!?”

說實話,數據比他料想的要好上一些。他以為那些宣傳小作文一發,會很難看的不到80,也會很接近了。

齊磊則道,“不低了。第一,這是在東北,有天然的仇恨屬性。”

“第二,實驗開始時,問卷調查的好感度是4!僅僅十七天,長了20,您覺得樂觀嗎?”

老爺爺臉一黑,這小孩兒,意思是那么個意思,說話這么沖呢?

低頭沉吟,“確實...不樂觀。”

繼續問道:“這個數據,和你設定的實驗目標80以上還有很大的差距,這點你怎么看?”

齊磊,“80以上,是為第五階段設計的。”說到這頓了頓,“如果有第5階段的話。”

老爺爺皺眉,“第五階段?你的意思是說,第五階段可以達到80?”

齊磊,“如果任務班愿意,可以到95以上。”

老爺爺,“這可能嗎?”

齊磊一笑,直視,“這位伯伯,在這個實驗里,我們已經驗證了很多個不可能!所以...別在說這種話了。”

好吧,老爺爺敗走。

這孩子啥情況?誰招他了?

齊磊則是在底下默念,老爺爺對不起,不是不尊老愛幼哈。

“我來問第二個!”這時又冒出來一個,一個文史學家,關心的是十七班的任務。

而且,學乖了,不像之前那個那么磨嘰...

“十七班預估一下數據可以嗎?”

齊磊,“可以,10撐死了。”

這位一聽,直接就懵了。

好吧,剛想說才10,可是一想上一個...我謹慎點吧。

迂回戰術!

“這個10的數據,你怎么看?”

齊磊,“沒什么看法,情理之中。這種歷史虛無主義的問題,大部分人還是能保持清醒的,少部分人沒有自我判斷能力很正常。”

這位皺眉,“可是,這也和實驗目標差了很多。第5階段,你保證十七班能完成任務嗎?”

齊磊篤定,“能!”再次頓了頓,又說了一遍,“如果有第五階段的話。”

兩次!!兩次強調“如果”...

張路臣聽得微微皺眉,從心理學上來講,齊磊似乎在潛意識里排斥第五階段?

可是那個搞文史的卻看不出這些,一聽能辦到,還有點不敢相信:“能到50以上?”

卻聞齊磊,“不!100通過!”

好吧,他也想說不可能了,100?年輕人太自信嗎?

想直接問第五階段的內容,你第五階段要干啥?刀架脖子上投票啊?

可是還沒等他問呢,卻被另一個打斷了。

“說說一班吧!”這次開口的是一個和藹的老奶奶。

可是,你真當她和藹,那就大錯特錯了。搞整體經濟規劃的,沒一個和藹的!!

笑呵呵地看著齊磊,“小齊是吧?一班你隨便說說,挑你認為有用的重點,做個總結就行。”

齊磊一挑眉,這個是會問問題的!

朝老奶奶點了點頭,客氣了點:“一班的實驗目的大家都應該清楚。”

“商品定價規則,就是越貴越奢侈的利潤率越高,就是鼓勵一班,追求利潤,模擬自由經濟市場。”

“其它的我就不多說了....一班賺了多少錢,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只報兩組數據。”

“截止第三階段結束,也就是顛覆前黑板的計劃成功,開始收割期之前。全校5276個實驗人員,平均存款是31.78元代幣券。”

“這些錢的主要來源就是1.2.3階段一共十天的日工資結余,加上點贊規則,以及實驗人員購買點贊的代幣券流通。”

“這是第一個數據...”

老奶奶點頭。

齊磊繼續:“第二個數據,是第四階段截止昨天傍晚的數據統計,實驗人員,平均存款....3塊4毛錢!”

嗡的一聲!!

會議室里登時陷入了議論之中....

久久不能平靜!

要知道第四階段也僅僅就進行了6天而已!學生們就把手里的錢花的差不多了?

白發老奶奶插手沉吟了一會兒,問向齊磊,“你是覺得這個存款數額下降的太快嗎?”

“對!”

老奶奶笑了,有心考校:“可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講,更多的貨幣投入流通,這是好事是經濟活力的一種體現。”

齊磊一聽,裝傻還是真不知道啊?

也不廢話,“那請您把關于經濟流通和商品流通的數據匯總找出來,翻到最后一頁。”

老太太皺眉照做,翻過去一看...登時眉頭皺的更緊,凝重了起來。

對齊磊道,“說下去。”

齊磊,“截止昨天,奢侈商品的銷售總額比較實驗開始之初,暴增了1690!!”

老太太,“嗯...”

咬牙沉吟,“這確實是個問題,你針對消費主義的軟營銷策略很成功!”

“然后呢?”

齊磊,“您再看看,果腹級的商品,也就是最便宜的三餐和便宜商品的銷售額.....和最開始差了多少?”

老太太一看,登時一驚!脫口而出:“翻了四十倍!?”

齊磊,“是的...四十倍!也就是多,與實驗之初相比,四十倍的人開始用果腹級的三餐來應付生活。”

嗡的一聲,會議室陷入議論之中....

齊磊等他們安靜下來。

“這說明,在消費主義和一班的大范圍軟宣傳之下...不光消耗了5000多人的存款額度。”

“甚至很多人,已經開始用正常的支出來消費奢侈品!已經出現了透支消費和過度消費!”

“很多學生寧可吃5毛錢的白米飯不加菜,也要消費奢侈品。”

“這還是好事嗎?”

老太太說不出來話了....陷入了沉思!

這確實是個大問題!

沉吟了好久,才和身邊的另一個經濟學家,激烈的討論了起來!

其間,其它人也問了不少其它班的問題包括十四班前黑板,喚醒的問題。

總體上來說,第四階段的數據以及反應的問題都非常有價值。

終于,之前問過十七班問題的那個文史學者,再次發問。

你預計,“第四階段什么時間可以結束!?”

齊磊如實作答,“隨時都可以結束,相關的實驗數據都已經拿到了。而且很充分。”

那人再問,滿眼期待:“那么,是不是說我們馬上就可以看到第五階段了?”

此言一出,會議室瞬間安靜,所有目光集中到齊磊身上!

有人甚至迫不及待,“第五階段到底是什么!?”

前四個階段,一個階段比一個階段勁爆!他們很期待第五階段又能帶來多少驚喜。

而齊磊被問到第五階段...

下意識看向了老秦!!

是的,第五階段,馬上就可以開始,只不過....齊磊在掙扎!

他曾經對老秦說過,關鍵時刻,需要他來喊停!

因為....齊磊已經停不下來了,到了這一步!好不容易到了這一步,他想展現的更多!!

好不容易打開了一個現在和未來的信息通路,他要盡可能的拿出一些東西,而這些東西對于這個時代來說是無價的!

而廖凡義他們,包括會議室里的學者們,也是停不下來的!

這個實驗太有價值了!現在每出現一個新的現象、新的數據在他們眼里也是無價的!對未來的學術研究都有著不可估量的價值!

能喊停的,只有老秦!

齊磊就這么看著老秦,老秦也看著他....

他在齊磊眼睛里讀出了渴望!他渴望第五階段。

但是,也從他眼睛看出了齊磊在內心深處,其實是需要他喊停的!!

是的!他很矛盾!

他想停!但又不舍得停?

老秦怎么判斷?他要怎么替齊磊來做這個決定?

看似老秦也會難以抉擇。

而也許齊磊不知道!!!

最停不下來的就是老秦!

他要從全局的角度考慮問題!

他當然想拿更多的數據!驗證更多的突發情況....

無論是身處的位置,還是個人的情感!都無比渴望看到第五階段!

然而...

即便是這樣的內心掙扎,

老秦只是淡淡的一笑。

猶豫都沒猶豫!!

“停吧.....沒有第五階段了。”

齊磊既然能和他說出這種話,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后果是齊磊不想見到的!是嚴重的!

而在這個用人來搭建的模型里,能有什么是齊磊覺得嚴重的呢?

只有人!!

他得喊停了,不需要猶豫!

人最大!

老秦聲音不大,但卻傳到每一個人的耳朵里。

除了幾個上面的代表,所有學者都看向老秦,一臉不能相信,“為什么!?這么關鍵的時刻,不能停!”

他們是不知道的,也許就算知道了,此時也是不冷靜的,被學術沖昏了頭腦。

齊磊差點虛脫!!

在老秦喊出停的那一瞬間,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濁氣....

還好...還好!!

齊磊腦子恢復清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他突然有點后怕!剛剛他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他應該不猶豫的喊停的!

而老秦的這個停救了齊磊了!也讓他一下子想通了!

就不能有第五階段!

緩緩抬頭....

“我來說,為什么不能有第五階段....”

語氣平淡且堅定。

“也只有我知道第五階段是什么....”

眾一怔!“只有你知道?”

齊磊苦笑,突然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對!只有我知道。”

“我不敢告訴任何人。”

抬頭看老秦,意思,包括你!

“為什么?”大伙兒更加疑惑。

齊磊,“因為說出來,你們一定想看結果,想驗證數據!”

眾更好奇了:“那第五階段到底是什么!?”

齊磊,“第五階段是....徹底失控!”

“什么!?”眾人大驚!!“徹底失控?存在這種可能嗎?”

齊磊,“存在!”

“那為什么不做!?”

齊磊,“因為危害性太大了!我們承受不起!”

“尚北二中這兩屆學生得廢一半都是保守的!”

“還得是我們在花廢大量金錢,大量精力,大量人力物力,做心理重建的前提下!”

“各位...洞察模型,是個由人來組成的模型...一但造成心理影響,很可能就是不可逆轉的傷害。”

“我不敢做下去了....”

齊磊突然抓起一個水杯,也不管是誰的,猛灌了一大口!

順了順氣,“我來描述一下第五階段吧.....”

“首先....準備1個億的實驗經費....”

大伙兒又無語了。

這半個多月了,也才花了六七百萬,你這一張嘴就一個億?

齊磊,“一少部份是實驗經費,大半是5000多參與人員的心理重建...”

“危害真的很大!”

齊磊,“我只要說一點第五階段的規則你們就應該都明白了。”

“第五階段的規則是....”

“每隔兩天,72個實驗班的5000多實驗人員的基礎工資,增漲基礎值的100,也就是20代幣券...30代幣券....40代幣券。模擬隨著整個生活水平的提高,而增幅的平均收入。”

“每隔一天,除奢侈套餐、奢侈商品之外的,基礎食物供給、生活必需品供給...價格上漲基礎值的20...模擬日常必需品的漲幅速度。”

”第隔一天,奢侈商品價格上漲基礎值的100。這個就不用多說了。”

“預計20天為周期,工資上漲1100,生活必需品價格上漲220,奢侈品價格上漲2000倍。”

“除此之外,一班開始開通個人小額借貸業務。進一步加上消費空間。”

“同時展開,更深入的商品營銷策略。”

“模擬的是....在未來,十年到二十年間。”

“如果我們大力控制生活必需品價格,比如糧食、肉蛋、以及日用品。”

“在人均工資上漲11倍,基礎商品只相當于3.2倍的的情況下。”

“民眾對國家、物價,以及生活幸福指數的滿意度。”

“說白了現在豬肉5塊錢,大米1塊,二十年后豬肉15,大米3塊!大家對這樣的生活滿意還是不滿意。”

“滿意的話,為什么滿意。”

“不滿意...為什么富裕了,生活成本還沒提高多少,還感覺不到幸福!”

一眾學者都聽懵了!!

這....這是特么什么腦袋!?

這特么太有價值了!!

連老個老太太都急了,“做!!這個實驗必需做下去!我要數據!”

齊磊一皺眉,“做?”

“那這五千人怎么辦?遠超當下生活水平的發錢!還時時受著消費主義,和各種資本套路的轟炸!”

“形成錯誤的價值觀,消費觀!萬一扳不回來怎么辦!?”

“這些人就廢了!”

老太太,

老臉一紅,有些沒考慮周全。

可是,確實是太著急了。

還有點不死心,問向張路臣,“張教授....可以心理重建嗎?花費多少都行啊?這個錢花多少都值啊?”

“對啊!!”有人和老太太一樣急,“這個應該做啊?就沒點辦法嗎?”

一眾學者,著魔了一樣。

張路臣無力的搖了搖頭.....

“不太可能....”

其實不是這些學者冷漠,而是實驗價值太高了....

事實上,齊磊也知道實驗價值高!

真不能做!

此時,會議室里一點聲音都沒有!

而齊磊則是看向老秦。

他們怎么想不重要!老秦說了算!

只要老秦聽到這個實驗過程,還依舊保持不做的初心,那就沒問題!!

就怕老秦動心!

而事實上,老秦確實有點饞了!不是動心,是饞了!

這對國家的整體戰略制定都是有幫助的!

能不饞嗎?

可是,當齊磊忐忑望過來的時間,他也好,身后的幾個大佬也好,別說心,眼皮都沒動一下!

淡然朝齊磊一笑,“放心....這就更不能做了!”

人、最、大!

其它的都不重要!

齊磊則是點點頭,有老秦這句話,他就安心了....

看向一眾討論激烈的學者們,呲牙一笑。

放松下來,心說這幫老學究還是沒人家老秦覺悟高啊....

還在這舍不得呢?

那好吧,我幫你們死心!

笑嘻嘻的,“都很想做是吧....”

眾人看著他....

無聲!

就見齊磊突然緩緩抬起手臂.....

“做可以....”

眾人安靜下,全部看向他,只見高舉手臂,朝眾人喊道,“做可以,那么我宣布,在第五階段....”

“我將行使,我手中的特殊權利!”

眾人一滯,“什么權利?”

齊磊拔高聲調:“停掉一班...二班所有普通成員!根據大數據全校所有對倭國抱有敵對情緒的實驗人員!”

“全校所有,反對將岳飛、戚繼光移出課本的實驗人員的.....”

“專用觀點紙和信封!”

掃視全場,“我的專有權利就是...擁有專用信封,專用觀點紙,以及一班先鋒報用紙的支配權!”

“我說不給誰!就不給誰!”

會議室中瞬間失聲,落針可聞!

這回連那些老秦上面的大佬們都驚了!!

你要不想第五階段進行下去就明說唄!我們也是支持你的!

你,你這是搞啥?

而那些學者們.....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突然蹦出一句,“胡鬧!”

“你這就是胡鬧!”

“哪有這種權利!你這么弄,實驗還怎么進行?”

齊磊卻是戲謔一笑,攤手:“怎么就沒這種權利啊?這是規則定下來的。我可以這么使用。”

大伙兒登時怒了,“這就不是規則的事兒!你這是脫離現實!這就離譜!?”

齊磊,“離譜嗎?可我怎么覺得很貼近現實呢?”

神情一變!

“從傳統通信到網絡通信!”

“從電信設備到通訊規則!”

“從軟件到硬件!!”

“從系統到每一個電子原件!!”

“你們來告訴我!哪一個是我們自己的!?”

“哪一個不是離譜到人家說給你停了就停了!?”

“這!!不是現實嗎!?”

場中再次靜了下來,而且靜的嚇人!所有人都五官扭曲!

憤怒!對齊磊的惡言憤怒!

不甘!不甘于他的強詞奪理!

無言!然而又對他說的事實!無言以對!

老秦,以及他身后的那些人,也是冷汗直流!瞳孔放大!

更意識到了什么!

這絕對是他們今年!!聽到的最恐怖的故事!

也是印象最深刻的當頭棒喝!

一輩子也忘不了!

老秦終于知道齊磊為什么要這項權利了...

之前也猜到了一點。

但是沒想到!他現以這樣的方式拿出來!

這也是他要傳遞的重要信息?

是的...我們做這些有什么意義?

研究來,研究去!自認領先!自認已經窺視了未來!

自認...不會再輸掉未來!

可是...全都是笑話!

齊磊可以用最粗暴的方式!讓一切實驗任務失去意義!

他可以把十六十七,做到100,真的做到了!

可以讓顛倒黑白!可以讓不可一世,滅掉了十四班的一班,再沒有一點聲音!

而這一切,只因為他掌握著,最核心的東西!

紙是洞察模型里的傳播媒介!

那在現實里什么是媒介?

我們有嗎?

此時,所有人看瘋子一樣看著齊磊...

只見他緩緩站了起來!

像個局外人一樣,蔑視著所有人!

“所以....”

“你們想看一班的數據?想看二班的成員們申訴成功?看不到了!因為他們在第五階段不會有數據!”

“你們是不是還想看十六班怎么做到80以上?十七班怎么通過50的支持率?”

“而這個你們肯定能看到,且而必然是100!”

“因為我手里....”齊磊揚了揚拳頭!“我手里攥著的才是核心技術!可以讓你們閉嘴!也可以讓任何人原地消失!”

“想想吧...”齊磊長長一嘆,“也許...這才是我們應該洞察的未來!”

說到這兒,齊磊鄭重的面向老秦“向您匯報,截止4月25日洞察模型最后一個驗證課題正式完成!請求關閉模型!結束實驗階段!”

老秦看著他....鄭重之中,又夾雜一點乖張的樣子。

突然想笑....

憋著笑:“同意!”

孰能有于以奉天下!?

唯有道者!

齊磊一握拳,和廖凡義張路臣掉頭就走!

這兩人來和齊磊一起作報告,可惜一句話沒說上!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當齊磊描述出第五階段的時候,他們倆就站在齊磊這邊!認為不能再做下去了!

出了會議室,廖凡義有些激動!“你是對的!不能進行第五階段!危害太大了!”

只是說完才和張路臣反應過來,“咱倆出來干啥?”

“還沒要經費呢!”

說完又忙忙叨叨的沖了回去!

一激動把正事兒都忘了。

等兩人折回去,齊磊眼珠一轉,心里大笑!

擦!這回把人都得罪光了!算是砸了吧?

不能再惦記我了吧?

樂呵呵的往回走。

而會議室里....老秦也轉過身來,對著一眾依舊紛紛的學者們一笑。

解釋道:“這是他的母校....他是不會眼睜睜看著他的同學,受到傷害的....大家理解一下。”

學者們還想說點什么,可是老秦已經猜到了他們要說的話。

突然又嚴肅起來:“還有就是....這是人道主義問題,不能含糊!”

等于是給事情定了性!

大家一看無可挽回....

也只好惋惜作罷,倒是那老太太,悶頭半晌,突然咬牙切齒的來了一句!

“讓他寫報告!寫論文!!必需把第五階段從設置到預期,還有內在邏輯給我寫清楚!”

“寫的清清楚楚!”

突然一苦,“不讓驗證也行....可他總得給我個交代吧?”

眾人哈哈大笑,老太太可一點都不和藹了。

而老秦他們,則是笑罷轉憂,陷入了沉思....

說實話....

齊磊最后亮出來的特權....重點性一點都不比第五階段的實驗來的輕!

這是一計警鐘啊!

而且是洪鐘大呂!

你說荒謬嗎?不荒謬!不要對西方有任何幻想!只有拿在自己手里,才最踏實!

以前沒這么深刻,今天讓這小子又裝了一回!

能記一輩子!

會議室里,一直討論到深夜...

大伙兒把實驗詳述,以及主要數據研究了一遍又一遍....

終于,臨近十一點多....

一個主管領導這才和一眾專家達成共識...

看向前排焦急等待的廖凡義、龐清方還有張路臣。

長出一口氣,“說吧...你們要什么!這個新學科要怎么建設?”

“給我一個思路。”

廖凡義一聽,心頭大喜!心說可來了!

領導這么說,那就意味著,可以獅子大開口了。

廖凡義直接道,“不光有思路!建設計劃我都寫好了!”

從懷里掏出一張清單,“您看看這個!”

大領導接過一看....

差點沒控制住養氣工夫!眼角有點抽抽.....

面上沒啥表情,心里已經是翻江倒海!!

獅子大開口是吧?

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

清單上列了一大串。

首先,每年3億專項扶持資金!!

注意!是專項扶持資金,不算北廣和JY部的院系撥款和教學改革專項資金。

你是真敢要啊....

這么多錢你要干啥?拿了跑路?

然后...

3億好像沒多要。因為他下面的要求要是達成了,確實得這么多錢,3億都不一定夠!

廖凡義要成立北廣數字傳播與技術學部!

注意!不是學院,不是系!

他要弄一個學部出來!

下轄:

數字媒體理論與技術學院。

大數據研究院。

網絡新聞學院。

網絡電視學院。

網絡傳播研究院

信息與通信工程學院

計算機與網絡空間安全學院

數據科學與智能媒體學院

實驗教學中心

還有!!他還要創辦《網絡傳播學》學術期刊。

不但涵蓋了社科學科,還有工科!

不算學術期刊,八個學院,一個教學中心。

這是心得有多大?

可還沒等看完,龐清方來了句能把人氣死的!

“目前能想到的就這么多...再有再加!”

你還想再加?

你這已經干出去半個北廣了?原本北廣只是一個新聞類的專業院校。也就十幾個學院。

現在你又加上工科,那北廣還是新聞專科院校嗎?都要成綜合性院校了!

突然一抬頭,看著廖凡義,“這是你校長出的主意吧?”

廖凡義一愣,“不是!真不是!”

“哼!”冷哼一聲,“不是就有鬼了!”

廖凡義一個系主任,他有這么大的野心?直接要跳一級,要掌管一個學部?

疑聲道:“是不是有點太多了?”

龐清方一聽,“不多!”

“真不多!”

“把這些學科放在一起,便于交叉研究。”

“好吧!”大領導沒多考慮,點頭了,“大就大吧!”

目前來看,有這個必要!

可是,領導嘛,有領導的藝術,答應了是答應了。

3億!九個學院都沒問題,全盤接受!

但是,你不能這么算計上面啊!

這得給北廣調多少的師資力量?要了龐清方和張路臣就費了多大的勁兒?

你還要弄這么大一個攤子?

其中的阻力又得有多大?這不給上面出難題嗎?

北廣這小算盤打的太響了。得敲打一下,下不為例!

掏出鋼筆,直接在清單的背面寫了幾個字:

數字傳播學部。

學部部長暫由董北國同志兼任。

副部長:廖凡義、龐清方、張路臣....

董北國就是北廣的校長,你既然敢獅子大開口,那你就來當這個部長吧!別以為我不知道。

至于三個副部長,三人算是連跳好幾級,不過也是應該的。

這個實驗...非常有價值,立功了!

本應就遞回去了。

可是,老秦突然來了句,“領導...還有那小子。”

大領導一怔,隨之笑了,“把他給忘了。”自言自語,“現在看來...還真不應該把他放出去。”

沉吟片刻,再次動筆,“齊磊,北廣后勤處.....采購經理。”

抬頭一笑,“他現在還沒學位,教職是給不了的。只能放到行政崗位上,參與學部工作吧!”

繼續道:“看他自己意愿,可以現在就過去,也可以上完高中,至于他出不出國,這個咱們是左右不了的,個人自由嘛!”

“不過,你要出去,總得把這個工作辭了再走吧!”

想了想,“不辭也行,北廣給他留著編制。”

齊磊做夢都沒想到,我堂堂互聯網巨頭,怎么就成后勤處的了?

當然了...

北廣校長,董北國同志,當看到這份上面親筆的任命,也有點腿肚子轉筋!!

“任命我兼學部部長?為什么啊?”

“不應該啊?兼任也得是副校長,或者別的學部部長吧?”

“我一校長我兼什么部長?”

想了好久,這是敲打我呢?

我得罪上面了?

啥意思啊?

董背鍋...不對!

董北國同志,好幾宿沒睡著覺!

上大領導盯上了!

提一個小事兒,文中關于幸福度的問題,估計得有人說和傳播學關系。

是樓市和生活成本的問題....

這個,后面有單獨的劇情,就不在這里說了,說心里話,我還是頭一次把科普劇情寫這么長。

原本還應該更長,這是一個高潮,也是一個大鋪墊。可是實在不能再寫專業名詞解釋了,審美疲勞了。

還得留點干貨給齊磊同學寫論文。

所以在這里就不全解釋了。等后續劇情吧。

另外,這段算是完事兒了,還有一點小小的收尾工作,以及下一個劇情的銜接。

比如二班和齊磊的那條新聞到底有什么用之類的。

但是,也得等我歇兩天再說了....

真的寫攤了!

這段本來就不好寫,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堅持下來的....

不瞞大伙兒,看屏幕都是花的,休息兩到三天。回來繼續嗨!

(剛改完還沒改錯字,對付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