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9章 放過二中

第99章 放過二中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9章 放過二中

梁成是希望胡正勛那邊快一點得出結論的,而胡正勛卻是不急,他覺得可以等一等。

甚至做為組長,胡正勛思量再三,真的就如章南期望的那樣,在與梁成碰頭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提了一嘴。

“梁成同志啊,我做為組長,不得不多說一句,你們那邊開展工作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盡量不要影響畢業年級的正常學習。”

對此,梁成一笑,“胡科長放心,這一點我們已經尤其注意了,不會影響到考生。”

胡正勛微不可查的皺了下眉頭。

如果梁成點頭應下,或者說出些改正的話,胡正勛都認為是正常。

可是,“已經在注意了”,那這個回答就有問題了。

這幾天,梁成的所做所為,他還是聽說了一些的。

入校直奔高三,被老師攔了下來,又隨意打斷正常教學,很是強勢。

唯一說得過去的,就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接觸畢業班。

也就是說,該做的不該做的,梁成那邊要么想做沒做成,要么已經做了。

神情嚴肅,有些不悅,“梁成同志,我要提醒你,這是學校,我們要慎重再慎重,你的態度可是不太端正啊!”

這已經是相當嚴重的警告了。

梁成沒想到胡正勛這么認真,心下一凜。

這個組長,雖然沒有太直接的從屬關系,但是還是有所忌憚的。

馬上換了顏色,陪笑道:“您看這事兒鬧的,胡科長放心,我們一定嚴肅自檢。如果之前的工作中有什么不得體的情況,一定改正!”

胡正勛聽罷,這才放下心來。

不管梁成愿意不愿意,他都要小心了,起碼不敢再拿著調查做幌子,直楞楞的往高三沖。

即便梁成不聽,真的出了事兒,那自己也盡到了監督和提醒的義務。怪不到自己頭上。

梁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胡正勛并不關心,也不想去參與。但是,別因為他再把自己裝進去,那就熱鬧了。

總之一句話,你們愛干什么干什么,但這個敏感時期,卻是萬萬不能在畢業班出事兒。

得,章南不在了,可是胡正勛卻成了畢業班的守護者,梁成想動畢業班,首先就要過胡正勛這一關。

而梁成也不是白給的,被胡正勛用嚴厲的語氣警告,馬上予以回擊。

“胡科長,其實吧……”

“畢竟是調查組嘛,不管咱們怎么小心,多少都會鬧的有點人心惶惶。說白了,咱們在二中呆的越久,越容易影響到考生,甚至想不影響都難啊!”

“您那邊有什么進展嗎?”叫人送上來一些材料,“反正我這邊已經基本完成資料采集了。您看一看,簽個字,我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胡正勛:“……”

萬萬沒想到,梁成會是以這樣的方式回應,等于說他被梁成反將了一軍。

梁成這話的意思是:我不但不會影響高三,而且我這邊已經完事兒了。真的影響了高三,也和我沒關系了,是你胡正勛那邊遲遲不出結果拖出了問題。

這就讓胡正勛有點騎虎難下了。

一面方,他不想這么快下結論。

這里面應該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情況,越早下結論,越容易出錯。。

另一面方,梁成把自己摘了個干凈,反倒成了他胡正勛的問題。

怎么辦?

胡正勛回去琢磨了一宿,頭發都掉了一大把。

一個小縣城的中學而已,怎么這么麻煩呢?

第二天,胡正勛黑著眼圈兒終于有了結論。

對同事道:“針對二中的財務狀況,以及支出情況,全面取證,回去再做研究分析吧!”

好吧,來而不往非理也,你將我的軍,那我也有應對的辦法。

胡正勛也有邪性的。

我把我的活干完,但是我不下結論總行了吧?

回去再研究,既躲開的是非之地,又能看看再說。起碼得研究到高考之后,到時候就不用這么勞神了。

梁成得知后,差點氣死。

只能說,誰也不是白給的,這個胡正勛,他是有病,還是和那兩口子有關系?這么不遺余力的保著嗎?

胡正勛的這個決定,卻是讓梁成被動了。

可是,胡正勛沒想到,他想拖都拖不下去。

不取證還不要緊,一取證馬上就查出了問題,而且是那種他想拖都拖不了的問題。

出問題的地方,正是他之前認為可疑的那兩個點。

第一,章南報銷的數千元差旅費,居然沒有一張報銷憑證,就是章南說是多少錢,二中財務就給支出了多少錢。

第二,二中教師的獎金支出,居然沒有明細賬目。

也就是說,老師為什么發這么多獎金,沒有原因,沒有記錄,只有一個數字。

胡正勛得知這個消息,瞪眼傻站了半天也沒回過魂兒來。

心說,這是真的嗎?

是二中的財務蠢的冒泡呢?還是章南狂妄到已經不需要做賬的地步了?

這些可都是最基本的財務常識,沒有報銷憑證的報銷,沒有明細的獎金支出,多新鮮啊?

這就等于是找死!

這讓胡正勛有點沉不住氣了,這要是還拖著,那他就和章南鐵是一伙兒的了,省里就該調查他了。

第一時間約談了二中的財務辦公室主任。

財務主任姓錢,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胖婦女。

一問她憑證呢?明細呢?

結果,這姓錢的老娘們兒也是個極品,“入賬的時候有,可是后來不知道為什么,丟了。”

“丟,丟了!?”胡正勛差點沒笑出聲兒,“你知不知道,這是多嚴重的問題?”

錢主任眼珠子發直,一副不太聰明的樣子,“知道啊!但是真丟了,我有啥招兒。”

胡正勛忍著怒氣,“那好,你說說,怎么丟的!”

錢主任,“這我哪知道啊,原本都在的,一樣不少。可是,調查組入校的第二天,讓我清點財務憑證的時候,就發現丟了。”

胡正勛:“……”

就特么新鮮!

“好好好,姑且就當它丟了。那你認為,誰會去偷一堆報銷憑證,還有賬目明細?”

這玩意又不能當錢花。

錢主任,“這我更不知道了。”

胡正勛,“有沒有可能是內部的人做的。”

保險起見,胡正勛還是要全面一點考慮。

雖然問題已經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二中的財務有問題,有大問題,實錘了。

但是,萬一呢?萬一真的丟了呢?

胡正勛,“內部的人有可能嗎?”

錢主任一聽就不樂意了,“你這叫啥話?懷疑我!?”

胡正勛笑了,“說實話,我個人真不懷疑你。有點財務常識的都知道,這東西丟不得,錢主任拿了和沒拿效果是一樣的。”

要知道,東西沒丟,查出問題,她倒霉;東西丟了,不管有沒有問題,她都要倒霉,而且是倒大霉。

可是,錢主任一點不吃這一套,“不懷疑你問這干啥?就明說是我干的唄?”

胡正勛無語了,“我是問,有沒有可能是你的同事,沒說是你!!”

錢主任,“二中財務室就我一個光桿司令,哪來的同事?”

胡正勛:“……”

他娘的,這學校全特么是奇葩!校長奇葩,教導處主任奇葩,這又來一個財務主任。

你早說就一個人不就完了?省著我在這浪費唾沫。

“那好!!”咬著牙,“那這些天,有哪些不相干的人來過財務室?”

財務主任一聽,瞪著眼珠子,“有啊!”

“誰?”

“你!!”

“我……”胡正勛要罵娘了,這特么叫什么話?

剛要爆炸,結果財務主任大喘氣,“還有梁成!”

差點沒閃著腰,胡正勛一怔,“誰,誰?”

“梁成?”

“對呀!”財務主任萌萌噠,“梁成帶人來走訪過啊,就在你要財務資料的那天上午。結果,下午東西就丟了。”

胡正勛嚴肅了起來,這話…我信還是不信呢?

不信,有不信的道理。財務主任明顯有所指,更像是有意引導。

信,其實也有信的道理。

思前想后,胡正勛決定去章南家走一趟。

這個錢主任,他是沒法交流的,這老娘們兒嘴太沖。

當胡正勛來到尚北政府大院,章南似乎并不意外。

把胡正勛和其他兩個做記錄的工作人員請進家中,一邊打著圍脖,一邊對胡正勛笑道:“難得閑下來,正好可以給孩子打一條圍脖。”

胡正勛玩味的看著她,“章校長,似乎并不緊張?”

章南抬頭看了他一眼,“緊張什么?我相信胡科長,更相信組織。”

這話胡正勛聽得多了,每一個被審查的都會有這么一說。

干脆直接了當,“我們在審查二中財務狀況的時候,沒有找到章校差旅費的報銷憑證,也沒有二中獎金制度的明細。”

“對此…章校有什么想說的嗎?”

章南頓了頓,低頭似乎在思考著什么,漸漸的,手上的織針又動了起來,“沒什么想說的。”

這個舉動讓胡正勛更是模不著頭腦,她在想什么?

“唉!”胡正勛一嘆,“章校長,現在說清楚還來得及,我想你應該很清楚組織程序。”

只見章南的織針快了起來,手法嫻熟,已經徹底平靜,“清楚。”

“那好吧!”胡正勛,“那我現在以調查組組長的身份,正式詢問你,在差旅費和獎金制度上,二中到底有沒有問題?”

章南頭也不抬,“沒有問題。”

“那憑證呢?”

這回章南卻是沒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胡正勛自然當這是不知道的回答,有些失去了耐心。

“章南同志,請你配合我!如果你說不清憑證的去向,或者干脆就沒有憑證,那誰也幫不了你。按照程序,我只能把移交給調查室。”

之前說過,胡正勛屬在的部門是干部監察室,只負責核實舉報、初步取證。而移交調查室,則是正式的立案調查,那就不是現在這么溫和的場面了。

“移交調查室,不管最后結果如果,你這個校長恐怕都當不成了!”

胡正勛不是危言聳聽,一旦立案,章南就必須調離工作崗位,接受調查。

“章校長....”胡正勛有些語重心長,讓記錄員停下記錄,合上記錄本。

“我看得出來,你是很看重你的學生的。否則離校之前,你也不會對我說那樣的話。”

“也看得出來,這其中肯定有我們還不了解的情況。”

“在這個當口,還有不到二十天就要高考了,你被換下來真的甘心嗎?”

“我希望你配合我們,把你知道的情況如實說出來。”

胡正勛有點語重心長的味道,因為他有直覺,章南一定知道些什么。

包括梁成為什么這么積極,為什么在這個時間點有人舉報。

可是,從胡正勛角度來說,他就像一個來解決問題的解迷者。可全場唯一什么都不知道的,除了他,就沒別人了。

這讓胡正勛很難受,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否則,太沒參與感了。

只可惜,章南依舊沒有開口。

從這一刻開始,章南除了搖頭,織圍脖,再沒有任何別的舉動。

從徐家出來,胡正勛心情很差,這應該是他干紀檢工作以來,經歷過的最簡單,也最詭異的案例。

身邊的記錄員見胡正勛久久沉默,忍不住問了一句,“胡科長,那接下來咱們怎么辦?”

胡正勛皺眉,沉吟良久,“寫報告,立案吧!”

沒什么可說的了,既然到了這個地步,那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吧。

他雖然還是稀里糊涂,但也沒辦法。

六月十二號。

胡正勛正式提交報告,二中財務混亂、出賬不明,有存在嚴重違紀行為,建議對章南進行立案調查。

很快,省紀委第九調查組進駐尚北,展開正式調查。同時,章南被革職審查。

消息一出,二中上下震動。

誰也沒想到,在二中如神一般的章南,會被革職。

然而,胡正勛始終認為,事情還遠沒有結束。

另一邊,章南被革職接受調查,不僅僅是二中的動蕩,畢竟是書記的愛人,整個政府大院也都在議論紛紛。

如果真的是章南有問題,那對徐文良的影響也不會小。

此時,章南家中。

程建國眉頭鎖得緊緊的坐在沙發上,面容很是愁苦。

“這事兒鬧的,怎么就說不清了呢?上面直接下的文件,我想出力也出不上啊!”

“老徐也不在,要不把他叫回來吧!”

程建國城府不深,屬于實干派,否則也不會上任一年多,連個胡國為都搞不定了。

章南一聽,立時阻止,“他回來也沒用,也許更麻煩。”

反過來安慰程建國,“老程,別想那么多,快刀斬亂麻也許不是什么壞事。”

“否則,他們鬧鬧哄哄的在二中折騰,耽誤了高考,我的責任最大。”

“現在好了,立案就立案吧,起碼跳出學校,不會影響考生。”

目前看來,二中雖然有點人心惶惶,但是,唯一正面的結果就是,沒人再去打擾學生的學習。

這是章南比較滿意的一個結果。

可程建國卻搖著頭,“但是,這代價也太大了吧?”

以章南革職換來的安寧,這不是親者痛,仇者快嗎?

卻是章南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給程建國建議道:“要趕快給二中選一個校長頂上去,要不人心動搖,依舊是麻煩,一切等高考結束再說!”

程建國默默點頭,“現在也只能如此了。沒辦法,讓老董頭兒先頂著吧!”

這是程建國能想到的,最好的解決方案。

讓老董代理一下校長職務,穩定一下軍心,等過了高考再從長計議。

卻沒想到,章南不同意,“董叔人還是太直,不適合現在頂上去。”

程建國抬頭看著她,“那怎么辦?現在也沒有合適的人選啊!”

章南一聽笑了,“我給你推薦一個人吧!”

“你?”程建國愣在那兒。

好吧,他終于知道在這個節骨眼兒,章南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特意把他叫到家里來說話了。

為的就是這個推薦吧?

只聞章南道:“現在,只有我推薦的這個人能穩住二中的局面,而且會真心的為考生著想,不會再生變數。”

程建國瞪著眼珠子,“誰啊?這么大能耐?”

卻見章南一笑,“實驗中學,李萬才!”

“噗!!!”程建國整個人都定在那里,瞪圓了眼珠子看著章南。

誰推薦李萬才,也不應該是你推薦吧?

怎么就…就這么不真實呢?

卻聞章南道,“相信我,李萬才一定會愿意代理這個校長的。”

廢話,李萬才當然一百個,一千個愿意代理這個校長。

你想啊,李萬才做夢都想把二中吞了,現在好了,他不但是實驗中學的校長,再兼著二中的校長。

你說這個命運啊,它怎么就那么順當呢?

現在,胡國為這個大舅哥都不用成正局,他自己就可以推動實驗中學和二中的合并了。

你說這個命運啊,它怎么就那么舒服呢!?

只是,李萬才舒服了,胡國為卻難受了啊!

他是做夢也沒想到,程建國會下這么一道令的。

這個任命本應該我來下才對,李萬才這個妹夫等于是一步到位了。

所有心愿一朝達成,接下來順理成章的實驗擴張,吞并二中,舒舒服服的無欲無求。

可我還什么也沒落著呢啊!我的正局呢?說好的各取所需呢?你們都如愿以償了,我咋整?

這讓胡國為徹底穩不住了,不得不主動去找梁成。

“梁處,現在怎么辦?你可是說好……”

說好了,連帶程建國一起拉下馬的。

其實,梁成也沒想到會突然出現這樣的結果。

只得安撫胡國為,“你放心,該是你的,就是你的!只是一個小意外罷了,大可不必如此緊張嘛?”

“大不了換一換策略,一步一步來嘛,最多也就是多等兩天唄?”

言下之意,別急,再等等!

好不容易打發走胡國為,梁成也陷入了沉思。

他娘的,程建國的這個任命打亂了他的節奏。

不過也好,省事兒了!

其實梁成也好,胡國為也罷,包括沒怎么露過面的李萬才,三人之間并沒有什么私交。

說到底,不過就是各取所需,相互利用罷了。

此時,梁成的目的其實已經達成了,他只需要在章南身上查出問題,那就可以了。

接下來依舊在二中的問題上操心,其實就是盡義務。

是的,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別人幫你完成了目標,借胡國為和李萬長讓章南惹禍上身。那你就也得幫別人完成目標。

可是問題來了,李萬才的目的達成了,就剩胡國為老哥一個還吊著呢,那還需要盡心辦事嗎?

退一步講,依舊死揪著尚北二中不放,還有意義嗎??

胡國為的目的還沒有達到,所以他急,三個人,只有他還兩手空空。

可是....非得要現在就完成嗎?

可以讓胡國為等一等嘛。

畢竟胡正勛說的對,這個時候的二中,還是別碰的好。能早點撤出來那就撤出來吧。

思索良久。撥出一個號碼...

“喂.....”

“董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