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82章 被同化的新生們

第182章 被同化的新生們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82章 被同化的新生們

高中生活與大學、成年人的最大不同就是,成年人的世界,還有大學校園里的熱血青春,更多的來自于獨立。

獨立的生活,老師家長更寬松的管理,讓大學生也不得不像成年人一樣思考,一樣慢慢的向這個世界妥協。

雖然,大學生們也依舊激昂如歌,可是,每一個剛走進大學校園的生命都顯得那么稚嫩,而每一個走出大學的年輕男女們,又好像傷痕累累。

畢業即分手,畢業即失業,畢業即夢醒了

甚至,畢業終將要奔向社會的大染缸

每一個句子都是消極且凄美。

似乎一切美好的東西,在背上行囊,踏出寢室的那一刻,都瞬間離我們遠去。

然而,高中則完全不同,這是一個完全被動、沒有自由的煉獄,似乎每一個年輕的靈魂都望而生畏,又無比厭惡。

可是,又似乎每一個形容高中生活的辭藻都充滿了希望。

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是璞玉,滿身棱角。

每一個人都飛揚跋扈到只有黑白,沒有灰色。

這是需要老師、家長來引導,去激勵的年齡。

以至于,在這里,你不用考慮太多,只管按照大人們設計好的路線,一路沖刺。

所做的每一件事,根本不用考慮前因后果,只剩不計后果的中二熱血,不需要理由的拼搏付出。

然后,似乎一切美好的東西都在未來

漸行漸近!

齊磊在他站的走廊里像瘋子一樣跳腳怒吼的時候,亦是猛然頓悟:

我的高中,應該是這樣的高中!!

應該是不記計較得失,去做些看似無意義的傻事的高中。

應該是沒有那么多考量,只遵從本心的一場放肆旅行,想做就做,不計較值得還是不值得。

這不正是他一無所有時最想抓住的東西嗎?

而現在,他看似什么都有,卻反而不敢放肆。

什么特么的道理!?

這一刻,傻子圈兒的圈主又回來了,他也終于悟出了偉哥一年多以前就悟出來的邏輯。

只是...可惜了九個新來的。

抱著回歸好學校,取得更好成績的理性思考,滿懷期待地加入了二中大家庭。

進來才知道,上當了!!

這個十四班....不,這個學校就不正常!

從老師到班長,從班長到學生,你看哪有一個正常人?

有病吧?而接下來的日子,又讓他們想死!

去特么的,不玩了,行嗎?

我是來學習的,不是來玩命的啊!

開學之后的日子,讓九個人徹底懷疑了人生,甚至有點錯亂的認為,他們之前上的學校就不是高中,那就是幼兒園。

別的就不說了,倒數第一都比你努力,這誰受得了?

你這么拼命才混了個倒數第一,值嗎!?

可是,事實就是如此,結結實實的拍在你臉上。

李蕓霞、林佳佳、杜超爽這幾個孩子都懵了,完全處理不好當下的狀況。

但要知道,十四班這幫牲口可是嘗到過甜頭的,從渣子班到普通班一霸,他們是一路殺出來的。也是被老劉和班頭兒的里應外合,陰狠毒辣長期折磨下來的。

哪有一個是精神正常的?

又哪有一個害怕面對這樣的局面?

和尖子班接上火,較上勁了,反而讓十四班眾眼珠子都冒綠光兒。

周之洲老興奮了,“回來了!回來了!!都特么的回來了!我要當老二!我不要當小三兒!”

當天中午,周之洲就去書店采購了一番,獎勵一下自己,把能買的高二練習冊全買回來了,裝了有半麻袋。

把李蕓霞她們沒嚇死,半麻袋啊!?

真的是拿麻袋背回來的!

這么多久做得完?

就算做完,人也沒了吧?

可現實就是這么殘酷,而且,更可怕的還在后面。

老劉、羅漂亮,還有汪國臣,聞訊而來。

和班級倒數的二成子和三冰子,還有班長齊磊,湊過去,在那些書里一頓挑。

幾個老師從里面挑出十多本,覺得不錯還有點用,直接扔給了齊磊,“這些列個表兒,讓他們自己去買。”

“你和徐倩,就向周之洲看齊吧!”

啥意思?看齊??也,也也也半麻袋啊?

結果,汪國臣又來了句,“王學亮那邊也淘了不少,回頭我拉個單子。”

半麻袋...還不夠嗎?

這還不夠,這邊齊磊又開口了。

“我讓哈市和京城的親戚幫著找題了,過幾天就能過送過來。”

老劉一聽,登時眼前一亮,“那更好,省內的題必做!但是京城的...你拿回來先給我們過一遍吧!有的有用,有的沒用。”

突然想到了什么,對汪國臣和羅漂亮道:“其實可以和校里商量一下,咱們可以把外地的題多收集一些,各個教研組統一整理,挑有價值的,弄一套我們自己的題,反正現在學年組經費充裕嘛!”

汪國臣一聽,“這個主意好,回頭我牽個頭兒吧!”

汪國臣在二中還是比較權威的,老劉畢竟年輕,說話沒分量。

“那就這么定了。”

說完,三個老師就走了。

九個新來的又懵了,突然發現,他們來錯地方了,二中都是瘋子。

再然后,等老師們一走,齊磊突然從兜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鈔,還有老劉他們挑出來的那十多本練習冊,甩給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二。

“買油印紙,抄一遍,然后給全班油印出來。”

不是誰都像周之洲一樣,家里條件好,一下就大幾百塊扔在練習冊上了。

像是董偉成,父母都是下崗職工,哪來的這筆錢?

所以,就得靠自己印。

只是,這話聽到那九個新來的耳中:

抄...抄一遍?

更過分的是,二成子和三冰子居然磕巴都沒打,直接就同意了。

你們一點倒數第一、第二的覺悟都沒有的嗎!?

林佳佳瞪著眼珠子,終于不再觀望,她怕再看見什么顛覆三觀的事兒。

不著痕跡地從座位起身,僵硬著身子,小心翼翼地出了教室,沖到校內的IC電話亭,撥通了家里的電話。

“媽,回163中學行嗎?”

“太嚇人了,我不呆了啊!”

確實太嚇人了。

只是高二而已,你們弄的跟高三一樣,干什么啊?要不要這么較真兒?

然而,吐槽歸吐槽,如然吐槽有用,你就不是高中生了。

對于林佳佳的退縮,自然是招來林媽媽的一通臭罵。

“別人能堅持,你憑啥不行!?”

“看來,把你轉到尚北二中是對的,人家學校出成績是有道理的!”

林佳佳:

轉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硬著頭皮堅持。

林佳佳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氣勢。

大不了...大不了堅持不下去,老娘不聽親媽的,直接跑回哈市。那堅持不下去,我也沒辦法不是?

可是,她不知道,一旦開始,就沒法停下來。

林佳佳發現,十四班的學習氛圍簡直太好了,好到你沒法偷懶兒。

每天早上,方冰六點就準時開門。

六點十分,班頭兒必到教室,按照課程表,把一天的學習計劃、時間規劃寫在小黑板上。

早自習開始前二十分鐘,基本人就到齊了,誰后進教室都有點不好意思。

然后,就是按小黑板的時間表,開始自己管自己那一攤子事兒。

等到早自習開始,班主任就來了,各科的老師也是輪流亮相,偶爾講個題什么的。

而且,有任何一科、任何一個問題自己解決不了的,十步之內必有答案。

要么老師在教室里,要么出教室到走廊必能找到人。

而且,十四班的自習從來不限制學生走動,不管老師在不在,你愛坐哪就坐哪,隨時能去找同學、出門去找老師解決問題。

開始,林佳佳根本就不適應,可是沒用兩天,她們這幾個坐著不動的,反而成了異類。

第三天自習,就幾個人圍一塊兒,甚至拼桌子,老師都不管。

再然后,林佳佳就發現,自從來了二中,她就停不下來了,每天按照時間表走,根本就不用她操心哪科作業多,哪科著急補的問題。

而且,班主任和班頭兒總能變著法的撩撥你的神經,配合的那叫一個默契。

老劉哪是什么和藹的人!?他就是個魔鬼,不折不扣的惡人!

只不過,他下午發完火兒壓力拉滿,班頭兒肯定晚自習給大伙兒來一頓解壓的。

什么宵夜、零食、講個故事,收音機里點個歌兒啥的,他花樣可多了。

十四班學習緊張,但氣氛絕對不緊張。

至于班頭兒這個人...絕對是個神精病兒!

仗著家里有幾個臭錢,胡作非為,什么事兒都敢干。

好吧,她來了沒幾天就聽說了,班頭兒家里是開廠子的,萬惡的資本家,賊有錢!

他爸他媽還賊慣著他,兜里從來不缺錢,而且花錢都不眨眼的。

他能把一個串店的燒烤包圓兒,然后帶到班里,弄的整棟樓都是羊膻味兒。

還能帶著男生們去端回來五十多碗小餛飩。

更過分的是,老劉肯定是收他家的禮了,根本就不管,賊偏心。

有時候,老劉在上面講閱讀理解,下面全是稀溜溜的喝湯干餛飩的動靜,你說氣人不氣人?

可是,也奇怪了,林佳佳覺得,她在163中學的時候,除了學校發下來的練習冊,她一天還能做一兩張卷子,已經很勤奮了。

但是到了十四班,她都不知道一天是怎么忙下來的,學校的練習冊、老師推薦的練習冊,除此之外,還能再寫四五張卷子,輕輕松松。

下了晚自習,甚至還有點時間自由支配。

林佳佳恨啊!

恨老劉,恨班頭兒,恨十四班永遠也做不完的卷子和練習冊。

可是,話說回來,全班一起擼串,再配一聽健力寶的日子...是真的爽。

楊曉和班頭兒抱著吉他給大伙兒表演節目的時候...是真的帥。

自己做出一道難題,給不會的小伙伴兒講題,或者被老劉不要底限的夸...是真的有成就感。

不知不覺,林佳佳已經被同化了,早上來的越來越早,上課越來越認真,晚自習也會和大伙兒一起起哄,對班頭兒喊餓。

還會對著同樓層那幾個班門前的“最強”咬牙切齒,“等著的,全特么給你們滅了!”

十四班其實挺好的,老劉也不是那么可惡....

嗯!萬惡的資本家,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董偉成感覺非常好,非常非常的好!

他覺得,他終于找到墊背的了,而且不是一個,是兩個!!

其中一個,是他之前就盯上的董秀秀。

不行,差太多了!

二成子已經盯了她好長一段時間了,發現這小丫頭一點都不努力。

除了正常的作業正常的習題,從來不多做題。連老劉、老汪、羅漂亮重點關照的課外題,她也只是挑著做,從來沒有足額完成任務的時候。

更過分的是,這小丫頭總逃課,每周總有那么一兩次,不是下午,就是上午,人就沒了。

特么這么重要的時刻你還敢逃課?我都一年多沒逃過課了!

二成子心想,就這三天打漁兩天曬網的?老子還干不過她了?

另一個,則是董秀秀的二哥,那個叫李鑫的。

好吧,二成子也只是知道董秀秀這么叫,他也不知道不是一個姓兒為啥叫二哥,估計是表親之類的。

但是,從林佳佳那里,他又得到一個可喜可賀的消息,李鑫居然是個廚子,高一就不念了,扔下大半年的課程,又跑回來繼續讀書。

對此,二成子差點沒樂出聲兒。

這不就是天助我也了?高中學習任務這么緊的,都扔了大半年,你還上啥高二?應該從高一重新念啊?

二成子的春天來了啊!

就這兩個貨,那不手拿把攥?

所以,二成子這段時間真的玩命了,不但要跟上全班的正常節奏,他還和三冰子承包了油印練習冊的任務。

其實,承包這個任務,也不全是因為家里條件不好。

董偉成他爸都說了,不求你再提高多少,就保持現在這個成績,能考個大學本科,家里砸鍋賣鐵也供著他。

什么練習冊的錢,那都不用二成子考慮,董爸多困難都不難為孩子。

而且,他爸為了讓他跟上營養,都給他開小灶了,三天一只雞,且頓頓都有肉。

抄練習冊主要還是他知道,自己天份是不夠,和班頭兒、周之洲那幫牲口是沒法比的。

所以,他只能勤奮,比別人更勤奮!別看董偉成吊兒郎當的,可他其實很懂事兒。

他沒攔著親爹給他開小灶,更沒少跟家里要錢買練習冊。

他也知道,這會給家里增加不少負擔。

可是,只要能考個好大學,那就比什么都強,親爹吃的那些苦就都回本兒了。

抄練習冊也是這個道理,是學的過程,比別人多做了一遍題呢!

三冰子也是拼的。

上學期,一句“我能給親媽弄個大學本科回來”,就騙了五百塊。

這學期都沒用他張嘴,他爸他媽就把他每個月的生活費加到了800塊一個月。

要知道,他爸媽在哈市雖然工資挺高的,可一個月也才掙一千多塊錢,家里多半的收入都砸在他身上了。

三冰子嘴上不說,其實心里虛的很,真的不敢瞎胡鬧了。

再說了,班頭兒腦袋那么好使,家里那么有錢都在拼,他比人家強多少嗎?好意思不拼嗎?

往死里拼的...還有盧小帥!

自從開學,他就再沒碰過《傳奇》。

原因....其實也不是因為齊磊在走廊喊那一嗓子。

早就說過,他們這幾個裝成熟的,其實想法確實比別的同齡人多。

所以,他看得出來,齊磊那孫子是故意的,故意搓火,讓大伙兒傻了吧唧的跟著他屁股后頭往上沖。

他會跟著齊磊的腳步走,但還不至于玩命。

而他之所以拼,是因為他已經看過高處了風景了,有點不想下來了。

上學期期末,拜十四班走了一堆牛人,外加齊磊拉跨所賜,盧小帥前所未有的當了一回全班第三,大榜也前所未有地進了前一百。

前一百啊!還是合校之后的前一百!!

還有第三,這是盧小帥想都沒敢想過的。

拿著成績單,盧小帥本來挺激動,沖回家要和爹媽報個喜。

可是回到家,鬼使神差,他想敲他家老盧一筆,沒急著匯報,和老盧講起條件來了。

大概意思就是:“爸,你說我要是考的好了,你給點啥獎勵?”

老盧沒當回事兒,兒子回回就是班級十名左右徘徊,怎么訓都上不去,他已經不抱太大希望了,畢竟現在就不錯了。

隨口來了句,“你進前五,我給你五百!”

小盧一聽,眼珠子一轉,“那要前三呢?”

老盧一挑眉:“就你?還前三?”

瞪著眼珠子:“你要考前三,我給你賣電腦!”

小盧一聽,妥了!啪的把成績單往老盧面前一拍,“買吧!我就前三了!”

于是,老盧同志差點沒中風,嘴當時就抽抽了,歪了。

盧媽感覺不對,趕緊送醫院,真的就是差一點中風。

因為這件事兒,盧小帥讓他媽揍了個半死。

可這也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老盧這腦血管有點脆弱啊...不對!

這個道理就是:成績這個東西,對小盧來說就是玩兒,就是賽臉,可是對老盧來說,那是能爆血管的存在。

整個春節,老盧一邊吃著“防爆的藥”,一邊見人就說,“他家小帥考第三!”

考前面的感覺真好啊,盧小帥想保持住。

前三不太可能,楊曉回來了,齊磊也認真了,再加上周之洲和徐小倩...

那我來個第五個行啊!

十四班在拼命!

這群犟種已經習慣了拼命,從高一就是拼過來的。

對此,十六班,也就是王學亮所在的那個班,早已經習慣了跟著十四班的節奏走。

畢竟,當了那么長時候的鄰居,知道那幫牲口就不講道理的,瘋起來就不是人了。

可是,一班、二班和十七班不知道啊,他們離著遠,十四班什么樣兒真的就只是“聽說”,真沒見過這幫瘋子有多不是人。

于是,杠上之后才發現,這幫人有病,而且病的不輕!你們還真想把我們超了是咋的?

至于嗎?鬧著玩扣眼珠子的?

認真了?

不論什么時間路過十四班,都能看到一個個的腦瓜頂,也不知道干啥!?

更無語的是,十四班的老師們也不著調,天天就像長在走廊里一樣,只要是自習,就能在走廊里看到十四班的老師。

弄的他們的老師也不好意思坐辦公室里喝茶水兒,也開始自習蹲點兒。

有種全天被盯死的感覺,壓力很大的。

再說了,十四班幺蛾子也多,自習干飯,餛飩、燒烤、盒飯,這種花樣兒,連十六班也沒見過。

以至于,十六班眾沒事兒就拿王學亮說事兒。

“班長?你看看人家班長,你再看看你,你特么倒是表示表示啊?”

“沒羊肉串兒,你弄點瓜子兒也是那個意思啊!”

說的王學亮,想死!!

“我滾你們大爺的!!我爹又不是資本家,我哪來的錢!?”

你還別說,這事兒也就一班跟得上節奏。

人少啊!

一班的四眼兒妹被齊磊徹底激怒了,這人太不是東西,怎么可以這么賤!?

當天能打起來,只有一班知道,全拜齊磊所賜。

所以,四眼兒妹和齊磊杠上了,你請烤串兒?我也請。

不就是錢嗎?八個人吃一頓才多少錢?而且,該說不說,一班心還是挺齊的。

畢竟就八個人,大伙兒輪著請客,誓死不能讓十四班冒頭兒。

對此,錢宏俊還有點擔心。

“李沫,你能不能干過那個徐倩啊?我可聽說了,人家放話了,不考第一,她就跟齊磊姓兒!”

四眼李沫一聽,“閉嘴吧你!她不考第一也和齊磊姓!”

二中誰不知道,那兩個是一對兒!?

急眼了,“我要考不了第一,我跟你姓!”

“啊?”錢宏俊靦腆一笑,“你...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啊!”

李沫:“”

總之,不管怎么說吧,各個班的牛皮已經吹出去了,再加上各班的班主任煽風點火,上升到原實驗和原二中爭勝的高度。

于是,三樓這五個班都瘋了。

用一樓、二樓,還有其它班的視角來看就是,三樓就不是人呆的地方,除了禽獸,就是牲口。

每天早上,天還沒亮,三樓肯定是最早亮燈的,而且是五個班一起亮。

每天晚上,最后關燈的,不是高三,而是宿舍樓三層。

而且,一樓、二樓的班級有個共識,那就是:

早上6.20之后,三樓就可以鎖門了,不到中午飯點兒,基本上看不到三樓的人下來。

每個課間,一樓、二樓鬧哄哄的,可三樓的走廊就跟鬧鬼似的,都見不著人的。

那幫幼稚鬼,徹底不要退路,進入了你死我活模式。

可是,問題來了,人家四個尖子班這樣也就算了,正常現象,可你們十四班跟著人家起什么哄?還真要超過去是怎么著?

說實話,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尖子班和普通班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兒,是有鴻溝的,無法逾越。

齊磊當時在走廊里的怒吼,大伙兒是聽到了的。

只不過,沒人當真,就當他是快樂快樂嘴。

這和你齊磊放豪言,要拿第幾第幾還不一樣。

齊磊是個人物,這一點大伙兒都知道,可是整個十四班都成為尖子班?這不現實。

之所以成為今天這個局面,聰明的都知道,這又是一場鯰魚效應,是章大校長,還有幾個班主任最愿意看到的結果。

十四班又充當了鯰魚,攪合的天下不寧。

不信你看啊,上個學期,十四班沒什么動靜,四個尖子班雖然也有競爭,可也就是爭著玩兒。

現在好了,和十四班分到一個樓層,立馬就刺刀見紅了,競爭壓力可不是上學期能比的。

只能說,那幾個班主任,還有章南,玩的高啊!

一條鯰魚,就把一窩的沙丁魚盤活了。

只不過,鯰魚就是鯰魚,人們關心的只是沙丁魚的死活,卻從來沒有人在乎過鯰魚是什么下場。

十四班...終究只是犧牲品罷了!

可是,齊磊不這么想,他可不甘心當一條鯰魚。

況且,如果人人都按理所當然的結論去做事,那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奇跡的出現。

誰說十四班就一定是鯰魚?誰說十四班就不能創造奇跡呢?

他是不服氣的。

他不服氣,那十四班就不服氣。

十四班不服氣,那不到最后一刻,誰也沒資格預測結局。

就這樣,一個月的時間,轉眼而過,到了三月底的月考。

考前,有些話不能老劉來說,只能齊磊來。

“別有什么負擔,都收著點兒,別暴露了實力。咱們和他們定的是期末,還早著呢!”

大伙兒一聽,皆是笑了笑。

不暴露實力?那是不可能的。

還是那句話,高中生哪來那么多策略,有多大力使多大力就完了。

而齊磊說這話的用意,也不是讓大伙兒真的收著點。他知道沒人聽他的,主要還是給失利找個臺階下。

一個月就想沖上去?那是不可能的。

要是一個月就把尖子班超了,反而有鬼了。

一個年期其實都勉強,能做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可是,他做為班頭兒,得讓大伙兒保持沖勁兒啊!

要是沒這話,考完一看,差很遠,那士氣不就沒了?

可是,說了這話兒,即使這次輸了,大伙兒也認為有人真的聽了齊磊的,沒使全力,還會憋著一口氣,繼續玩命沖。

四月初,天氣回暖,操場的雪已經化了一半兒,進不去人了。

主樓前的老柳樹已經露出芽孢兒,說實話,這是一年最難受的季節。

一切都是光禿禿的,沒了白雪的點綴,又到處都是水,都是泥。

高二下學期的第一次月考成績已經下來了,只是老劉還沒拿成績單宣布。

盧小帥這一天都心神不寧,他這回考的不錯,就算齊磊又沖上去了,他也應該能拿個第五吧...也許...有可能超過楊曉,拿個第四呢!

課間,董偉成也沒抄練習冊,他不緊張,他高興!

看向隔著過道的李鑫,和他身前空空如也的座位,董秀秀又逃課了。

二成子樂啊,心說,你看這倆人哈,座都坐一塊兒了!

還好心安慰李鑫,“鑫啊,別上火哈!你耽誤了大半年,撿起來是需要時間地,一次兩次沒考好,那是正常的,我相信你會趕上來地!”

說的李鑫莫名其妙的,我被倒數第一教育了?

而二成子還沒嘚瑟完呢,湊過去,“那什么,你家秀秀...咋回事兒啊?咋總逃課呢?”

李鑫不想讓同學知道秀秀的病情,只道:“她....她有事兒。”

“哦。”二成子咧嘴點頭,“你不是他哥嗎?你得管管她了啊,得上點心啊!雖說吧....”

二成子正了正身子,“雖然我不太介意你倆被落下,我也是當過倒數第一的人,有經驗,其實沒啥感覺。”

“可是,為了十四班的集體榮譽,你們不能落下太多吧?都對不起班頭兒的餛飩啊!”

李鑫:“”

總結如下:這人有病!

你哪只眼睛看出來的,我得倒數了?

突然來了句,“董磕巴,你今天怎么沒磕巴呢?”

“我!!”二成子一下怔住,“滾滾滾滾滾滾!!不不不,不識好人心呢!?”

周之洲根本就不關心什么滅了誰不滅了誰那一說,對于誰是最強,他同樣不關心。

這貨其實是比較自我的,在十四班已經改了不少了,可還是有那么一點味道,他就盯住一個齊磊就行了。

徐小倩還是不做考慮,周之洲心還沒那么大。

徐小倩要是認真起來,根本不屬于地球人類,畜生都不足以形容。

舉個例子吧....

一本全新的幾何題精選,周之洲要全做完,得放下其它功課,專心做一周的時間,也許能做完。

可是到了徐小倩手里,頂多一天。

不開玩笑,周之洲是親眼見過的,早上發下來的練習冊,到晚上就做完了。

首先,她從來不做小題,什么填空、選擇這些東西,對她來說是浪費時間。

所有大題也只寫一個公式,加一個“略”字,頂多畫兩條輔助線,所有的運算過程都在腦子里。

所以,你翻開她的練習冊就沒有任何參考價值,一排的“略”,還有根本看不出關聯的公式。

厚厚的一整本兒,也沒有十道題是寫全解題過程的。

而且,她寫解題過程的題,一定是周之洲想半宿都不一定做得出來的超級難題。而且,是看著解題過程,還得讓她講一遍才能明白的那種。

所以,從那次之后,周之洲就放棄了。根本就不在一個水平線上,比特么什么比?

周之洲只盯著齊磊,也只盯齊磊就夠用。

齊磊也妖,但最起碼他還像個人,沒有徐小倩那么變態。

這讓周之洲又找到高一那會兒,誓死不做“小三兒”的感覺了。

上午第二節課是劉卓富的,大伙兒也清楚,肯定是這個時間發成績。

老劉也沒讓大伙兒失望,從前往后念了一遍成績單。

“第1徐倩,總分:731,學年第1,文科班第1。”

“第2齊磊,總分:683,學年第9,文科班第4。”

高二的學習難度大大增加,又是哈三中的題,而且老師的閱卷尺度也越來越像正規高考傾斜,再想拿滿分兒已經不那么容易了。

“我噗!”

周之洲一聽齊磊第二,噴了。

真孫子!沒干過他?我又成小三兒了?

可惜啊,更大的打擊還在后面呢!

“第3董秀秀,總分:681,學年11,文科第5。”

我噗噗!!

我噗噗噗!!!

這回周之洲和二成子一起噴了。

“第三都沒混上?”

而二成子.....

“假的!!一定是假的!!那病病歪歪的第三!?假的!!不可能!!”

“第4許晨,總分:678,學年15。”

周之洲:“我噗噗噗噗噗!!”

第四也沒有了?

終于:“第5周之洲,總分:677.5....”

這時,老劉抬了下眼皮,“周小五兒,你得努力了哈!越來越不行呢?”

“學年16。”

周之洲:“.....”

他和許晨總分就差了0.5!!

小五兒?

小五兒!

媽的!!特么刺激誰呢!?

再往后...

林佳佳...

楊曉....

李蕓霞...

杜超爽.....

陳玉樹....

李鑫!!

李鑫排全班第十三。

十四是突然冒出來的祁雪峰。

十五是盧小帥。

后來那九個新生全在前面。

二成子一聽,李鑫都排十三了?

一時按受不了,媽的,沒干過一個廚子!

好吧,十四班有一頭算一頭,排十三名以后的都是這個想法,沒干過一個廚子。

而二成子馬上就感覺不太妙,他預定的那兩個倒數都跑前面去了,要丟人啊!

而盧小帥....

盧小帥已經哭了。

不帶這么玩的哈,落差太大了吧?

還第四第五的呢,他排了個十五,祁雪峰那孫子一不小心超長發揮,跑他前面兒去了。

心中吶喊,十五啊!

心說,這個成績也能讓老盧爆個血管吧?

一直念到最后,絲毫不讓大伙兒失望,“方冰第51名,總分521,學年927。”

“董偉成第52名,總分507,學年983。”

二成子和三冰子,整整齊齊,無可撼動,賊穩固!

哥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三冰子,“你特么也不行啊!”

二成子,“別特么說我,有本事你來個倒數第三啊?”

那邊,劉林來了句,“有我在,你倆別想了。”

老劉最后做了總結,“總體來說有進步,比上個學期的平均成績上升了一大截。”

“不過,別高興的太早,主要還是新同學拉高了平均分兒。”

“咱班原來這些人,有所上升,但我不滿意。”

好吧,其實原來的老人兒上升也挺多的,但是老劉偏不說。

“目前,咱們班按平均成績,再把文理按比例折算來看的話,排第五....和一班還是有相當大的差距的啊!差了一百來分的啊....”

“是不是有點太大了!?”

嗯,老劉又昧良心了。

一班就八個人,全體在前20名,平均分將近690,怎么和人家比?

而且,老劉沒說的是,其實十四班的平均分兒已經和十七班差了不足10分了。

而上個學期,這個差距是50多分兒!

加油吧!一點一點給我追啊!

一直到中午放學,好幾個人還沒緩過勁兒來。

二成子:“操,怎么進來一堆牲口呢!?”

三冰子,“幸好幸好,還有二成子墊背。”

楊曉:“危險了啊,這九個有點猛!”

周之洲:“小五兒....小五兒....小五兒!!”

而杜超爽、李蕓霞這幾個人...

“開什么玩笑!?老娘居然連前五都沒進去!?”

你等著的!!

我適應了,等老娘發力!

好吧,確實剛剛適應。

不是十四班的學習節奏剛剛適應,而是二中的教學內容剛剛適應。

二中已經全面和哈三中的教學內容,和教學重點接軌了,他們這些新來的,必然有一個適應的過程。

也就是說,他們幾個,還沒徹底發揮出實力呢。

至于李鑫...也在暗自較勁。

“嗯,差不多了!”

“他已經用這一個月把之前落下的大半年,補的差不多了,該到他往上沖的時候了。”

只考了個十三名?

李鑫都想把成績單撕了,這可不是他的水平。

要知道,李鑫的成績其實比董秀秀和許晨都要好的,而且好的不是一星半點。

看了眼徐小倩。

沒錯,李鑫的目標是徐小倩,齊磊都不夠看。

此時在別的班。

李沫看著學年第二的成績,半天說不出來話。

徐小倩,真的有那么厲害嗎?

這時,錢宏俊湊了上來,“我說錢沫沫啊!別灰心,要加油哦!”

李沫:“”

她想殺人了。

故作鎮定。

“有什么啊?一次兩次說明問題嗎?”

“再說了,她考第一有什么用?十四班不還是第五嗎?第二的齊磊都快出前十了!”

“下個月,等下個月的,下個月老娘滅了他們!”

錢宏俊一挑眉,“那...下個月要是還滅不了怎么辦?”

李沫急了,“滅不了,老娘就真跟你姓!!”

此言一出,其他六個人抬頭,“你們兩個有奸情。”

“我國憲法沒規定,嫁人需要改姓....”

“在一起吧...算是為民除害...”

“而且...是兩害!”

李沫和錢宏俊臉都綠了,“都死去!”

好吧,每個班都有每個班的樂趣。

無論好學生,還是壞學生,都在這種曖昧的玩笑中...樂此不疲。

感謝書友群小伙伴兒們的籌白銀盟主。

歇一天,明天加更。

感謝讀者1421066461919272960的50萬大賞。

5號給你加更。

感謝,125、白狗、半閑_、橙色胡蘿卜的好幾個萬賞。

這里還要特別感謝一個人...

這是蒼山最早的,都不能說是一批,是最早的那幾個書友之一。

雖然你現在低調了,只看書不聊天了。

可我記得你,感謝兄弟一直以來的支持。

這里也感謝所有四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7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