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89章 連接現在與未來的通路(四)

第189章 連接現在與未來的通路(四)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89章 連接現在與未來的通路(四)

任務班終于摸到了竅門兒,開始反擊。

而人一旦沉浸其中的時候,所能迸發出來的激情,是相當恐怖的。

此時,西校舍給任務班專門開辟出來的辦公室內,四個任務班的核心成員齊聚一堂,正在按照齊磊給出的思路摸索著下一步的方案。

而與他們相同的是,為任務班做保障的那幾個專家學者也聚在一起,在商討著什么。

是的,他們也開竅了,也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開始真正的發揮專業能力。

要說之前,大伙兒還是有點沒當回事兒,教一幫小孩兒玩什么資本?玩什么輿論?

想法也如廖凡義那幾個老學究第一眼看到實驗文案時一樣,“這不就是小孩過家家?”

可是,隨著實驗的推進,大伙兒也開始認真起來。

他們發現,這過家家...不太一樣,挺適合大人來玩的。

然而,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最先拿出第一步方案的,居然不是他們這些專業人士,而是李沫。

這四眼妹兒從第一天開始就投入其中,所以,她比那些專家更早進入角色。

事實上,第一個提出聯合四個任務班一起推翻十四班的人,也是她!

這段時間,學的最認真、思考的最多的,還是她!

剛剛齊磊的思路,看的最透徹的,還是她!

議程設置、網絡傳播,把前黑板架起來,李沫居然聽懂了。

于是,順著這個思路,她想到了,如果要利用網絡傳播的話,那就要把72個班里那些“觀點名人”而利用起來。

怎么利用?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雇傭。

可是,資金從哪兒來?

一班確實在做生意,這段時間攢下了不少錢,可是這錢其實不多。

目前,72個實驗班的購物傾向,還是以普通套餐和普通生活必需品為主,這是他們利潤最少的品類。

所以,去掉一班的開銷,平均下來,一天能攢個100多塊代幣券就不錯了。

現在,一班的資金一共也就500多塊錢,這點錢是不夠的。

突然看向宋小樂,“宋小樂,你現在有多少錢?”

宋小樂一愣,“不到1500!干啥啊?”

現在,最有錢的就是宋小樂。這貨占了二班一半的股份,再加上公司盈利,他一天的收入有300多。

李沫一聽,登時眼冒綠光,“借給我,我給你利息!”

宋小樂一聽,“可以啊!你給多少利息?”

李沫白了他一眼,“少不了你的!而且,不但給利息,一班全力你保住股份!”

又看向十六、十七兩個班,王學亮和郭志勇登時搖頭,“我們現在沒錢。”

李沫一笑,“你們是沒錢,但咱們都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把你們前后黑板的位置暫時借給我。事成之后,一班可以給你們提供一部分資金,還有宣傳上的幫助,怎么樣?”

王學亮和郭志勇登時心中大喜,“真的!?”

李沫,“當然是真的!就說借不借吧?”

“借!”兩人當然要借。

反正現在他們也沒什么建樹,前后黑板的資源也是浪費,正好給一班用。

“還有...”李沫繼續道,“你們的保障團隊也得暫時借給我們。”

“沒問題啊!”

一旁,幾個專家學者無語地看著四眼妹兒,尤其是一班那個姓趙的經濟學家,嘴巴張大,瞳孔渙散。

突然發現,他好像第一天認識這個小丫頭一樣。行啊,有點天賦啊!募集資金、資源交換玩的挺溜哈!

朝看過來的李沫豎起一個大拇指,不吝贊美。

心說,“可惜了,這丫頭的志向是學物理,否則這個徒弟當場就收了。”

天賦這個東西,不是看你在書本上記下來多少,把老師講的懂了多少,考試能考多少分兒,而是看你學了“一”,能不能想到“二”。

活學活用才是真諦。

這才叫天賦,而在趙教授看來,李沫是有天賦的。

然而,讓趙教授沒想到的是,就這么一個大拇指比劃出去,對李沫一生的影響有多大。

李沫突然生出一個念頭,我是不是應該學經濟啊?

嗯,回頭好好想想!

此時,李沫暫時不考慮那么多,屁顛屁顛地跑過來,“趙老師,咱們有兩千塊,還有五分之三的前后黑板了!”

趙教授欣慰地點了點頭,兩千塊啊!兩千塊就能干很多事了。

“這樣....”趙教授開始出主意

“李沫,要不學經濟吧?來人大,我親自帶你。”

好吧,心里想的是出主意,是實驗的事兒。

可是,嘴上很誠實,把想法說出來了。

李沫眼前一亮,剛要說話,結果,說完趙教授就后悔了,“咳咳!!”清了清嗓子,“開玩笑的,別當真。”

人家孩子要去學物理,學的好好的,成績名列前茅,他這不是毀人家嗎?

“我.....”李沫差點沒哭了,咋就開玩笑了呢?不帶這么逗人玩的啊!?

我想去啊!搞經濟多有意思啊?

關鍵是,能玩人,管錢!

賊爽!

趙教授卻沒發現李沫的異常,轉入正題,“我們可以嘗試寫幾個觀點范文,然后,先找幾個‘觀點名人’試一試反饋,再逐步加大力度。”

另外幾個學者一聽都笑了,“這個簡單!”

他們里面有研究大眾傳播的,有社會學的,有心理學的,有文史專業的,甚至還有律師。

研究幾篇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還撩撥輿論導向的軟文兒,還不簡單?

李沫在一旁欲言又止....最后,撇嘴走了。

不要我拉倒,我還不跟你學了呢!

眾人當下就商量了起來,不到兩小時的工夫,幾篇隱蔽性極強的網絡傳播小作文兒就成形兒了。

齊磊一直在旁邊看著,沒插手。

也用不著他插手,前黑板的破綻太多、太大,這幾個人就足夠了。

只是,看著李沫那個表情挺有意思的。

默默出了屋,來到主樓四層,找到章南,“章姨!”

“人大那個姓趙的相中李沫了,李沫好像也有那個意思,您想想辦法啊,也許能再弄個保送啥的!”

章南正忙著呢,好像一點都不意外,反而還長出了一口氣,“終于有對上眼兒的了?”

“你別管了。”

齊磊一個激靈,啥意思?沒懂呢?

老丈母娘....老丈母娘不會早就盯了上吧!?

“哦!”恍然大悟,瞪眼大叫,“我說耽誤那么長時間的教學,您咋一點都不著急呢,原來在這兒等著呢啊?”

章南抬頭,插手,支著下巴平靜地看著齊磊,“你知道的太多了。”

齊磊一縮脖子,掉頭就跑。

“走了!”

太嚇人了,老丈母娘永遠在第五層。

陳鵬又支楞起來了(站起來了)!

自從上學期讓齊磊和徐小倩當眾喂了一波狗糧、啪啪打臉之后,他就老實了很多。

這也是個官二代,一點不傻,財政、付江都甘愿給齊石頭當馬仔,他腦袋才沒那么大呢!對招惹這么個東西呢!

而且,他也看出來了,二中水太深,他是折騰不出什么大風浪來的。

所以,踏踏實實地在自己班的那個小圈子,玩一玩鬧一鬧也挺好。

可是,陳鵬這個人終究是耐不住寂寞的,要是沒齊磊....

沒吳寧...

沒唐奕...

沒財政...

沒付江...

沒盧小帥...

沒大東子、二成子、三冰子....

好吧,沒這些人,他絕對就是高二最靚的那個仔兒!!

可惜,人生沒如果啊,只能憋著。

可是,最近這幾天,陳鵬突然就找著感覺了呢?

陳鵬開始當網紅了!!

是的,原本他對這個實驗模型是不咋感冒的,一天十塊錢的代幣券兒,還不讓花自己的錢,這大大拉低了陳鵬的生活質量啊!

可是,后來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一個神經病兒,迅速躥紅成了名人。

這不由讓陳鵬眼前一亮,特么還能這么玩的?和我的胃口啊!

于是,陳鵬有點上頭了。

他猜想,這個神經病兒應該是詹小天。沒錯,十有八九!

也只有他能和齊磊對著干,還有那么多黑料。

而且,這個“網名兒”也符合詹小天的氣質啊,那孫子不是啥正常人。

只是,詹小天不承認,陳鵬拿他也沒辦法,可心里認定了就是他。

心說,有啥可藏的?不就是發點破段子,嘚瑟一下嗎?

但問題來了,陳鵬眼紅啊,罵齊磊也是真特么的爽啊!

關鍵是,這孫子一天光點贊就能掙一百多塊,就沒天理好吧?

而且,這就不是錢的問題。

陳鵬老羨慕神經病兒出名以后的狀態了,到哪能聽到談論神經病兒今天又出了什么段子、他又噴誰了的話題。

這不就是陳鵬想要的狀態嗎?

于是,陳鵬也要當網紅,和錢沒關系,單純就是想出名兒!

那么,問題又來了,陳鵬沒有人家那兩下子,寫的東西不是那么吸引人咋辦?

目前為止,他最熱的一個觀點貼,就得到了20多個點贊。

于是,陳鵬動起了歪心思,你詹小天聰明,老子也不笨!

他找了實驗過來的好幾個班,仗著之前在實驗高中的人氣,拉攏了一大批人。

“把的15次點贊給鵬程萬里,一個贊一毛錢!”

沒錯,點贊排名前20的實驗班一個贊給一毛,他全許出去了。

陳鵬不在乎錢,老子就是要出名,這個錢都砸出去又怎么樣?就算倒貼一點,他都沒問題,只可惜,他沒那么多代幣券兒。

你看看....

陳鵬也算是個人物了,這么快就發現了流量的價值。

一個贊一毛,對于普通實驗人員人學,15個贊那就是一塊五,不是小錢了啊,當然愿意幫陳鵬實現這個網紅夢。

就這樣,鵬程萬里開始迅速走紅!

他只是聯系了四個班,200多人,給他提供3000多個點贊。

這個點贊率已經很高了,比次次排名第一的神經病兒還要高一大截,這讓陳鵬非常有成就感。

而且,不但有成就感,還讓陳鵬發現了一個秘密,一個驚天大秘密!

這特么是個買賣!!是個大買賣!

老掙錢了!

這3000多個贊,他雖然掙不到錢,可是高排名帶來了高曝光率,內容稍稍差點也無所謂,又能吸引來大量的關注度和點贊。

他的點贊量居然能到4000多,甚至逼近5000,200塊就這么輕松到手了。

好吧,陳鵬絕對是中國互聯網史上的第一刷子!

他找到了流量密碼。

周蕾同樣發現了財富密碼,以及滿足她無限虛榮的密碼。

事實上在后黑板,第一個屬名的觀點貼不是神經病兒發的,而是周蕾!!

實驗開始第一天,當周蕾看到齊磊的月考成績是抄的的時候,心里莫名的舒爽。

寫觀點的時候,心想反正是不記名的,再加上對齊磊的恨,自然不會寫什么好話。

可是,讓周蕾沒想到的是,她的觀點居然貼上了后黑板。

那時著實嚇了她一大跳,她怕被認出來,怕大家批評她造謠、小心眼兒,惡意重傷。

可是,結果好像和她想的不大一樣。

首先,很多人在罵齊磊,這讓周蕾找到了同類。

而她由于在初中就認識齊磊,知道不少他初中的糗事,觀點自然也有說服力,連同班同學都在談論她的觀點。

于是,周蕾開竅了,也膽子大了。

從第三天開始,她的觀點信封就開始屬名。不是她的真名,而是一個網名——雪飄零。

只是那個時候,雪飄零這個ID并沒有走紅。

等到神經病兒走紅之后,周蕾才開始模仿他的成名之路,開始連載一些文字、一些段子。

而且,周蕾又發了新的吸引眼球的方式。也就是說,她不光模仿,她還突破了。

有一天,她無意中把一張美少美戰士的貼紙貼在了觀點信封上,結果,后黑板,她的觀點貼子上,真的就有一張美少女戰士的圖片。

在別人都是文字,只有她這里一張圖片的情況下,自然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再加上,周蕾本身還是有一點水平的。起碼綠茶久了,最知道男生喜歡什么,女生又喜歡什么,也特么最會立人設。

從那以后,周勒開始在觀點信封上配圖,專門挑選一些不露臉的背影,或者女姓局部照。青春氣息兼顧文藝范兒,內容也是兼顧少女心思和小男生的曖昧喜好。

大量地吸收粉絲!!

所有人都以為圖片上的女生就是“雪飄零”本人,可能是高二的簫婭、李琳,也可能是高一的張燕玲等等。

眾說紛紜,更加提升了熱度。

就這樣,周蕾紅了,虛榮心得到了巨大的滿足。

上百元的收入,也讓周蕾著實過了一把有錢人的癮。

而像周蕾、陳鵬這種,以各種方式走紅的普通人,也是越來越多。

后黑板的生態系統,也算徹底建立起來了。

這天。

李沫和錢宏俊找到了陳鵬和周蕾,開門見山:“別緊張,你們的信息對普通實驗室保密,對我們來說卻不是秘密。”

錢宏俊,“事實上,你們能走紅,也是我們在操縱。沒有我們,你們是上不了后黑板的。”

陳鵬:“”

周蕾:“”

李沫一笑,說心里話,有點難掩輕蔑。

這就是高度的不同,這兩位別人眼里的網紅大V,在她眼里,不過就是他們制造出來的一個工具人而已。

端起派頭:“這叫信息焦點,說了你們也不懂,都是傳播學的知識。”

“你們只要知道,是我們制造了信息焦點,咱們是一伙兒的。”

“找你們是做一筆生意,有沒有興趣?”

陳鵬放下戒心,這種實驗環境,畢竟不是現實,還有著隱藏自己的的戒備。

“什么生意?”

錢宏俊,“替我們做事,每條觀點給你們錢。”

陳鵬和周蕾對視一眼,“就這么簡單?”

錢宏俊都樂了,“比這還簡單的,都不用你們自己寫觀點,用我們寫好的稿子照抄就行。”

陳鵬:“”

他們現在還不懂不些,還抱有傳統觀念,認為還有這種好事?

“行!多少錢?”陳鵬答應了下來。

李沫,“你的話,40塊一條!周蕾20。”

周蕾卻不干了,“憑什么我比他少?”

李沫:“姑娘,你要搞清楚,這是個按流量來評估價值的世界。你的流量比陳鵬低,自然就拿的少嘍!”

周蕾聽的不舒服,可也無從反駁,只能強辯道:“那你們還找別人了嗎?別人給多少?”

按說,不能告訴她,可是,前期只有少量的網紅帶節奏,況且知道也沒什么,因為剩下的都是自己人。

“有!”

“神經病兒、樂樂很冤啊。”

周蕾:“那他們多少錢?”

李沫撇嘴,“他們?他們比你們高多了。”

“那不公平!”

李沫:“有什么不公平的?你們的稿子,有一大部分都是人家寫的,很公平了!”

“干不干?不干拉倒,我們找別人。”

“干!”周蕾最后還是答應了。

她其實沒那么硬氣,現在在后黑板走紅的不僅僅只有她,競爭不小呢!

只是心里還是不服氣,那個神經病兒和東樂很冤啊有什么啊?

人氣也就和她差不多,也許還不如她呢!

與此同時,相比起四個任務班的輕松寫意。

廖凡義、龐清方他們卻沒那么輕松,正在十四班訓話呢!

“提高警惕!!”廖凡久再三強調,“到了這一步,也可以實話告訴你們了,實驗已經進入到了第三階段!”

“你們的敵人,四個任務班,馬上就要開始發起進攻!”

“你們班代表的,是我們這些傳統媒體人的臉面!”

“在保證實驗原則,公平、公正的前提下,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能讓四個任務班有機可乘!明白了嗎?”

“明白!!了!!!”

十四班眾拉著長聲兒,周之洲甚至頭都沒抬,還在那兒做題復習呢!

心里還道,這大叔,怎么比那幾個老的還磨嘰呢?反擊?反擊個屁啊!?

突然對同桌劉林來了句,“班頭兒這幾天是不是都沒時間學習啊?”

劉林點頭,看向前方,“徐小倩都好幾天沒抓著他的影兒了。”

卻是方冰突然不知道從哪兒撲出來,一手摟一個,“提高警惕!!干倒班頭兒!”

三人登時中二上頭,“提高警惕!干倒班頭兒!”

中午之前...

四個任務班送到前黑板的新聞稿,遞到了十四班和廖凡義手中。

是的,隔壁進進出出,氣氛凝重,廖凡義猜想,齊磊他們應該是要今天開始動手了。

所以,不但十四班的學生要審一遍,他們這幾個老學究也要審一遍。

所以,他才給十四班訓話。

周之洲正好今天值班兒,審任務班的稿子,心里也是打定了主意,哪怕有一丁點可疑,都得給他們打回去。

齊磊不是說了嗎,隱蔽性很高的...那好啊,我看你有多高!

可是,新聞稿拿過一看,周之洲臉一黑。

“嚓!齊老二投降了?”

特么這算是什么反擊?

送到廖凡義這兒一看,“這”

廖凡義都無語了,“你這隱蔽性也太高了吧?”

1.價目表....(今天連詞都沒有!!)

2.高二二班班委會,申請強制執行(實驗劇本,和那四個班沒關系)

3.二中學生議論紛紛,齊磊父親有意把齊磊轉學(同樣是實驗劇本)

4.倭國首相訪美....

5.岳飛是民族英雄

這特么的....比第一階段還干凈!!

真的就是啥也沒有,這要是再不給過,那就說不過去了。

啥情況呢?百思不得其解啊,只能硬著頭皮發出去。

但是,為了保險起見,什么艱苦樸素、勤儉節約的口號,依舊是不能少的。

可是,這玩意發出去,真的就是一點新意都沒有,大伙兒都看膩了。

各班的觀點信封也是吐槽的不少,其中幾個“大v”也開始漸漸有了聲音。

神經病兒:我實在無力吐槽,已經2000年了啊,我們的前黑板就不能與時俱進一下子?報道一些年輕人感興趣的東西不行嗎?很難嗎?

樂樂很冤啊:前黑板一如既往的毫無新意,聽說有“群眾”已經給十四班提了意見,但并未被采納。咱也不知道咋回事。

不過,我個人是表示理解的,做為二中的權威媒體,要保持中立正面的形象,這是權威媒體該有的姿態,為前黑板點贊哦!

齊磊是陰陽怪氣,宋小樂是一半一半。一半老陰陽,一半又替十四班和前黑板說話,你都分不清他是真是假。

鵬程萬里:不明白為什么有那么多人吐槽?

前黑板的公用就是提供權威論調把握校園大方向,說一個專業一點的名詞,這叫嚴肅媒體!

它不應該是調侃嬉笑的地方,也必須嚴肅起來。

想看搞笑的,看我段子就好了呀!

雪飄零:前黑板是需要大局觀和格調的...

幾十年的口號喊下來也是宣傳需要,這無可厚非。我們年輕人雖然不喜歡,但請不要質疑,更不要詆毀它。

輪到這兩位,干脆就是唱贊歌,站前黑板的隊。

只不過,細看這四個貼子,傳遞的信息很有意思。

中立正面....

年輕人不感興趣....

大局觀...格調!!

嗯!依舊是很正能量的。

連十四班的人看了都挺滿意,“操!!還是有明白人吧?”

徐小倩則是撇著嘴,“叫神經病的沒一個好東西!”

榕樹下那個逮誰噴誰,二中這個天天罵齊磊,徐小倩想撕了他。

別讓她知道這人是誰!

廖凡義、龐清方他們也是松了口氣。

總體來說,沒有什么大問題,就一個神經病兒使用了質問的口氣,表達了不滿的情緒,其它的輿論觀點還是很客觀的。

好吧,正面、權威、格調、嚴肅媒體!!

這些詞語,連這些傳統媒體人都是認可的,這叫定位!前黑板的定位就是這樣的。

雖然確實有點不接地氣,可是,雪飄零說的沒錯,前黑板是需要保持格調的。

傳統媒體的新聞模式,就是保持形象,做德、美的代名詞。

本來就是這么回事兒,不然怎么保證嚴肅性和權威性?

在這個年代,一個人不穩重,那就是輕浮,輕浮的人不可信。

而一個媒體如果輕浮...只有八卦小報兒才輕浮呢!

但是,問題又來了,反擊呢?

無論是四個任務班的前黑板新聞,還是他們掌控的后黑板

反擊呢!?

你能看出任何有人操控的痕跡嗎?

連神經病兒的言論都只是年輕人追求新鮮的刺激感官,發表的對傳統媒體刻板的不滿,屬于人之常情。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廖凡義還是決定把神經病兒列入重點觀察對象。

“盯著點這個觀點名人,我總感覺這人的語氣有點像齊磊呢?”

龐清方一聽,“不可能!他自己罵自己?”

“呵呵。.”廖凡義嗤之以鼻,“那混蛋東西,啥事兒干不出來?”

龐清方直咧嘴,這小子確實有點邪的。

不過,龐清方喜歡,年輕人就要不居一格。

開始,他還沒想過爭取一下這個年輕人,可是至少現在,龐清方改主意了。

這事兒一完,他得和齊磊談談,看看他有沒有興趣來人大。

北廣有啥好去的?國有什么好出的?人大多好?那才是頂尖學府呢!

到了晚上。

晚間新聞四個班又來送稿,廖凡義差點沒瘋。

一樣!!和中午的一毛一樣!!

“你們在干什么!?”

結果,齊磊呲牙一笑,“嘿嘿,問多了不是?反正您小心著點兒,我們已經出手了哦!”

說的廖凡義臉都綠了,你騙鬼子呢?!

迷魂陣!肯定是迷魂陣!!

就這樣,新聞依照中行的發出去,前黑板必然又招來更多的不滿。

這是沒創意了?從早到晚怎么都是這個玩意?

觀點信封也開始有點不對勁兒。

神經病兒:別問前黑板,無可奉告!咱聊點別的行嗎?比如,《傳奇》的服務器又滿了,網吧的費用又降了,2塊錢一小時勒,媽媽說我又能打《傳奇》了。

樂樂很冤啊:號外號外!高二八班某同學,炮樓冒煙被老吊車逮了個正著。大哥心下一橫,沒跑,給老吊車遞了一根兒,屎差點沒揍出來。

鵬程萬里:重大新聞,二班宋小樂試圖在成績上超越十四班二成子,這是兩個倒數第一的戰爭!我想說,倒數第一打的這么火熱,你們讓倒數第二怎么活?

雪飄零:雪花從一降生就奔向大地,飄落的那一瞬間,就是它一生...可是,雪花從悔改...因為...那是它的宿命。(配圖)

三個八卦小新聞,一個酸文寫的還不咋地。

剩下的,依舊毫無波瀾。

連那些“自來水”罵前黑板的,都讓四個任務班給屏蔽了。

為了不分散火力,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在這四個人身上。

可是,看在廖凡義眼睛里,有點腦袋疼!

搞什么飛機!?有種一拳打在棉花里的難受。

都準備好了,你們倒不出招了呢!?

心說,讓齊磊誆了?

他們不是今天動手?怎么都是些無關緊要的?

好吧,誆了不是一天,而是好幾天。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一連四天,前后黑板毫無波瀾,甚至比第一階段還老實。

重點照顧的那個網紅神經病兒,也是東拉西扯,偶爾和其他幾個網紅一起調侃一下前黑板,要么就是讓人無語的八卦小新聞。

只不過,這貨好像很會抓心里,都是大伙感興趣的話題。

大體方向還是那一套,最嚴重的一句話也就是,“把前黑板摘了算了。”贏得不少點贊。

其他的一些網紅,像是樂樂很冤啊、鵬程萬里、雪飄零,則是發點八卦小新聞,吸引一點流量。頂多有時候和神經病兒一樣,調侃一下前黑板。

而且,多是正面評論。腔調的也是,前黑板的正面、權威、格調...是嚴肅媒體!

就是替前黑板說話。

對此,廖凡義等人也是徹底松了口氣,看來四個任務班這是虛張聲勢。

對于網紅的調侃和爭論....

這很好啊!本來就是嚴肅媒體,和你們那些小道八卦不是一個級別的。

你們愛說什么說什么,何況是夸前黑板的居多。

說白了,這些網紅大V,就是不入流,瞧不上眼的。

但是,話說回來,第三階段開始已經四天了,總這么不咸不淡的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再說,那幾個班不更新內容,四天了,一天三遍,前黑板就沒變化。也就是說,四天以來,前黑板都是相同的內容。

總這么下去也不行。

于是,廖凡義決定,他們不上內容,咱們自己上。

管你是陰謀還是陽謀,我自不動如山。

4月18號,前黑板的內容是:

1截止4月16日,二中校園消費指數平穩,同學們理性消費,收支平衡,成果喜人。(艱苦樸素勤儉節約)

2宋小樂拒絕執行法院判決,試圖抗拒法律。(相信法律相信正義)

3齊磊轉學手續辦妥,隨時可能離開二中。

4中倭關系離不開歷史,只有認清歷史,才能認清未來。(銘記歷史不忘國恥)

5岳母刺字的故事...(尊重歷史尊重英雄)

嗯!不但有新內容,還依舊嚴防死守呢!

結果,上完了新內容之后,當天的后黑板居然沒有什么反響,全都是八卦小道消息,居然一點對前黑板的評論都沒有。

廖凡義開始還以為四個任務班控評了,他們操控了后黑板,故意減少五個主線新聞的曝光量。

沉默的螺旋嘛!

齊磊玩的挺熟的。

對此,廖凡義也是無語,小伎倆,不足道哉啊,就沒點新鮮的了呢?

可是,事實卻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下午,廖凡義閑來無事,想調取一下這幾天的模型數據,看看一變化。

可是拿過一看,就是今天前黑板上了新內容之前的觀點信封數據之后,廖凡義沒嚇死。

不是任務班控評了,而是根本就沒有人參與前黑板的話題討論。

觀點信封中所占的比例非常小,小到讓他汗毛都炸起來了。

“壞了!”

廖凡義馬上意識到了什么,但還不敢確定,因為在他的認知里這就是不可能的。

瘋了一樣跑回西校舍,撞開門朝里面的龐清方、張路臣等人大吼,“出事了!!出大事了!”

把幾個老學究嚇的一哆嗦,干嘛呢?也三十多歲的人了,一點也不穩重。

龐清方老神哉哉,四平八穩的,“出....什么事了啊?慢點說。”

那表情把廖凡義氣的,直接把數據甩到老頭兒臉上了,“自己看!”

龐清方皺眉,嘛呢?雖然你是新學科發起人,但這事兒眼瞅就黃了,你牛什么牛?再說了,懂不懂尊重一下老人家?

抓起數據,不和廖凡義計較,低頭一看。

“我的媽呀!”龐清方差點沒坐地上。

“這,這這這這!這是怎么回事啊!?”

廖凡義瞪眼,“我還想問呢!這是怎么回事?”

“怎么關注度這么低了!?”

龐清方回過神來,瞳孔放大,朝老鐋,朝統計組的負責人大吼:“馬上!!馬上做一個臨時問卷,我們要知道前黑板的關注度和滿意度!!”

老秦都氣樂了,我天天提醒你們別掉以輕心,完了吧?都涼了,還沒準備棺材呢!

給統計組使眼色,讓他們照辦。

“等等!”

統計組剛要去落實,又被廖凡義叫了回來。

沉吟半晌,“把...把后黑板和那幾個觀點名人的關注度和滿意度一并統計了。”

那邊老秦一挑眉,你看看,廖凡義還是清醒的,他看出一些東西了。

就這樣,實驗組在晚自習才拿到問卷數據,統計組連夜統計,廖凡義他們一夜未眠,就在一旁等著出結果。

終于在午夜時分,統計數據出來了。

老秦把數據交到他們手里,還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句,“各位,現在看來,這門學科真的有必要啊!”

“你們已經被架空了!”

一幫老學究心里直突突,臉都白了。

龐清方一把搶過,“拿來吧你!有沒有必要我們說了算,我們才是專業的!”

老秦:“”

搖頭苦笑,“那你們就自己看看吧!”

結果,幾個老學究看了數據,直接就傻了,腦瓜子嗡嗡的。

廖凡義、龐清方,幾乎是齊刷刷的砸在椅子上,然后異口同聲:

“休眠效果!”

“進入休眠了!”

誰進休眠了?前黑板進休眠效果了!

數據上現實前黑板的滿意度雖然有所下降,可是數據還可以接受,下降的不多。

問題就在于關注度,最要命的也是關注度!

關注度降到了一個他們無法接收的數字,不足30!!

也就是說,三分之二的人已經不關心前黑板寫了什么,甚至可有可無。

滿意度沒有下降,但是關注度斷崖式下跌,這就是休眠效果。

大眾疲勞了,不關心了,盡管你還是權威,沒人質疑你的權威性,可是沒用!

一個不被關注的權威有什么用?信息無法輸出,那就是廢了。

“怎么會這樣?”張路臣百思不得其解,“怎么突然就休眠了?”

廖凡義咬牙切齒,下了結論,“是那幾個觀點名人搞的鬼!”

放下后黑板和網紅的數據,有些無力,“就是他們搞的鬼!”

龐清方一把搶過去,“我看看!”

結果一看,龐老頭兒人都懵了,后黑板的關注度...95.7!!

這是前黑板不出問題都不可能達到的數據!

再看那幾個網紅的滿意度、關注度,更是高的嚇人。

數據說明一切,那就是——后黑板已經取代了前黑板,成了72個實驗班獲取信息的主要端口。

是的,就像老秦所說,他們被架空了!

甚至可以說改朝換代了,前黑板沒用了。

廖凡義突然氣笑了,“這個混蛋!!”

無語地抬頭,看著幾個同事,“他確實提醒咱們了....”

“議程設置!!”

“他居然給前黑板設置了一個議程,而且在咱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鎖定了!”

龐清方也咬牙切齒:“這是犯規!!他違規操作了!不然怎么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確實太難以接受了。

而廖凡義沉吟半晌,更加無力,“違規了嗎?好像...沒有!”

確實沒有!不但沒違規違法,而且是在你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事兒就辦了。

屋中一片寂靜,靜的嚇人。

這一刻,不光是他們三個,所有實驗組的人冷汗都出來了,他們比誰都清楚前黑板代表著什么。

被鎖定了議程!?而且是在不知不覺,甚至是他們認可的情況下鎖定了。

用什么議程??用的是他們完全認可的,“正面、權威、有高度....”

嚴肅媒體!!

可笑不?可怕不!?

廖凡義終于反應過來,他知道他們錯在哪兒了。

誠然,嚴肅媒體不是一個貶義詞,而對于一個心智成熟的人來說,嚴肅,就是權威,這是好事。

但是,他們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

這是在學校!實驗場是學校,實驗對象是一群16到18歲的學生。嚴肅對他們來說,并不是好詞語,有著天然的排斥。

注意,這并不能讓廖凡義感到慶幸,以為校園實驗就是片面的,不包括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就不準確了?

錯!校園實驗才是最準確的!

因為....因為這已經代表著,他們失去了年輕人的關注。

一個權威媒體的信息傳遞不到年輕人身上,那就等于失去了未來,失去了主宰未來的年輕人,這才是最可怕的!

“別慌!!”張路臣最先反應過來,“還能補救!!”

廖凡義和龐清方抬頭,眼神漸亮,“對,幸好發現得早,還能補救!!”

一旁陳興福教授急問:“怎么補救?”

廖凡義想了想,“時間不允許,只能正面回應!”

如果是在現實中也許還能從長計議,從長計議的危害最小。

也就是說,不做正面回應,慢慢的從自身找問題,喚醒前黑板的信息端口。

可是,在這個模型里,來不及了。

幾天就是一個變化,沒有時間給你慢慢來,只能正面迎戰。

趁著前黑板的公信力還在,馬上開始反擊。

在眾人看來,現在他們還是有機會的。

首先,“議程設置”這個概念并不代表著陷入議程之后就都是負面阻力,它不能左右民眾的判斷。

一個議程里,有反方,就必然有正方。

也就是說,前黑板陷入嚴肅媒體的議程,那么就有,也有反對,前黑板還是有擁躉的。

其次,休眠效果,只是休眠而不是失去公信力。

關注度下降,但是滿意度和公信力還在的。

也就是說,大家只是有點厭倦了前黑板的內容,并不代表前黑板說話沒有公信力了。

他們現在只要把關注度拉上來,就可以扭轉敗局!!!

第二天,也就是進入第三階段的第五天。

4月18日,前黑板突然轉變畫風。

是的,大轉變。

廖凡義他們是專業的,也不傻,不會用硬剛、硬反對的方式來回擊,那樣效果不一定顯著,而且很容易產生逆反心理。

內容上輕松明快了許多,而且只是倡議大家,理性看待網紅,不要把過多經歷放到無意義的網紅評論之中。

就是倡導理性判斷,不要掉入網紅陷井。

內容定下來之后,廖凡義甚至有了一些戰意。

心說,小子,玩的挺好啊!現在我在動搖你的基本盤,你接不接招?

不接,裝死,那就等著被一點點的蠶食,被一點點的扳回來。

接招,那就得圖窮匕現。

前黑板的公信力還在,十四班的權威還在,咱們正面一拼,這就等于是前黑板和后黑板的對決。

你就打不過我!

還好他們發現的早,沒給四個任務班和齊磊留機會。

廖凡義倒是很希望齊磊接招,正面硬剛!那樣,贏的才痛快。

于是,齊磊如其所愿,真的就正面接招了。

當天,72個實驗班所有的網紅集體上線,全部參戰。

而且,不再是遮遮掩掩的概念輸出,正面回應網紅議程。

而且,以神經病兒為首的幾個頭部大V,直接點名指責前黑板,落伍!!缺乏創新精神!太高高在上了!

樂樂很冤啊:大哥,咱還沒到不讓人說話的地步吧?我們就自己玩自己的還不行嗎?

鵬程萬里:呵呵,無話可說,真的無話可說!

雪飄零:我就是個小女生...什么也不懂,哪錯了?我改還不行嗎?

全是類似的言論,甚至都不和前黑板講道理,只是賣慘,博同情。

把廖凡義樂壞了,終于到了他擅長的領域。

只要你們敢跳出來,那就能一個一個的駁回去,打死!

再說了,就你們這兩下子,也要開輿論戰?太業余了吧?

馬上開始組織十四班進行反擊,勢要把這些人一舉殲滅!

可惜,還沒等他回擊呢,拿著最新數據的龐清方,以牙還牙

把數據甩他臉上了,“停!馬上停!”

廖凡義差點沒閃到腰,“停...停什么?”

“你自己看!”

廖凡義無語,拿起數據細一看,結果人差點沒了。

因為兩方大戰一開,最新的問卷顯示,前黑板的公信力和滿意度直接掉了...15!!

是的,跳水了!

之前還是休眠,還能看的數據。現在跳水啦!!!特么的見鬼了!!

“這...這不可能!!”

“這不可能!!”

瞪著眼珠子,歇斯底里,“這怎么可能!?”

前黑板的公信力明明還在的,怎么說沒就沒了?

龐清方瞪眼,“你問我!?我問誰去?問齊磊去啊?”

回身對一屋子人吼,“都給我查!!查不出來,誰也不許睡覺!”

“查不出來就得去問那小子,我看你們丟不丟得起這個人!”

陳興福也是光棍,“別查了,現在就問吧,早晚都是丟人。”

這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范圍,查個屁啊?查了也沒用,問去吧!

恕不知,這邊都要打起來了,那邊齊磊卻差點沒笑死。

“要是廖教授不出手韜光養晦,咱估計還得十天。”

“結果,他出了個昏招,那第三階段的戰斗就可以提前結束了。”

這真的就是對手不給力,幫著提前結束戰斗了,能不樂了。

“這是咋回事兒啊?”

錢宏俊、王學亮,還有宋小樂,都好奇死了。

一班、十六班、十七班的幾個骨干也都靠過來,豎著耳朵等齊磊解釋。

是的,他們真的好奇。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一個實驗的問題了,他們參與了這么長時間,早就沉浸其中了。

突然就贏了,能不好奇嗎?

齊磊自己都說,第三階段是最漫長的,估計要半個天。

而當他們生出要顛覆十四班這個念頭的時候也潛意識的認為,這個任務非常非常難。

可是,簡直不要太輕松!

按照原本的計劃,四個任務班會繼續網絡攻勢,然后全面控評。

如廖凡義教授想的那樣,用控評來制造沉默的螺旋,使得大多數人不肯再開口,甚至轉變立場。

到時候,前黑板才會逐漸失去主動。

可是,這些都沒用上,就結束了?

“咋回事啊?”大伙兒追著齊磊問。

齊磊這邊剛要解釋,就聽屋門哐的一聲,被廖凡義給踹開了。

三十出頭兒的人陰著臉,好像個小老頭兒,瞪著齊磊吼,“給我出來!”

齊磊一笑,沒當回事兒:“出去干啥啊?”

廖凡義想掐死他!“出來給我解釋解釋!讓你顯擺顯擺!”

現在那邊一屋子人就想知道這15是怎么掉下去了。

“好吧!”齊磊一攤手,干脆叫上任務班的人,來到廖凡義他們那個教室。

四個任務班的骨干,再加上實驗組的人,屋里站了一圈兒,只等齊磊開口。

“一起解釋了,就不說二遍了哈!”

龐清方臉色也不好看,“你趕緊的!”

齊磊乖張的嚷嚷,“好勒!”

剛要說話,外面就又傳來敲門聲。

大伙兒向門口看去,龐清方壓不住火了,“特么的誰啊?”

正要沖過去,親自開這個門。結果,張小孩哈著腰,笑嘻嘻的自己進來了。

“呀!?”

“都在呢哈!!”

一屋子人想踹死他算了,你特么不廢話嗎?

廖凡義更是皺眉,他來干什么?不會挑時候呢?

正要趕人,卻是張小孩真就一點眼力見都沒有啊!

對于廖老師的不喜,只當沒看見,自己顧自己,朝身后招手,“來來來,快點快點!都進來!”

他把高三特長班準備走新聞專業的幾個人都帶過來了,江瑤也在其中。

張小孩一點不見外,“老師,我就帶他們來長長見識。您放心,不給您添麻煩,就聽聽,聽聽!”

廖凡義:“”

好吧,都無語了,氣都不知道怎么生了。

這事兒這段時間張嘉志沒少干,他已經習慣了。

一有機會,就把高三的幾個學生帶過來。

廖凡義其實也清楚,長見識僅僅只是一方面,他就想讓那幾個學生在北廣這些教授這兒混個臉熟。等校考、保送考核的時候,能占點便宜。

你說,就你那點格局啊,心眼兒都琢磨這些沒用的上了!

懶得搭理他,嚴厲道:“說正事兒呢!要么別出聲兒,要么就回去,不忙的時候再來。”

畢竟是自己的學生,廖凡義也不好把話說死。

于是,張小孩呲牙笑,“不出聲!肯定不出聲兒!”

帶著幾個特長生鵪鶉一樣往門邊兒一站,還囑咐呢幾個學生呢,“多聽多學,對你們有好處!”

眼白一飛,賊傲嬌,“你們可長點心吧!”

大伙兒也無語,但凡張小孩有點情商,他也不至于混成今天這個樣兒。

可是,聽一聽,混個臉熟,確實有好處。

龐清方終于沒有了打擾,急看向齊磊,“說吧!”

“這不科學,休眠效應不會出現這么大幅度的數據下滑,反應太激烈了。”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傳媒學沒這一條兒!”

一連串的問題砸出去,可見這老頭兒有多著急。

齊磊沉吟了一下,卻是不理龐清方,而看向張路臣,“張老師,您應該熟悉這個現象。”

張路臣一挑眉,“我?”

齊磊,“對!”

張路臣,“可是我真沒看出來這是什么道理。”

齊磊直接公布謎底,“這是鏡中我和另外一條心理學概念的復合反應。”

這回不光張路臣,廖凡義和陳興福都一腦門子問好,三個人齊問:“這和鏡中我有什么關系?”

鏡中我,不僅僅是一條社會心理學概念,也是大眾傳媒概念,所以廖凡義和陳光福也是知道的。

這時,錢宏俊沒忍住,“啥...啥叫鏡中我啊?”

這詞聽著就有點玄乎呢?

齊磊一笑,不急著和廖凡義他們解釋,是對四個任務班的學生解釋道:

“鏡中我是一個社會心理學概念。”

“它認為,人的行為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于對自我的認知,而這種認識主要是通過與人的社會互動形成的。”

“來源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態度等等。是反應自我的一面鏡子,人透過鏡子認識自己所以叫鏡中我。”

見大伙還是茫然,齊磊干脆,“說白了,就是你行為取決于你認為自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你認為你是好人,那你就做好人做的事。壞人,那就奔著壞人的思考方式去做惡。”

“而決定你是好人,是壞人的,不是你自己的認知,而是別人的評價!!別人說你是好人就是好人,壞人就是壞人。”

“這”大伙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真的假的啊?”

這是歪理吧?

齊磊笑了,“是不是覺得挺不可思議的?好像不合常理,我是是什么樣的人,由我自己決定,怎么會由別人決定?”

“可社會學科就是這樣的,它沒有定理和板上釘釘的理論。只有概念,而且很多概念是相反的。比有鏡中我就有個人主義。”

“鏡中我,認為自我意識來自人與人的交互。而個人主義,則認為自我意識來自自身的意識覺醒。”

“但是,這兩者都是有道理的。”

“尤其是鏡中我,它是一條有一百年歷史的心理學概念了。”

“”學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真的感覺顛覆三觀了。而且,好神奇的樣子。

至于后面的張小孩...

一邊懟著身邊的江瑤,一邊咋呼,“聽聽!聽聽!這都是高深的學問,有用!”

廖凡義受不了了,“張嘉志,你給我閉嘴!”

張小孩,“這就閉!”

不說話了。然后,還一個勁兒給自己班學生使眼色,別特么光聽,給我記下來!

那邊,齊磊繼續給任務班的學生解釋。

“這就是心理學的魅力。”

“就拿鏡中我來說,它認為‘人的自我認知是通過與他人的相互作用形成的。’”

“這種聯系包括三個方面:別人如何“認識“自己;別人如何“評價“自己;自己對他人的這些“認識“或“評價“的情感。”

“舉個例子就是,假如你的老師、父母都說你聰明,那你的自我認知也認為自己聰明,而不是我很笨。”

“再比如。”環指屋中的年輕人,“你們參加了這次模擬實驗,如果在實驗里表現的很好,被身后這些大教授大學者夸獎,那這種來自別人的反饋,就很有可能影響你的自我認知。”

“比如對社會科學產生濃厚的興趣,甚至認為自己就是干這個的料,從而改變你們的人生方向,都是有可能的。”

“鏡中我解釋的就是這一類自我認知的過程。”

解釋完,齊磊這才看向廖凡義等人。

只見幾個老學究都在思考,張路臣自言自語,“鏡中我?有關系嗎?”

齊磊,“有關系的,而且關系很大!”

張路臣抬頭,“說下去!”

齊磊分析道,“我們平常對自我的認知,如果套用鏡中我的概念,就是來自傳統媒體、身邊的人、社交交互等等!”

“在這種傳統交互下,自我概念是健全的,也是容易被群體化的。”

“就比如,齊磊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那同學、老師,還有你們,天天看,天天生活在一起都是清楚的。那么,你們反饋給我的一定是客觀全面的評價。”

“這些評價,在自我塑造的過程中,也一定是客觀的符合現實的,我的人格認知不會離譜。對吧?”

一攤手,“說白了就是,鏡中的我,不用缺鼻子少眼睛的成了個畸形,對吧!?”

廖凡義、張路臣點頭,“對啊!然后呢?”

齊磊,“然后?”

“網上反饋是完全不同的啊!?那個鏡子里的我,可就奇形怪狀了。”

廖凡義一怔,似乎抓住了什么,可又不明顯。

齊磊,“網絡的交互和反饋,一定是片面的,一定是無法完全認知的評價。”

“我的一個貼子大伙喜歡,點贊私下評論。他們的評論,只針對帖子的內容,和貼子內容下傳達的情感。”

“他們看不到我完整的人,也無法作出客觀全面的評價。”

“就比如,一個女網紅,發了張美照,那大家只評價她的美貌。對于她是什么人品,她有沒有其它人格的的缺陷,一概不知,只看美貌。”

“那這個女網紅得到的反饋就是:我漂亮,其它不用管。自我認知就只剩下美貌了!”

“再比如,一段好文字,網絡評價你真有才,那我可能真的認為我有才。可實際上,那特么是我抄的。可我不管,社交反饋是有才,那我就真的認為我有才。”

“后果就是,網絡社交會造成一部分人的自我認知有缺陷!”

廖凡義明白了。

“你是說,網絡環境下鏡中我所塑造的人格是不健全的!?”

“對!”齊磊重重點頭,廖凡義抓住重點了。

這是非常大的一個問題,不是開玩笑的。

后世,經常那在網上碰到那些迷之自信,或者極度偏執,甚至在游戲里常遇到的那些,上來就罵“垃圾”,“你打不過,我你就啥也不是”等等!

簡直就是讓你懷疑人生!怎么可能有這種人?有病!!

然而,這些人里,可能真的不全是人品有問題,或者是壞。

他特么是真的自信,真的就一根筋,真的就是有缺陷。

因為,反饋投射到自我認知上,就是這么告訴他的。

最顯著的就是游戲!!

玩游戲的人幾乎都遇到到兩種人:

一種是上來就罵的,只要比他菜,他就罵。

另一種就是,明明條件不允許,還玩了命的沖動消費的。

這就是社交互作造成的,自我認知偏差。

罵你的,也許不全是他人品差,脾氣暴和腦子進水,而是他真的就這么想的。

想像一下,在一個虛擬的環境中,一個人滿耳都是“你真厲害”或者“你真菜”,滿眼見的都是強者為尊。如果現實中再斷了社交聯系,就會產生這種認知偏差。

往死里花錢的同樣是這個道理。

是在游戲里找到了最舒適的反饋,已經脫離現實了,他甚至不管自己兜里有沒有錢。

再比如,“CX”那些被洗腦的人,癔癥到讓人無法理解的人。正是因為他們身處的環境,攝取的交互反饋,已經影響到了他的自我認知。

真的就是誰也勸不動了。

此時,廖凡義凝重了起來,說實話,這是他沒想過的問題。

認知偏差...突然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如何避免網絡的認知偏差?值得研究!

皺眉想了一會兒,“可是,這和數據下滑沒有直接聯系吧?”

至少現在,他還看不出,“鏡中我”和前黑板數據下滑有什么直接聯系。

張路臣則道:“你剛剛說這是鏡中我和另一個心理學概念的聯動?另一個是什么?”

只見齊磊對張路臣玩味一笑,“另一個是‘個人主義’!”

“什么!?”果不出齊磊所料,張路臣直接蹦了起來。

是的,蹦起來了!!

大伙兒都不明白,你這么激動干什么。

殊不知,也就張路臣和齊磊知道原因。

因為鏡中我和個人主義這兩個概念是不可能放到一起的,它們是相反的。

個人主義是強調個人自由、個人利益,強調自我支配,來實現自我意識。

而鏡中我,則是強調與他人的互動,借與他人的交互來完善自我意識。

這兩個理論就是手心和手背,是天堂和地獄,不可能混在一起!

“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卻見齊磊淡然一笑,“真的可能....至少在網絡環境中是可能的。”

擲地有聲,“狹隘的社交反饋,造就了狹隘的自我意識,這是鏡中我”

“然而,網絡天然的隱蔽屬性,加上....信息輸出成本極低,又造就了另外一個極端。”

“每個人都可以發話,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

“而這種信息輸出,不用考慮道德因素,不用價值觀,甚至沒有任何善惡觀。”

“我可以用最惡毒的言語,最狹隘的思想揣測任何人,然后說出去,不用支付任何成本。”

“這就是極端個人主義滋生的土壤!人會高度自我、自信,這就是個人主義!!”

張路臣瞪大的眸子,“怎么會...怎么會這樣?”

“照你這么說,照你這么說”張路臣喘著粗氣,“我們現有的社會心理學理論,不是要推翻了!?”

社會心理學是什么?是社會學和心理學的交叉學科,研究個體和群體在社會相互作用中的心理和行為發生及變化規律。

這是人類社會構架的基石之一,與社會學、傳播學、法律、文化道德觀共同構架了這個世界。

怎么就...就不管用了?

只見齊磊搖頭,“不是推翻!沒您說的那么嚴重,只是應用場景變了。”

“而且,十分復雜,原本的傳統的理論在新場景下,如何應用,需要從頭研究罷了。”

張路臣點了點頭,面色凝重,“繼續說下去。”

齊磊,“沒什么可說了呀?鏡中我造就了一個不健全的自我,而極端個人主義又起了作用。”

“所以,前黑板再用教條式的說教來傳遞信息,無論對錯,都會產生排斥。”

“沒人想再聽說教了,甚至一部分人已經不用理性思考問題,而是感性。”

“我不喜歡,那你就是錯的!”

“說白了,比起權威,人們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判斷。”

想了想,又道:“你可以用信息爆炸,大伙知道的多了來解釋,也可以說前黑板落伍了。”

“可是底層邏輯,就是這樣的。”

廖凡義:“!!!!”

張路臣:“!!!!”

齊磊,“我想,這應該是到目前為止,這個實驗最有意義的一個結論了吧!”

互聯網最大的改變,不是生活方式,而是思維方式。

這也是最致命的,危害最大的。

不是說信息爆炸有什么不好,而是,有點小馬拉大車的感覺。

大車沒問題,是小馬拉不動了。

前黑板與時代脫節,無法抑制社會問題,使之放任滋長。

這段言論,可以說是齊磊重生以來...傳遞最高效的一段信息。

真特么的爽啊!

張路臣和龐清方...

直到此刻,才真正意識到,為什么齊磊說這是一個大學科,為什么說這門學科建立的必要性到底有多大。

這一刻,他們開悟了!

至于四個任務班的學生....

怎么說呢?如果你在十六七歲的時候,沉浸在一場對你來說無比玄妙的實驗模型里。

又看著眼前,國內最頂尖的學科專家,在這兒論道...

而且,更特么過分的是....你還聽懂了。

那種震撼

突然生出一個念頭,不是齊磊真特么帥!而是,傳播學...還有他們在做的這個實驗....

真特么牛逼!!

有人...想學了。

感謝Alimama兔神保佑我和半閑_兩位老板的盟主!!

老板大氣!老板發財!老板太特么的給力了!!

今天的加更為你們,為這幾天蒼山的盟主和書友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9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