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32章 最強十四班

第32章 最強十四班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2章 最強十四班

該來的,終究要來。

1月9號,星期六。

初中部放假,正好高一高二借用初中部教室進行期末考。

不再像月考那般隨意,一切按正歸考試的規格進行。

高一十四個班,打亂分考場,一人一桌,極為嚴苛。

十四班被分配到各個考場,唯一讓劉卓富欣慰的是,這幫混蛋心都夠大,好像沒有怯場的。

而且,還反過來安慰老劉,“你等著吧,我們去把獎金給你拿回來。”

其實,都是裝的。

即使再大心臟的人,在自己不擅長的領域也會有所膽怯,何況是一幫子少年?

別看嘻嘻哈哈,好像沒當回事兒。其實苦膽都要吊到嗓子眼兒了。

臨開考前,王東還捧著語文在那背赤壁賦呢!

方冰手心里全是汗。

吳寧、盧小帥他們也是話很少的在那兒悶著。

大伙兒都不是傻子,就算不全明白,多多少少也能從老師們的重視程度中有一些感覺,這次期末考對十四班可能有著不同的意味。

倒是徐小倩,不但自己沒有半分緊張,反而在安慰齊磊,“打賭!你肯定能考第二!!”

對此,齊磊也只是一聲苦笑。

肯定嗎?真的不好說。

經過這一個學期的玩命追趕,齊磊可以很自信地說,他已經是好學生那個范疇的了。

如果單論考試成績,現在的他應該可以排得進學年前十,無限接近于前五。

而前五,屬于另外一個層次,尖子生里的尖子生。尤其是第一的徐小倩和第二的王學亮,他現在還達不到那個高度。

除非是超水平發揮,所有科目都做到他的極致。再加上....一個滿分作文。

是的,除非他能再拿一個那五個人不太容易拿到的滿分作文,才有機會沖進前五。

而要干掉第二名的王學亮,只能說,完美發揮加滿分作文有希望,但也不敢保證肯定能做到。

知道徐小倩只是貼心的安慰,齊磊回了她一個大大的笑容,“放心就完了,手拿把攥!”

“嗯!”徐小倩重重點頭,其實心里也很清楚,齊磊越這么說,越說明他不自信。

又補了一句,“不管怎么說,一定有機會的!”

臨進考場之前,劉卓富還特意找了齊磊。

一臉嚴肅:“別緊張!”

齊磊,“不緊張啊!”

老劉皺眉,不緊張嗎?又說了一句,“考不了第二也沒關系,起碼你的付出對得起自己的成績了!”

齊磊,“.”

這話怎么這么別扭呢?付出對得起自己?特么考學年第二才算對得起呢!考不了第二,對得起個屁!?

登時明白,老劉這哪是在安慰自己啊?他特么是安慰他自己呢!

老劉也緊張了。

呲牙一笑,”別緊張!“

老劉,“我,我不緊張啊!”

齊磊,“我們考不好也沒關系,起碼我們這段時間的表現,也對得起您的付出了。”

劉卓富:“.”

這個倒霉孩子,學我說啥話?

“滾滾滾滾!”

趕蒼蠅似得的把齊磊攆跑了。

齊磊也只是哈哈一樂,和老劉這么一鬧騰,倒是不多想什么了。

全力以赴,剩下的交給天意。

第一科就是語文。

得益于來自靈魂的從容沉穩,齊磊最大的優勢,就是基本不會出現因為馬虎和遺漏而產生的丟分。

按部就班的把前面的小題做完,最后終于有些忐忑的把目光落到了作文上。

拼運氣的時候,到了!

作文的滿分真的很難拿到,之前三次月考,齊磊也只有一次得了滿分。

倒不是作文題目太高,恰恰相反,而是限定作文出現的頻率太高。

只能說,作文題目限定的方向,和內容越窄越明確對別人是好事,可對齊磊這種閱歷豐富,且滿肚子后世“臊話”的穿越者來說就很煩。

沒有他發揮的空間。

況且,齊磊的文字功底也不是為應試作文而準備的。從文體的規范性上來說,可能還不如當下的學生來的精準。

一不小心就放飛自我了。

此時,齊磊也只能在心中禱告,千萬別又規定死了,給條活路唄!

終于,兩行作文題映入眼簾。

“《與妻書》是革命先烈林覺民先生寫給妻子的絕筆。在寫完與妻書之后,林覺民心中再無牽掛,決心赴死,捍衛信仰。假如你是林覺民,在生命的最后時刻,會是怎樣的心境呢?”

“以《假如我是林覺民》為題,寫一篇800字的作文,題材不限。”

“這.”

齊磊愣了愣,又看了一遍題目,終于確認沒看錯。

《與妻書》是高一課文,這沒啥可說的。

主要是,這作文題出的有點水平啊,不但有難度,還特么天助我也呢!

換了別人,可能還得構思一下,對家人的愧疚,對國家興亡的擔憂,對革命信仰的堅定。

可是齊磊,他連構思都省了,一看題目,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11版《辛亥革命》,由胡歌扮演的林覺民與清官對峙的那場戲,還有那句經典到不能再經典的臺詞。

當下,落筆紙上:

“假如我是林覺民,假如我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對面對清庭最后的審判...”

齊磊直接用第一人稱,把那場林覺民與清朝官員對峙的戲寫了出來。

寥寥幾句,把舊官僚對林覺民的招降,對年輕生命即將逝去的惋惜,還有林覺民對當下腐朽的抨擊,對革命信仰的堅定,對未來前途光明之篤定,盡聚其中。

最后,林覺民決然赴死,說出那句可謂辛亥革命志士為何甘愿一死的點睛之筆:“大清索我的命,我誅大清的心!”

搞定!

早知道這么容易,就不提心吊膽的了。

兩天的考試時間,在忐忑中悄然而逝。

齊磊出考場已經是十號下午了,東北的白天短的讓人無語,還不到四點,就已經有點天黑的意思。

和班里人匯合,“都考的咋樣?”

卻見吳小賤一臉懵逼,“可能要完蛋,特么這題也忒難了!”

沒一會兒,盧小帥也聚過來,也是一臉懵,“完了完了,好像考砸了。”

期末考題結結實實給十四班上了一課,一下讓他們認清了現實。

特么他們這幫只學基礎的,還妄圖逆襲?有點想多了!

卷子很難,現在就可以預見。

他們最后這一個半月的沖刺,不但不會讓分數有所提高,很可能還要有所倒退。

反正,吳小賤已經不指望自己的總成績能夠破千分了。

是的,別說答應老劉的把各科成績提10分,把和七班的差距縮小到35分了,能不能保住上次月考的那個分數,都要兩說了。

出了考場,大伙兒心涼了一半兒。

回到班里,正常上晚自習,各個都很沉默。老劉來的時候,都沒臉抬頭見人了。

沒辦法,牛皮吹大了,還保老劉的獎金?保個屁!自己幾斤幾兩不知道嗎?

全班的士氣都低到了極點,甚至是沮喪。

這就是老師們,還有章南最擔心的情形,一群不是發自內心想學的孩子,一但受挫,必然導致意志動搖,前功盡棄。

對此,劉卓富看在眼里,卻是什么都沒做。

好吧,你以為就十四班被考懵了?全學年都被打回了原型好嗎?

三次月考都是簡單卷,突然難度增加,而且還不是加了一星半點,目前別說十四班懵,連隔壁一班都在懷疑人生。

對此,劉卓富也不多說什么,因為他也沒底。只能等十三號公布成績再說。

三天的時間說長不長,可說短也不短,有點難熬。

這三天,十四班就好像集體失聲了。

最拼命的時候,也是該怎么鬧騰就怎么鬧騰。可現在考完試,卻都不會說話了。

一幫子問題兒童,發瘋似的學了一個學期,別管是為誰學的,可自己最后學啥樣,能不惦記嗎?能不好奇嗎?

心里都畫著一個問號:我到底學到個啥水平?

于是,十二號晚上,十四班有一大半人都失眠了,包括齊磊。

十三號早自習,老劉沒來。

十四班六十多個人誰也沒正經看書,就都坐在那大眼瞪小眼兒,氣氛凝重。

是的,齊磊很凝重,語文他考的不錯,其他科目也還行。可到底怎么樣,他沒底。

周之洲也凝重,能不能干了齊磊,他也沒底。

吳寧、程樂樂、楊曉他們更凝重,上回都進前一百了,這回要是掉出來,可就太丟人了。

大伙兒都凝重,別罪沒少遭,最后考個啥也不是,還沒保住老劉的獎金。

倒是一班輕松得多,該干啥干啥。

一班可不像十四班那么不招人待見,和主樓那邊沒什么來往。

一班可是很有人緣的,早就知道所有班都考的不理想,不光他們一個班。

所以,自然也就放松下來了。

王學亮更輕松,說心里話,這套期末題算是合他的胃口的。

很難,能拉開差距。弄不好,可以把徐小倩比下去,混個第一當當。

主樓那邊也輕松,尤其是七班。

既然大家都沒考好,那就沒什么可擔心的了。

再說了,之前沒有十四班擋子彈,七班回回墊底,都快被班主任罵死了。

這回好了,十四班的渣子們啊,終于做出了一點貢獻,起碼這個倒數第一不用再壓在頭上,班主任醉拳也應該能露出點笑模樣了吧?

早自習一過,第一節課的預備鈴響起,各班班主任準時從辦公室出來,帶著各班的成績走向自己班。

學年組長也把期末考試的成績榜單,貼到主樓一層屬于高一學年的宣傳角。

是騾子還是馬,終于要亮相了。

“來了來了!!”

一班和十四班的人一直盯著操場呢,看見汪國臣,還有劉卓富,正從主樓出來,往這邊走,登時都激動的不行。

而且,不光是兩個班主任,還有...還有任課老師?怎么還有章大校長!?

確實是章校長,走在最前面,一眾老師緊隨其后,氣場十足。

等到一眾老師已經越來越近,甚至上了西校舍的甬道,王學亮趕緊壓一壓班里的議論之聲,“都別說了,校長來了!”

一班登時一靜,一個個都坐的筆直,等著章大校長光臨。

王學亮甚是期待,也許我真能考到徐倩前面去!

可是,繃緊菊花等了半天,怎么沒動靜呢?

教室外連個人影兒都沒有。

“啥情況?”王學亮壯著膽子,跑到門口,開了一條縫往外瞅。

好吧,登時垮了下來,自做多情了。

只見章大校長和一眾老師正往十四班里進呢,原來不是來他們班的。

更過分的是,自己班的班主任汪國臣也跟著進了十四班。

王學亮有點懵,咋回事啊?你不來自己班宣布成績,跑人那渣子班干啥去?

小聲逼逼:“十四班又起什么幺蛾子,惹什么禍了?”

其實,十四班這邊也挺懵的。

見校長和老師們面無表情地魚貫而入,能不懵嗎?

怎么這么大陣仗?把大校長都驚動了?

而就在六十多雙發直的目光中,老師們在講臺前站定,章南則率先上了講臺。

掃視全班,尤其在齊磊身上停留了片刻。

最后,嚴肅的表情突然一緩:“干嘛都板著臉?你們現在應該歡呼,應該驕傲才對!”

十四班眾:“”

歡呼啥?驕傲啥?

就見章南突然一指門口,“中午....不!一會兒!馬上!”

“我希望一會兒,你們就把門口的渣子班給我鏟掉!!”

“從今往后,誰再敢說十四班是渣子班,你們來找我,我給你們做主!”

“十四班...不是渣子班!”

這話,要是老劉說出來吧,也就那么回事兒。

忽悠唄!這事兒老劉擅長。

可是,章大校長說出來,那味道就是不一樣啊!

十四班的人更懵了,到底咋的了?看這意思?好像不是惹禍了,那是...考的還不錯?

不會真的達到了老劉的目標了吧?

大伴兒一個激靈,終于回過魂兒來。

方冰也不淡定了,壯著膽子出聲,“校長...我班是不是考的還行啊?”

章南笑了,不急于做答,“你叫什么名字?”

“方冰...”

“我記得你,哈市過來的,入學成績很差。”

方冰尷尬的撓頭,心說,大校長怎么知道的?不過心里挺舒服。

而章南還沒說完,“方冰同學,你應該自信一點,要相信付出就有回報!”

“更不要用‘還行’這種保守的字眼!”

全班都驚了,‘還行’都...都都都都保守了嗎?

就在所有人漸漸有些躁動的時候,章南取出一摞成績單。

是每人一份的個人成績單,包括各科的詳細成績,是期末拿回家,專門給家長看的那種。

“我來十四班,只是一個目的。”

“就是親口告訴你們,你們很了不起!沒有辜負一個學期的付出,沒有辜負自己!”

“也要親口把這份成績單,宣布出來,為你們高興!”

深吸口氣,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中,緩緩念道:“十四班....平均分數783分!”

“班級總人數六十六人,及格線以上人數,六十六人!”

“進入大榜前900名,專科錄取節點人數,六、十、六、人!”

“學年兩個無不及格成績班級之一!”

“學年十四個班級,平均分排名,第10名。”

“第10……”

眾人稍有錯愕,隨后就是腦袋瓜子嗡的一聲。

第10!!

他們做到了?

不....不僅僅是做到了,而是超越了。

不但追上了七班,身后還甩下去四個班。

也許這個成績對別的班來說不算什么,甚至是很差的成績單,可是對于十四班來說....

程樂樂突然捂住嘴,紅了眼睛。她雖然還不知道自己考了多少分,可是...十四班牛逼了。

此時,除了章南的聲音,教室里沒有一點動靜,

除了幾個女生激動的濕了眼眶,男生們都繃緊肌肉在端著。

是的,沒有什么歡呼沸騰,更沒什么驕傲可言,反而是小老爺們的倔犟情緒多一點,都端著勁兒,繃著臉。

渣子?

看誰特么再敢說我是渣子?

誰還敢瞧不起咱!?

操你大爺的!!

給爺跪著!

那邊,章南宣布完了集體成績,又拿著個人的成績單,親自發給每一個人,且對每一個人送上鼓勵的目光。

“王東,總分649,班級排名66,學年大榜889。”

“趙雪彤,總分751,班級38,學年大榜685。”

“劉林,總分797....班級29,學年599。”

“方冰,總分691...”

“董偉成,總分665....”

章南挨個念下來,極為認真,這是十四班辛苦一個學期的最后答卷。

“吳寧,總分978。班級第4,學年61。”

“楊曉,總分960。班級第7,學年99。”

“周之洲...”

終于到周之洲了,哥們兒都快急死了。

章校長剛念個名字,他就激動的站了起來,其實這老陰逼誰也沒告訴,別人考的不咋地?可他考的很好,非常好!爆炸的好!!

他有預感,干掉齊磊,就是這回了。

豎著耳朵聽。

“周之洲,總分1049。班級第3,學年總榜...第5!”

周之洲一聽,“班級第三?”眼前一黑,差點沒栽地上,都沒心思上去取成績單了。

第三....操你大爺的第三!!又是特么的第三!?

結果,章南見周之洲沒出來,疑惑皺眉,“誰是周之洲?沒來嗎?”

“我!”周之洲幽怨地應了一聲,邁著沉重的步子,走向講臺。

章南好好地看了看這個學生,說實話,很是驚喜,這孩子的天賦果然不一般。

可是,這咋的了?學年第五啊!她得知的時候,都驚訝了好半天。

可看他那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考了個第500名呢!

殊不知,什么學年第五的,周之洲根本就沒聽著,他就一個目標:

齊磊!!齊磊!還是齊磊!

干不掉齊磊就百抓撓心,就渾身難受,什么名次都不香。

執念啊!

倒是劉卓富和班里的同學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兒,憋不住的想笑。

這是個萬年老三,都快癔癥了。

不過,雖然還沒念到齊磊,但大伙兒都在用心聽。

既然周之洲是第三,那十四班最大的競爭懸念也就揭曉了,齊磊肯定是第二。

而且…周之洲是學年第五?

說明什么?說明齊磊在他前面,也許真能沖個第二?

大伙兒不由也都緊張了起來,都豎起耳朵,等章大校長的最后宣判。

然而,下一個念到的…不是齊磊。

“徐倩....”章南的語氣突然嚴肅起來,抬頭看了一眼徐倩,這才宣布出分數。

“總分....1059....學年第二!”

“嘶!!!”十四班一凝,什么情況?

徐小倩學年第二?怎么可能?王學亮這回這么猛嗎?把徐倩比下去了。

而且,關鍵問題是,徐小倩考第二,那齊磊就沒機會了。

不約而同地都看向徐倩那邊,不知道是什么情況。

連齊磊也是眉頭緊鎖,暫時放下對自己成績的渴望,一臉詢問地看著徐小倩,“你搞什么飛機?”

她是什么水平,齊磊是知道的,徐小倩就不可能第二。

對此,徐小倩也只是吐了吐舌頭,心虛的把頭埋了下去,神情之中更有幾分懊惱。

咬牙切齒地自責,怎么是第二?沒控制好啊!應該是第三,或者更低才對呀?

徐小倩有點難受,她希望齊磊第二。

也不管章南在前面,對齊磊抱歉的抿嘴,“我好像搞砸了!”

齊磊:

似乎意識到了什么。

那邊,章南把她的心思看在眼里,無語搖頭,突然大聲道:“對于十四班,我唯一要批評的,就是徐倩同學。”

漸漸有了嚴厲的神態,看著徐小倩,“這次考試,你沒能發揮出自己的真正實力,這是不應該的。”

不應該?

“希望你能保持清醒,要對自己有信心,對你的同學....有信心。”

有信心?

語帶雙關,意味深長。

此言一出,其他人并未聽出什么不同,卻是徐小倩猛的抬頭,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中除了驚喜,還有期冀。

“唉!”

章南一看她那個表情,就頭疼,怎么養了這么個敗家閨女?

拿起最后一份成績單,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齊磊。

“齊磊....“

“總分1061!”

“學年總榜....第一!”

話音剛落,“yes!”徐倩干脆利落的猛的握拳,一聲低吼。

第一!

興奮的在桌下扯著齊磊的衣角,“第一哎!”

齊磊也是懵的,“第一?”

“第”十四班同樣瞬間凝滯。

所有人都瞪圓了眼珠子。

也許是章南想把懸念留在最后,也許是心中有怒氣,在念徐小倩成績的時候,她是沒說班級排名的。

大伙天然地認為徐小倩是班級第一,學年第二。

那齊磊就等于沒戲了,他學年第二的宏愿,雖然很近,但終究是不圓滿的。

其實,和徐小倩一樣,大家是希望他能圓滿的,替他們圓滿!

結果,班頭兒不是第二,是第一?

“第一!”

凝滯良久,也不知道是誰,嗷的一嗓子,十四班瞬間就炸了。

都不管前面的校長和老師了,拍桌子的拍桌子,嗷嗷叫的嗷嗷叫,瘋了一樣往齊磊那沖的,更是大有人在。

場面一下就亂了,一群人把齊磊給埋了。

“哈哈哈哈!第一!哈哈哈!”方冰語無輪次,就像考第一的是他一樣。

董偉成激動的,“牛牛牛牛牛牛牛,牛了大大大大大叉了!”

剛剛宣布全班成績,拿到自己的成績大伙兒都憋著,可是聽到齊磊考了第一,終于繃不住了。

章南和一眾老師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群瘋子。

直到這一刻,他們才真正清楚,齊磊在十四班眾人心里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他已經不僅僅是班長,也不僅僅是十四班的精神領袖,更是十四班的精神寄托。

一個和他們一樣的渣子,一步步往上爬,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跡。

唯獨周之洲,眼淚都快下來了。

“奶奶的,老子不玩了!”

太欺負人了!

你們倆太欺負人了!

耍我?真不是東西!

而隔壁一班,聽著一墻之隔的十四班久違的發瘋似的咆哮,還是懵逼狀態。

心說,這是咋地了?渣子班就是野,校長在呢就敢這么嚎?不想好了唄?

殊不知,十四班已經徹底擺脫了渣子班的稱號。

雖然他們還是只能排在學年平均水平的中下游,可是對于十四班來說,這個成績來之不易,更對得起他們的付出。

說是一飛沖天,亦不為過!

章南之所以親自來宣布十四班的成績,其實還有另外一層原因。

之前,她和齊磊說過,劉彥波是她給齊磊的一把刀,一班也是她給齊磊的一把刀。

而現在,齊磊也終于還給了她一把刀,一把攪動二中這潭死水的絕世好刀。

此時此刻,主樓那邊,平均分排在十四班之后的四個班已經炸了。

七班班主任暴跳如雷,正在對著全班怒吼。

“丟不丟人!?丟不丟人!?倒數第一!你們也配過寒假!?”

“寒假作業加倍!!開學我看誰完不成?老子扒了他的皮!”

“丟人不丟人?自己琢磨琢磨,丟人不丟人!?”

七班的班主任,綽號“醉拳”。那可不是白叫的,出了名的暴脾氣。

這回是徹底發了狠,這個年,七班是別想過好了。

不過,怪得了誰呢?七班的人自己想想都無語,還指望著十四班墊底,結果人家一上來就把他們秒了,連個車尾燈都看不見。

還天天笑話人家是渣子班,好吧,這要是誰在七班門口也寫個渣子班,他們得憋屈死,還沒法反駁。

而班主任醉拳已經想好了,特么下個學期你等著,累死這幫混蛋也得給我追回來。

真不能當這個倒數第一啊!更不能讓一個公認的渣子班給甩了啊!

丟不起這個人的,這讓他在辦公班怎么抬的起頭來?

另外三個班和七班的情況差不多,老師都瘋了。以前抱著高一得過且過心思的,現在都炸營了。

還過個屁啊?日子沒法過了!都讓渣子班給超了,還想過好日子?

要么就是狠留寒假作業,要么就干脆不打算過年了。

而排在十四班前一名的十二班,班主任也驚出一身的的冷汗。

就差0.5啊!

平均分差0.5就被十四班給甩了,多特么嚇人?

打臉不打臉?

十二班班主任對著全班嚷嚷:“成績不好的寒假都來我家,我給你們補補!”

我補死你們這幫不爭氣的!

十四班的橫空出世,影響的可不光是普通班。

即便不是普通班,學年排第二,成績僅次于一班的二班,此時也在拿十四班說事兒。

二班的班主任不比七班班主任平靜多少,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你們都給我看看!!”

“看看!!”

“說說,有啥感想!?”

“一個渣子班!!把普通班都給滅了!”

“一個渣子班!!出了三個學年前五!!”

“你們還有什么借口?還拿不拿一班太強當借口了?”

“渣子班都能倒反天罡,你們一幫尖子生還不如差生?下學期能不能把一班給我拿下?”

“說話!能不能給我滅了他們!?”

“能”

二班眾有氣無力,怎么冒出個十四班來呢?之前沒他們也挺好的哈!

班主任一看,“通知一聲哈!”

“寒假,咱班各科老師在家里補課,不收錢!自己心里都有點數兒,哪科不行,給我自覺點!”

“下學期,第一次月考,我要看到效果!”

二班眾:“”

章南要的那條鯰魚,終于就位了!

而高一學年,也其如所愿的躁動了起來。

甚至不僅僅是高一,高三八班、六班等幾個班的班主任,此時都甩著一張高一的大榜。

“高一那個十四班,都知道吧?十四班那個齊磊,都認識吧!?”

“看看!!看看人家!!啥叫絕地反擊?這就是叫絕地反擊!”

“啪啪的打臉啊!早晨高一辦公室,你們是沒看見啊,十四班那幾個老師,下巴都要揚到天上去了!”

“你們可是高三啊!”

“能不能向小學弟學妹們學習學習?也給我來一個絕地反擊?讓我也牛氣一回?啊?祖宗們!”

“還有五個月!!”

“最后的五個月!!我希望看到你們的絕地反擊,給我創造一個奇跡出來!”

財偉、管小北、于洋洋、曹小曦,還有李憨憨,茫然地聽著各自老師的訓話,腦子里就一個念頭:

特么沒天理了,齊磊都能考第一的?真的沒天理了!

“沒天理了!!”同樣的哀嚎,也在王學亮口中響起。

王同學哭了,真的哭了。

第二雖然不是齊磊,可第三果然是他。

至于齊磊,孫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學亮好委屈,狗作者,反派沒人權唄?

可是,當汪國臣在黑板上列出一串數字,王學亮沉默了,整個一班都沉默了。

六門主科,24本練習題冊,老師私下推薦的8本題庫。

9門課程,一共1035張卷子,這就是齊磊一個學期的做題量。

此時,汪國臣面沉如水:“最后這一個半月,平均每天主科兩張卷子,副科一張卷子。”

“不算開學那一個月,兩個月的時間,也是主副科每天一張卷子!不服氣?”

“不服可以去十四班瞅瞅,看看齊磊這一學期做完的練習冊和卷子,摞在一起有幾個人高!”

“你們不是尖子生嗎?不是二中最牛嗎?”

“臉紅不臉紅!?”

“還不服氣?不服氣就拿實力出來!”

“就算你們比不了齊磊,沒人家那兩下子,那你們倒是和那個周之洲比一比啊?”

“有住校生吧?去他寢室看看,看看他床頭做完的練習冊和卷子能不能裝一絲袋子!”

“他娘的!”汪國臣朝著這些天之驕子爆了粗口,“讓兩個議價生把你們碾過去了,還好意思在這兒跟我梗脖子?”

“一幫慫玩意!”

一班眾有點茫然,這話說的...太狠了吧?還帶傷口上撒鹽的?

一個個既不憤,又無語。

可惜啊,汪國臣只當沒看見,這個寒假,一班也別想消停了。

因為章南說的對,就尚北這種地方,要啥沒啥,沒有那么多的空間和精力照顧學生的素質成長。

二中想突破,學生想進好大學,除了高壓超負荷,沒有任何辦法。

還是現實一點吧,先有高度,再講寬度。先有成績,再講素質。

爬不出去,再寬的素質也就是條臭水溝!

十四班。

眾人已經從激動之中平靜下來,一個個昂著頭,咬著牙。

是的,不再歡騰,可是心情卻平靜不下來。

至少說明一個道理,老子不是不行!

劉卓富站在講臺上,漸漸露出笑臉,“能說點虛頭巴腦的話嗎?”

“哈....”

大伙兒一樂,“說唄!想聽!”

現在老劉說啥都是好聽的。

劉卓富,“不錯!超出預期!!非常滿意!”

眾人:“……”

就這?

劉卓富,“我來給你們解釋解釋,這個成績到底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如果你們能保持這個成績,哪怕沒有提高,你們當中...所有人都可以上大學!”

“有17個人,可以被本科專業接納!”

“有7個人,會被重點大學錄取。”

“有3個人,甚至已經擁有了向全國最頂尖大學發起沖鋒的資格!”

“而這...只是你們用一個學期,交上的答卷。”

“……”很多人都沉默了,還真沒從老劉的這個角度思考過。

劉卓富繼續道:“只是一個學期啊!你們想沒想過?后面還有5個學期!”

“如果再進步一點呢?如果再進步很多呢?”

“不要說你們不敢想,沒什么不敢想的!十四班個個都是好樣的!可以囂張一點,想的再多一點!”

“如果你們肯把這一個學期的力氣用到五個學期之中,也許到了最后那一刻,你們的成績會把自己都嚇一跳!”

“我對你們有信心,十四班絕對不僅僅是七個重點,17個本科而已!!”

“這次考試不是終點,而是起點!”

“所以...這個寒假,大伙兒再加把勁兒,再辛苦一點,我和所有老師給你們補課!我們下個學期,從學年第十往上爬!好不好?”

“咱們再創造一個奇跡!”

挺是那么回事兒的,讓人人血沸騰嘛!

可是,不管是誰,怎么就發自內心的感覺老劉越來越不是個人了呢?

特娘的!沒完了是吧?寒假就這么報銷了唄?

渣子班那幾個字,被擦掉了…

方冰打了熱水,頂著寒氣要去擦,卻被齊磊攔下來了。

搶過盆和抹布,拿著鏟子鉆出了門,“我來吧!”

大伙兒沒攔,都守在邊兒上看著,畢竟他是班頭兒,是十四班的榜樣,他來擦掉最有意義。

就見齊磊一點一點的清理,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氣,熱水擦上去也要馬上結冰,他再一點一點的鏟掉。

最后,齊磊的手凍的通紅,那幾個字也終于消失不見。

十四班....不再是渣子班!

吳寧皺眉看著,看著齊磊一點點的清理,突然湊到他耳邊,嘀咕了一句,“特么就是你寫上去的吧?”

齊磊:

朝吳寧意味深長的一笑。

吳小賤對上他的眼神兒,就有了答案。

翻著白眼,果然是!!

方冰總說是王學亮干的,可是吳小賤一直有懷疑。

真不是瞧不起王學亮,你讓他打個小報告啥的還差不多,特么連找茬兒都整不明白的主兒,他有膽兒干這個?

關鍵是,那天晚上在亞臣大街,張鵬家門口截人,為了徹底免除了后患,別再找十四班麻煩。

和張鵬交涉完,齊磊送徐小倩回家,然后后半夜才到家。

再然后,第二天,十四班門口就出現了那三個字。

吳寧就覺得不對。

媽了個巴子,果然是他干的!

“你特么真不是人!”

對此,齊磊冷冷一笑,“管不管用就得了。”

吳寧無語,揶揄一句,“管用你留著啊?就擱這兒掛著唄?”

卻見齊磊直起腰來,“掛著也不管用了啊!”

說完,返身回教室,把墨汁和毛刷取了出來,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又回到外面。

欻欻欻欻!!

在白墻上又寫下幾個大字:

最強十四班!!

寫完還欣賞起來了,“這個應該管用!”

眾人石化當場,張大嘴巴吸寒氣。

畜生啊!

楊曉第一個反應過來,抬腿就是一腳,“你給我擦了!!”

齊磊嘿嘿一笑,極為欠揍,“掛著吧,多好?”

于是....

鋪天蓋地的拳頭和大腳印子,瞬間把齊磊給埋了。

不是想斷章,是我真的寫不出來那么多了。

上架十八天,更新26萬,蒼山和齊磊一樣已經拼了老命了。

今天的一起發出來總行了吧?

弱弱的求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547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