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34章 爆發戶心態

第134章 爆發戶心態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34章 爆發戶心態

張建的那個大學同學名叫樸正浩,當年和張健并稱那一屆的兩個服務器大拿。

只不過,大學畢業之后,張建選擇讀碩、讀博,繼續深造。

而樸正浩則是借著家里的關系,去了韓國發展。

是的,樸正浩這個名字一看就是朝鮮族。而且,樸正浩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那邊打黑工了。

然后,和大多數過去打工的女人一樣,和國內丈夫離婚、在韓國結婚,入韓國國籍。

這在當年沒什么新鮮的,屬于正常操作。

而且,即便在韓國有了家庭,也依舊給國內的父子寄錢。等到孩子大了,自然而然的也把樸正浩接到了韓國。

無關道德,只是在那個貧瘠年代,這是一些不甘于貧窮的人的一種生活方式罷了。

樸正浩到韓國之后,可以說如魚得少。

九十年代初中期,國內的互聯網行業一片空白,像他這種做服務器架設的,屬于超前專業,工作都難找。而在韓國則不一樣,遠比內地更有發展空間。

先是在幾個小網站做了兩年維護工作,然后便加入了剛剛創立的actoz公司。

也算是元老,且混到了公司的一個小主管。

這些年,與國內的同學也一直都保持著聯系。年初回國,還組織了同學聚會。

只不過,張建那個時候正忙著給齊磊開發網吧管理系統和新的服務器架構,而且聚會地點是京城,所以遺憾錯過了。

當張建聯系到樸正浩的時候,他還有些意外。

年初的時候,一眾大學同學還談論過張建,都有點替他可惜。

要知道,他們那一屆的同學,要么在京城或者南方的科技發達城市做到了高層,要么出國謀求發展,混的風生水起。

依舊呆在學校里做學問的,真的不多。

而像張建這樣的技術大拿,還一事無成,著實讓人有些唏噓。

是的,別看博士的光環確實有夠耀眼,可是,計算機產業,當下應該說是最好的時代,不乘浪而起,還專心學問,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就拿張建來說吧,博士畢業又能怎樣?

出來工作,還不是和碩士生、本科生一樣,從頭做起,拿一樣的薪水?

說句難聽的,這是個技術爆炸的年代,剛放下書本的博士,還不一定有工作兩年,實踐經驗豐富的本科生更有競爭力。

最好的結果,就是留校任教,拿幾百塊、千把塊的薪水,熬到退休。

至于能不能出什么科研成果,一飛沖天?

呵呵,別的專業還能盼一盼,做服務器的,一眼看到頭兒的東西,基本沒希望。

“怎么了,老同學?哪陣風讓你想起我來了?”

張建當然不能在數年未有音信的情況下,上來就說求人的話,只是隔著電話,敘舊寒暄。

對此,樸正浩也是熱情洋溢,詳細的說著他在韓國的優渥生活。

還時不時的勸張建,“不行就出來吧!國內發展勢頭確實不錯,可是和國外還是差距太大了。”

“歐美就不用說了,連和日韓也差了不是一星半點,何必非抱著國內那么一點點的市場呢?”

張建聽聞也是感嘆,“這出去的眼界就是不一樣啊,張嘴閉嘴都是大環境,大市場的。”

樸正浩,“沒辦法,出來才知道,原來在國內有多幼稚。”

對此,張建也只好敷衍,“暫時出不去,入職了一家公司,走不開啊!”

樸正浩聽了,也是為張建高興,“你是終于開竅了?不一門心思的做學問了?”

“好啊!還是做服務器嗎?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開口,這邊無論是技術,還是風向,畢竟比國內強上不少。”

張建,“那感情好,我可當真了。”

樸正浩,“都是同學,客氣什么!”

張建,“說實話,還真有個事兒需要你幫個忙。”

樸正浩,“哦?說說看。”

張建,“你們公司是有一款游戲名叫《傳奇》吧?”

樸正浩那邊一怔,“有啊,服務器方案就是我解決的,屬于創新技術了。”

只不過,樸正浩沒說,傳奇是去年11月份才開始在韓國進行線上測試,最近剛剛完成,進入正式運營階段。

目前還只是推廣階段。在線人數還不高。

怎么國內消息這么靈通的嗎?這就知道了?

“你問這個干什么?”

張建,“不干什么!這不,公司這邊有興趣發展一下游戲產業,能不能幫我們這邊溝通一下,看看有沒有在中國尋求代理的意向?”

“可以啊!”樸正浩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不過,我們公司對于海外代理費的問題卡的很死,可不便宜啊!”

張建一聽,心里咯噔一下,很貴嗎?

但也沒表現出來,“只是合理就行。”

樸正浩,“那倒是,不過游戲運營可不是說干就干的,首先你們公司有牌照嗎?”

張建一想,好像沒有。

不過卻道:“這個簡單,只要兩邊達成協議,再走手續也不遲。”

樸正浩那邊點了點頭,又問了一句,“這么說,你們不是游戲代理公司?”

張建,“不是,我們是一個網吧管理公司。”

“網……”

樸正浩愣了,然后又笑了,“老同學,你們老板把這事兒想簡單了啊!沒有大型服務器架設經驗,你們是玩不轉的。”

這個年代不像后世,有現成的服務器運營公司,好幾種服務器架設方案供你選擇。

一般的游戲公司都有自己的服務器技術團隊,架設方案等等都得自己出!

什么經驗都沒有,你就要運營游戲?天真了吧?

“這和網吧的小打小鬧可是兩回事,沒有大型服務器的架設方案,你是運營不起來的。”

“而我們公司,應該可以把游戲代理權下放到中國公司。但是服務器架設方案卻屬于公司機密,不可能給你們。”

一個游戲,其實只要有幾個建模的碼農就能做,可是服務器架構是一個公司的核心技術,不能輕易外傳。

當然了,僅限于這個年代,對于后世來說就是個笑話。

對此,張建也沒說什么,仗著當年的情誼,笑罵一聲,“你就幫著聯系一下吧,別的事我們老板自己解決。”

樸正浩有點無語了,“老同學,我說話可能難聽一點,現在國內網絡產業發展的確實挺快的,可是爆發戶心理真的不能有啊,不是有錢就能辦事的!”

“這個行業,還是需要一點沉淀的。我覺得,你們這個公司老板有點好高騖遠了,不一定有什么前途,你還是....先做打算吧!”

張建也無語,你腦補的還挺細節。

也不多說,笑著再道:“幫幫忙吧:”

“那好吧!”樸正浩點到為止,答應了下來。

聯系完樸正浩,張建給齊磊打電話說明了一下情況。

總結下來就是兩個問題:

第一,代理費估計要超過齊磊的預期。

第二,服務器架設得咱們自己來。

結果,齊磊都沒當回事兒。

代理費會很貴,那是張健對“貴”這個詞有誤解。

具體數字齊磊記不得了,但是他知道,后世盛大拿下傳奇的代理權沒用多少錢。

況且,就算比后世貴,相比起回報率來說,也只能算是個白菜價。

當年盛大砸鍋賣鐵籌集幾百萬運營了傳奇,僅僅兩年之后,都不算傳奇給盛大帶來多少收益,僅僅是軟銀亞洲給盛大的融資就是4000萬。

4000萬美元!

而那個時候,盛大手里只有一個傳奇的代理權,沒有任何可圈可點的業績。

所以說,能有多貴?

至于服務器……

“小建建啊,你這個同學沒太瞧得起你啊!”

張建一聽,臉色立時苦了下來。

樸正浩挺熱情,但是言語之中確實有點沒瞧得起的意思。

“你要說啥?”

齊磊,“打臉啊!必須打臉!特么別的咱們可能真的是個棒槌,但是服務器這方面,還能讓人給笑話了?”

張建一想也對,三石公司現在是沒有那個精力,而且服務器架設行業屬于高投入,細水長流的產業,齊磊看不上眼。

不然,三石如果開始做服務器,別說國內沒對手,國際上也是能叫一叫板的。

沉吟片刻,“給我點時間,和趙娜我們好好琢磨一下!”

說完又補了一句,“南老那,你給我擋著哈!”

齊磊撇著嘴,“我嚴重懷疑你是為了躲南老,才說要琢磨的!”

張建嘿嘿一樂,卻是沒否認也沒承認。

放下電話,第二天,張建就把技術部幾個服務器方面的能人集中了起來,做了一個技術討論會,連還在上學的趙娜也被他叫了過來。

這其中,除了張健,還有工大的一個博士生,前幾個月新招的。還有哈工程的一個碩士導師,技術比張建還牛,屬于特邀顧問。

為此,齊磊給開出了一個月兩千的天價。

不用來上班,有空的時候過來溜達溜達就行。

總之,在人才儲備這方面,齊磊是一點不吝惜花錢。

技術部現在二十多個人,軟硬件方面的牛人越來越多了,甚至齊磊還通過蔡無名的關系,從寶島找來了一個黑客。

不過被南老挖走了,系統研發中心那邊正好用得上。

討論會就一個議題:“actoz公司,網絡游戲服務器架構!”

張建在會上大概說明了一下情況,就是三石要代理一款韓國游戲。

而actoz公司那邊,目前的情況是,掌握著一種全新的適合網絡游戲的服務器架設方案。但是,只可能把代理權拿出來,服務器方案不給。

大伙兒一聽,笑了。

哈工程的碩導王勇輕蔑一笑,“傳統的網絡游戲,沿用web服務架構,天然就有缺陷。”

這不是什么行業秘密,用專業一點的說法就是,web和游戲服務器在并發性方面有著根本性的不同。

服務器只負責存儲玩家賬號、數據、轉發場景內其他玩家的行為。很多移動、使用技能等關鍵邏輯在服務器上根本沒有,隨意就能用變速齒輪改變游戲速度。

說通俗一點就是,服務器架設最簡單的模式,其實就是一個服務器對應多個客戶端。

web服務器就是這個模式,一個服務器處理客戶端上下行數據,放到游戲服務器里,就是處理玩家的數據、行為、場景信息、時實交互等等。

這種模式是原始的,不科學的,放在游戲上用,也存在致命的弊端。

只要有一點專業知識,就能在游戲里做個外掛出來,那些所謂的秒人、瞬移、無敵外掛就是這么來的。

甚至不用外掛,常用的系統變速齒輪就能實現作弊。

而這種模式,三石早就淘汰了,別說游戲,我們網吧服務器都不用這個了。

技術部也玩游戲,而且是從專業的角度去審視專業,王勇更是因為學術上的需求,對此有所了解。

“actoz如果說有一個先進的服務器架設方案,那無非就是多加了一個邏輯服務器吧?”

張建想了想,“可能性很大!”

王勇,“那他們牛逼什么啊?”

“加個邏輯服務器,頂多就是,不再是簡單的上傳存檔、下載存檔、訪問頁面而已。游戲服務器內部出現了游戲邏輯,既能用于同步每個玩家看到的世界,又能讓邏輯與客戶端分離,避免早期的網絡游戲那種毫無防范的邏輯體系,可這種方案還是對作弊現象毫無防范啊?”

張建,“我也不知道他們的自信哪來的.....”

王勇,“那你叫大伙兒來是干什么?咱們的技術本身已經領先了啊。”

得益于齊磊提供的思路,三石公司現在的服務器方案就很先進!

卻是張建道:“我想更先進一點!讓韓國人看看,咱們不僅僅是領先他們一代!兩代!而是三代四代!”

王勇:“......”

眾人,“......”

張建這話,就有點提氣了!

最后,卻是王勇也來勁了,“那沒什么可說的,試試唄!正好我學校那邊的課題有一個空檔,”挑眉一笑:“這段時間有點閑!”

此方一出張建笑了....

王勇說有點閑,可不是他自己有時間那么簡單....

別忘了,王勇是碩士導師,他下來還有好幾個研究生呢!

而王勇則是提了個要求....

“那什么....最好把那個齊磊?就是老板他侄子也叫過來,那小子想法不錯!我覺得他是做服務器這行的好材料!”

張建一聽,直翻白眼,這個主意打的不怎么樣!

齊磊那哪是做服務器的好材料,那家伙很妖的,有很多領域都有靈感。

可問題是....三生公司就是人家的,跟你學什么服務器啊?

不過王勇的提議張建還是認可的,在這方面齊磊確實能幫上忙。

所以....

點了點頭,“那我晚上和他說一聲。”

王勇,“干嘛等晚上啊?現在就電話!現在就定下來!”

張建,“人家還上學呢!”

王勇:“呃.....”

倒是忘了....

齊磊這邊,這幾天白天挖坑,晚上也沒有自習。”

所以從學校出來,就要來網吧坐坐。

不是沉迷網絡,主要是張建那個同學隨時可能來消息。他得第一時間處理。

而今晚也只有他一個人去了網吧,挖了一天的坑,誰也沒心思上網,連徐小倩也跟著章南一起回家了。

和齊磊約定一會兒網上聊吧....

進了包間,齊磊先了洗了把臉,然后登陸oicq,張建還沒找他,徐小倩也還沒到家。

齊磊就點開未來群,看白天大伙兒都在群里說了什么。

發現還不少,都是張建和小馬哥、南老討論游戲服務器架勢的問題。

這兩個人多多少少能提供一點意見。

偶爾還能看見寧站長,發表一下看法,怎么說也算是相關從業人員嘛。

而且,無論是小馬哥、南老、還是其它人。已經養成習慣了...

企鵝和三石公司兩邊基本沒什么秘密,技術難題,要在群里說,牛人多啊....

商業問題更要在群里說了,都不是省油的燈,就一個耿大爺就能讓小馬哥和齊磊受益無窮。

一天的時間,還確實讓他們在三石公司現有的服務器技術之上,研究出一個大概的方向。

可是看在齊磊眼里......

沒忍住,嘲諷了一句,“太落伍了吧?小建建,回頭我給你出個方案,至少五年之內,可以隔絕作弊行為,還能增大單一服務器容量。”

消息剛發出去!

小馬哥、張建幾乎是秒回!!

小馬哥:“啥方案?快說!”

張建:“哦操!!老王就叫得找你!你還真有貨?”

齊磊,“小馬哥,商業機密,求求我再告訴你!”

“張建,王教授比你上道多了!”

張建,“那你過來一趟唄?爭取快點定方案,我們好開始干活。”

齊磊,“急啥?等九月份月底吧。”

月底放月假的時候可以去幫個忙。

可是張建一聽急了,“哪還等得到月底啊?”

那邊小馬哥,“小石頭,求求你!!”

齊磊先沒管張建,而是對小馬哥回道:“你要這方案干啥?又用不著?”

小馬哥,“你不跟我做游戲,我自己做啊!”

齊磊,“那更不給你了!說了,你現在上游戲就是找死!”

特么即時通訊行業,現在全員找不出盈利點....一個個都紅了眼!

oicq要是這個時候上了游戲,開始引流...

那就憑小馬哥還不午千萬的用戶,能有什么作為?

不就是“前人栽樹,后人乘涼”嗎?

純粹是給別人做嫁衣。

對小馬哥忽悠道:“你先制霸即時通訊行業再說吧!先把什么tt啊...i啊都干挺再說吧!”

小馬哥,“好難....”

齊磊,“我對你有信心!加油!”

小馬哥,“真的?”

齊磊,“真的!”

小馬哥,“我信你個鬼喲!!”

張建,“你倆人還有完沒完?說正經的呢!石頭!別等月底啊!!逃兩天課的事兒,還用等一個月嗎?”

張建在慫恿齊磊逃課。

齊磊一想...

“這個....可以有!”

此言一出,張建大樂。

卻是不知道什么時候上線的徐小倩,蹦出一句,“逃課?不要慫恿未成年人逃課。”

張建一看,登時無語,“徐小倩,你少逃了是地?”

結果徐倩那又發出一句話,把大伙兒干懵了!!

“她...什么時候逃課了?”

咋,咋感覺這語氣不太對呢?

而齊磊這邊突然頭皮發麻!!想到一種可能.....

弱弱的來了一句,“章姨?”

腰受不了了,沒狀態,就這么多了。

大伙看天氣預報吧....

啥時候大理睛天,啥時多更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9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