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31章 最后一哆嗦

第31章 最后一哆嗦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1章 最后一哆嗦

小孩子能有什么壞心思呢?就算有壞心思,又能有多少殺傷力?

齊磊還是很大度的,我都沒往心里去,你倆自己琢磨去吧!

然后....

詹小天琢磨沒琢磨不知道,反正王學亮是好好琢磨了一下。

齊磊不說還不要緊,經他這么一說,王學亮臉都綠了。

嚓!!

好像明白了點啥呢?越想越氣,越想越炸。

媽波達,這是侮辱我的智商了?當我傻唄?越想,王學亮越羞憤。

惡狠狠地瞪向詹小天,嗷的一嗓子:

“詹小天!!最特么瞧不起你這種人了,一肚子花花腸子灌臟水。以后別特么往我身邊靠,我嫌惡心!”

罵完,就氣鼓鼓地回班了。

留下懵逼的詹小天,還有周圍一眾路過的學生,都用怪異的眼光看著詹小天。

詹小天:“......”

你大爺喲!!

偷雞不成失把米,沒逮著狐貍惹了一身臊,說的就是他。

第一反應就是,找齊磊理論,你特么瞎說什么?

可是,哪還有齊磊的影子?早端著盒飯跑了。

大冷天兒的,石頭哥跟你們在這兒浪費唾沫星子?

段位不夠,好不啦?

不過,齊磊雖然處理的風輕云淡,卻是記住了王學亮的那句嘲諷。

不得不說,王學亮同學還是單純啊!

從那以后,再有人向他提起十四班齊磊要取代你,要考第二這種話…

王學亮還跟人家解釋呢,“齊磊沒說過那話,別聽詹小天瞎傳,都是那傻叉在中間挑唆!”

于是,高一的籃球少年,很多女生的夢中男孩,就此臭大街了,徹底成了挑撥離間的卑鄙小人。

一班大班長王學亮說的。

關鍵是,詹小天還沒法反駁,他那段時間成天往一班跑,抓著王學亮親近的事兒,不少人都看見了,也聽見了。

最后,把詹小天逼的差點沒上吊,委屈爆了。

“我承認,我挑唆了。”

“可特么,真不是我造謠,更不是我傳出來的!!”

“哦!”

大伙兒一片了然之態,“原來王學亮說的是真的,就是他在挑唆,他在傳,他造謠!”

詹小天:“……”

王、學、亮,我操你大爺啊!咱倆沒完!!

狗咬狗一嘴毛。

那兩頭兒在那兒互掐,讓高一學年又找到了熱鬧下去的理由。

熱鬧誰不愛?

何況,一個是學年第二的好學生,一個是帥氣的籃球少年。

一個個看的都津津有味,恨不得扯出點別的大戲出來。

如此,反倒沒人去關注十四班.,關注齊磊到底是不是說過要考第二的傻話。

對此,十四班當然樂見其成,用齊磊的話說:“悄悄地進村兒,打槍地不要!”

咱就當回老陰逼多好?

十四班眾一聽,對味兒啊!為啥做題又有感覺了呢?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

然而,這種無形中的激勵還只是剛剛開始。

十二月初的一天,老劉特意趕了一節晚自習,很正式地搞了一場動員會。

是的,老劉圖窮匕現了!!

要知道,從開學到現在,別看他一直抓緊一切機會讓十四班學習,可是,明確在口頭上敦促,且面向全班的動員,卻是一次都沒有過。

他是怕大伙兒有逆反心理。

但是這次,老劉不裝了,攤牌了。

而且,上來就是動員會,很是凝重。

就是…內容不太凝重。

“咱班的成績呢,確實是有所提高的!”

“但是,距離平均水平,也還是有一點差距的。”

“我呢,本來是想再幫你們扛一個學期!!”

“怎么著也得下學期再讓你們進大榜,受一點打擊。做為你們的班主任,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老劉這話說的敞亮,聽的舒服,可惜一猜后面肯定有但是。

果不其然,

“可惜啊!”只見老劉一臉的無奈,開始轉折。

“大伙兒是看得見的,別的班對咱們班意見很大。”

“已經告到校長那里去了,說咱們搞特殊化。這個期末必須要統一排榜,否則對其他班不公平!”

十四班眾一聽,心中大罵,奶奶的,事兒逼還真多!關你們什么事兒?

只聞老劉繼續忽悠。

“所以,這次期末考...我也沒辦法了。”

“還有一個半月,大伙兒看著辦吧!”

“反正我是盡力了。要是期末考不好,那我這個班主任難辭其咎,今年的獎金也就泡湯了。”

“要不....”掃視全班。

“看在我對你們還不錯的份兒上,最后這一個半月…再使使勁兒?”

“我要求也不高,即便肯定是倒數第一,但是…別讓人家甩太遠,輸的太難看就行了!”

“我實話說吧,這次月考,我私底下粗略地算過了,咱們班的平均成績比倒數第二的七班,低了125分!”

“125分啊!!太難看了!我劉卓富在辦公室都抬不起頭來啊!!”

“這樣,一共9科成績,你們幫我一把,每門課平均分給我往上拔10分不多吧?”

“9門課,一科10分,那就是90分啊!”

“你們把和七班的差距給我縮小到35分,我這年底的獎金差不多就保住了。”

“就10分...真不難!行不行?”

“只要和七班的差距縮到35分以內,下個學期的體育課,我一節都不少你們的!咋樣?”

十四班眾一聽,老劉啥時候這么卑微過?為了獎金也是拼了啊!

不過,看在平時老劉對大伙兒夠意思,要不....幫老劉攢點老婆本兒?

10分兒嘛,簡單!

況且,這個體育課,是必須要保住的啊!

方冰一拍桌子,“可以搞一搞嘛!”

大伙兒紛紛響應,“搞了!”

老劉一聽,馬上煽風點火,“那就...說定了?”

“定了!”

“君子一言...”

眾人:“駟馬難追!!”

齊磊:“……”

齊磊汗都下來了。

劉卓富這是無所不用及極了唄?就...就尊嚴都不要了唄?這也行的嗎?

好吧,別看劉卓富叫老劉,其實也就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年輕兒,你當他真的穩得住?

心里也慌的一批,沒底的很。

老劉最近都開始掉頭發了,整宿整宿的睡不著覺,無時不刻不在想著怎么把這幫混蛋玩意調動起來。

說實話,這三個月,比他在初中帶三年的班都耗費精力,尤其是這最后期末考。

劉卓富很清楚,十四班這口氣憋到現在不容易,該到釋放的時候了。

只是,如果考的好,心氣兒上來了,寒假他和其他幾個老師再下點工夫,等到下學期,這個班就真的活了。

可是,如果考的不好,等于再遭受一次打擊,那就完成了,前功盡棄。

所以說,是龍是蟲,全看這最后的一哆嗦。

此時,煽動完全班,劉卓富還是不敢放松,溜達到齊磊這一塊兒。

這塊兒比較扎堆兒,吳寧、楊曉、齊磊、徐小倩,學習好的有四個在這一圈兒。

輕描淡寫地小聲道:“適當多做一點難題,期末考的難度和月考可不一樣了。”

幾個人聞言,神態各異。

徐小倩是完全無感,難題和簡單題對她來說沒有區別,難一點可能更好,更穩。

齊磊暗翻白眼,又來了。

只有吳寧、楊曉卻露出擔憂之色。

他們能進前百,主要還是任課老師狠抓基礎的緣故,十四班也一直在學基礎。

難題....難題沒接觸過啊?那還能進前一百嗎?

劉卓富一眼就看出他們的擔心,挑起眉頭:“咋了?怕了?”

呲牙一笑,看著吳寧和楊曉:“放松點,不是還有時間嗎?”

“從今天開始,和齊磊一樣,我一天給你們弄張卷子做。再加大點難度,一個多月呢,肯定能練出來。”

這話說的敞亮,吳小賤和楊曉登時安心不少。

可是等老劉一走,吳小賤一砸吧嘴,咋感覺有點不對勁兒。

特么我怎么和石頭一個待遇了?會累死人的啊!

關鍵是,老劉是真特么陰,給你加了碼兒,你還得謝謝他?

這時,劉卓富已經溜達到了后排。

不著痕跡地對周之洲小聲逼逼,“機會來了哈,期末考的難度會很大,你的優勢能發揮出來了!”

周之洲果然倆眼放光地看了一眼齊磊。

他的優勢?啥優勢?天賦啊!

一般這種聰明的學生,都是難題超水平發揮,反而基礎丟三落四。

周之洲舔了舔嘴唇,心說,機會真的來了啊!你等著的,齊磊,我非得插在你和徐倩中間,讓你也品一品當老三的感腳!

劉舊富一看他斗志又起來了,暗自得意,馬上點激勵的味道,又像是街邊八婆在說閑話。

“回頭我給你弄點卷子,加點難度,不一定就比誰差嘛!”

周之洲重重點頭,“行!謝謝啊!”

就這樣兒,本來十四班的學習強度就很大,有一班在那比著,能不大嗎?結果最后這一個半月,又給加了個碼。

不光是劉卓富,其他那幾個主科老師仿佛是商量好了,一天一套卷子。

用在尖子班身上的題海戰術,在十四班居然也鋪開了。

十四班怎么被忽悠的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就玩起了命。殊不知,他們現在的學習強度,已經快趕上高三了。

而且,他們居然扛過來了。

不知不覺,98年的尾聲在一片白雪皚皚中悄然而至。

這一年,對十四班,對齊磊來來說,都無比難忘,且意義非凡。

大伙兒是沒時間回味,否則非跳腳不可。

說好的放羊呢?怎么不知不覺就掉進了班頭兒和老師聯合挖的坑里?關鍵是,還連爬上來的想法都沒有。

像運動會上的5000米長跑,開始的時候只想混一混,跑不動就下來。

然后不知不覺跟在大部隊后面,想著別掉隊就行。

再然后,同學的加油,某個靚麗女生的陪跑,軟言細語的激勵,終于什么也顧不上了,甚至身邊還有沒有人,對手到底在哪兒,都已經來不及思考。

只剩下一個念頭,不能停!累死也不能停!!

十四班就是那個跑5000米的倒霉蛋兒,沒有天賦,耐力一般,不是那些從槍響就要爭奪名次的長跑高手。

可是跑著跑著,就停不下來了,因為退出比堅持到底,還要難!

離元旦,還有兩天。

趙維從哈市回來了,襪子生意徹底被冰封在寒冬之下,要等過了年之后才能再次開張。

回來之后,趙維給唐奕打了好幾個傳呼,讓齊磊過去算一下賬。

可是,齊磊現在哪有時間搭理他?

讓唐奕給趙維回電話,“等著吧,放寒假再說!”

弄的趙維還挺郁悶,就沒遇到過這樣的老板,那么一大筆錢,就一點不上心的嗎?你也不怕我卷錢跑了?

從十一到年末這兩個月掙的錢,還都在趙維手里壓著,不老少呢!

只是,比起錢來,考個好成績,對齊磊來說更重要。

他也是那個長跑運動員,而且他比其他選手的壓力更大,不但要堅持到終點,而且還要跑的更快。

因為,他是要爭名次的。

不僅僅是因為章南的激將,理由有很多,多到數不過來。

比如,之前說的,他想看看自己的極限。

比如,給十四班打個樣兒,渣子也能逆襲。

比如,老媽已經三個月沒被他驚掉下巴了。

比如,老爸來電話,即使在萬里之外,還不忘叮囑他好好學習。

比如,王學亮的那句……

“聽說你要考學年第二?我建議你直接說要考第一。那樣的話,牛皮吹的更響亮!”

做為一個凡人,總會遇到一些事一些人。

即便不像里寫的那般直白可憎,卻也在蛛絲馬跡中傳達著一種情緒。

那就是:

你不行!

認命吧!

放棄吧!

沒必要較真!!

無論是敵人、上司、親人,還是朋友...

過來人和旁觀者都喜歡用上帝的視角,品鑒做評,哪怕有的人并無惡意,也都習慣用經驗和世俗說服你甘于平凡,告訴你這樣活的不累。

可是,也總有那么幾個異類,從不屈從于命運!

或者說,那就是他們的命運!

齊磊重活一世,他想做這樣的人。

也許,這才是齊磊的青春無憾吧!

元旦本來是有一天假期的,可是,劉卓富一咬牙,無情地給取消了。

照常來學校上自習,他盯著。

對此,十四班居然沒有一點怨言。

無他,齊磊是無所謂,在哪都一樣學。有老劉更好,不會的地方還能問。

而其他人,期末考試的時間定在1月9號,只剩最后的9天,一個學期都熬過來了,還差這一天嗎?

當然,也沒理由要什么公平待遇。

大伙兒其實挺緊張的,別看平時囂張叫嚷,“要進大榜!”、“要怎么怎么樣”,可大榜要來了,又開始心里沒底。

到底能不能和倒數第二的差距縮小到35分啊?

老劉的老婆本啊!

況且,即便不想這些有的沒的,別忘了,“渣子班”那三個大字,還在門口的墻上印著呢!

要掛一輩子嗎?

而劉卓富之所以這么狠,是因為他比十四班眾更緊張。

還是那句話,這一個學期是老劉最累的一個學期,也是壓力最大的一個學期。

他真的是用盡了渾身解數,才把這幫小崽子拽到了今天這個地步。

萬幸直到目前,沒有掉隊。

現在就差臨門一腳,老劉只想再補一點,再補一點,也許能更好。

這個高一讓他帶的,和高三老師差不多了。

一大早,七點多,天還沒有徹底亮起來,整個二中,只有高三和十四班的學生走在雪地里,各自歸班。

財偉,還有李玟玟一進學校,就發現有人往西校舍去,還挺奇怪,不都放假了嗎?

仔細一看,才知道是十四班。

憨憨姐無語地搖頭,“高一就這么拼的嗎?老娘真是佩服啊!”

然后,不由加快腳步,回班拼命去了。

憨憨姐也是長跑運動員,也是咬著牙要堅持到終點的那種。

只不過,她跑的不是學校運動會,而是全國大賽。

劉卓富是和大伙兒一塊到的,一氣發了6張卷子,“這就是你們一天的任務。”

語文、英語、代幾物化,一門課一張。

做吧!他盯著做。

其實也可以回家做,但老劉怕他們回家就放羊。

況且,在這兒有他盯著,起碼語文卷他還能給講講。

然而,讓劉卓富沒想到的是,八點多,汪國臣和羅艷也來了學校。

到十四班轉了一圈兒,告訴劉卓富,“你先讓他們做語文,等你講完了,讓小羅過來,我壓后。”

到了下午,幾何、物理和化學老師也來了,一人負責一個時間段。也不分課時,什么時候做完卷子,什么時候講卷子,講完卷子就換人。

說白了,都緊張!

十四班就像全體老師精心雕琢出來的一件作品,交的一張答卷。

要知道,章南大膽任用了一群年輕老師來挑起尖子班和十四班的擔子,很多老資格的怎么可能沒有意見?

雖然沒人當著面說三道四,可是誰都感覺得到,有人在等著看他們的笑話。

他們也都憋著一股勁兒,想證明給全校看看。

證明,章校長的決策沒有錯。

證明,十四班不是一塊朽木,亦可雕也。

現在,交卷的時刻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