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63章 貝爾格萊德在行動

第63章 貝爾格萊德在行動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3章 貝爾格萊德在行動

齊磊不太清楚企鵝的史,可是卻天然的認為,你們就算是剛起步也得有兩三個月了吧?再怎么著也得有十幾萬,甚至大幾十萬的注冊用戶。

結果,你告訴我只有5000?

即便是一個月后達到三到五萬的用戶,那一個系統推送才有多少關注度?

小石頭:太少了,幫不上忙啊!

對面的小馬哥一看,什么意思?被嫌棄了?可是…5000已經不少了啊!

趕緊發消息。

小馬哥:你要我們幫什么忙?沒關系的,我們盡力!

小石頭:不行的,我要在網上炒作一個事件,本以為你們的軟件系統推送會拉升關注度。可是你的注冊用戶太少了,起不了作用,我再想別的辦法吧!

小馬哥一聽,急了!

別呀,兩萬多臺電腦的裝機量啊!你不能找別人啊!

雖然這個年代對“炒作”這個詞很陌生,可是,中文就是這點好,憑字面意思聯想,再結合上下文,小馬哥不用問也大概明白齊磊是什么意思。

一咬牙。

小馬哥:這事簡單,交給我。

小石頭:簡單?可是你的注冊用戶真的不夠啊!

小馬哥:系統推送用處不大,但是我們有人啊!

小石頭:有什么人?

小馬哥:我本人,還有我公司的員工,都是互聯網老手,在各在論壇、網站也算有些名氣,我給你炒作!

小石頭:……

這就…不太合適了吧?讓托尼馬當五毛?想想都毛骨悚然。

下意識ctrlalta想截個圖,結果,嚓!沒這功能。

這咋整?沖出包間,“王成!”

“咋了?”

“明天給我借個相機過來。”

王成:“……”我上哪給你借那玩意去?

齊磊才不管那么多呢,騰騰跑上樓,在徐小倩等人狐疑的目光中坐了回去。

小石頭:這…不為難嗎?

小馬哥:不為難,輕車熟路!

小石頭:我要推動全網的輿論走向,工作量可是不輕松的。

小馬哥:那除了我們,更沒人可以辦到了。除了我們的推廣插件......

小石頭:什么插件?

小馬哥:呃,你懂的,oicq畢竟是新軟件,想要得到關注度,總要到各個地方刷刷貼子什么的嘛!

齊磊:“……”

嚓!托尼馬還干過這種事呢?大佬不應該啊!

不過,想想也是,一幫做軟件的,聽說之前就是搞傳呼機推送的團隊,研究個小插件兒自動刷帖子,還真不是什么難事。

這樣一來的話……

小石頭:可以試試。

小馬哥那邊一聽,興奮壞了,兩萬臺電腦的裝機,搞定!

小馬哥:你說吧,這個忙怎么幫?

齊磊立馬發了一個網址過去,“讓這個話題持續保持熱度。”

小馬哥點開一看,登時臉一黑,心說,兄弟,這誰啊?怎么那么欠揍呢?

別說榕樹下的那些作者,連小馬哥都有點看不下去了,嘴太損。

弱弱發問:“這是…你?”

齊磊,“對啊!怎么了?”

小馬哥,“沒…沒事兒。”

齊磊怕他多心,“我要發作品,先拉一點熱度。你們的任務就是在作品發布之后,讓神經病兒這個id有持續關注。”

小馬哥:“……”

好吧,還真沒見過這么玩的。

不過,簡單。

“沒問題,交給我們了。”

齊磊,“那就拜托了!”

說完,小馬哥就下線了,貌似真的張羅去了。

齊磊則突然想起些什么,想再找小馬哥,頭像已經灰了。

見靚女七七還亮著,干脆對她道:“和你們老板說,別太過火,別被榕樹下給封貼,那就白玩了。”

結果,那邊秒回。

靚女七七:“放心吧,這種事兒,老哥我還是有經驗的。”

嗯!?

齊磊當場石化,好像明白了什么。

卻是又收到一條消息。

靚女七七:我是小馬哥,正用七七的號幫你干活呢!

“哼!”齊磊冷哼一聲。

然后繼續大吼,“王成!!!明天給我去買臺相機!!”

王成:“……”

老板為啥執著于相機呢?

靚女七七:放心,不管怎么說,這事兒一定給你辦好。

殊不知,小馬哥真的不是吹的,真的就沒問題。

要知道,別看小馬哥還不是后世的那個托尼馬,企鵝的創業元老們也還沒后世的身價和派頭。

但是,在這個年代也是資深網民,互聯網產業的老創業者了,對網絡的了解和研究那是絕非一般人可以比的,拉動一個話題的熱度還不簡單?

從三月十號晚上開始。

榕樹下論壇悄無聲息地多了幾個生面孔,開始對齊磊的那個貼子進行炒作。

什么煽風點火,拉幫站隊,小馬哥也不是啥好人,玩的賊溜。

更猥瑣的是,他不光罵神經病兒,他還和小伙伴兒們開了好幾個號神經病兒,拉攏憤青和對面展開罵戰。

而且,不光在齊磊那個貼子上做文章,他還另開戰貼,把矛盾擴大化。

這樣一來,神經病兒都不用上線,榕樹下就亂了套了,神經病兒已經成了論壇內部最火熱的一個話題。

現在,只要是混榕樹下的,就沒有不知道這個事兒的,也都持續地關注著一個話題,那就是:

神經病兒到底什么時候發書?

第二天早上,齊磊睜開眼睛一看,只見滿論壇的貼子都是關于這件事的。

小馬哥不但沒收著,反而徹底鬧開了。

現在網站想平息,想壓下去都辦不到了,罵神經病兒的還不答應呢,必須把他給我掛著,鞭尸!

無限鞭尸,直到他認慫為止!

齊磊徹底驚了。

誰特么說我是噴子鼻祖?小馬哥才是當之無愧的大噴子啊!

不過,長長松了一口氣,看來小馬哥有可能勝任后面的造勢重擔。

要知道,在論壇內部發酵話題還遠遠不夠,齊磊要的是,等他那個《貝爾格萊德之戀》出來之后,尤其是那個最大的爭議點出來之后,要全網皆知。

只有成為全網性的話題,那樣才可以引來關注。

也不知道小馬哥后面能不能頂得住?

直至此時,齊磊的前期布局就算基本完成了,只等李春燕那邊打響第一槍。

而李春燕拿著齊磊的稿子并沒有著急報上去,她有所猶豫。

第一篇稿子的結論,對于當下的時局來說還是有點偏激。

此時對于巴爾干局勢的導向還是以和平解決為主,局勢惡化的論調基本被壓了下去,沒有生存的土壤。

這篇稿子,不至于惹麻煩,但也不是什么好事兒。

可是,也正是她猶豫的這兩天,省臺新聞聯播的一次例行早會卻是讓李春燕有些意外。

新聞聯播的例會,一般一周只有一次到兩次。

因為除了記者自己抓新聞之外,畢竟是衛視頻道,有時還要配合省里宣傳任務,以及一些特定的新聞稿撰寫。

即便是地方臺,也是要跟緊的上面腳步宣傳發聲,甚至要擔負一點特別任務。

例會的職能便是如此,主編分派這種定向任務,大伙兒輪流出力。

三月十二號的早晨,主編老鄭照例把省里和市里的幾個定向報導任務分發下去。

李春燕比較幸運,正好是南光虹團隊在哈市落戶的報道任務。

臨近散會,老鄭才想起還有一個事兒,對組里專門寫時評的記者老董道:“對了,回去之后了解一下巴爾干半島局勢,出一篇稿子。”

老董一聽,微微皺眉,“這個不太熟啊!有結論嗎?”

老董也是有經驗的,一般這種時評稿子,如果是臺里安排的,基本都是有結論的,得按照結論往里套。

只聞老鄭道:“結論要尖銳一點。”沉吟片刻,“奔著局勢惡化的方向去寫吧!”

老董一聽,更是叫苦不迭。按正常的局勢緩和,他都要現查資料,還是這么個結論,卻是更要熬夜了。

最后也只能苦著臉點頭,“行吧,可是得等幾天哈,這個我真沒了解過。”

老鄭,“幾天?”

老董,“十天行嗎?”

老鄭想了想,“盡快吧!”

這事兒強求不得,能交差就行。

只是誰也沒注意到,一旁的李春燕聽到臺里要這方面的稿子,眼珠子都直了。

心說,巧了啊!強壓心中的激動,沒有出聲兒。

這是眼力見兒的問題,這個時候出聲不管是真巧,還是假巧,都會讓老董下不來臺。

別管是苦差,還是美差,交給我的任務你搶什么?顯著你了?會讓同事覺得她李春燕急于表現。

等散了會,李春燕這才敲響了主編老鄭的辦公室。

直接把稿子遞上去,“主編,巧了,我前段時間閑來無事兒,正好看了幾篇關于南聯盟局勢的報道,草擬了一份時評。您看看,和上面要求的,對不對得上?”

“要是對得上,我直接給董哥送過去,省得他再費勁。”

老鄭一挑眉,咧嘴一笑,調侃道:“這拿了韜奮獎的就是不一樣哈,干活就是有勁兒!”

“我看看。”接過稿子,大概的審了一遍,“不錯啊!”

正合時宜。

李春燕一聽,趕緊提醒,“我還有點拿不準,最后的結論您看可以嗎?不行我再改。”

她指的不是南聯盟局勢會惡化,而是齊磊在稿件中點名了北約。

這是唯一存在風險的地方。

老鄭思考了一下,“不用改!這樣才更有特色,更尖銳!”

“就這樣吧!”

說著話,拿起筆來在稿子上簽字,遞回給李春燕,“讓剪輯的去排版吧!”

李春燕,“那屬名……”

老鄭一聽笑了,“燕子啊!老董不是那種小心眼的人,你就放心吧!”

李春燕什么心思,老鄭怎么會看不出來?她要是真心想給老董,就不會把稿子送到他這兒來了。

不過,這不是圓滑,而是會辦事。

如果臺里有維護老董的意思,自然在他這里就提出來了,李春燕也肯定會聽。

這就是職場的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但卻很有必要。

聽主編這么一說,李春燕也就放下心來。

由于還有第二份稿子在手里攥著,所以李春燕比平時要上心一點。

沒著急走,而是多了幾句嘴,“主編,臺里怎么突然要發這種稿子了?”

老鄭搖頭,“不知道!我也是讓干啥就干啥,少打聽。”

“那行!”李春燕點到即止,“那我忙去了。”

三月十三號,龍江衛視黃金時段的新聞聯播,播出了李春燕的新聞時評稿。

就科索沃問題、巴爾干半島局勢做出了悲觀的評價,算是引領了新一輪關于巴爾干半島的關注視角。

事實上,其它地方臺,包括各地報紙、廣播,發出關于局勢惡化判斷的起碼要比龍江臺晚了三到五天。

在不知不覺間,國內主流媒體的風向開始慢慢轉變。

有的媒體比較晚,甚至是在三月二十號之后才正式發聲。

而三月二十號,正是科索沃問題的分水嶺。

二十日之前,無論國內,還是國際,都對巴爾干半島局勢一片樂觀。

網上一些軍事時政論壇的專家學者還信誓旦旦的在宣揚,“歐洲不會讓巴爾干半島陷入戰火,這不符合歐洲的利益。”

“漢斯貓是一定會把南聯盟拉入歐萌的。”

可是,3月20日。一個耐人尋味的消息傳來。

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科索沃核查團監察員以“安全局勢不斷惡化“為由,撤出了科索沃。

標志著,巴爾干半島局勢急轉直下。

也直到此時,關于巴爾干半島局勢的悲觀論調,才鋪天蓋地的遍布各大媒體和網絡。

論壇里那些事后諸葛亮的專家學者繼續后知后覺,連夜撰寫評論文章迎合時事。

李春燕那篇報道整整提前了七天,是主流媒體變道的第一篇報道。不知不覺間,成了最顯眼,也是最突出的一份。

而李春燕在報道中就預示了這樣的局面,等于是對了一大半。

現在,只剩下北約發動爭端這一條還未得驗證。

然而,似乎也不用等太久,到了3月23日。

先是南斯拉夫國家電視臺宣布“北約對南斯拉夫的戰爭威脅迫在眉睫”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幾個小時之后,鷹醬特使理查德·霍布魯克宣布斡旋失敗,從貝爾格萊德返回布魯塞爾。

南聯盟通向和平的的最后一根紐帶斷裂,也把北約徹底推到了臺前。

全中!

隨后。

國際標準時間,1999年3月23日22:17。

北約秘書長哈維爾·索拉納指示歐洲萌軍最高司令‘韋斯利·克拉克’,開始對南聯盟實施空中打擊行動。

國際標準時間,3月24日19:00,北約開始轟炸南聯盟。

這場本來與國人無關,卻被國人永遠銘記的戰爭,正式拉開帷幕。

此時,正是北京時間,凌晨三點鐘。

萬籟寂靜,整個國家,除了少數人還在忙碌,大多數人都正處在夢香之中。

李春燕在此之前已經確定她那篇稿子,或者說齊磊給她的那份稿子準確無誤——巴爾干半島必有一戰。

可是,當一大早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依舊呆愣了好久。

然后,拿起電話,給齊磊打了過去。

“打起來了!”

只有四個字,就讓對面的齊磊心頭一沉。

這個時間,新聞還沒有報道,李春燕拿到的是第一手消息。

齊磊看了看日歷,3月25日,距離5月8日,還有不到一個半月。

回過神來,猛然焦急:“明天!明天就把第二份稿子砸出去!”

李春燕一滯,“會不會太急了?要不要等等?”

今天開戰,明天就發稿,這個速度太快了。

齊磊卻道,“不等了,也等不了!”

李春燕,“為什么?”

齊磊,“第一,你打電話的這個時候,不知道多少人在伏案急書,緊跟熱點。再等,你就是他們中的一員,而不是最敏銳、最快的那一個!”

“最晚到明天早上,否則你就慢了!”

“第二,國家這個時候也在分析局勢,甚至在集合眾智,意圖得到一個最清晰的戰略方向。”

“你的稿子和別人的稿子,也可能在他們的參考方面之中。”

“越早發,越少干擾,聲音越明確,也越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聽我的!明天就發,別等!”

李春燕:“……”

她有點懵,齊磊…

齊磊好像過于激動了吧?說的好像,他十分在意國家決策一般。

可是,李春燕不知道,齊磊管不了那么多了,像他說的,越早越好。

如果,有決策層看到報道,激發靈感,甚至把李春燕的結論當成未來局勢的一種可能。

那么就不難發現,鷹醬為了擾亂南聯盟局勢,是什么事兒都干得出來的,包括威脅非交戰國的使館。

起碼能提高一點警惕。

當然,齊磊不指望只憑一篇李春燕的報道,就能引來足夠的重視。

可是,哪怕只是留一個印象,他后面的那幾步成功的幾率就會更大一些。

所以,必須快點發!

“記住,最晚明天,一定要發出去!”

李春燕也凝重起來:“好吧,我聽你的!”

至少到目前為止,她聽齊磊的一次也沒錯過。

而齊磊這邊,掛斷電話,也沒吃早飯,并讓吳寧給他請假,然后直奔網吧。

第二步計劃,開始實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9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