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7章 幫上了大忙

第97章 幫上了大忙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7章 幫上了大忙

重生就像一場謎題的盛宴,你不知道會遇到哪些人,又會有哪些機遇撞進懷里。

當然,更不知道前世的哪些因,會影響今世的果。

胡國為的出現,似是天機張開了一絲縫隙,讓齊磊似乎抓住了些什么,卻又不可窺之全貌。

蹲在炮樓兒外面的甬道上,齊磊陷入沉思。

可是剛蹲下,面前便有兩片陰影籠罩而下。

抬頭一看,是胡子拉碴的偉哥和吊兒郎當的管小北。

兩貨正嬉皮笑臉地看著齊磊愁苦,場景和前幾天他們苦大仇深的那次恰恰相反。

齊磊沒心思搭理兩人,“冒你的煙兒去吧!”

可惜,兩貨卻不走,偉哥呲牙樂著,“上回你開導我們,我們也不能不講義氣不是?”

管小管立時熱切地蹲在齊磊身邊,拽出一根阿詩瑪,吧嗒吧嗒的抽著。

“來來來,有什么不開心的,說出來唄,大家一起開心開心。”

財偉則是蹲在齊磊對面,也拽出煙點上,比特么看表演都來勁。

齊磊都無語了,“你們這是開導嗎?這是落井下石吧?”

結果,兩人挑著眉頭,怪異憋笑著連連點頭:“很清醒嘛!”

偉哥:“快點快點,注意簡明扼要,細節清晰,描述要生動。

管小北,“怎么了?是不是徐小倩和你掰了?”

齊磊:

一看他不說話,管小北一怔,“不會真掰了吧?”

“滾!”

“哈!”管小北大樂,“早就盼著你們掰了!他娘的,高一就開始‘處大象’,成績還那么好,你倆就招人恨,知道不?”

財偉則是看著齊磊要爆炸的五官,呲牙道:“你要再不說,我也開始猜了哈!”

狠嘬了口煙,“是不是章校長的事兒啊?”

偉哥畢竟是偉哥,一擊即中。

齊磊點了點頭,“有點理不清頭緒。”

財偉認同,“確實有點詭異。”隨后又道,“章阿姨被停職了。”

齊磊,“猜到了。”

管小北卻道:“我覺得沒啥大問題吧?畢竟有徐叔在那呢,還能真把章阿姨怎么樣?”

卻是齊磊沒心思和他們逗悶子,既然不走,那就廢物利用一下吧。

突然道:“正好,問你倆幾個事兒。”

管小北,“說唄,哥心情好。”

四模的分兒已經下來了,大榜還沒排,不過管小北560多,比哈三中那套該死的絕戶題超了80分。

事實上,二中四模的成績雖然沒排榜,但是有點嚇人。

這邊齊磊不關心四模成績,沉吟了一下,“胡國為這個人,你們熟悉嗎?”

都是政府大院兒的,而且齊磊之前都不關心這些,這兩貨肯定比齊磊知道的多。

卻不想,兩人聽罷,對視一笑,“怎么想起問這個人了?”

齊磊,“剛剛檢查組到我班做調研了,胡國為帶去的。”

管小北攤手:“這不正常嗎?省里來的人,慣例也得抓個本地干部協調工作吧?”

齊磊卻道:“協調工作當然正常。事實上,他也沒做太多事。但是,表情神態是騙不了人的。”

財偉一滯,“你是說”

齊磊,“他當時的表現,就算是為盡到自己的工作職責,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他當時不太像單單就是盡職而已。我懷疑,是他舉報的我丈母娘。”

齊磊做出這樣的判斷,是結合了后世的記憶。

胡國為能在非正常情況下取代程樂樂他爸,也值得齊磊往這方面懷疑。

然而,兩個人的表現卻有些迥異,偉哥關注的點有點奇葩。

“丈母娘...逮著機會就扎心是吧?”

倒是管小北正常一點,表情嚴肅起來,抬頭看著偉哥,給了他一杵子。

“想特么什么呢?那確實是人家丈母娘啊!”

偉哥:

媽X的,你也扎心是吧?

管小北,“問你話呢,石頭懷疑是胡國為。”

“啊?哦。”

偉哥皺眉想了想,“胡國為舉報的話...有點意外,但是也不算太奇怪。”

齊磊挑眉,“怎么講?”

偉哥,“這種窩里斗的事兒,最特么惡心。他還是副局長,有問題完全可以直接發聲,即便因為徐叔的影響,結果也肯定比現在要強,這是把路走絕了。”

“但是,他能干出這事兒,確實不奇怪。”

這時,管小北接過話頭兒,對齊磊道:“這么和你說吧,胡國為在教委‘副’了有七八年了。”

“老局長退下來,他還代了一年多的正職。結果,程樂樂他爸空降下來了,他還是副的。你就說,他能服氣嗎?”

“他和程建國不對付,處處擰巴著,這在大院里不是什么秘密。要說他背地里真搞點什么小動作,一點都不奇怪。

齊磊仔細地聽著,等管小北說完,突然道:“可他有意見,去搞程建國啊,為什么朝章阿姨下手呢?”

這才是說不通的地方。

管小北卻是一瞪眼,“那我哪知道。”指著財偉和齊磊,“你倆不都玩腦子的嗎?你們說唄!”

偉哥搖著頭,“說不好!如果真是他舉報的,那里面肯定有別的事兒。”

齊磊追問:“會不會和我老丈人有關?”

“操!”偉哥受不了了。

你就沒完了是吧?跟別人怎么不老丈人、老丈母娘的?非得刺激我唄?我不就和你談過一回心嗎?咋還過不去了呢?

但是,不和小心眼一般見識,搖頭道:“不可能!胡國為夠不著你老我呸!夠不著徐叔那個層面。”

齊磊點頭,“那能不能和實驗中學有關系?”

這回管小北也樂了,“想特么什么呢?二中的事兒和實驗有毛關系?瞎聯系。”

不想,財偉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

緩緩道:“你還別說,可能...真有關系!”

“啊?”管小北一滯,“有,有啥關系?”

卻是偉哥眼神越來越亮,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哦操,哥無敵了!”

瞪著齊磊,“我好像真明白了點什么。”

弄的管小北和齊磊想錘他,“別特么裝逼,直接說!!”

只見偉哥一臉興奮,“你看哈,實驗的校長李萬才,是特么胡國為的妹夫。”

齊磊,“!!!”

“說下去!”

偉哥,“而實驗中學要擴招,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多少年前就嚷嚷著,只是二中原來的高校長一直頂著。”

管小北沒太聽明白,“實驗擴招,咱們校長頂著干什么?”

卻是齊磊一個激靈,“實驗中學現在就惦記擴招?”

偉哥,“哪是現在惦記啊?都好幾年了。”

大剌剌的給齊磊解釋道:“你那個時還小,啥也不知道。實驗中學才是尚北的正統重點高中,尚北原本也就這一個重點高中,好老師、好生源可著他們挑。”

“那個時候,二中是沒法和人家比的,更夠不上重點高中的門檻兒,頂多算個還不錯的普高。”

“直到上一任高校長接任之后,把二中的成績一點一點的抓起來了。而且,一有錢,不是去招好老師,就是去建校舍的,才把二中弄成今天這個樣子。”

“我小時候”看了眼齊磊,“那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

齊磊:你特么心眼好像也不大。

偉哥:“那時候,二中只有西校舍和南校舍兩排平房,你們班和一班的教室原來是辦公室。“

“剩下的全是荒地,啥也沒有。而實驗中學那時候已經有兩橦樓,還帶室內籃球場了!”

“你就想想,差了多少吧?現在這些,都是高校長一點一點攢出來的。成績上,也是慢慢的才有和實驗高中勉強一戰的能力。”

“再后來,尚北也就變成了兩所重點高中。”

“只不過,實驗那邊一直不服氣,要不怎么事事都要和二中比一比呢,連特么合唱比賽都不能輸二中。”

“根源就在這兒。”

“而且,也一直沒斷過要擴招的念想。”

聽到這里,齊磊算是全明白了。

那么問題來了,尚北的生源,還有師資,就那么多,實驗中學要擴招,他上哪兒擴招去?哪有生源?哪有老師啊?哪有余地給你擴招?

除非把二中的優秀師資,還有分走的生源,歸到實驗高中。

說好聽點叫擴招,說難聽點就是吞并。

“上一任的高校長自然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拉扯起來的二中被實驗吞并,所以這事兒一直就沒成。”

齊磊卻暗道:后世成了,實驗高中如愿以償,與二中合并了。

而且,“合并”只是好聽的叫法,更是二中人一廂情愿的說法。

后世,齊磊記得,二十年后加上老劉的微信,老劉對他說的就是:“二中和實驗高中合并了,現在叫亞臣中學。”

雖然只是文字,但依舊看得出老劉內心的情緒。

可是外人,包括實驗中學,卻不是這么說的。

為此,齊磊還專門查過網上的資料,上面寫的卻是:尚北實驗中學擴招,吸納了二中的優秀師資力量,改名為亞臣中學。

后世因為什么二中被吞并,齊磊不得而知。

可是今世,顯然章南的一些舉措讓一些人坐不住了。

如果二中和實驗中學持平,那還說得過去。

但是,如果二中把實驗中學這個老牌重點給超了呢?

那特么就成笑話了!!

現在齊磊全明白了,為什么胡國為要針對章南,針對二中。為什么要趕在這個時間節點,馬上就要高考了把章南拿下去。

他們是見不得二中出頭啊!

可是,還有說不通的地方啊?

那老丈人呢?為什么后世老丈人也會離開尚北?和這件事有沒有直接的關聯呢?

試探性地問兩個人,“對了,市里有個姓孫的領導嗎?”

財偉,“問這個干什么?”

齊磊只得敷衍,“剛剛那個檢查組的人和胡國為閑聊,被我聽到了一點,提到了一個姓孫的。”

財偉更是皺眉,而且表情怪異地看著管小北。

管小北也有點面容扭曲,似有玩味:“姓孫的?有倒是有”

齊磊,一聽,“叫什么?”

噗!!

偉哥噴了,陰陽怪氣:“你確定姓孫的和胡國為有關系?不會吧?不能吧?”

“我去你大爺的!”管小北登時就炸了,站起來給了偉哥一腳,踹了還不過癮,還罵:“你特么越活越回去了!”

罵完偉哥,又瞪著齊磊,“他們說啥了?姓孫的怎么了?”

齊磊有點懵,“咋回事啊?”

管小北瞪著眼,“可著市里就一個姓孫的,孫紅梅!那是我媽!!”

“噗!”齊磊也噴了,趕緊澄清,“那應該不是咱尚北的,他們說叫孫什么玩意,反正是個男的。”

管小北這才平息怒氣,“瞎特么說,和你拼命的!”

而齊磊這時勉強可以確定,那個后世姓孫的書記,并不是出自尚北本地。

不是本地官員,也就和徐文良一家沒可能有什么瓜葛。

也許是自己想多了,只是偶然事件?

那么現在的方向,也就只剩下胡國為和他那個妹夫李萬才了。

三人就蹲在廁所外面,居然東拼西湊的展開了一條思路。

結果,偉哥和管小北都樂了,“攪局?還特么不想二中超過實驗?他問過老吊車沒有?”

管小北一臉戲謔,“就老吊車那驢性勁兒(形容人脾氣不好),把章姨拿下去就行了?信不信老吊車敢把他們也堵在學校里?”

偉哥想的更陰險,“我更加期待四模成績公布出來了!”

四模之前說過了,就是尚北的三模。

偉哥粗略估計,二中的平均分比實驗中學肯定是高的,而且高的不是一點半點,得是踩著臉攆過去那種。

“我看成績出來,實驗中學還嘚瑟不嘚瑟了!”

兩個學校的對立是天然的,有傳統的。

偉哥甚至有點迫不及待了呢?

管小北也興奮,不光是四模成績要打臉,他們現在在干啥?

在特么的運籌帷幄啊!

“操啊!那些小從的齷齪,居然讓咱們聞著炮樓的屎味給分析出來了?咋辦?下一步咋辦?”

登時招來齊磊和財偉的嫌棄,這話味兒真大!

再說了,和你有半毛錢關系嗎?

“唉!”偉哥拍了拍管小北的肩膀,“見證奇跡和創造奇跡,是有區別的。”

齊磊也是一臉同情,“小北哥啊!當個莽夫還是挺有前途的,千萬別試圖做個智者。你會被智者嫌棄,然后坑的渣渣都不剩的。”

管小北:

你倆真孫子!我特么爽一會兒就不行?

其實和這倆個心臟的家伙混一塊兒還挺爽的,起碼活的明白啊!

當然,他們坑你的時候稀里糊涂,但是像這種只是只言片語的線索,就能順藤摸瓜的感覺

嗯,反正機會不多。

懶得和他們說,也說不過,梗著脖子,“現在咋辦吧?”

卻是齊磊和財偉相視一笑,“還能咋辦?咱們也就用用腦子,至于怎么辦,還得看大人的。”

當下,齊磊和財偉約定,下了晚自習去徐小倩家一趟,把今天的發現告訴章南。

以章南的智慧,應該有解決的方法吧?

管小北:“帶我一個!”

齊磊和財偉站起身來,看著管小北,無奈地搖了搖頭。

章南確實沒想到齊磊會這么晚來家里,更沒想到,財偉和管小北也和他混到了一起。

“你們”

沒等齊磊和財偉開口,管小北搶白,“章阿姨,我們都聽說了,來看看您。”

說完還挺得意,你看看我,會來事兒吧?多得體。

結果,章南一聽就皺了眉,“你們很閑啊?”

管小北:“呃”

章南,“高考都有把握了?這是該你關心的事嗎?”

瞬間管小北就成了渣渣,往齊磊和財偉身后一縮,不說話了。

還是你們來吧,搞不定。

齊磊也只能無語搖頭,就說你不行吧?

面對章南的怒火,也不多解釋,從書包里拿出一份類似口供的材料。

“章阿姨,您看看這個。”

章南被管小北氣的依舊眉頭不展,瞪了齊磊一眼,狐疑接過,可是搭眼一看,登時一怔。

站在門口詳細地看了有半分多鐘,這才頭也不抬地轉身回了客廳,“都進來吧!”

管小北:“”

三個男生,再加上徐小倩,這才被允許進屋。

章南則是帶上眼鏡,坐在沙發上,把齊磊遞過來的東西詳詳細細地看了一遍。

這才抬頭,看著齊磊,“屬實嗎?”

齊磊,“客觀公正,沒有一句編造。當時,梁成就是這么問的,這么說的,最后有十四班全體的簽名。”

“還有”

“還有包括王東在內,十四班幾個特困生,還有問題兒童的家庭情況細節。”

“哈”

章南再好的涵養也沒忍住,笑出了聲兒。

心說,估計檢查組做夢也沒想到,想誤導一群孩子,卻被這些孩子給誤導了。

把那份檢查組到十四班問卷的詳細記錄收了起來,“不錯,這份材料很有用。”

齊磊一笑,順理成章地就把在炮樓前和財偉分析出來的情況,和章南說了一下。

那邊管小北

嗯,小北哥有點郁悶了。

我說你就批評,齊磊說就行?特么果然女婿就是不一樣啊!

聽齊磊說到和財偉分析的事兒,小北哥又沒忍住,“還有我,我也參與了!”

章南則有些哭笑不得,這孩子怎么這么愿意湊熱鬧呢?

對管小北道:“報志愿之前來一趟,我給你出出主意。”

她還真怕管小北瞎報一通,萬一學了法,報了金融,或者進個中青院之類的,孩子就廢了。

打發掉管小北,才對齊磊和財偉道:“你們不錯,有點做大事的樣子了。其實,我之前也在疑惑,完全沒道理啊!”

輕松一笑,“我剛回尚北,又有你徐叔的關系,誰會對我下手呢?現在卻是說得通了。”

嘴角浮現著似有似無的笑意,無端感嘆:“說得通了啊!”

她沒把齊磊和財偉當小孩兒看待,這兩個孩子都早熟。

財偉則是關切道:“那章姨,您下一步要怎么”

要怎么辦?不能眼瞅著他們折騰吧?

卻聞章南輕松道:“放心吧,我沒事。”

財偉:“可是”

章南著著他,打斷道:“你記住,學校就是學校,一切都拿成績說話!”

“只要你們的成績上去了,那一切都是對的,誰來攪局都不能拿我怎么樣。”

好吧,財偉有些似懂非懂,得回去考慮一下。

他知道是和四模成績有關,可還是想不明白,章南到底要怎么去運作。

此時,章南見時間不早了,“行了,都回去了!這件事你們到此為止,不要再關心。好好學習就是對我最大的支持!”

齊磊這邊卻是聽懂了章南的話外之音,心說,原來如此!四模成績,可能就是丈母娘的反擊之道吧!?

想了想,丈母娘說的對,學校就是學校,成績為王!四模成績只要一出,一切指控都是蒼白無力的。

說句不好聽的,這個時候再去高三搗亂,再拿掉章大校長,家長們都不會同意。

登時放下心來,和財偉、管小北離開了徐家。

而章南送走三個男孩兒,坐在沙發上又沉思良久。

徐小倩則是乖巧地給老媽倒了杯水,然后就回屋學習去了。

直到此時,她依舊相信老媽有能力度過這個難關。

殊不知,章南在笑,嘴角依舊掛著似有似無的笑容。

“實驗中學”

“李萬才胡國為?”

拿起電話,給老董校長打了過去。

“怎么樣?高三和初三沒受到影響吧?”

“鐘主任還頂著住嗎?”

“那最好,這我就放心了!”

“還有一個事,四模的成績只在學生內部公開就好。”

“對,給學生一個信心就行了!對外就說是校內測試,三模不要和調查組說是用的哈三中的卷子。”

“他們如果要拿三模的成績做文章,那就讓他們做去吧!”

“抓住這個把柄,也就不用再去想方設法地要接觸高三,影響高三了。”

“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把這一屆的高三安安穩穩地送走。

“沒關系,結論不是那么快就下得來的,暫時我這里還不是問題。不是還有高考嗎?高考成績才更有說服力嘛!”

原本章南確實想用四模的成績作為反擊的,可是現在...她改變主意了。

放下電話,章南笑的更為輕松,“這兩個小子,還真是幫了大忙啊!”

“什么大忙呀?”卻是徐小倩一直在關注客廳這邊,突然冒出一句。

章南皺著眉頭,說了一句,“偷聽可不是什么好習慣!”

徐小倩伸了下舌頭,然后溜溜地躲回了屋里。

章南終得獨處,已經在考慮,下一步...的下一步...的下一步

應該怎么走了。

今天就這一章吧,六多千字,也不少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7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