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50章 齊家智囊團

第50章 齊家智囊團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0章 齊家智囊團

這便是齊家二代和三代的構成,四十來口子,鬧鬧哄哄的。

齊磊、吳寧帶著一幫十歲往上的,在屋里打撲克,玩大富翁。

齊冶帶著十歲以下的,在院里炸雪堆。

趙娜和郭麗華,還有幾個姑姑在廚房被老太太支配著。

剩下的則是東一堆,西一堆的聊著各種話題。

齊家這種大家族,還有一點好。就是不缺出主意的,而且不是瞎出主意。

各家的困難和喜訊摻雜在一塊兒你一言和一語,集體智慧體現的淋漓盡致。

比如,這幫人從齊磊期末考了第一開始,聊到四姑家的大玲和燕玲的成績不好。

四姑跑去白河子種地,兩個孩子卻不能弄到白河子去上學,畢竟下面的鄉鎮中學教學質量略差。

所以,大玲和燕玲這幾年一直還在慶城讀書。

可是,沒有四姑看著,她倆也漸漸的放飛自我,成績下滑,使得四姑頭疼不已。

此時說起這個事兒,老大齊玉蓉登時就出主意,“你還不如把孩子弄回尚北來呢!不放白河子放市里唄,老爺子老太太還能幫你看著。”

此言一出,卻是齊國君說話了,“我看這還真行,不用老太太,放我家里吧!”

“我和麗華正要在鐵西那邊弄個住處,離廠子近點。交通局那邊的老屋就剩石頭了,正好讓他盯著點兩個妹妹。”

放在以前,齊國君是不敢說這種話的,每年家庭聚會,齊磊都是眾人口誅筆伐的重點。

可是,誰讓咱兒子爭氣呢?從倒數第一干到學年第一,這事比自己辭職開廠子更讓齊國君揚眉吐氣。

這話一出,齊玉華還真動心了。再加上大伙兒在旁邊鼓動,她和張貴林交換了一個眼神,還真就這么定下來了。

不過,打算只把燕玲弄回來,大玲還是放在慶城。

因為,大玲上初三,還有半年就中考了,再折騰也沒啥用,倒是燕玲還可以搶救一下子。

“正好,燕玲聽石頭的話,能管住她。”

齊國君,“那就這么定了,等開春,把小屋的火炕拆了,按兩張床。下半年大玲考完高中,也讓她回尚北挺好,二中還是不錯的。”

“行!”齊玉華自無不可,“那就辛苦點石頭了。”

說完了孩子的事兒,又聊到齊國君老哥仨的二次創業。

然后,就更精彩了。

要知道,齊家的兄弟姐妹沒有一個是白給的。

老大齊玉蓉的丈夫雖然現在在臨縣的人大養老,可是曾經也做到過副縣長,齊玉蓉本身也是臨縣婦聯病退下來的。

老二齊玉琴在遼省連市,夫妻倆經營著一家和政府綠化掛鉤的苗木公司,規模不算大,但旱澇保收。

老三齊玉波在慶城,丈夫是23軍的上校團長,自己在采油六廠也是管理層。

老四齊玉華、老六齊玉潔、老七齊玉敏經營著一家采油設備公司,齊玉華還有一萬六千多畝的水田。

老五齊玉芬也在慶城做餐飲,有八九家分店。

老八齊玉錦,前年拿了法學博士,現在在京城的一家律所已經是合伙人了。

聊孩子,可能各有各的無奈。但是要說起生意,誰都有點獨到的見解。

就三個爸的生意,從過午聊到開飯。

你一言我一語,就給齊國君和吳連山理出一條既不違背他們發展方向,又無比清晰的思路來。

老六齊玉潔:“大哥,藥廠肯定是個好生意,那張經營許可證就值老錢了。我覺得,可以考慮從底層開始做起,先拿下農村市場,讓業務員下鄉。畢竟城市對中成藥的偏見還是不小的,目前政策上也沒有優勢。”

“先靠農村市場養著,找機會再往城市市場沖。”

老四齊玉華,“這個主意不錯,現在村里面刷一面墻的才百十塊錢,性價比很高的。”

老八齊玉錦,“我覺得藥廠也可以先放著嘛,你們想在城市打開市場,就得上電話,成本太高了,不適合起步階段。倒是精米加工,我覺得正是好時候。”

老二齊玉琴,“肯是是好時候啊!尚北農業試點的牌子立起來,從上到下都需要一個招牌。”

“國君、連山,你們得抓住這個機會啊!只要你們把尚北大米的牌子打出去,就等著政策扶著加工廠往上躥吧!”

“反正就跟著政策走唄,基本錯不了。”

老大齊玉蓉,“這都不是什么難事,尚北大米本來就有知名度,我覺得你們哥仨可以搶一搶先!”

“現在尚北大米是沒標準的,做出一點成績,可以往行業標準和行業協會發起人的方向靠。”

“掌握了標準,掌握了行業話語權,到什么時候都有你們話語權。”

老七齊玉敏,“大姐說的對,拿下行業龍頭,你可以不局限于尚北一個地方了啊!東北好大米的產地很多,趁著別人還沒反應過來,完全可以提前搶占一些優質產地嘛!”

“像是什么響水啊,遼省的盤錦啊!”

“你們在尚北先淌出一條路來,然后在其它地區就可以照搬模式了嘛!”

齊磊在另一個屋陪了一會兒“孩子”,就跑到大人堆兒這邊偷聽。

他現在挺喜歡聽長輩們聊經驗的,那都是歲月沉積出來的,有的是血的教訓,有的則是多年經歷的總結,長見識。

結果,剛過來沒聽幾句,差點沒驚掉下巴。

這幫姑姑姑父給三個爹支的招兒,比他設想中的還要大膽,還要精密。

只能說,三個爹的這個智囊團可是比齊磊這邊強大太多了。

然而四姑說的一句話,讓齊磊更印象深刻。

四姑說,“機會很難得,抓住就不能放手!借這個機會,能干成大事兒。”

“農業試點縣,再加上當下國家放寬私人糧食企業的管控,信號就是鼓勵民營資本進糧食市場,沒有比這再合適的機會了。”

“是啊!”對此,二姑深有感觸,“生意這東西,下再多心思使再多力氣,很多時候是沒用的。也許只能做到不賠本,什么都不如一個機會來的更重要!”

“是龍是蟲,還別不信邪,真要看天意。你們這個機會抓的就好,未來可期啊!”

雖然說的是三個爹的事業,可是齊磊覺得,也挺適用于他這邊兒的。

機會啊!他現在抓住了網吧紅利這波機會,走在了最前面。那借這個機會,到底能不能再干成一點大事呢?

結果,剛想到這兒,齊國棟在那邊實在沒忍住,“來來來,你們也給我參謀一下。”

把眾人的目光集中過來,齊國棟搓著手,“現在很火的生意,開網吧,你們知道吧?”

老大齊玉華一聽,“沒戲,掙點小錢沒大出息!”

老三齊玉波,“怎么著?你想干啊?我看你做網吧,還不如做那個叫什么…網吧管理。”

老二齊玉琴,“什么網吧管理?”

只聞齊玉華道,“你們遼省可能還沒有吧?龍江省臺最近鬧的挺火熱的,哈市的一家網吧管理公司,就是幫別人開網吧。”

“跑跑營業執照、采購設備、包裝修啥的。”

齊玉琴一想,“你還別說,這個買賣挺討巧的,就是個掮客唄,不用自己出本錢,旱澇保收。”

齊玉波,“可不是掮客的問題,這個買賣,有點意思。”

齊國棟一聽,臉上表情那叫一個精彩,就差沒說那是我和大侄弄的了。

可終究是忍住了,齊磊不讓他說,這玩意要是在這兒說出來,齊家非得炸營不可,他也別想過年了。

脖子一梗,“你瞅把你們能的!那咋地?我就不能想的是網吧管理公司?我就是想弄個網吧管理公司,你們覺得咋樣?”

眾人一愣,這才想起,趙娜學的就是這個,國棟入這個行當還興許有優勢。

于是,哥哥姐姐們又開始給齊國棟出主意。

只不過,把齊磊聽郁悶了。

一家人的總結性發言就是,能掙錢,但不能在龍江干了,現在龍江沒人能干過那個上的公司。

可以去京城、或者遼省試試。

但也僅限于掙錢,長遠發展來看,依舊不看好。

畢竟這個行業的潛力就在那,做的再大也是幫別人開網吧的。

除非,大投入搞技術,畢竟網吧的管理軟件勉強可以往it行業去靠。

再說....

二姑齊玉琴提到一個點,讓齊磊陷入了沉思。

二姑說,這行如果干的足夠大,手底下要是有個幾百上千,甚至更多的加盟網吧,那就厲害了。

你能控制那么多的終端,能干的事情很多。

只不過,她對這個行業也不了解,具體能干什么,卻是說不出來。

只是出于一個商人的本能,要是成千上萬的電腦都運行你的管理程序,干什么都是一個好起點。

這卻是實實在在的提醒了齊磊,隱約有了一個思路。

也許三石公司能做的,不僅僅是網吧管理而已,也許這才是姑姑所謂的機會和風口。

只不過,齊磊不知道,就姑姑很所謂的風口,已經來了。

但是,那可不是微風拂面的小風口,是個要人命的風暴。

抓不抓得住且不說,就算齊磊逆天機敏抓住了,也是玩好了母豬上天,玩不好,三石稀碎。

小伙伴們的事業,得再找一個風口了。

年三十兒和年初一,一家人就這么鬧鬧哄哄的過去了。

老爺子雖然臉上總是不太高興的架勢,其實心里比誰都美。

私下里還和老太太吹噓,“不是我這個爹教育的好,他們現在能一個個人五人六的?還跟老子使脾氣?都是慣的,打的輕!”

老太太懶得搭理他,“你就偷著樂去吧!”

初二開始,齊家的姑姑叔叔就開始陸續散場了。

老爺子雖然不說,可是每一個都去送送。臨別總忍不住問上一句,“啥時候再回來啊?”

不管得到什么答復,也總是扔下一句硬氣的,“愛回不回!”

惹的兒女們不歡而散。

二姑、三姑和四姑臨走的時候,還把齊國君叫到一邊,低聲詢問,“資金夠不夠?有困難說話,不能跟老爺子學,該張嘴就張嘴。”

對此,齊國君也只是憨厚一笑,“用不著,現在都挺好的。”

齊磊的二叔齊國民也把大哥叫到一邊,眼中都是無奈,“我也沒啥能力,幫不上忙啊!倒是認識幾個做生意,當官的家長,你要有事兒就跟我說。”

齊國民年輕的時候在哈市鍋爐廠,因為乒乓球打的好,借借調到了省隊,代表龍江省還拿名次。

后來工作關系也從鍋爐廠落到了省體育局,現在在省少年體校做教練,確實沒有什么能力。

對此,齊國君卻是朝齊國民瞪眼,“給我少喝點酒比啥都強,瞎操心呢!”

齊國民沒啥的愛好,就是好酒。本來肝就不好,齊國君回回見了都要說上幾句。

而初二開始,兒女們走了,老爺子家也消停不了,各路拜年的也該上門了。

都是老爺子曾經的老部下。

這個年代人情重,齊海庭一輩子沒給子女謀過福利,但是通過他的手提拔上去的卻是數也數不過來。

有的,老爺子一退下來就沒影兒了,人情冷暖說的就是這些人。

而有的,還是記著那份恩情,每年初二到初五這幾天,不管多遠都得回來看看。

只是回來看一眼,陪老爺子說說話就走。

都知道老爺子什么秉性,臨走時只對老太太囑咐,“家里有什么事,跟我說一聲。”

同樣是初二。

齊磊和齊國棟去了李玟玟家,實在是不去不行了,李綱一天一個電話,再不去他就跑老爺子這兒來拜年了。

李綱是心懷忐忑的,覺得這單生意他有點懸了,自然發慌。

得知齊國棟和齊磊要來家里,更是親自下樓去迎,也是做足了工夫。

卻是不想,完全和他想的那種手握訂單,高高在上不一樣的場景....不太一樣。

齊國棟依舊開著唐爸廠里的別克商務,和齊磊一下車就奔后備箱,大包小包提了一堆的新年禮物。

離的老遠,齊磊就張嘴了,“李叔!李叔,過年好!給您拜年來了。”

“這……”李綱萬萬沒想到,他們會這么客氣。

有些惶恐,“哎呀呀,這哪行?不行不行,拿回去拿回去,太客氣啦!”

齊磊卻是笑道:“應該的!其實早就要過來的,只不過,實在是太忙了。”

“您知道的,我爸他們廠子剛起步,過年都顧不上。我們二十七回來,家里啥都沒有,確實沒時間過來。”

李綱一聽,更是沒話說,他一直以為這叔侄倆在“拿大頂”,抻著他呢!

讓閨女請了齊磊好幾回,也沒動靜。

把齊國棟和齊磊請上樓,三人分賓主落座。

李綱看著這叔侄兩,又開始睡琢磨,這特么老齊家祖墳肯定有問題!

他都癔癥了,你看這叔侄兩長的啊!

齊國棟不用說了,尚北年輕一代里,最精神的小伙兒。

齊磊,尚北沒長開的年輕一代里,也屬于出類拔萃了吧?

“這個……”

李綱終于還是先開了口,“我都聽老馬說啦,國棟你是真可以啊,當哥的佩服!”

“一出手就是驚天動地,現在到處都在說你那個三石公司,牛啊,真牛!你李哥是比不了你們年輕人啊!”

齊國棟和齊磊對視一眼,都有點無奈。

齊國棟干脆道:“李哥,咱們認識這么多年了,兩家雖不算太親近,但也肯定不差,客氣就免了吧!”

李綱一聽,怔怔點頭,“行!”

“那這個裝修的活?嗨,那老弟你就直說吧,咋打算的?”

他也不拐彎抹角的了,直接點更好,能給就給,不給就拉倒唄!

齊國棟,“什么咋打算?”

李綱有點尷尬,“打算咋弄啊?什么價格?打算給誰做?是招標,還是找大的裝修公司?”

齊國棟樂了,“該怎么弄就怎么弄啊!咱不是說好的嗎?”

李綱,“……”

“你…你還打算給我?”

這幾天,他也不是啥事兒都沒干,通過哈市的朋友了解了一下石公司,也讓人專門去三石轉了一圈兒,知道他們的設備采購是以招標會的形式。

據說,京城的很多一級代理商都被驚動了,此時哈市電腦行當里的人物可謂群英匯聚,熱鬧的很。

李綱猜想,齊國棟既然已經開了頭兒,裝修的活,應該也是以招投標的方式進行。那樣一來,他一個尙北的裝修隊就沒什么優勢了。

可是現在看著這叔侄兩,越看越不對味兒。

心說,不會是我想多了吧?人家壓根就沒打算換人?

“老弟啊,你們...沒打算招標?還,還還給我?”

齊國棟一聽都無語了,“李哥啊!你聽誰說的我們要招標啊?”

“之前說好了,給你干就是給你干。”呲牙道,“你看我老齊家人誰像說話不頂數兒的?”

李綱:“……”

齊國棟,“當然,之前你給我們讓的價格肯定要重新商量,畢竟一百多家店,而且以后還得多。”

“和幾家、十幾家,還是有差別的。”

“不過,還是我之前說的,前提是保質保量,其次是在咱們雙贏的情況下,定一個合理的價格。”

這才是齊磊和齊國棟上門的主要原因。

越是突飛猛進,越要穩得住,三石公司當然希望拿到一個便宜實惠的裝修成本價。

但是,比起更大的利潤空間,他們更在乎的是品質,是不出錯。

所以,只要保質保工,價格到底能便宜多少都在其次。

齊國棟開口道:“現在首要的問題是,第一,實工實料。第二,怎么在年后的兩個月之內,把這一百三十多家店的裝修任務完成。”

“這才是我們最關心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