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00章 私開廣播

第100章 私開廣播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00章 私開廣播

每年上百億利潤的項目,幾乎可以讓任何一個人為之瘋狂,更何況是一個商人?

在龍鳳山,齊磊確實用李春燕這個記者嚇退了董戰林,但是,如此之大的利益,又怎么能讓他輕易的退避呢?

事實上,被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孩喝退,不但沒有讓董戰林避而遠之,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

甚至,讓他收起了謹小慎微的外表,暴露出資本家的兇殘。

正面不行,那就側面。

徐文良搞不定,那就換另外一個徐文良。

其實,齊磊都不知道的是,在前世的那個時空,即便沒有農業試點的出現,董戰林這個農商巨頭依舊盯上了尚北大米。

而且,在前世那個時空,沒有農業試點,沒有發展集團的出路,徐文良比這一世更加堅定的不把尚北大米的牌子肆意許人。

于是,也就發生了齊磊記憶中,徐文良很快就被換掉的情景。

齊磊絕不會想到,老丈人的劫難,不是那個還不知道在哪的孫書記,而是隱藏在幕后的董戰林。

事實上,齊磊還想不到的是,其實在前世,教委正副局長的爭奪,和孫書記替代徐書記,其實是兩件不相干的事情。

但是陰差陽錯,在這一世,因為章南接任二中校長這件事,使得這兩件事有了交集。

電話那頭,聽了梁成了陳述,靜默良久,終于傳來董戰林的聲音。

“你的考慮還是周到的,那就暫時別打擾考生的安寧了,讓孩子們安心考試,前途才是最重要的嘛!”

梁成聽罷,也是長長地松了口氣。

梁成也不是傻子,盯著二中是迫不得已,是需要一個切入點。

可是,學校就是學校,從上到下都極其敏感,真出點什么事兒,他也吃不了兜著走。

讓他等著去吧!

至此,二中終于在暴風雨中享得一片寧靜。

只是誰也不知道,這來之不易的安寧到底能持續多久。

李萬才做為代理校長,其實還是比較小心的,甚至些忐忑。

畢竟章南提拔的兩個畢業年級肯定還是心向舊校長的,他這個代理的能不能順利展開工作,還猶未可知。

所以,入校之后,李萬才并沒對畢業班有什么動作,反而是把初一初二、高一高二的老師集中起來開了個會。

大概內容就是,不要有什么心理波動,一切照舊。但是,章南那一套有問題的獎懲制度,徹底作廢了。

這是百分百要改回來的,沒辦法的事情。

省教育廳為什么查二中?就是教育不當。

而個別學年、班級高壓教學的根源,又是老師的獎金制度。

原則問題,必須要停,這不是李萬才能左右的。

其實,他的本意是,把獎金制度維持到這個學期結束,起碼把畢業班送走再說。之后一個暑假兩個月的時間,足夠他重新整合二中。

都不用去制定新的獎金制度和減負的教學方案,只要抓住某一部分老師跟他一條心就行。

因為沒必要了,他的擴招報告已經提交到了教良,程建國雖然不會批,但是姿態要做出來。而且,過一段時間,也由不得他不批了。

總之,李萬才的到來,讓一部分老師很高興,比如陳麗之流。章南在的時候,她們沒好日子過。

新校長來了,管的還寬松,那就最好不過了。

陳麗甚至聯合了初一的幾個老師,繼續給劉彥波的補習班拉人,差不多把二中的半個初一都搬了過去。

可是另一部分老師,尤其是畢業班,卻是有了情緒的。

廢話,辛苦一年,要出成績了,結果獎金沒了,那些實打實干事兒的老師哪個愿意?

尤其是高三和初三,開會都沒叫他們,就把我們的獎金給抹了?

那可不是小錢啊!

兩個年級的老師瞬間就有了情緒,雖然沒在學生中間表現出來,但卻要去找李萬才理論理論。

沒想到,這個時候,老董和老吊車兩個老爺子站了出來。

“啥也不要想,安心把畢業班送走,就是大功一件。獎金的事兒,我們替你們說話!”

老董和老吊車的威信還是在的,他們的話有人聽。

就連李萬才能順利接手二中,其中也不無兩個老爺子的功勞。

這個歲數的人,只要是心眼不壞的,那是真的樸實。

兩個老爺子沒別的想法,不滿意,不甘心,都得忍著。初三、高三兩千來個學生的前途啊,不比你們明爭暗斗重要嗎?

所以

梁成在學校里上躥下跳的時候,他們忍了。

章南被革職,二中群龍無首,他們忍了。

現在弄了一個一心想把二中肢解的李萬才,他們也忍了。

唯一的底線就是畢業班,兩人也只守得住畢業班。

有什么情緒,等畢業班走了,咱們再慢慢和他們算賬。

老董校長看著高三忙了一年,比學生還憔悴的畢業班老師們。

“聽我老頭子一句,現在已經不是獎金的問題了,是要爭口氣!!”

“都說咱們錯了,不應該這樣壓榨孩子。可是,能送走一個是一個,考上好大學,才是真的。”

“咱拿成績說話,讓那些見不得咱們好,想吞了咱們的驢馬爛子閉嘴!”

李艷紅是個直脾氣,性子比男老師還要烈,從老董校長那回到班里,臉色就一直不對。

她在憋著,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可是....這口氣真的咽不下去。

我們踏踏實實的干事兒,學生踏踏實實的奔前程,結果,你說錯了?

猛然間,啪!!啪!!啪!!教鞭砸在講臺上,響聲刺耳。

李艷紅在講臺前站的筆直,氣勢洶洶,高三八班的學生們茫然抬頭,看著班主任。

終于,凝滯良久,李艷紅開口:“最近學校的一些事兒,雖然還沒影響到咱們高三,可是相信大伙兒也都聽說了。”

八班眾雖然沒什么反應,可是,聽說還是聽說了的,校長都換了,能沒聽說嗎?

直勾勾地看著班主任,不知道她要說什么。

只聞李艷紅聲音冷的嚇人,“都特么給我聽好了,以前總和你們開玩笑,為了我的獎金也得給我好好學。”

“還總拿什么,前途、命運的給你們開導。這回”

“這回不扯那些沒用的。”

突然瞪著眼珠子,嗷的一嗓子,“給我打他!”

李艷紅張牙舞爪,有些失控,足見其情緒有多激動。

“給我打他!照臉給我打!!”

“他娘的,能給我好好考!考的好,全班有獎勵!!”

“你們要啥,我給買啥,說話算數!”

財偉一聽都驚了,這么放縱的嗎?不太好吧?

真的....不太好吧?

沒忍住,胡子拉碴的騰的站了起來,“老李!真的嗎?我想要個筆記本電腦行不?我給你考個北大回來!”

李艷紅一指門外,“拿著書,門外站著去。”

“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全班爆笑。

李艷紅也是憋不住的轉怒為笑,看著偉哥猥瑣又蕭瑟的背影笑罵,“越來越沒個人樣兒了,跟誰學的呢?”

看向全班,“100塊錢以內,多了沒有!”

“100塊也不少了啊,咱班62個人,也6000多塊呢!”

確實不少,都快趕上李艷紅一年的基礎工資了。

卻是偉哥從門外探進頭來,“老李,也不多吧?我考個北大,你就有5000獎金呢!”

說完向全班壓手,“不用謝我,應該的!”

李艷紅想把教鞭飛出去,砸死這倒霉孩子算了。

一瞪眼,把偉哥瞪的縮了回去。

然后使勁砸著講臺,“都給我爭口氣啊,小祖宗們!就四模那個成績,就給我照著那個分去考!”

“只要正常發揮.....”

李艷紅是個很生動的老師,平時上課肢體語言就很足,這回也是發揮到了極致,夸張的挺著胸,仰著下巴,大手一揮,做指點江山狀。

“就橫掃!!”

“懂嗎?”

“橫掃!!”

“什么實驗中學,什么私立高中,提鞋都不配!”

被李艷紅又是憤怒,又是搞笑,又是夸張的動員大會一調動,八班眾一個個也是嗷嗷叫的狀態。

還有半個月不到,拿下高考,爭這口氣。

本來就是,你要是初中生、小學生減一減負,那無可厚非。

可是,特么的高中生,尤其是高三,最小的都十八九了,二十歲的都有。

減個屁的負?瞎搞!!

同樣的場景,不僅僅在八班上演。

高三學年、初三學年,每一個班主任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向學生們傳達著力量。

在高三六班,李玟玟妝容精致,穿著得體。

憨憨姐的一切都寫在臉上,高興不高興,成績好還是成績差,甚至喜歡還是不喜歡。

此時,六班班主任也在拱火。

“今天不說虛的,二中待你們不薄,要用成績回報二中!咱們讓外人看看,這一年咱們是怎么把野雞變成鳳凰的!!”

寒門貴子、草根勵志的故事,在哪個時代都是最動人的傳說,也最具被激勵效果。

傻呼呼的李憨憨跟著班主任的情緒,那叫一個激昂啊,嗷的一聲:“打他!!!”

引得全班側目,無不鄙夷。

草根勵志,適用于我們,你一狗富婆叫喚個啥?

李萬才聽說了一些高三、初三的動員情況,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沒有當回事兒。

章南都革職了,你們幾個老師、一群學生,就算取得了一點成績,哪怕是倒反天罡,偶爾超越了實驗中學,又能怎么樣?

解決不了問題的!

悠閑地走在二中的校園之內,看著原本的對手現在成了自己的麾下,心情尤為大好。

不得不說啊,二中的地方是真大啊,有實驗中學三四個那么大。

雖然設施老了一點,破舊了一點,不過

李萬才甚至有把實驗中學搬到二中這邊來的想法了,可以要撥款重新建嘛,反正到時候就他實驗中學一個重點了。

當然,還要建一個大大的門頭,氣勢恢宏那一種。

嗯,想想就舒服。

至于高三的動員?

動去吧!你們取得好成績,李萬才更高興。

今年,實驗中學那邊有三個非常有天賦的考生應該是穩進清北的節奏,這將打破尚北市每年清北錄取人數的記錄。

二中能有這個實力嗎?就算有,那將來也是要寫進實驗高中的校史的。

李萬才想著,最好多出幾個,也出那么兩三個。

要是單年有五個,甚至六個清北,那這個記錄將無法超越,將會是合并之后的實驗中學最輝煌的一筆。

正癔癥著,突然主樓上的大喇叭傳來滋滋的電流聲,隨后是校廣播室悉悉索索的動靜傳遍全校。

李萬才一皺眉,“現在是上課時間,廣播怎么響了?”

然后

“大家好,我是齊磊。”

李萬才眉頭皺的更深,“齊磊?哪蹦出來的?”

恍然想起,二中似乎有一個叫齊磊的學生挺有名的,好像還上過新聞。

聽下腳步,側耳細聽。

與此同時,全校的時間仿佛凝滯,所有人都停下手里題,眼中的書,把目光從課桌上移開,目無焦距的只用耳朵聆聽。

李憨憨更是不顧班主任還在班里,幾步沖到窗戶邊,打開窗戶,讓聲音傳進來。

老董校長,還有老吊車,則是站在辦公室里,捧著茶杯,也打開窗戶。

這個時間點,可是沒有廣播的。

也就是說,齊磊那小子又開始作妖了。

老董甚至在笑,“對嘛,該作妖的時候,就得作妖!”

好吧,在他眼里,這么大的事兒,齊磊不作個妖都不是他了。

廣播里:

“下面這些話,送給初三的學弟學妹,以及高三的學長學姐們。”

“在即將到來的七月....”

“你們在拼搏,我們在送別。”

“做為你們的學長、學弟,我能做的除了加油。”

“也只剩下高歌。”

“所以,當你們走完那最后的一程,再回到二中的時候,我會送一首歌給你們。”

“一首...只屬于你們的新歌。”

“加油吧!我的同學們!”

“別忘了”

“在天色破曉之前,我們要更加勇敢,等待日出時最耀眼的瞬間!”

“向前跑,迎著冷眼和嘲笑!!”

廣播結束,二中...瞬間沸騰。

要說齊磊在二中是什么樣的聲望自不多說,而且,什么上過新聞,和大人們做過的那些事兒,在學校里沒人關心。

大伙兒只知道一點,他會唱歌,會彈琴,會寫歌。

一首全新的歌,只屬于畢業班的歌?

這樣的承諾,比班主任的裝牙舞爪可是提氣不知道多少倍。

有初三的小迷妹已經不顧形象的在叫嚷了,“拼了拼了,說什么也要考回二中來!”

至于為什么考回二中?

嗯,這是徐小倩應該關心的問題。

高一一班的王學兵瞥著嘴,呲著牙,“有什么啊?都是小孩子的臭顯擺,一點正事兒都沒有,學習才是最重要的!”

卻是同桌的女生揶揄,“那學習你也沒人家厲害啊?”

“我”王學兵憋屈了。

七班。

詹小天也有點酸,“又讓他裝一回!”

三樓走廊里。

偉哥屁股下面墊著課本坐在那兒,聽著齊磊的廣播。

“媽的,廣播站跟他自己家的一樣,那咋能說用就用呢?”

一臉嫌棄,低頭沉吟,半天憋出一句:“我特么管廣播站的時候,怎么沒這個膽兒呢?”

好拉風的說。

不過,不管是李玟玟、偉哥,還是其他人。

包括掉醋缸里的王學兵、詹小天,所有人都在期待,齊磊這回又要弄出什么歌來。

而李萬才糾結于齊磊私自開啟廣播的同時,也在疑惑。

啥意思啊?啥只屬于畢業班的歌?他不會還會寫歌吧?二中還有這人才呢?

還有他最后那段話,似是而非,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在天色破曉之前?

正好,高一一班的汪國臣從辦公室出來,李萬才攔住他。

“汪老師。”指著廣播,“那個什么什么,天色破曉之前啥的。好像你們二中都知道?”

卻見汪國臣笑了,“呵。李校這話說的,我們二中?您不是二中的?”

“呃....”李萬才差點沒噎死。

尷尬道:“剛來,還不適應。”

汪國臣,“那您可得快點適應。”

“在天色破曉之前,我們要更加勇敢,等待日出時最耀眼的瞬間。”

“這是我們二中的....校歌啊!”

說完,錯身而過,連客氣話都沒有。

李萬才:“”

臉一黑,心說,把你們能的,還有校歌呢?

實驗中學也就有個校訓而己。

好吧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團結活潑,嚴肅緊張。

實驗的校訓也很敷衍,目前全國得有80的學校是這十六個字的校訓。

惡恨恨地瞪了一眼汪國臣的背影,心說,讓你們折騰著,我看能折騰出什么花樣來!

ps:“打他!”不是后世的網絡用語。

其實很多現在的網絡用語,都是東北話早就有的。

昨晚出了點狀況,也不知道是痔瘡破了,還是管狀腺瘤又長出來了,所以早上的更新就耽誤了。

晚點還有一更吧,可能會很晚,別等了,明天再看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