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64章 小說上線和意料之外

第64章 小說上線和意料之外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4章 小說上線和意料之外

此時的三石網吧已經正式營業五天了。

早晨還不到七點,包夜的剛剛散去,網吧里除了王成,只有少數幾個還在肝著游戲。

齊磊頂著寒風進店,王成有些意外,沒想到齊磊來這么早。

習慣性地問了句,“要早餐不?”

齊磊,“要,一會兒送進來。”說完,直奔二樓包廂。

打開電腦,把《貝爾格萊德之戀》的稿件調了出來,進行最后一遍審稿。

全文只有11萬字,四卷、40章,不短不長。

四卷分別是:和平、戰爭、毀滅、新生。

明天李春燕發第二份稿子的同時,這篇也將開始正式連載。

改稿的同時,齊磊也抽空給小馬哥發了個信息,“明天開始正式干活,晚上詳談。”

又跑到榕樹下,用神經病兒的ID,發貼:聽你們叫喚煩了,咱們明天見!

此貼一出,榕樹下又是腥風血雨。

“嚓!這神經病兒又蹦出來了!”

“記得吃藥,傻叉!”

“這是要發書了嗎?誰知道是不是蹲馬桶憋二年才憋出來的?”

“搭理他干嘛?很值得期待嗎?以小見大,作者就不是啥好人,能寫出什么狗屁文章?”

“樓上真理,反正我是只等著看笑話的。”

靚女七七:一群傻叉!有本事你們也和那么多作者叫板啊?有本事你們也寫一個啊?

小馬哥:就是,樓上說的有道理,人家肯定是有一些本事的,你們沒那兩下子,叫什么叫?爬!

“樓上那兩個狗男女又出來了,我懷疑是神經病兒小號。”

“神經病兒還有小號?他沒那個腦子吧?”

“等著吧!是騾子是馬,明天就見分曉了。”

過了一會兒。

安妮寶貝:“明日靜候佳音!”

李尋歡:“誰不發誰是孫子!”

寧版主:“這傻叉終于要作到頭兒了。”

痞子蔡:

韓寒:小赤佬!垃圾!

這絕對是這個年代最隆重的發書儀式,無數大佬站臺,搖旗吶喊。

可惜,就是有點扎心。

李春燕那邊。

25號一整天她都沒去臺里,26號一大早,剛上班,老鄭還正在接著某個電話,言語無不恭敬。

“保證完成任務!”

“對!就交給之前那個發稿的記者。對對....她是去年韜奮獎的獲得者,很有能力,也很有想法。”

“三天....三天咱們省臺的時評一定到位。這事兒臺長已經找過我了,您放心!”

“您放心!您放心!咱們搶了一回先機,就能搶第二回。”

“是嗎?可以可以,我覺得小李就可以!那丫頭一點也不會怯場的。”

“實在不行,我歸攏幾個有經驗的和小李一起琢磨一下,機會難得,一定爭這口氣。”

電話還沒掛,李春燕就敲門進來了。

老鄭示意她先坐,等他接完電話。

卻是李春燕無聲地把稿子推到他面前,老鄭本無心馬上就看

“好,她現在就在我身邊,我馬上安排任務。”

可是低頭一看,“!!!!”

目光一凝,抬眼看李春燕,意思是,“這么快?”我特么還沒派任務呢啊!

李春燕疲憊地聳肩,意思是,“連夜趕出來的。”

老鄭怔了半天,也許是對面連叫數聲,才讓老鄭回過神來。

急忙對著電話道:“稿子有了!您先等一下,我這先處理一下,一會兒給您打過去!”

沒頭沒腦地說完,都不等對面應允,已經把電話掛了。

端起稿子,“行啊,燕子!這才是做記者的最高境界。”

不要他派任務,人家已經寫出來了。

你別管稿子質量如何,這速度就是干記者的速度,就值得稱道。

只見李春燕慘笑一聲,“估計您就是著急這個事兒,所以熬了一夜。”

主編打電話她又不是沒聽見,自然順著領導說唄。

“不錯不錯!”老鄭稱贊連連。

不過,他也清楚,這么快出的稿子,一定有紕漏,“這樣,你趕緊回去休息,我親自給你審稿。明天來單位,我再和你說一件大事。”

李春燕自無不可,笑著告辭。

至于什么大事...

聽老鄭的電話,應該不小。

等李春燕一走,老鄭這才認真的看起了稿子。

結果不看不要緊,這一看,整個人都傻了。

這哪是倉促之作?

為什么說巴爾干局勢會惡化,核心沖突在哪兒,利益糾葛在哪兒,從經濟視角入手,把巴爾干局勢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而且見解獨到,判斷精準。

“這.....”

好稿子!這個李春燕絕對是個人才!

老鄭馬上意識到,這不可能是連夜趕工,李春燕一定是早有察覺,也許從3月20號之后,就開始準備這份稿子了。

可以啊!真的可以!相當警覺,嗅覺也夠敏銳。

不但把別人的陳辭濫調挖掘的更深,也有自己的新意,見解獨到。

一點一點的看下去,幾乎沒有需要他動筆修改的地方,甚至很多觀點,一般人是絕難想到的。

直到看到最后,老鄭又愣住了,結論!!

這個結論

李春燕斷言,巴爾干半島不是短期沖突,要持續甚久,這有悖于主流判斷。

而且她還預測...歐洲資本會出走?

會嗎?這就不是老鄭能考慮得清楚的了。

沉吟良久,撥出一個電話,“喂,讓您久等了!剛剛實在抱歉,實在是...這份稿子有些特別,需要您來拿主意。”

“好!我親自給您送過去。”

往家走的李春燕其實還是忐忑的,她不知道主編看過稿子之后是什么反應,最后的那個結論能不能過審。

在這要命的不確定中,李春燕回到家中。

昨天確實一天一夜都沒睡好,迷迷糊糊的補了一個覺。

可是,還沒到中午,就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

“喂?哪位?”

主編老鄭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似有幾分凝重:“燕子,別休息了,馬上到臺里來,拿上稿子去機場。”

“內勤已經給你定了到京城的機票,你去央視報道。具體事宜,那邊有人交代給你。”

李春燕:“”

“央,央視?”李春燕整個人一下就精神了。

去央視干啥?卻是不容她多想。

另一邊,齊磊這神經病兒也終于在榕樹下發表了他的第一篇短篇——《貝爾格萊德之戀》。

第一卷,第一章,只有三千字。

卷名叫:和平。

章節名:《咖啡廳里的龍井茶》

章節寄語:

“人生若只如初見...”

“多希望那一天便是永遠,我在你的懷里,許下非君莫嫁的誓言。”

章節名和寄語是單獨發的,還沒等齊磊把正文貼上去,回復就已經炸了。

“貝爾格萊德??這神經病兒還真會蹭新聞,南聯盟那邊昨天不才打起來嗎?”

“這個熱點....好吧,雖然有點不要臉的嫌疑,可也確實證明了,神經病兒不是蹲了兩年的馬桶才憋出來的。”

“樓上的定論還是下早了吧?只是一個書名而已,誰知道是不是根據時事寫的?”

“就沒人關注一下寄語嗎?好特么的肉麻,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樓上真相了!套路有點太老了!有安妮嫉婦文里纏纏綿綿,糾纏不清的味道了。”

“嚓!讓你們這么一說,自行想象出一幅癡男怨女摟摟抱抱,互訴衷腸的畫面。確實俗,不過我喜歡,安妮嫉婦寫的好!”

(安妮寶貝:“.”)

“老娘就喜歡癡男怨女,怎么了?有問題嗎?”

齊磊可不知道,只發個標題和寄語就吵起來了,繼續復制粘貼,正文發布。

第一章故事的開頭,是十二年前的一段往事,描述了川省蒙山上的一場森林火災。

一位解放軍戰士從被山火吞沒的茶山上找到一個十歲的小女孩,此時濃煙滾烈,四面無生。

危機關頭,戰士緊緊地抱著女孩,安慰著,“別怕,我帶你出去!”

女孩蜷縮在他懷里,眼神驚恐無助,嘴上卻說著,“不怕。”

隨后,戰士用防火頭盔和軍裝把小女孩裹的緊緊的,抱著她沖出了火海。

雖然有驚無險,逃出升天,可是戰士的臉頰卻被燒著的樹枝戳穿,留下一道永遠無法復原的傷疤。

“破相嘍...找媳婦都難了。”

戰士自嘲的抱怨。

卻是小女孩脫口而出,“等長大了,我嫁你呀!?”

戰士一笑,寵溺地掃了掃小女孩的腦袋,然后轉身離去,再無音信。

十二年后。

長大成人的秦般若,嫵媚明艷、自信且獨立,身邊圍繞著不同的追求者。

她在貝爾格萊德開了一家咖啡廳,過著恬淡又不失激情,思鄉而又沒理由歸鄉的異國生活。

有一天,一位身穿便裝,卻滿身軍人氣息,看著三十歲左右的中國男人來到咖啡廳,點了一杯意式摩卡。

可是,秦般若從他那面頰上的傷疤,還有那似曾相識的容貌,一眼就認出了他是誰。

端上來的不是摩卡,而是一杯中國茶。

男人有些疑惑,用英文說道:“我要的是摩卡。”

女孩卻坐在他的面前,用手肘支著下巴,朝男人輕快的笑著,說出一句中文。

“這是蒙頂茶,來自我的家鄉。”

男人一怔,“蒙頂茶....蒙山。”

秦般若笑的更加燦爛,“熟悉嗎?是不是去過那里,還當過英雄呢!”

男人:“”

第一章只是一段回憶,以及男女主角的重逢。

一經發出,評論順理成章的爆炸。

榕樹下的在線人數、單貼的率、回復數,都在持續攀升。

“嚓!!膚淺了!是這么個依偎在懷中,許下諾言嗎?完全沒想到啊!”

“話說,是不是太假了?這就是傳說中的老牛吃嫩草?”

“樓上無知,那叫一樹梨花壓海棠!”

“我覺得還好啊!三十歲哎!說不定還是個特工,間諜之類的設定,一想就流口水呢!”

“我覺得不咋地,水平一般般啊!”

“樓上別太苛刻了,先不說作者人品怎么樣,這個開頭還是可圈可點的,期待接下來的劇情。”

“快特么點更新!!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么歇!”

此時,除了普通讀者,一眾作者們也在看書。

安妮寶貝一個勁地給李尋歡發站內信,“咋辦?我還以為也是癡男怨女呢,罵人的稿子都寫好了,結果骨骼清奇啊!”

無從下口了。

李尋歡,“這比我強嗎?也是泛泛之輩嘛!”

安妮,“說實話,確實比你強那么一點點。”

李尋歡:“”

蔡智恒那邊。

確實...還行!

好吧,罵歸罵,但是說心里話,這個年代的網文圈還是單純,雖然神經病兒人不咋地,可是只看第一章,真的在及格線以上。

此時罵的開始少了,催更和中肯評價的開始多了。

但是,架不住作者太賤了。

這貨在第一章的末尾,加了一句話。

Ps:全體起立,給爺唱《征服》!!

我去你三舅老爺的!

就沒見過這樣兒的,剛有點緩和的氛圍瞬間又塌了。

所有人都開始罵,罵這個傻叉神經病!

而寧大版主雖然很不情愿,也覺得這貨沒救了,太特么賤!

可是,又不得不承認這家伙寫的不錯。

“罷了!要有職業操守啊!”

懷揣沉重的心情給《貝爾格萊德之戀》置頂加精,就事論事,開頭確實很好。

結果,齊磊這一邊一看,哦操!誰讓你置頂的?需要你置頂嗎?這么大的流量顯著你了?

你想啊,不置頂加精,貼子還在最前面,那才更有話題嘛!

而且,齊磊發現一個問題,這網站太咸魚了。

你弄個排行榜啊?

什么排行榜、閱讀排行榜...亂七八糟的,也沒個先后高下。

有排行榜多好啊?哥馬上就屠榜,刷也要刷上去。

這可不行!

想到這里,齊磊給寧大版主發站內信。

神經病兒:你們運營真垃圾,趕緊讓技術部門做一個排行榜啊!

作者沒競爭意識,讀者找書也難上加難,怎么想的?難怪你們不掙錢,活該窮!

寧版主:“”

心說,你特么還挺懂!但是,就不會好好說話嗎?

可是再一細想,真特么對哈!這要是有個排行榜,哪怕是目錄也行啊!

當下給神經病兒回復。

寧版主:“別特么得了便宜還賣乖!我要第一天就給你封了,你的書能還沒發就這么火?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

寧版主:“卑鄙!真臟!!”

神經病兒:一個炒股的,說我寫書的臟?要么你是虛偽,要么你活該賠光褲衩!

寧版主:“”

操!竟無言以對。

強忍要爆炸的怒氣,真的就去找技術部研究一下排行榜的事兒了。

可惜,寧版主垂頭喪氣的回來的。

榕樹下的技術部,說白了就是個網頁美工團隊,有個屁的技術?你讓他們按照國外的論壇模版做一個論壇沒問題,可是排行榜?

那是要實時采集后臺數據并配合算法的,技術含量太高了,搞不定啊!

正好神經病兒來站內信了,“別犟,要聽話!搞定沒?”

寧版主:“”

憋著氣回復,“別想了,技術部就是一群飯桶!”

神經病兒:嚓!啥也不是!等有空的,我給你們弄一個。

寧版主:“”

你特么不就是個作者嗎?你到底干啥的?做網頁的?

而齊磊這邊暫時沒時間管這份閑事,等有空了,倒是可以看看讓小馬哥幫著做一個外掛的數據采集。

就類似于后世的一些數據網,到時外掛一個在榕樹下就行了。

等到下午,齊磊發布了第二章、第三章的內容。

造成一種假象,就是齊磊隨寫隨發。真的就是實時發布,而不是蹲馬桶憋半年的文章。

至于的故事梗概。就是按照常規的言情脈絡。

一男一女,開始曖昧扯皮唄!

這年頭不像后世,讀者的嘴都喂刁了,動不動這也毒那也毒的。

就喜歡這個調調呢,無論男女,都好這一口兒。

只不過,男主設定不是間諜,而是使館的武官,讓一部分人有點不高興。

“什么啊?間諜多好啊?更有沖擊性!”

齊磊心說,我沖擊你大爺!

現在即便沒有小馬哥造勢,的熱度也是居高不下。

對此,小馬哥試探道:“我覺得差不多了,已經可以了。”

齊磊則道:“等著吧,高潮還沒來呢!”

小馬哥現在還只能算是預熱,真正考驗他實力的時候確實在后面。

一邊打發掉已經厭惡做五毛的小馬哥,一邊繼續在榕樹下挑事兒。

“爺的劇情,你們猜不透!放棄吧,都回家哄孩子吧!”

結果,他不這么說還好,有的人就是越說越來勁,紛紛開始猜測起劇情來。

可是,還真不一定猜得到。

畢竟讀者做夢也想不到,齊磊會在里...把我兔的大使館給炸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