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2章 事起

第92章 事起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2章 事起

強制補習這種事兒,齊磊沒碰到過,但也聽說過。

當下的情況,多半就是陳麗在為劉彥波送生源。

至于是單純的為了提高學生成績,還是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想想也知道,必然不是那么干凈。

最后,齊磊讓燕玲報了個夜間班和周末班,暑期班讓她以回慶城為由,給推掉算了。

燕玲當然一百個不愿意,“哥,我能一個都不報嗎?我覺得倩姐輔導的就挺好呀!”

齊磊瞪了她一眼,“你倩姐就不是人啊,她自己學習任務也很重的。”

就見燕玲一撇嘴,“切!偏心!”

不過也只得認命。

對此,齊磊也沒什么辦法。不能因為是黑寡婦開的班就賭氣不去。別人都去,你不去,很容易在班里被孤立,也不差那一點錢。

再說,就當給她找一個寫作業的地方了,其實也還好。

第二天,在炮樓兒遇到財偉和管小北了,兩人蹲在炮樓兒邊上,一根接一根地嘬著煙。

看見齊磊過來,偉哥下意識想遞煙,結果伸到一半兒又縮回去了。

齊磊一看他倆那個造型兒,就知道壓力不小,干脆站在他倆身邊聊會兒天。

“累完了吧?”

“操,別提了!”管小北暴著粗口,“三模成績剛下來,我倆基本是廢了!”

齊磊一怔,“不應該吧?”

要說管小北廢了,還說得過去。這貨的成績中上,按照往年的情況來看,屬于能進一本,但重本線還差一點,要是運氣好,也能沖一沖的選手。

而偉哥就不同了,學年前十的存在。這貨屬于要是沒有齊磊,他更像重生者那種,基本就是開著掛往前沖。

好奇問向偉哥,“名次掉了?”

偉哥低著頭不說話,管小北替他答道,“名次倒沒啥變化,主要是分數太低了。

“偉哥三模連600分都沒到,二模他可是躥到660的,清北都有希望。”

“老子也倒霉,才特么490多。”

齊磊一聽,“那還真挺悲傷的,是不是題太難了?”

這回財偉說話了,“就難的離譜!”

管小北則把煙屁扔的彈出老遠,“也不知道市里是怎么想的,都三模了,還拿這么難的題來折磨人?”

齊磊干脆從偉哥手里搶過一支煙,放在鼻子前聞著。

三模是市里統一出題,這是沒辦法的事。

“可能市里想讓你們認清形勢別大意唄!”

偉哥苦笑,“這哪是認清形勢?這不是打擊人嗎?”

偉哥本來信心滿滿,真的要沖一下清北的。結果三模成績一出來,還特么清北?重本能走得成已經不錯了。

對此,齊磊也沒法安慰,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沒事兒吧,咱們這邊沒考好,實驗高中那邊也好不到哪去,這兩個學校半斤八兩。”

卻不想,管小北呵呵一笑,“實驗高中的平均分比咱們高了三十多分,咱學校的三模成績還不如私立呢!”

齊磊:“……”

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如果說兩個學校差不多,低一點也能理解。可差這么多?弄的齊磊勸都不知道怎么勸了。

心說,丈母娘不會沒控制住,把高三壓廢了吧?

這時,管小北對齊磊道:“對了,李玟玟瘋了。”

齊磊,“???”

管小北,“她好像也就考了490多。聽曹小曦說,上午一出成績,就崩潰了。”

財偉則道:“不崩潰才怪呢!給自己那么大壓力,拼了血命的學,卻是這么個結果。我都快崩潰了,別說她了。”

齊磊算是看出來了,哪是快崩了,偉哥已經崩了。

高三之前確實學的太狠了,從校長到老師高壓嚴管,結果還沒考過實驗高中,換了誰都接受不了。

干脆道:“既然都崩潰了,那特么就放縱一天唄!”

財偉和管小北抬眼,“你要干啥?”

齊磊,“去把李憨憨、曹小曦他們都叫上,帶你們去個地方。”

管小北本能的來了句,“馬上打鈴兒了。”

齊磊瞪眼,“都特么說了,放縱一天。”

偉哥蹲在那兒,擰著眉頭,狠嘬了口煙,又是要把煙屁嘬進肺里的架勢。

然后支起身子,“我回去叫人!”

齊磊一樂,“行,我去找老劉請個假,咱們校門口集合。”

老劉對于齊磊三天兩頭的請假,已經習慣了。要不是看在他成績沒落下的份上,早就炸了。

也沒問什么原因,直接就放行了。

到了校門口,果然高三那幾個都在,一個個低眉臊眼的,興致都不高。

李玟玟最頹廢,“去哪兒啊?我想回去做題。”

齊磊一瞪眼,“人都傻了,還做題呢!”

憨憨姐低著頭,小聲嘟囔,“我才不傻呢!”

于洋洋則是使勁搖了搖腦袋,“放縱就放縱吧,姐受不了了!!”

看著齊磊,“要不去你家吧,想聽你彈吉他了。”

齊磊看著他們簡直無語,“怎么都跟難民似的啊?精神點唄,帶你們去個網吧!”

“網吧?”大伙兒一翻白眼,“你有沒有點創意啊?”

曹小曦憤憤道:“你帶著偉哥出去,還去龍鳳山轉了一圈兒呢!輪到姐這兒,就去個網吧?”

齊磊神神秘密的一笑,“這網吧很不錯的,可以上網,還能吃喝玩樂!”

大伙兒無語,再好也就是一個網吧啊!

“算了!”李玟玟依舊興致不高,“去哪兒都行,走吧!”

于是,齊磊領著眾人去了哥仨的據點——三石網吧。

只是到了門前,管小北說啥不進去,“操!不去這家,換個地方。”

齊磊疑惑,“這家怎么了?”

只見管小北一臉不憤,“賊特么傻逼!他二樓有個包間,據說挺不錯。上上個月假,偉哥我們特意跑過來,想享受一下,可那傻逼網管說什么不給開包間。媽X的,你說哥是差錢的人嗎?”

“說他兩句,他特么還跟我橫!”

齊磊一聽,表情有點怪異,“那包間確實不外租。”

這時,曹小曦也道:“這么屌,讓他自己留著去,換一家唄!”

齊磊:“……”

大伙兒本來心情就不大好,更不想在這兒找別扭,財偉已經繼續往前走了。

齊磊一看,干脆也不解釋了,推門進去。

王成一看齊磊來了,“沒上課啊?”

齊磊點了點頭,回頭對那幾個道,“進來啊!讓你們看看包間里什么樣兒。”

管小北登時皺眉,啥意思?齊磊跟這家熟?能進去?

這時,齊磊已經在跟王成說話了,“所有奶茶按人頭一樣來一杯,隔壁點二百塊錢燒烤,再搬兩箱啤酒上來。”

王成應下,從吧臺里拿上錢就出去了。

在門口和管小北錯身而過,還朝管小北笑了笑,顯然也記得管小北。

管小北本能地瞪了王成一眼,然后就有點懵。

等王成進了隔壁的燒烤店,這才邁步進網吧,一臉狐疑,“認識啊?”

其他人也很是疑惑,“怎么回事啊?

樓下人多,齊磊也不好直說,讓大伙兒上樓再說。

到了樓上,直接拿出鑰匙打開包間門。

此時,三石網吧那個最神秘的包間終于向眾人展開了。

管小北站在門口,探腦袋往里看,齊磊干脆推了他一把,整個人就跌了進去。

“操!”管小北四下打量著,“這包間有點亂啊!破逼網吧都不知道收拾的嗎?”

好吧,確實有點亂。

齊磊他們已經把這兒當家了,沙包上有吳寧的外套,桌子上各種練習冊和卷子,還有楊曉的潤膚露,程樂樂的保溫杯.,地上還有好幾雙運動鞋。

開始的時候,徐小倩和燕玲還勤收拾著。后面學習越來越忙,徐小倩也沒工夫了,而燕玲也不是什么勤快孩子,于是最終就到了誰都懶得再動的地步。

齊磊有點不好意思,趕緊把沙發收拾出來,又把電腦桌上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收摞在一起。

一邊忙,一邊道:“上網,打游戲,吃喝玩樂,一會兒讓王成去家里把吉他拿過來,哥給你們當一回駐唱歌手。”

“這放松,可還行?”

太行了!!

只不過,大伙兒都高興不起來呢?腦子還是懵的狀態。

管小北小心翼翼地在一臺電腦前坐下,“石頭,到底怎么回事啊?”

偉哥則是往沙發上一拍,“你這一天天也沒干正事啊,網吧都混這么熟的嗎?鑰匙都給你了?”

迎著眾人的目光,齊磊尷尬一笑,“這網吧,其實…其實是我們幾個開的。”

嘎!?

管小北差點沒蹦起來。

財偉、李玟玟、于洋洋和曹小曦也是有如定格,呆若木雞地看著齊磊。

“你…你們幾個開的!?”

偉哥腔調都變了。

齊磊呲牙,“對呀!唐奕、吳寧、徐倩、楊曉,我們五個開的。”

“這屋里,除了程樂樂和燕玲,你們是第一批客人。”

偉哥仰面癱在沙發上,半天憋出一句,“操啊!”

一拳重重的錘在沙發墊子上,“操啊!!”

這孫子怎么全是些他看不懂的呢?

這天,偉哥喝了很多酒,一瓶接一瓶的灌自己。

其他人雖說比偉哥強點,但也有限。

高三這一年簡直就像噩夢,都憋壞了。

此時,包間的門一關,大伙兒也徹底放開了。既然考砸了,那就破罐子破摔唄!

到最后,醉的東倒西歪一片狼藉。

偉哥在鉆桌子底下之前,搭著齊磊的肩膀胡話連篇,“你活的明白,比我明白啊!”

好像偉哥的三觀又塌了……

從臨近中午,一直喝到下午兩點多,齊磊就在邊兒上陪他們聊天,給他們唱歌。

李玟玟則是抱著個啤酒瓶子,坐在那直勾勾地看著齊磊唱歌,笑的很燦爛,也很隱晦。

等到吳寧和唐奕一天沒見著齊磊的影兒,晚上來到包間一看,一個個都栽倒在沙發椅上,醉的跟死人一樣。

“哦去啊!”唐小奕瞪著眼珠子,“這幾個貨原來在這兒!?”

上去一通蹂躪,“都起來起來!”

齊磊支著發沉的腦袋坐直身子,對唐小奕嚷嚷,“別叫他們了,都考砸了,醉一場也好。”

“呵呵。”卻是唐奕冷笑一聲,“廢話!哈三中的三模題,不砸才怪!”

“嗯!?”齊磊一下就精神了,酒也醒了一半,“什么哈三中的?”

這時偉哥、李玟玟他們也都迷迷糊糊的醒了。

唐小奕一副幸災樂禍的架勢,“你們完了!你們真的完了!下午高三開大會,就少你們五個。”

財偉沒當回事兒,“少就少唄!”

揉著眉心,半天才緩過來,對唐奕問道:“你剛才說什么哈三中?”

唐奕笑了,“簡單來說,就是章校長把市里的三模題給換了,從哈三中弄來了他們的三模卷子。”

此言一出,幾個高三的全都精神了,“什么玩意?”

這時,程樂樂說話了,“真喝迷糊了啊?三模不是和市里同步,是和哈三中同步的。上午發完成績,下午就開大會了啊!”

“據說,章姨在會上直接拿出了哈三中的三模成績,人家的三模本來就難,如果不算尖子班,你們的平均分就比哈三中低14分!”

幾個人都驚了。

于洋洋瞪著眼珠子,呆愣了半天,突然沖進衛生間,“先別說,讓我洗把臉,清醒清醒!”

曹小曦和李玟玟則是被于洋洋提醒到了,一起沖向衛生間。

李玟玟咋呼著,“于胖胖,讓我先來!”

等到三個女生出來,都濕著臉也不擦,端端正正的坐下。

“說吧,再說一遍!”

沒辦法,唐奕和吳寧只得再給他們重復了一遍。

總之,章南又來了一把邪性的,根本沒用尚北市教委出的三模題,而是和哈三中同步。

分數低,是因為本身題出的就難。哈三中那邊,如果去掉尖子班,只比二中分數高一點點。

考前沒說,那是故意的。不光是考分數,也是考心理,就是讓高三的學生心理上有點起伏,別上了考場再崩潰就晚了。

所以,上午發成績,下午就揭曉謎底了,等于是一個大起大落。

而且,本來尚北的模擬卷只有三模,但是二中下個星期考四模,用的就是原本的三模卷兒。

章南就是要先來一套難的,讓你們清醒一下,該崩潰的崩潰。反手再告訴你,崩潰的有點早了,這個分數不錯,已經和哈三中很接近了。

然后再來一套簡單的,增強一下自信心,讓你們看到自己的真實水平。

不但達到了模擬考的摸底效果,還順便鍛煉了一下心理素質。

而且,正式高考到底是難題還是簡單題,誰也說不準。

現在好了,難的和簡單的都有底了。

聽完描述,幾個人都有點懵,心里都在罵章南太不是東西。玩人啊!

這大悲大喜的,簡直要人命。

而唐小奕還沒說完呢,“你們啊,先別想四模的事兒了,先想想回去之后怎么交代吧!”

“開會之前,你們班的同學把二中都翻遍了,也沒找著人。”

看著偉哥,“李艷紅說要收拾你呢!”

偉哥聽了,卻是冷笑一聲,“愛咋咋的吧!”

他也想明白了,既然沒考砸,那班主任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吧,老子認了!

起碼這一年有了一個交代,有了一個奔頭。

看了眼墻上的掛鐘,現在還不到六點,回去上晚自習也來得及。

可是,偉哥高興,偉哥不想去了!

“晚自習逃了!”

管小北等人也是紛紛附和,一天都逃了,還差這一晚上了?

此時酒也醒了,大伙兒干脆上網,打游戲。

齊磊好人做到底,只得陪著,打開電腦,習慣性地掛上OICQ。

卻見小馬哥給他發了一個,還附上了一句留言,“這是你們學校吧?”

齊磊皺眉,點開了。

這是一篇發表在門戶網站,教育板塊的專題帖子。

《走進尚北二中——舊時代的教育深淵》

齊磊目光一凝,整個人都不好了,神情也是瞬間冷了下來。

那邊本來還嘻嘻哈哈的眾人,還等著齊磊上星際,來個八人大混戰呢,結果發現齊磊臉色不太對。

偉哥湊了過來,“咋了?”

順著齊磊的目光也看向屏幕,看到尚北二中幾個字,登時也驚了。

“什么玩意?”

眾人聽偉哥咋呼,于是都圍了上來,盯著齊磊的屏幕。

然后無一例外,也都愣住。

帖子是轉載自龍江省報的一篇評論文章,內容很簡單,但是很尖銳。

抨擊尚北二中,開時代倒車,施行最粗暴的填鴨式教育。一年來高壓嚴管,把下一代當成了學習的機器,全然不顧教書育人的本份是培養下一代的獨立自主能力。

斷言,這樣的孩子走進大學,走上社會,必然碌碌無為,值得警醒。

文中還尤其提到了,這是尚北二中新任校長上任之后施行的愚蠢政策。

“這……”偉哥有些無措,“有說的這么嚴重嗎?”

文章上綱上線,讓人無從反駁,現在都在說什么素質教育,誰都認為沒錯。

可是,二中的做法就有錯嗎?

偉哥說不好,也沒法說。

其他人也都有點懵,不太明白,怎么突然出現這么一篇文章。

而齊磊…

看完全文,直接發到打印機打了出來,抓起來就往學校走。

心中卻道,章阿姨這回有麻煩了!

網上標注著是轉載自省報,而省報的消息,可不是隨便發的。

齊磊之前沒往這方面去想,現在看來,章南出事兒卻是早晚的事。

歸根結底,是因為尚北有兩所重點高中。

如果尚北只有二中一個重點,那丈母娘怎么折騰都行。

你是把家底敗光,還是高壓嚴管,都無所謂,最多就是教育方法的一種嘗試。

可是,有兩所重點,那就不行了。

二中的新模式,不光影響著二中,也影響著實驗中學。

兩個方面:

第一,同樣是重點,你玩命的拔成績,那實驗中學跟不跟?

不跟的話,高考落后太多怎么辦?生源是選二中,還是選實驗?

有點槍打出頭鳥的味道了。

第二,二中的新模式,是以老師的收入為前提的。

別忘了,實驗中學的老師還拿著幾百塊錢的工資呢,只剩下眼饞了。

人有的時候,就是惡的,見不得別人好的人大有人在。

也許一個兩個的還不顯露,可如果是一個群體都對某個人產生仇視,那就早晚要出事。

不患寡,而患不均!

這是有人在背后捅刀子,而且這人知道章南是書記的愛人,沒往市里捅,而是直接捅到省里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