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33章 開辟財源

第133章 開辟財源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33章 開辟財源

流川楓感覺,還沒開始,怎么就結束了呢?

寢室里的一眾女生也是錯愕難明,呆愣地問向李玟玟,“男,男朋友?”

卻是李玟玟全身一僵,下意識搖頭,“不,不是…只是好朋友!”

大伙兒翻著白眼,撇著嘴,“裝!你就裝吧!好朋友就給你郵電腦?”

李玟玟趕緊又補了一句,“好哥們兒!”

好吧,這就說得通了。

可是,還有大二的學姐不確定地又問了一遍,“真…不是男朋友?”

就見李玟玟只剩搖頭,“真不是!人家有女朋友。”

學姐一聽,登時放下心來,“不是最好!”

否則就危險了。

“那他在哪個學校?也在京城?”

學姐心說,在京城也是麻煩。

李玟玟,“沒啊!還在東北呢,才高二。”

學姐,“……”

高二?那特么更過分了啊!

眼珠一轉,“對北廣這么熟?不會也要考這兒來吧?”

這回李玟玟點頭了,“對!”

學姐,“叫什么?”

李玟玟,“齊磊。”

學姐聽罷,對身后大一的小學妹們說教,“都記住了啊!等你們上大三的時候,如果有個叫齊磊的家伙出現,離他遠點!千萬離他遠點!!”

此言一出,包括流川楓在內,大一的同學都有點疑惑,“為什么啊?”

學姐一副過來人的姿態,看著電腦桌面上的留言,大剌剌地往那兒一坐,“高二就這么上道,肯定不是啥好人!”

眾人更是疑惑,也沒什么吧?不就是幾句關心的話嗎?就,就不是好人了?

可是,學姐為什么這么說呢?

因為這段提醒放在大一新生眼里,可能是只朋友間的關心。

可是,只有老北廣的學生才知道,太到位了啊!到位到,你都不相信他沒干過。

一共七條提醒,前幾條,什么南門外的小吃不衛生啊,西街市場啊,朝陽路上的美吃啊,這些都還好。

女寢室確實也能裝空調,只是線路有點老,容易跳閘,所以宿管一般情況下不讓裝。

這也是她上大二才剛剛知道的秘密,她們寢室還沒打通關系呢!

至于下一面那三條,就過分了。

“離留學生樓遠點....”

在這個年代,外國人還是要被高看一眼兒的,以至于只要不是一心想出國,想曲線救國的,確實要離留學生樓遠點。

那幫老外,沒一個好人,‘禍害’了不知道多少小姑娘了。

而“中午一點十分前離開女寢”,當然也不是防校內情竇初開的小男生。

這么說吧,后世廣為流傳的某某表演院校的校門口停著一排豪車接人,側面反應著有錢人的紙醉金迷和少女的墮落。

知道最早是在哪興起的嗎?

呵呵,可不是什么中戲、北電。

那些表演院校一屆表演班就那么十幾個人,就算把所以和表演沾邊的系加在一起,也沒多少人,又能有多少人去那排隊?

只不過,因為顏值太高,太拔尖,所以顯得只要是那個學校出來的就不錯。

殊不知,那里大多都是學編導、學電影電視相關的傻老爺們兒。

而且也正因為稀少,且質量太高,一般的小土豪都沾不到邊兒。

所以,也沒什么人去那邊排隊。

但是,你再去北廣西門看看,去中藍公寓(99年還沒有中藍,不用較真兒)門前瞅一瞅,就知道什么叫車水馬龍了。

北廣不論是新聞,還是播音,都是大系,美女也是出了名的多。

每天下午一點半左右,開課之前,女生扎堆從寢室出來,那風景……

門口別提多熱鬧了。

來接人的,送人的,等機會的,路邊一排一排地停著各色豪車。

而很多女生都是小地方來的,第一次進大京城,早就看花眼了,亦有攀比之心,哪見過這陣仗?又哪里敵得過豪車票子的攻勢?意志稍稍不堅定,一下就掉進去了。

這種事,新生是沒人知道的,也不會有老生和她們說。

你要說這個叫齊磊的小色狼沒來北廣蹲過點兒,學姐是信的,畢竟才高二。

但是,他身邊一點有高人指點,絕對不是啥好人!

至于去一號演播室那邊幫忙,這是學姐都不知道的竅門兒,也太心機了吧?

仔細一想,難怪大三大四的那幫牲口都搶著去演播室出力,原來是這個原因?

不行,學姐暗下決心,她以后也得注意一點演播室那邊的情況了。

總之,不管怎么說吧,這個齊磊絕對是個高手,就李憨憨…別說李憨憨了,在坐的各位,都玩不過他。

“記住了,這個齊磊,不是啥好人!”

李玟玟都無語了,“齊磊不是那樣的人!”

學姐一副大包大攬的架勢,“你還小,不懂,聽姐的沒錯!”

李玟玟:“……”

正說著,李玟玟的導員進了寢室,來給她班女生說選課的事兒。

看到流川楓先是一愣,怎么把男生帶到寢室來了?

隨后知道是來幫忙裝電腦的,也就沒說什么。

可是看到電腦桌面兒,淡然一笑,“你男朋友?還挺花花的,懂的不少嘛!”

得,有導員這句話,齊磊人還沒進北廣呢,就已經掛上號了。

李玟玟:“……”

李玟玟都開始懷疑了,他怎么知道這么多?

“阿嚏!!!阿嚏!”

遠在東北的齊磊重重地打了兩個噴嚏,“他娘的!誰罵我呢!?”

電話那頭,李春燕戲謔一笑,“罵你的人還能少得了?”

齊磊則是揉了揉發酸的鼻子,“咋就不盼著我點好呢?”

“說正事兒,你提供的那些情報到底準不準啊?別讓人看了,說咱們班門弄斧!”

李春燕,“放心吧!組里從記者到剪輯,連你姐我都是北廣出來的,那些破事兒能說錯嗎?”

齊磊,“那就好!”

李春燕則是玩味道,“到底什么情況啊?你不是跟那個徐小倩挺膩乎的嗎?怎么又盯上別的小女孩了?”

齊磊,“別瞎說,小心我以后不給你寫稿子。”

沉默片刻,輕輕一嘆,“畢竟是因為我才去的北廣,而且,那姐們腦瓜子一根筋,挺不讓人放心的。”

“唉!”李春燕一嘆,“石頭,你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嗎?”

齊磊,“啥?”

李春燕,“你不會拒絕別人,這不是什么好事,有時候…要心狠一點!”

齊磊,“得了吧!我要心狠點,你還在龍江夜航出外勤呢!”

不是說心狠點把李春燕在幾次報道中的功勞搶光,而是如果齊磊真是一個心狠的角色,也得不到李春燕的完全信任,四五月分,她就不會孤注一擲地按照齊磊寫好的劇本去進行報道。

其實,很多人說“慈不掌兵、情不立事、義不理財、善不為官”,這話齊磊很明白,也很認同。

“厚而不能使,愛而不能令,亂而不能治,譬若驕子,不可用也。”

孫子他老人家的教誨,齊磊也是知道的。

事實上,成長的過程,就是不斷攝取所見、所感、所聞,然后將這些外來的影響因素變成習慣。

每個人都是如此,從懵懂無知,到圓滑世故。

而對于齊磊這個“二次生長”的奇葩來說,前世且不多言,只這一世,他就像一塊干癟的海棉,從三個爹、從章南、從老耿,甚至是老劉身上,瘋狂的汲取著補給。

可是有些東西,卻是本性難移的。

而且,齊磊也從來沒想過改變。

正如李春燕所說,他這個人確實有點不夠狠,不是一個合格的、常歸意義上的領導者。

可是,齊磊覺得,這東西有利有弊吧!

都不說外人,就說他們哥仨之間,吳寧就夠狠,而且是陰狠。

現在是齊磊頂在前面,吳小賤沒有發力的機會,更沒有必要。

可是,一旦讓吳小賤施展開拳腳,這貨比齊磊更能干大事。

而唐奕也夠狠,他是兇狠。

事實上,唐小奕一點不笨,如果說吳寧是最近才安逸起來,唐奕就是從小就安逸,懶得用腦子。

三家他最小,哥仨也是他最小,最受寵。

有事兒的時候,吳小賤出主意,齊磊頂鍋,他只要負責沖就完了。

那么問題來了,一個陰狠,一個兇狠,如果齊磊再是個狠人,那哥仨走不到今天。

正因為齊磊從來不計較,頂鍋就頂鍋了,這是他應該做的。

無形中形,也讓他成了一條紐帶,把哥仨緊緊地綁在一起。

要知道,沒有天生的新如兄弟,都是十幾年一點一滴積累出來的。

而哥仨在一起,除了好,也有摩擦和急眼的時候,要不是讓齊磊在中間,也到不了現在。

同樣的道理,楊曉也好,趙維也罷,還有周桃、小馬哥、李春燕,他們之所以和齊磊關系這么密切,不也是因為大伙兒都知道,齊磊從來不讓自己人吃虧,和他交朋友踏實。

包括老耿大爺,那么精明,那么老練了一個人,現在就跟三石公司編外人員一樣。

不也是同樣的道理嗎?

老耿大爺太清楚了,這年頭,找個掙錢的買賣容易,但是找一個不和你玩心眼兒,還能一起掙錢的,實在太難了。

就像李玟玟這件事,最好的處理方法,當然是冷處理,興許過兩年都忘了齊磊是誰。

可是齊磊做不到,個性使然。

他做不到讓那幾臺二手電腦扔在倉庫里吃灰,也不便宜自己人。

做不到,偉哥、曹小曦、于洋洋都送了,卻唯獨扔下李玟玟,只為避嫌。

做不到,今天還一起蹲在馬路牙子上吹牛逼的伙伴,明天就成路人了。

更做不到,見李春燕講起北廣的那些齷齪事,而不去提醒。

每個人都有缺陷,這也許就是齊磊的缺陷。

可齊磊也不覺得這是什么缺陷,挺好的!

重生者,有先知先覺的加持,他覺得也許自己可以和別人不一樣。

慈不掌兵嗎?

等吳小賤和唐小奕成長起來,讓他們狠去唄!

齊磊覺得,到時他可以退居幕后,只把握好大方向就行了。

只要他們這個小圈子還認可他,那就出不了大事。

人嘛,總得有點原則,有點堅持。

而那些所謂的原則和堅持,往往不討好生活,只是單純的不想丟掉罷了。

不想和李春燕繼續這個話題,“說正事哈,今天找你是有正事的。”

李春燕也是聽出了齊磊不想說這些,但還是多了一句嘴。

“行行行!反正我也說不動你,這樣吧,我經常去北廣錄節目,那小姑娘我幫你照顧著。”

齊磊一聽,也不轉移話題了。

“早說啊!最好給點機會啥的哈,站臺的背景模特啊,遞個話筒,遞個道具啥的,多想著點,鍛煉鍛煉也是好的。”

李春燕都無語了,“老弟,我那是《DFSK》,哪來那么多花里胡哨的?”

“行了,你別管了!”

李春燕有點不耐煩,“你不有正事嗎?快說,正忙著呢!”

齊磊也不廢話了,“是這么回事兒,你那邊消息靈通,能不能幫我打聽一家公司?”

李春燕,“公司?什么公司?”

齊磊,“一家韓國的游戲公司,叫Wemade。”

“你幫我打聽打聽,這家是不是正在研發一個叫《傳奇》的游戲?我在網上找不到信息。”

“游戲?”李春燕很是疑惑,這個她倒是可以幫忙。

臺里在韓國的駐外記者不少,幫忙打聽打聽不困難。

只是李春燕有點好奇,“你一個網吧公司,打聽游戲公司干什么?”

卻聞齊磊一苦,“沒錢了,得開個財路啊!”

“沒……”李春燕一下就噎住了。

她是少數知道齊磊底細的人之一,三石公司發展那么好,做的那么大,還缺錢?

“你這就有點不厚道了吧?”

卻聞齊磊苦聲道,“不騙你,真缺錢!”

“行吧!”李春燕也不想聽他生意上那些事兒,腦子轉不過來,“幫你問問。”

掛了電話,齊磊還挺美,“就說吧?人緣好,不是啥壞事!”

他確實缺錢了,不是說公司賬上沒錢了,而是三石公司現今的結構就不健康。

之前就說過,只有網吧管理這一個盈利點,剩下的都是賠錢貨。

這對于一個公司來說,是很危險的。

萬一網吧這邊出了點什么狀況,那特么就真得從頭開始了。

所以,這段時間,其實齊磊一直在找一個突破口,也就是第二個盈利點。

可是想來想去,以三石公司目前的能力,還有資源,貌似也就游戲是最佳選擇了。

而說到游戲,那就繞不開傳奇。

傳奇對于中國的第一代網民來說,是里程碑式的存在。

相信任何一個穿越者,回到這個年代,都想在傳奇上分一杯羹。

只不過,齊磊對傳奇的發展歷程了解的不多。

在他的記憶里,似乎只有很少的有價值的信息。

第一,傳奇是盛大從Wemade手里代理過來的。

第二,傳奇在國內的上線時間是2001年。

沒了!

是的,沒了!!

就這么多!

不過,齊磊分析,wemade在開啟中國代理之前,應該在韓國先運營了一段時間。

這樣算下來,1999年夏天,應該已經開始研發了吧?

所以就有了他給李春燕打電話,幫忙打聽的這一幕。

齊磊想的是,先了解一下情況,到時候再想著怎么從盛大手里截胡。

可是,他沒想到啊,善良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差。

正因為他這一問,這哪是從盛大手里截胡啊,他是把兩個后世很有名的游戲公司給截沒了。

三天之后,李春燕的電話打到了網吧。齊磊沒在,還在學校挖坑呢,晚上才回的電話。

“哪有什么Wemade公司?你是不是記錯了?”

齊磊一怔,“沒有?不可能啊?”篤定道,“沒錯!肯定有!”

卻聞李春燕一聲冷哼,“還犟!告訴你!就是沒有!”

齊磊,“真的有,你沒查著!”

李春燕,“打賭不?”

齊磊,“賭啥?”

“你要是輸了,給我郵幾斤紅腸過來!”

齊磊,“那要是你輸了呢?”

李春燕,“我就不可能輸!”

齊磊,“這位大姐,話可別說那么絕對!”

李春燕,“我告訴你,你說的那個什么傳奇啊,已經在韓國運營九個月了,去年的11月份就上線了!”

“而版權在一個名叫Actoz的游戲公司手里,什么Wemade,就沒這個公司!”

齊磊,“……”

這一刻,齊磊的三觀崩了。

啥情況?是我記錯了?還是平行時空的偏差啊?怎么完全不一樣呢?

殊不知,并不是他記錯了,也不是什么偏差,純粹是他自己情況了解的不詳細。

首先,《傳奇》確實是Actoz在1998年11月就在韓國上線的游戲。

而Wemade,確實也是《傳奇》的版權和運營維護公司。

只不過,在盛大代理傳奇的時候,《傳奇》版權是Actoz和Wemade一家一半兒。

而且,盛大也是從Actoz拿到的傳奇代理權,而不是Wemade。

只不過,后世和Wemade因為版權打過官司,而且Wemade也比Actoz名聲大,所以大家都以為是Wemade把代理權賣給了盛大。

至于為什么李春燕沒查到Wemade?原因也再簡單不過了,這公司還沒成立呢!

Wemade的前身,只是Actoz下屬的一個游戲開發團隊,因傳奇2運營才借勢而起。

與Actoz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在Wemade成立之后,Actoz甚至持有它40的股份

而Wemade是2000年的二月分才注冊的,也就是說,還有5個月才來到地球表面。

如果沒有齊磊這一問,按照原本的歷史軌跡,《傳奇》這款游戲不但成就了Actoz,還締造了Wemade的輝煌,更造就了一個曾經的中國首富。

但是,現在卻完全不一樣了。

齊磊突然笑了,“姐,你確定?”

李春燕都不知道他笑什么,“確定!”

“得勒!”

掛了電話,齊磊在未來群里嗷的一嗓子,“誰有韓國的關系?”

資源你得利用起來,先在未來群問問再說。

過了一會兒。

南老:????

小馬哥:找韓國關系嘎哈啊?

老耿:“認識個做農產品的老板,從咱們這邊進口‘毛牛廣’的(一種蕨類山野菜),你要干啥?”

齊磊,“土老板沒用,借不上力。最好是搞IT的,最最好是做游戲的!”

這回南老說話了,“你找國外的干什么?”

齊磊,“看上一款韓國游戲,想聯系聯系。”

大伙兒一聽,什么玩意?游戲?

南老登時就不樂意了:“不務正業!不認識!”

然后就不說話了。

而小馬哥,“游戲?好啊好啊!我和你一起搞,這個咱倆有合作的潛力!”

老耿大爺,“咋想起做游戲了?”

齊磊,“南光虹,南老,我掙錢,你就有錢,您得盼我好!”

“小馬哥,一邊去!你現在上游戲就是找死!”

“小老頭,大爺,沒錢啦!”

南老,“我幫你問問…”

小馬哥,“吃獨食!拉黑屎!”

耿大爺,“缺錢?多簡單點事兒,用多少,和大爺說!”

耿大爺就是這么豪橫,小馬哥那個公司他是供不起的,拿錢不當錢。可是齊磊這邊要是需要資金,他還是有信心的。

只是耿大爺不知道,齊磊要是真敗起家來,都沒小馬家什么事兒。

R樹下還沒開啟燒錢模式呢,現在都是小打小鬧。

和耿大爺大概說了一下,不是現在缺錢,是將來缺錢。

耿大爺聽完,“那我幫不上忙,這事兒你得找小馬和老南頭兒。”

可是,其實要說起韓國的人脈,南老和小馬哥還不如耿大爺呢,因為耿大爺畢竟是東北人。

外地的可能不了解,東北的朝鮮族人,在這個年代出國的非常多,而且目的地十之八九就是韓國。

不管是高端人才,還是過去打黑工,那邊的條件比國內好,朝鮮族又沒有語言障礙,所以過去的非常多。

進而在東北,你問京城有沒有關系可能不太給力,可是你問韓國有沒有認識人,至少在尚北,起碼有一半兒不是遠親就是近鄰在韓國。

只不過,齊磊用的這個有點高端,做it的,連耿大爺都無能為力。

正當齊磊有點失望的時候,已經做好了打算,不行讓三叔去一趟,找上門總行了吧?

可是誰也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張健突然來了一句,“我大學同學有一個去了韓國的,好像就是什么游戲公司。”

齊磊登時一喜,“有聯系嗎!?”

張健,“有,關系還算說的過去。之前他說過在個啥公司來著,A…什么什么。”

齊磊一聽都驚了,手都有點抖,“Actoz?”

張健:“對對,就是Actoz!咦?你咋知道呢?”

“呵…呵呵!”齊磊嘴角有點抽筋兒,這特么是什么運氣?

歡快地在鍵盤上打出一行字,“張哥,我覺得你應該長工資了!”

張健那邊蹭了蹭油光锃亮的腦瓜門子,“嚓,這么容易的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