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2章 章南的危機

第92章 章南的危機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2章 章南的危機

此時,劉彥波也看到了齊磊他們。

按理來說,師生一場,就算不處成老劉和十四班那樣,也不至于有什么異樣情緒。

師生,這是世上最樸素的關系,很多人在學生時代,哪怕沒被老師特殊照顧過,只要老師不太壞,大多數人對老師都有著天然的尊敬。

可惜,這對師生卻混成了仇人。

劉彥波只是輕飄飄地瞥了一眼齊磊,眼神里有著冰冷和怨毒。

看著齊磊和一眾她曾經的學生步入校門,依舊和身旁的一位初中女老師聊著天。

那位女老師顯然也看到了齊磊,亦知道劉彥波和這個學生的過往。

笑著對劉彥波輕聲道:“你說你多倒霉,和校長女婿較勁,撞槍口上了吧?”

劉彥波冷哼一聲,抱著膀子,頗有幾分巷口閑婦的做派,“你說多欺負人哈,校長家閨女帶頭談戀愛,還排擠老師,她章南不聞不問,還把我們擠走了。”

“不過,塞翁失馬吧!不在二中被排擠,我也開不起來這個培訓機構。”

女老師叫陳麗,一笑置之,“誰說不是呢!”

雖然知道劉彥波被清退的原因可沒她自己說的那么簡單,放在哪兒,只要鬧大了,都沒好果子吃。

但是,她也不是什么好貨色,認為收一點班費,拿一點外快,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否則,就那幾百塊錢的工資,誰還當老師啊?

而且,雖然章南來了這后,她們這些有過劣跡的老師有所收斂,但是,收入少了卻是真的,對章南自然是怨氣滿滿。

此時,陳麗看了眼劉彥波身后的招生門市,湊上去小聲發問:“咋樣,補習班還過得下去吧?”

劉彥波挑眉,“還行吧!”

看在陳麗眼里,這表情可不是還行吧那么簡單。

登時來了興致,“說說,說說。”

劉彥波自有得意,“這么和你說吧,老許知道吧?”

陳麗點頭,“知道啊!”

這是個和劉彥波一起被清退的幾何老師,也是教十四班教出的事兒。

“他現在,一個月輕輕松松這個數兒!”說著話,伸出兩根手指。

陳麗一下就懵了,“多少?兩,兩千啊!?”

劉彥波一臉嫌棄,“兩千還多?我這最好的老師,一個月掙5000的都有。”

“真的假的啊?”陳麗面色有些潮紅,心理落差極大。

要知道,她只是一個初中老師,還不是班主任,獎金也沒高中部老師的多,一個月滿打滿算也就六百多塊。

登時沒了動靜,都不知道和劉彥波聊什么了。

而劉彥波看在眼里,心中暗笑。

繼續道:“這才哪到哪啊?跟你明說吧,咱們是有關系,才拿到的正式執照。目前像我這個教育機構,別說尚北,就是全省也是沒幾家的。發展這么快,這么好的,更少。”

“也就是剛起步,手里沒錢擴教室,招老師了,否則比現在做的還大!”

“前些天,已經有哈市的人來邀請咱們去哈市開班了。”

“他們管這玩意叫”低頭想了半天,“對,叫融資!張嘴就給一百萬呢!”

陳麗就跟聽故事一樣,一個勁兒的砸吧嘴羨慕,由衷感嘆,“劉姐,你算是闖出來了啊!不像我們,拿著死工資,不甘心,又不敢動。”

劉彥波很是受用,干脆也湊上前去小聲來了一句,“想不想掙點外快?

陳麗一動,隨之氣弱,“怎么掙?現在那老妖婆管的嚴著呢,誰也不敢啊!”

劉彥波無語,“那些小打小鬧的伎倆還看得上眼呢?這樣,你給我拉補習生啊!周末班一百,我給你提20塊;夜間班150,我給你30塊;暑期班一個人頭,給你40!”

“你不是教著初一三個班呢嗎?想想辦法,肯定比你死工資掙的多!”

陳麗登時錯愕,這么多嗎?

細算一下,那可是真不少啊!

殊不知,劉彥波靠什么把補習班發展的這么快?其實就是讓在校的老師幫她拉人頭。

實驗高中和私立那邊,都有老師在拉上,二中是最后一站。

只見陳麗眼神變換,良久才有了決定,“行,我回去幫你問問!”

送走陳麗,劉彥波就在門市前站著,也不管來來往往的學生和老師投來異樣的目光。

越異樣,劉彥波越高興。

你們異樣啥?我現在比在校的時候過的好,掙的多,你們那不叫異樣,叫羨慕嫉妒!!

當然,站在這兒也不光是滿足變態的虛榮心,劉彥波要是這么膚淺,她也沒今天。

她是在等上班的老師。

雖然劉彥波人品不咋地,但在二中也這么多年了,總有一部分和她私交不錯。

有關系不錯的老師見了她,自然要上來打招呼。

如果是初中的老師,那就是陳麗那一套,先顯擺一下收入和規模,隨后就是讓他們在學校里幫她拉人頭。

“別傻了吧唧的,還課余給學生免費補課?現在都什么社會了,市場經濟,老師也得講市場經濟啊!”

“就那么點工資,拼的哪門子命?”

“當然,你們在職的自己收補習費,章南那老妖婆肯定要找麻煩的。沒關系,介紹到我這兒來啊,我給提成,比你自己補習掙的多!”

錢誰不愛,被劉彥波一通搶白,自然就有人動心,最后像陳麗一樣答應下來。

而遇到高中部的同事,劉彥波則是另外一套說辭。

除了拉一點暑期班的生源,劉彥波更看中的是老師本身。

“要不要考慮辦個留職到我這來試試?我這一個月的收入夠你在學校掙半年的!”

“實話說吧,已經有南方和哈市的老板在聯系融資了,一兩百萬的資金到手,咱們就自己建校舍,做大做強。”

“到時,可不是單單尚北,把機構的業務擴展到哈市,到省外,都是眼前的事。”

“不信你可以回去打聽打聽,南方、京城的這種私營教育機構可是很有前途的。”

“這樣吧,只要你來,咱們簽合同,1000的底薪,加帶班提成、招生提成。”

“一個月輕輕松松就是兩三千,不比你在學校從早盯到晚,掙那幾百塊強多了?”

“咱們國家啊,就是沒把老師當人,自己再不想著點自己,那就沒救了!”

1000的底薪,兩三千的收入,在這個年代,妥妥的高收入人群。

要知道,在尚北買兩間平房,帶一個小院的那種,也才萬把塊錢,哪個能不動心?

眼見相熟的老師有動心的,劉彥波馬上乘勝追擊,“你們這個月...沒發獎金吧?”

“實話告訴你吧,我在教委的關系已經放出風來了,二中沒錢了,章南這一年動靜搞的挺大,可也把二中的家底敗光了。”

“這幾個月,她是不是總不在學校?那是了去找錢了!可也不想想,誰肯給你出這個錢啊?”

“等著吧!上面已經在關注這個事了,要派人下來查呢!”

“早晚能查出點問題,到時候,還什么獎金?能發出工資都謝天謝地嘍!”

讓她這么一攪合,二中的氛圍正在悄然發生的改變,頗有幾分人心惶惶的味道。

劉彥波這可不是什么回馬槍,她這是絕戶槍!

另一邊,齊磊一回到班里,方冰就沖到他跟前,“班頭兒,知道了嗎?黑寡婦又回來了。”

齊磊一邊從徐小倩的書桌洞里掏出自己的練習冊,一點道:“看見了。”

方冰,“咋整?辦了她?”

齊磊皺眉,“辦她干啥?她現在和咱們又沒關系?”

這時,董偉成和祁雪峰也湊上來。

祁雪峰:“不不不不,不爽啊,啊!”

董偉成,“行行啊小峰峰,學學學的越來越像了!”

逗完轉向齊磊,“我我我們仨都計劃好了,半夜給給給她也來個招牌,四個大字,我我是癩子(痞子、流氓)!”

齊磊、徐倩,還有前座的楊曉,都笑噴了。

你還別說,就黑寡婦那個造型,走路扎扎著膀子的形象,確實不像啥好人。

齊磊看著董偉成,“挺有才哈!”

董偉成呲牙,“那那那是,跟班頭兒學學學壞了!”

齊磊一瞪眼,“那特么是五個字!”

掃視三人,“有那米國時間,琢磨一下期末考好不好?想想下學期是上文科還是理科也行啊!扯特么什么犢子?”

方冰不服氣,“那就讓她在門口膈應著咱們?”

齊磊都無語了,懶得和他們磨牙,“總之,聽我的,消停點,別惹事!!”

“哦。”三人蔫頭耷腦的回去了。

齊磊說的一點不假,還有一個月就期末了,這個期末和上學期不同,要面臨高二文理分班的問題。

說輕松也輕松,可是說重要,卻也挺重要的。

人和人的天賦不一樣,有的人天生就理科好,有的人則是文科好。馬上就要做出選擇,這也直接影響到未來考大學的人生走向。

至于劉彥波,那不是方冰他們應該關心的事兒,也不是齊磊應該關心的事兒。

她要是只是開個補習班,那和二中的關系不大。

當然,齊磊有感覺,這貨殺回來,應該沒那么簡單。但是,老丈母娘是多狠的一個人,劉彥波要真有什么其它心思,章南還搞定不了她?

只是他不知道,章南這次,真的遇到危機了。

第一,是錢的問題。

公立學校,不是特別窮,也不是特別有名的學校,教育撥款就不用想了。龍江省每年就那么點教育款項,得用在刀刃上。

拉,,也不容易。

捐款的,都盯著希望小學和扶貧項目呢,人家那些偏遠窮的地區,比你尚北的重點中學更需要捐款吧?

當然了,你也不是哈三中、師大附中這種頂級豪門,憑什么把錢給你?

所以,別看章南不是一般人,可是幾個月下來,也是沒弄到什么錢,五月份的獎金不得不拖后了。

第二,是方式方法的問題。

2000年左右,已經有人在提倡所謂的西式教育、素質教育啊。

更有人叫囂著要給學生減負,什么“高智低能”“題海戰術不可取”“填鴨式教育”“中國教育是失敗的”,這些公知言論已經在抬頭。

甚至有人在鼓吹西方的個性發展,因材施教。

是不是聽著挺高大上的?

其實,后世有一個更貼切的叫法,“快樂教育”。

總之,這是一個探索的年代,剛剛施行新的教育改革,大學生擴招開始施行,再加上這些媚外言論隱蔽性強,又沒有公知,美分的概念,當時著實忽悠了不少人。

社會和官方的一部分人都在呼吁要為學生減負,而二中等于是反其道而行之。

已經有別有用心的人在反映二中教育模式有問題,且財務上存在混亂。

而且是直接反映到了省教育部門的,現在上面已經在考慮要不要派人下去查一查了。

至于尚北這邊,只幾天的工夫,二中已經傳開了,說黑寡婦在外面掙了大錢如何如何。

甚至有兩個老師已經被她挖走了,為這件事更添加了幾分陰郁的色彩。

而且,這個月確實沒有發獎金,下個月也很可能發不出來,在老師隊伍中也確實造成了一些負面影響。

這其間,章南和老董校長雖然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極力安撫住了高三的老師們。

可是,其它幾個學年卻有點動蕩的味道,教學氛圍明顯不如從前。

齊磊是不知道這些老師層面的問題的。

起碼十四班的老師沒受到多大的影響,該怎么上課就怎么上課,該負責任還是全力以赴的負責任。

劉卓富、汪國臣這幾個老師別的保證不了,但起碼把風浪都攔在了一班和十四班之外。

兩個班可以說是充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

這天,齊磊下晚自習沒去網吧,直接回了家。

一進屋,就聽見燕玲在給四姑打電話,好像是要錢。

齊磊照例放到書包,打了盆熱水,坐在小客廳里泡腳。

等燕玲打完電話,才問道:“沒錢了?跟我說不就得了。”

燕玲的生活費和零花錢,四姑不少給,但也絕對算不上多。

一個月四百塊,在這個年代不少了。再加上平時和齊磊他們混在一塊兒,吃飯什么的都不用她花錢,至少這一個學期還沒聽說過她缺錢。

玲燕拍倒在沙發上,滿臉的不高興,“補習費啊!跟你說什么?”

“哦。”齊磊了然,知道她為什么不高興了,有幾個愿意上補習班的呢?

有點幸災樂禍,“你媽逼你上補習班了?”

這是好事兒,齊磊其實是支持的。

轉到二中這一個學期,燕玲的成績雖然有所提高,已經是班級的中游水平,偶爾的小測驗單科還能排到班級的二十幾名。

但是,這丫頭依舊是沒把心思放學習上。

下午放學之后,或者周末,齊磊他們要上晚自習,周末也不休,她就放羊了,不是在網吧上網,就是和同學出去瘋玩,非得等齊磊他們下了晚自習回來,才肯做做作業。

“挺好的,省著你心思就放在玩上了。”

齊磊一副長輩做派,拿著腔調。

說實話,燕玲和大玲雖然和齊磊不是一個姓,但也和親妹妹差不多。

齊磊都愁得慌,小姑娘長的水靈,還特愛玩兒,就這一個學期啊,燕玲收到的情書表白,沒十個也有八個了。

當初自己上初中的時候沒覺得,可是輪到小妹妹在初中,齊磊心里怎么就那么別扭呢?

特么初中的小孩一天天都想啥呢?還沒長開就七想八想的,都特么欠揍!!

好吧,也就是想想,畢竟他這個榜樣做的也不好,至少在早戀的問題上,沒臉說教啊!

然而齊磊沒想到的是,在補課這個問題上,他也說不上話。

只見燕玲抬眼瞪了齊磊一下,“要是我家老太太讓報的還好說啥,大不了報個周末班唄!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是老師給報的夜間班、周末班,還有暑假班。我要死了,活不下去了!”

齊磊:“”

好吧,這是齊磊沒想到的,“這么多?”

燕玲咬牙,“可不可不?幾何老師就是個傻叉,不報都不行,氣死我了!”

“幾何老師?她給你們報的?”

“對呀!全班幾何成績沒進前二十的,進了前二十家里有條件的,都必須報。光補習費就小四百塊呢!”

齊磊心頭一跳,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燕玲的幾何老師,不就是那天和黑寡婦在校門口說話的那個嗎?

隨口一問,“你幾何老師是不是叫陳麗啊?”

“對!”燕玲點頭,“賊討厭!”

齊磊面色馬上冷了下來,心說,這肯定和劉彥波有關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3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