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6章 放羊班的春天

第6章 放羊班的春天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章 放羊班的春天

四號的晚自習。

劉彥波就來照了個面兒,通知全班,明天學年統一摸底考,然后就回家了。

別問大伙兒怎么知道的,她是騎著自行車,背著包來的。

走的時候,奔的是校門口的方向,這點偵查能力還是有的。學生必備好嗎?

此時,十四班所有老師都不在。

由于初中是不上晚自習的,西校舍只有十四班亮著燈,只有64個倒霉蛋。

大伙議論了一會兒摸底考的事兒,其實也沒啥可議論的,考的是初中知識,就是讓老師對學生的各科成績有一個直觀的認識,好更好的展開教學工作。

對于十四班來說,沒啥意義。

第二節自習下課,大伙兒出來透口氣,看著漆黑一片的操場,孤零零亮著燈的十四班,還有遠處燈火通明的主樓,即便再不當回事兒的學渣,也有點凄涼的感覺。

盧小帥蹲在操場邊兒,給相熟的發了一圏兒煙,也扔給齊磊,還有落單的王東一根。

齊磊沒抽,拿在手里玩著。

王東則是點上,卻不過來和大伙兒一起,遠遠的悶頭不說話。

盧小帥看著主樓,有點像夜色中泰坦尼克號的感覺。

突然道:“石頭,我有點失望了!還記著新聞播出來那天,我和你說啥了嗎?”

齊磊沒接,但他記得,默默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盧小帥繼續叨叨,“我說,你是我一輩子兄弟,我想學好了!”

“可是,弄這么個傻B班,傻B班主任,我學你MLGB學!!!”

盧小帥咬牙切齒,他還真沒想過,學好這么難。

張新宇嘬了口煙,“我看,我還是算了,入冬就當兵去,這破學校呆的沒意思。”

別人雖然沒說話,但是,都挺郁悶的。

人就是這么回事兒,擠在人群里嫌吵嫌鬧,想特立獨行裝憂郁,耍酷一套一套的。可是一旦離開了人群,又活不了了。

尤其是像在座的這幾位,很多人在初中胡鬧,人五人六的裝十三,可能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就是想引起別人的注意唄。

畢竟在一個比學習的環境里,他們沒優勢,只能從別的地方找補。

而現在,連胡鬧都沒人搭理了。

盧小帥把煙頭嘬的通紅,朝著漆黑的操場大吼。

可惜,喜歡在黑夜里游走的教導處主任是不可能往這邊來的,弄的盧小帥有股把房子點了的沖動。

后來,財政、付江、程樂樂也靠了過來,一群人坐在甬道牙子上,排了一排。

上課鈴響起,誰都沒動。

因為不需要動,因為沒人在乎他們是不是上了自習。

可能全班逃課都沒人知道,更沒有關心。

壓抑!今夜的星空顯得格外壓抑,能把人逼瘋。

終于,齊磊說話了。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消亡啊!”

盧小帥,“別扯犢子了!”他現在根本不想聽齊磊在那瞎扯淡。

眼珠子一瞪,“咋爆發?石頭哥是不是想說,好好學習嚇他們一跳那一套?警告你,趕緊給我憋回去!”

程樂樂也瞪了齊磊一眼,“這種傻B話,聽一次惡心一次。你要不會說話,就閉嘴!”

此時,連程樂樂都有點暴躁,一點都沒客氣。

齊磊也是無語,“都特么是你們說的好嗎?關我屌事?”

我的意思是說:“再憋著就出人命了,得鬧出一點動靜來!”

所有人一怔,盧小帥煙頭停在半空,“啥意思?”

齊磊笑了,好像夜色中的一抹光。

“不都想一步到位嗎?那就來個一步到位吧!”

大伙兒眼珠子都亮了,瞬間被齊磊點燃。

連王東都看了過來,只是沒人看他是什么表情。是滿心期許,還是依舊漠不關心。

吳寧比較冷靜,“這么快?開學才第四天啊!”

太快了,要對付的還是老師,是班主任。

擔憂道:“是不是草率了點?你特么不說要從長計議嗎?可別心急,這事兒弄不好就把自己扔里了。”

大伙兒沒說話,顯然也有吳寧的擔憂。

卻不想,齊磊搖頭道:“就是得快,再晚就錯過機會了。”

他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大伙兒就都不說什么了,一下就來了精神。

盧小帥有點激動,上次一步到位可還歷歷在目。

“你就說咋辦得了,誰不聽你的,我埋了他!”

張新宇也嚷嚷,“傻B黑寡婦,多一天哥都不想看見她!”

“對!”程樂樂又來爺們兒勁兒了,“趕緊把她弄走,頂煩她了!”

卻是齊磊一笑,“要么不辦,要辦,就九個一起辦!”

“什么?”

一幫人都蹦了起來,“九,九個!?不是只一個黑寡婦?”

他們以為,弄掉一個劉彥波就了不得了,齊磊是真敢想啊!

吳寧皺著眉,“一窩端?”

“對!”齊磊堅定起來,“一窩端!而且一步到位!”

“但是...”又話鋒一轉,讓大伙兒激動的心也跟著縮了起來,“但是,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條件。如果做不到,那說什么都白廢。”

“啥條件啊?”盧小帥有點慌,“難搞嗎?”

就見齊磊突然看向遠處的王東,“他們沒用,得你幫個忙。”

王東一愣,這幾天,他和齊磊基本沒說過話,算不上熟的。

“什么忙?”

齊磊瞅了眼教室,有點賤的一笑,“去找楊金偉聊聊,領他溜達溜達。”

王東一挑眉,懂了!

大伙兒也是秒懂,那就是劉彥波的眼線,叛徒!

“哦去!”盧小帥長出一口氣,“你可當回人吧!嚇死我了。”

“揍他!”蔣海洋一聲嚷嚷,一幫人把齊磊圍在中間,好生蹂躪。

而王東已經站了起來,把煙頭一扔,幾步進屋,“楊金偉!!來來,陪我去趟炮樓兒。”

楊金偉一哆嗦,都要哭了。

可是,班長嘛,又不好在全班面前認慫,硬著頭皮被王東帶走了。

他一走,十四班基本就是一條心了。

齊磊領著大伙進教室,一個個的眼神里都是興奮。

往講臺前一站,直入主題,“我要干件事,關于老師們的,有沒有和我一起的?”

十四班的牲口們一聽,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等反應過來,都是眼珠子冒綠光。

壓抑的可不僅僅是前面站著那幾個,這幾天,班里嘻嘻哈哈的都少了。

再說了,本來就沒啥好人,再加上分這么個渣子班,這兩天也想通了,那就破罐子破摔唄!

至于齊磊說的那個事兒是啥?廢話!第一天齊磊都已經算是挑明了,他要和班主任對著干。

不新鮮!

此時,大伙兒都憋著股勁兒,既然不讓我們好,那就誰都別好。

方冰瞇眼站了起來,“你說,要咋弄吧?”

齊磊:“兩步!”

“哪兩步?”

“第一,明天的摸底考,全班交白卷!”

“哦去!!”一屋子的驚呼。

連財政他們都瞪圓了眼珠子,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齊磊。

半天蹦出一句:“這也...太刺激了吧!?”

齊磊,“就說,都敢不敢吧?”

方冰登時立著眼珠子,“誰不交誰是孫子!”

“對!”越來越多的附和,“誰不交誰是孫子!”

財政都舔著嘴唇,“哥還沒交過白卷呢!”

吳小賤則是笑,“那咱班是不是就一個是孫子?”

所有人一愣,隨后大笑。

誰啊?楊金偉唄!

卻是方冰狠辣了起來,“放心,為了少養個孫子,我肯定幫他提提輩份!”

這事兒就算定下來了,一個個躍躍欲試。

至于第二件事

只見齊磊從兜里掏出一張紙來,“家在尚北市區的,每人抄一份。外地的,要是家長有條件能來,也抄一份吧!”

方冰沖到前面,一把搶過去,要先睹為快。

結果,“”

短暫錯愕,嗷的一聲蹦起來,“石頭,你真特么的損!”

那是一封《倡議書》,寫給十四班全體學生家長的一封倡議書。

信中雖然沒有提二中有刻意把差生分到一個班的嫌疑,但是,矛頭直指十四班班主任,以及全體任課老師。

列舉各科老師不負責任,收取過節費,區別對待,以及教學水平不夠,等等問題。

倡導十四班全體家長保護自身權益,為孩子們討一個公道。

“這”

大伙兒有點明白,為什么齊磊說,再晚就來不及了!

開學之后,十四班這個情況,家長們自然會有意見,但還沒到鬧的地步。

一來,是聽說班里還有市領導的子女,對當官的有點怵。

二來,不確定自家孩子反應的問題到底屬不屬實。畢竟小孩嘛,萬一夸大其詞呢?

所以,有些家長還在觀望調查。

即便有的已經下決心要為孩子討一個公道,也還沒來得及發動。

結果

齊磊這是要捷足先登?趕在家長零星出動之前把所有家長都組織起來,一起向學校抗議?

方冰皺眉,“這能行嗎?”

他也不是二愣子,也懂點事兒。

為什么四天了一個鬧的都沒有?還不是財政、程樂樂、付江這些領導子弟在前面擋了槍。

人家市長、教育局長的子女都在這個班,真鬧到學校,那不一句話就頂了回來?

齊磊則道:“所以,咱們不提分班不公的問題,提了也白提,學校防著呢!財政和程樂樂就是堵嘴用的。”

好吧,他其實是保護一下丈母娘。

而且,齊磊有感覺,章南敢這么干,就不怕有人來鬧,肯定有準備。

先不說學校承認不承認是差生分班,這事兒章南也就對齊磊直來直去的說過。

老師內部也可能心知肚明,但是學校又不傻,明面兒上什么差生班、尖子班的去嚷嚷?

十四班的官方叫法是“進取班”,要多不要臉有多不要臉。

所以,干脆繞過這一條,不提分班,把老師當一個突破口。

就劉彥波那個熊樣的,多收班費,要教師節禮物,不來上課,上課不好好教,這沒錯吧?一鬧一個準。

“可是....”財政還是有點擔憂,“就這么一封信就能把家長都調動起來?”

他不太信。

有不怕事兒大的,但更多的還是麻木、得過且過的。

那種不愿意惹事的大有人在,他們只憑一封信,不一定能把十四班所有的家長都召集來。

萬一看到倡議書,家長不來,或者來的少呢?

如果只是少數家長來反應情況,其實意義不大。

即便加上集體交白卷,也差了點意思。

卻不想,齊磊神秘一笑,“所以,你往最后看!”

方冰下意識看末尾,微微皺眉,“這不就一個簽名啊?”茫然抬頭,“唐成剛誰啊?”

方冰當然不知道唐成剛是誰,可這屋里大部分人是都認識的。

財政眼珠子沒瞪出來。“誰?”

湊了上去,搭眼一瞅,馬上驚悚地瞪著齊磊:“哦操,你自己寫的?”

齊磊一翻白眼,“正經的,我唐爸的親筆簽名!”

吳小賤則向財政解釋,“這是我和石頭的干爸。”

“哦。”財政了然了,心中大松一口氣,“那就沒問題了!有唐叔叔簽名的倡議書肯定比咱們有力度。”

程樂樂卻是皺著眉頭,蹦出一句,“萬一...有人還是不肯來呢?”

突然咬牙,把倡議書搶了過來,摁在桌子上,提筆加了幾個字。

齊磊搭眼一看,心頭一跳,程樂樂她在唐成剛名字下面,加了個程建國。

還沒等齊磊說啥,樂樂姐把倡議書推給財政,“把你爸名寫上!”

財政:“”

程樂樂,“別廢話,我知道你能仿你爸的簽名!”

財政差點沒哭了,“我爸會打斷我腿的!!”

程樂樂,“你信不信?我們現在就打斷你的腿!”

財政:“”

最終屈從于程樂樂的淫威之下,乖乖在簽上了財正林的名字。

從這里就可以看出,別看程樂樂、財政乖乖巧巧的,其實見不得人的事兒也沒少干。

別的不說,兩人那一手簽名仿的喲,外人真看不出來是假的。

弄的齊磊有點懵,你倆這么干真的沒問題嗎?

倒是省心了,有市長和局長牽頭,誰看了不來?

可是,總感覺有點玄乎。

思前想后,齊磊還是阻止了他們的做法。

正大光明的事兒,沒必要弄的那么不著邊兒,有唐爸的身份就夠了。

可是,齊磊沒想到,第二天一早,程樂樂居然把一份倡議書甩在了他臉上:“看看!”

齊磊一看,上面有教育局程大局長的簽名。

“哦去。你自己寫的啊!?”

程樂樂瞪眼,“說特么什么呢?我爸親自簽的!”

齊磊:“”

這絕對是意外收獲,教育局長比唐成剛更有說服力。

于是,尚北二中建校以來最為轟動的一場考試,就這么發生了。

不是高考,也不是中考,不是突破天際的好成績,而是9門課程,567份白卷,全班平均成績

“0”分!

沒錯,楊金偉想考來著,蒙對個選擇題,他就是全班總成績第一。

可惜,方冰跟他杠上了,把楊金偉的試卷給撕了,九科都給撕了。

高一學年一下就炸開了鍋,十四班也成了傳說一般的存在。

好吧,盡管這個傳說不太光彩。

但是,全班0分這種事,估計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

主要還是太特么的神奇了,就沒這么干的,也就渣子班能想出這么奇葩的玩法。

而十四班的學渣們被推到風口浪尖的同時,劉彥波,以及十四班各科任課老師,也都成了焦點。

不說抬不抬得起頭,起碼影響已經到了惡劣的程度。

無論學生,還是老師中,都流言四起。

有傳,十四班開學到現在就沒正經上過課的。

有傳,十四班之所以被扔到西校舍,是因為那個班腦子都有病,是弱智的。

有傳,這事兒是市長的兒子牽的頭兒,專門針對十四班老師的。

反正傳什么的都有,而且越傳越邪乎,黑寡婦差點就瘋了。

萬萬沒想到,她還沒對齊磊動手,那小崽子先發制人了。

只不過,她更萬萬沒想到,這才只是一個開始。

白卷事件的第二天,十四班三十幾個家長,包括尚北知名企業家唐成剛,就集體來到了學校,坐進了十四班的教室。

看到別的孩子都在主樓享福,他們的孩子就窩在這么個破教室里,那心里能好受?

有的家長不理智,當時就鬧到了老師辦公室,鬧到了教導處,鬧到了副校長辦公室。

討要一個說法的同時,也勒令學校必須嚴懲十四班的責任教師,必須改善十四班的學習環境,必須公平對待。

以董校長為首,教導處主任以及老師,無不焦頭爛額,頭疼不己。

教導處主任更是把劉彥波罵了個狗血淋頭,“你就等著受處分吧!”

六號一整天,十四班沒上課。鬧到這個地步,哪還有精力上課?

劉彥波,還有其他的任課老師,都已經不之去向。

家長們占著教室,正和校領導“談判”。

而齊磊他們反倒沒地方去,又放羊了。

不過,接下來的事兒,已經不用齊磊再出面了。

有唐成剛在前面頂著,哪還用得著小屁孩?

和吳寧、財政他們往學校小賣部一蹲,像極了畢業前的唐小奕和盧小帥他們。

只不過,對于這伙兒人,往來的二中學生只會更加的避之不及。

因為...不單單是因為這伙兒是學校比較“跳”的那一群,更重要的是,現在又加上了一條,對抗老師,交白卷的驚悚傳奇。

唯一敢上來搭個話的,只有一個人——財偉!

財偉是課間來買水,正看見齊磊一幫人在小賣部門前挺顯眼的,索性靠了過來。

吳寧和財政也知道齊磊和財偉的事兒,識趣地把大伙兒帶到別的地方曬存在感。

只剩齊磊和財偉兩人,相視一笑,默契地走向小賣部旁邊的車棚。

那邊人少,適合“掐架”。

倆人隨便找了兩臺車的后座,斜靠著,手里都晃蕩著一瓶水,有點...王對王的趕腳了。

財偉先開口,“剛開學就鬧這么大動靜,不是啥好事兒。”

齊磊,“白河子你咋先跑了呢?心眼不太大啊!”

財偉:“”

臉有點綠,特么的!沒完了是吧?咱倆到底誰心眼小!?

結果,齊磊嘿嘿一笑,“開玩笑的,別當真!說說,為啥不是好事?”

財偉無語,但還是很有風度的正面回答了,“太張揚了,高一還是低調一點好。等你上高二,進了學生會,接了我的班兒,再搞事情也不晚。”

財偉倒不是裝,像齊磊這種學生,是肯定得進學生會鍛煉的。到時,不就接他的班兒了嗎?

好吧,就是在裝,裝的水到渠成。

嚓!齊磊心說,這貨也不是啥好人,這話聽著不舒服。

來了句,“我老丈母娘說,年輕可以張揚一點。”

噗!!

財偉破功,“我去你大爺的!丈母娘是隨便叫的?”

齊磊賤呲呲地笑著,“都差不多意思嘛!”

財偉指著他,半天沒說出話來,最后把頭撇向一邊。“你是真特么頭子(東北話的意思是了不起)!”

沉吟了一會兒,不和齊磊斗嘴,“你們班的事兒,我聽財政提過。也聽我爸說過,章阿姨有給二中動一動手術的想法。”

“所以,黑寡婦那幾個人,可能就是故意挑出來要殺雞儆猴的。只不過....”

財偉有句說的對,他和齊磊屬于一類人,所以,財偉能跳出普通學生的思維來分析問題一點也不奇怪。

齊磊,“只不過什么?”

財傳皺著眉,“沒啥,我就覺得,你可能動手有點早了。”

齊磊:“哦?真心話?不是為了杠?”

“我扛你大爺!”財偉白了他一眼,“哥是那么沒品的人嗎?”

“是!”

不等財偉郁悶完,齊磊又道:“那你說,為什么動早了?”

財偉只能把羞辱放到一邊,認真地搖著頭,“說不好....只是感覺...但我的感覺一向很準。”

齊磊也認真起來,他和財偉不算朋友,但是難得有人和他有共鳴,沒嗆聲財偉迷一樣的直覺,而是面沉似水,“早就早吧!管不了那么多,也等不了了!”

“為什么?得沉得住氣。”

齊磊,“我沉得住氣,十四班沉不住氣了。”

苦笑一聲,“你是不知道被發配是什么感覺,太特么壓抑了!”

財偉,“那我還真不知道,挺想試試的。”

齊磊,“有病啊!”

財偉卻是沒解釋,站起身來往車棚外走,臨了又習慣性的裝了個逼。

“你命好,高一就碰上章阿姨,我就沒這個機會了。”

嚓!莫名其妙讓人聽不懂,齊磊想把他嘴縫上。

也從車棚出來,回了西校舍那邊,家長會應該也開的差不多了吧?

與此同時,章南的校長辦公室,消失的十四班全體老師盡數在此。

面對依舊笑吟吟的章南,劉彥波臉色煞白,沒想到能鬧到這個地步。

不時向章南解釋:“校長,那幫小兔崽子太能作了,尤其是那個齊磊,一點學生樣子都沒有!”

章南點了點頭,附和,“他確實不太像一般的學生。”

看著辦公桌上一份材料,隨之又抬頭,“大家不用緊張,無非就是責任劃分嘛!都是老同志了,也都應該有這個覺悟。”

劉彥波等人聽罷,勉強擠出一絲苦笑,心里有點慌。

但也不怎么慌,畢竟他們都是給校長送過禮的。

只聞章南繼續道:“行了,十四班那邊有董校長和我照顧,你們先去大會議室等著吧!等解決了十四班的問題,正好有一個全校教師大會,到時候再說。”

劉彥波一聽,趕緊諂媚,“章校長,多多擔待啊!”

“嗯。”章南依舊笑著,“先去吧!”

送走了劉彥波那些人,目光漸漸有點冰冷,隨之轉向疲憊。

這才揉了揉眉心。

最終又笑了,自言自語,“小屁孩兒,到底還是年輕了吧?沉不住氣啊....”

財偉的直覺沒有錯,齊磊動早了。

頗有幾分無奈,又帶有勝利意味地笑著搖了搖頭,拿起電話,給一班,也就是尖子班的班主任,以及一班的一眾主科老師打了個電話,讓他們上四樓。

沒一會兒,一班的老師齊聚。

如果齊磊在這兒,一定會無語苦笑,因為好幾個他都認識。

比如,一班的班主任是他初三的代數老師,曾經初三四班的班主任。

英語老師是羅艷,羅漂亮。

語文老師是劉卓富!

見人都到齊了,章南抱歉一笑,“對不起,我這個校長要食言了。”

“原本還說,給你們一個學期的時間調整放松,但是現在看來,十四班這個攤子等不到下個學期了。”

代數老師汪國臣聽罷,朗聲大笑,“校長這是啥話,其實早接是好事,趕了一個學期的進度。”

章南卻不是這么想,無奈地點了點頭,“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也不廢話,看向劉卓富,“小劉,你來帶十四班!但是,原本咱們商量的教學計劃可能不太適用,現在的難度會很大,你視情況來定吧!但是....”

低頭沉吟,像是自語,又像是囑咐,“不要高壓,再給他一點時間。”

至于那個他是誰,卻是誰也不知道的。

簡單地囑咐了幾句,章南率先起身,“走吧,和我一起去見見十四班的家長們!”

一眾老師紛紛點頭,躍躍欲試,卻是和黑寡婦那一伙是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

這些老師,除了教代數的汪國臣將近四十歲之外,其他的八個人年齡最大也不過三十歲,屬于最有沖勁,也最有想法的年紀。

而且,其中有將近一半都是今年從初三升到高中部的,正是心氣正盛之時。

大伙兒跟在章南身后,向西校舍的十四班而去。

此時,教導處主任正在班級里和家長們單獨談話,董校長守在門外隨時待命。

十四班的學渣們則是亂七八糟地堵在教室門口,一個個嘴角上揚,得意到不行。

章南帶著人一到,董副校就迎了過來,“不是說我來就得了嗎?現在家長都有點激動,你不適合出面。”

章南一笑,“還是我來吧!”

說完,章南推門進入教室,面對所有家長。

章南的突然而至,讓憤怒的家長們為之一滯,教室內的氣氛也是為之一凝。

章南絲毫沒有拖泥帶水,大步走上講臺,把焦頭爛額的教導處主任換了下來。

和煦一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二中的校長章南。”

“首先,我向全體家長表達歉意!教師隊伍的問題,我做為校長,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給大家道歉了!”

說著話,章南一步跨出講臺,向三十多個家長深深地鞠了一躬。

弄的大伙兒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說什么。

然而,也不用他們說什么,章南道歉之后,“主要說三個問題!”

“第一,這次可以稱之為嚴重的教學事故,我做為校長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會向市教委遞交檢討以及詳細的事件說明書。至于具體處分...我在這里表態,堅決服從上一級單位的處理結果,服從一切處罰。”

此言一出,有明事理的家長趕緊插嘴,“章校長,這個倒是沒必要了吧?我們來不是較真兒來的,也不是來看誰被處分,而是想解決問題。只要問題解決了,那就好說嘛!”

唉,家長的位置其實是很尷尬的,氣憤,要公道,但還要把握一個度,因為孩子還要在學校上學。

對此,章南仿佛決心已定,不想再糾結,“這是我應該承擔的責任,沒什么可說的!”

“第二個問題。”直接說下面的話,“涉事的責任教師,我校已經查明屬實,確實有私自亂收費,卡要好處,消極教學,以及業務水平不過關等問題。”

“決定對所有涉事的教職員工,予以調離教學崗位,開除教師隊伍的處分。”

“今后,如果有任何教師犯類似錯誤,我校也絕不姑息,抓一個送走一個,還二中一片凈土。也請各位家長監督。”

這已經不是單單對家長們說的了,而是針對二中的所有老師。

可以想象,今天章南的話從這間教室傳出去,別的有不負責任行為的老師會是什么想法?

對此,家長們當然沒意見。

這和處分校長可不一樣,這些都是直接毒害他們孩子的罪魁禍首,必須嚴懲!

“第三。”章南繼續快刀斬亂麻,“對于各位家長認為教育資源不公平,學校存在給學生分三六九等,且不平等對待的問題,我做為校長,不做任何解釋,只用實際行動表態。”

一指身后的一眾任課老師,“這些,都是二中最優秀的老師,高一年級一班的主科任課老師。”

把劉卓富單獨叫了出來,“這位是劉卓富老師,今年二中的優秀教職員工、市教委涵蓋全市中小學評比的優秀班主任,從今天開始,劉卓富老師將接替劉彥波老師擔任十四班班主任一職。”

“也是從今天開始,高一一班的全體老師將接掌十四班的教學任務。不知道,這個結果大家是否滿意?”

家長們都跟做夢一樣,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而這個時候,劉卓富也動了起來,他沒有自我介紹之類的花哨舉動,而是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了兩個電話號碼、一個地址。

“這是我宿舍的電話,這是公辦室電話,還有我宿舍的地址。從今天開始,大家如果有任何關于孩子的問題需要我來處理或者提供意見,可以隨時打電話,來學校,去家里,二十四小時待命!”

劉卓富的表態,鏗鏘有力,讓人信服,家長們都暗贊,這才是個好老師!

而章南也適時開口,“怎么樣?大家還滿意嗎?”

“滿意!”有的家長脫口而出,那還有啥不滿意的?

一班可是尖子班,尖子班的老師當然是最好的。來教十四班,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

見大家的情緒都平靜下來,章南一笑,“學校的態度就是這些,如果各位家長還有任何不滿意,認為學校有做的不周全的地方,現在可以提出來,咱們商量著辦。”

把老董校長請了過來,“我知道,很多家長和董校長比較熟,也能放得開聊,這樣,讓董校長先陪大伙兒討論,我在外面等。”

說著話,章南就出了教室,身后傳來老董并不算友善的發言,“都長本事了啊?開始給學校挑毛病了?好事啊!也是敦促二中向前進步嘛,上學的時候咋沒見你們這么來勁呢?”

下面的家長一縮脖子。

好吧,尚北就那么點大,早年間還沒有實驗中學、普高啥的,只有二中一所高中,老董是他們當中相當一部分的老師。

家長們也是日了狗了,你把董老爺子搬出來,感覺天然就矮了一頭,那還提啥意見?

可是,這些和章南已經沒關系了,她能做到的,自然不會吝嗇。但是,有的家長是不會知足的,好不容易抓住機會,提些過分的要求會比較麻煩。

所以,得找一個壓得住場面的老同志來收尾。

出了教室,看著十四班一群桀驁不馴的小混蛋們,章南玩味一笑,在人群中的找到齊磊,“跟我來。”

齊磊短暫錯愕,便小跑跟著,跟在丈母娘身后,一老一少就這么沿著操場邊的甬道,漫無目的的走著。

章南只是開始看了他一眼,嘴角掛著意味不明的微笑。

終于,齊磊有點受不了了,咧嘴一笑,“阿姨,我幫你忙,你咋還好像不太高興呢?”

章南,“叫校長。”

“哦!”齊磊悶聲應著,“校長。”

章南長出了一口氣,“你來說說,你幫我什么忙了?”

齊磊,“您不是要整頓教師隊伍嗎?不是要清除劉彥波那種還群之馬嗎?我做到了啊!難道...不對嗎?”

“呼”章南一嘆,“沒錯。”

“那您還”

章南沒急著回答,齊磊卻有點急了,“校長,我要是做錯了,您就說唄?”

章南其實在思考,要用怎樣一個態度和齊磊說接下來的話。

繼續之前的激將挑釁,還是換一種溫和的方式和齊磊開誠布公地好好聊一次。

終于,章南還是選擇了后者。

因為她發現,今天這個局面,其實她是有責任的,是她的激將才使得齊磊生出好勝之心。

緩和語氣,“收起你那份乖巧吧...我已經領教過了。”

“同樣的伎倆,在我這里,只能用一次。”

好吧,上次在家里,齊磊賣過一回乖...也把章南騙夠嗆。

“齊磊,我從來沒把你當過普通孩子,你也不用和我裝了。”

“咱們倆...好好的聊聊,可以嗎?其實你現在是心虛的對嗎!?”

齊磊面容一僵!最后垮了下來,終于不再掩飾,和章南并肩而行。

“我其實吧...不是心虛,就是不止一個人跟我念叨,弄的我一點自信都沒了。有點不確定這回做的到底對不對。”

章南一笑,笑的真誠,終于撬開了齊磊的防線,此時的兩人不再是因為徐小倩而斗法的家長和熊孩子,更向一對師徒,理在復盤一聲競技比賽。

章南組織了一下語言:“你沒做錯,只不過....做的不夠好。”

“嗯?”齊磊不解,“怎么講?”

章南背著手,“不夠好的地方,主要有兩點。”

“第一,你的眼界不夠高,只盯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沒有放眼全局;第二,你的手又伸的太長了,管了你的一畝三分地之外不應該你來管的問題。”

齊磊:“.....”

這話是哪個語文老師教的?不矛盾嗎?

眼界不夠高,還把手伸到了外面....不矛盾嗎?

章南見齊磊有點迷糊:“我來問你一個問題吧。”

“你覺得,我身為校長,又有你徐叔叔的關系,如果只是想清除幾個害群之馬,需要借你的手來達成目的嗎?”

齊磊,

齊磊一下就懵了。確實不用!可是....這不正是章南把劉彥波安排到十四班的用意嗎?

難倒不是?

章南見他臉色有異樣,輕笑一聲,“別緊張,我不是在責怪你!我說了,你做的對,幫我清除了害群之馬,只是不夠好。”

齊磊真的認真了起來,“那您說詳細一點。”

章南,“從頭說吧,首先你的思路是對的,判斷也很準確。”

“我并沒有放棄十四班,也確實要借十四班做一點文章來整頓教師隊伍,杜絕一些老師的消極思想。”

“另外,我也確實有打算,讓你來親自清除掉這幾個。”

章南此時,該說的,不該說的,都在向齊磊一一詳解。

她不是在說明齊磊的對與錯,而是在教他。

“我有打算在最后時刻,教你怎么清除清除他們。”

“但是,你的視角還是太狹隘了,不夠全面,也不夠仔細。”

齊磊認真地聽著,但還是不太明白,“校長,既然我沒做錯,只是沒用您教,自己做主了。不是挺好的嗎?”

章南看著他,終于說出了問題的關鍵,“你太快了。”

齊磊:“????”

章南:“有的時候,做的快,不一定是好事。”

“不明白吧?那如果我告訴你,劉彥波這些人離開的最好時機是一個學期左右,你會怎么想?”

齊磊馬上搖頭,“不好!很不好!我就是不想讓他們再禍害十四班,才盡快動的手。一個學期太長了,我們要陪他們浪費一個學期嗎?”

章南聽罷,無語苦笑,卻是更加柔和,“傻孩子啊,哪里是你們陪著他們?”

“是他們在陪著你們啊。”

“十四班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跟不跟得上學習進度,有沒有好的老師教導,而是你們有沒有學習的欲望,能不能留在高中!”

齊磊:“!!!”

齊磊似乎抓住了些什么,又好像沒懂。

章南,“那天在我家,我就已經告訴你了,十四班的問題不在學習上,而是精神狀態的問題。”

“言外之意,落下一點或者搶出來一點,并不是頭等大事。頭等大事,是十四班成員自身的態度,還有家庭的客觀阻力。”

“不解決這些問題,單單有好的老師是沒有用的。很多人依舊會半途而廢堅持不到最后。”

“你明白了嗎?”

“所以,我才把你安排在十四班!你是一條鯰魚,也是一支奇兵,是把十四班的差生們擰成一股繩,并激發出上進欲望的那個人。這是我和你的約定,你忘了嗎?”

“而想要把這些問題兒童擰成一股繩,其實很簡單,只需要兩個條件。”

“一個有領導能力的帶頭人,和一個共同的敵人!!”

齊磊腦袋嗡的一聲,全明白了。

只聞章南繼續道:“現在好了,那個共同的敵人被你提前打跑了,而你現在還遠遠沒有達成你的目的。”

“你只是他們胡鬧的領袖,陪你一起對抗老師,一起坐在操場上抽煙、發瘋似的嘶吼沒問題!可遠沒到因為你齊磊的一句話、一個舉動,就可以放下自我,拼死上進的地步!”

齊磊:

章南,“這些事,老師是沒辦法做到的。學生與老師之間有天然的敵對傾向,我給十四班找上再好的老師也是白廢,只有在他們內部把你塞進去!”

齊磊:

章南,“從我的角度來說,固然希望劉彥波之流早日從二中消失。因為那樣,我就可以早一點借題發揮,開始整頓教師隊伍。”

“但是我覺得,就這么放他們走了有點可惜,可以利用一下,給你、給十四班做一塊墊腳石。如果把劉彥波那種人放在你眼前,你還不能把十四班擰成一股繩,那就是我看錯了你!”

“可惜,你太快了,成就了我,卻坑了你自己。我交給你的任務不但沒完成,反而變得更艱難了。”

“這就是我說你為什么看的不夠遠,手又伸的太長的緣故。”

“你要是能從全局的角度仔細看一遍,你就會發現,劉彥波固然惡,但和有利用價值,是你手里的一把刀!”

“而什么時候把劉彥波清除掉,那是我的問題,不應該你操心,也不應該你來伸手。你只要做好一件份內的事啊孩子!用你的領導力做十四班的精神領袖!”

齊磊想哭!!!

不單單是做了事沒討到好處的失落。更多的還是,這老丈母娘怎么想這么多的,太可怕了!

結果章南又補了一句,“你設想一下,如果不是開學第六天,而是十四班已經真正在你的掌握之下,再發現今天這一幕。那會是什么效果?”

“十四班會嗷嗷叫的跟著你往前沖!會不顧一切的想要爭口氣!”

說的齊磊直撓頭!懊惱無比。

有點倔強,“校長,您不會是事后諸葛亮在這兒唬我的吧?我咋那么不信呢?”

他確實不信,老丈母娘也太妖了,這誰玩的過?

“我真不信!”

章南,“你應該知道,我從來不屑于騙人。”

齊磊,“那您跟我說說,如果我現在不借家長的勢,趕走劉彥波,一個學期之后,也像您說的,在十四班站穩了,當上孩子頭兒了。”

“可那時劉彥波如果沒犯什么大錯呢?如果還不足以被趕走的錯誤怎么辦?”

這是齊磊能在章南的話語中,找到的唯一漏洞。

“到時候,家長都被你搞定了,也都麻木了,我再怎么鬧,怎么交白卷,那也都是我的問題,是我們十四班胡鬧,根本牽連不到黑寡婦。趕不走她,還惹一身臊!”

只見章南瞥了他一眼,倒沒因為他給老師起外號而責備,只道:“不可能的,到時也一定會走。”

“我說假如!”

“沒有假如。”

“您這就不講理了吧?”

“不是不講理,我說了,這是我的事兒,你認為我會找不到理由嗎?”

“那到底是什么理由,您說啊?”

章南有點急了,這孩,抬杠是吧?

“賄賂上級,拉幫結派,攀附關系上位。禮金和詳細的情況,我已經在紀檢委和教委備過案了。不然你以為,程局長為什么會給樂樂簽字?”

哦去!!齊磊要瘋。

服了!

真服了!!

你們當官兒的都是這么用腦子的嗎?

太恐怖了!

他以為自己四十來歲的靈魂,又是搞新聞的,已經算是個人精了吧?可和老丈母娘一比,真成個孩子了。

而且,齊磊越想越心驚,因為他敏銳地又發現一個細節。

見鬼似的看著章南:“程,程局長給程樂樂簽字的事兒,您知道?”

“知道...”

“當天就知道了?”

“對!當天晚上就知道了!”

齊磊差點沒蹦起來,“那,那你為什么不阻止我?”

合著你早就知道,十四班交白卷的前一天晚上你就知道了,然后你不阻止我,現在又數落我做的不夠好,啥邏輯?

章南馬上給出了答案,“因為有些事說教是沒用的,只有經歷過才不會犯第二次!”

齊磊:和前幾天唐成剛對他說的一模一樣。

齊磊再次意識到一個問題!

是的,再次!

上次是答應章南去十四班,他覺得自己盡管是重生者,可還有不足,需要歷練。

而這次,他是明確在知道自己的不足在哪里。

盡管他有二十年的閱歷、中年的靈魂,可終究是一個底層的普通人,和這些真正的精英人士一比較,差的太遠了。

如果只是一個章南,還可以找一找理由,丈母娘確實不是一般人,比不了。

但是,如果唐爸只是聽他說了幾句,就把問題看通透了,只能證明,齊磊離那個高度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而且,財偉剛剛所說的直覺,真的只是直覺嗎?

剛剛他認為那只是財偉習慣性的裝十三罷了,可是現在....齊磊真不敢這么想,尤其是那句:你很幸運,高一就碰到了章南...似乎也并非毫無意義。

這特么叫啥?對于一個重生者來說,就是大型社死現場!

這個世界,強人太多了.....

章南看著齊磊,以為他已經無法消化這些高深的大道理,又怕他因此而消沉。

放緩步子,柔聲道:“孩子,我知道你對我有偏見,以為我把你弄到十四班主要目的還是把你和倩倩分開。”

“可是,你錯怪阿姨了,阿姨是一位母親,但至少在這所學校里,我是一名....人民教師!”

“你是一個極有天賦的孩子,說你有領導天賦,也絕對不是假話。”

“不過,有天賦只是一個開端,一個也許比別人優秀一點的可能罷了。”

“你的領導天賦是只能領導一群傻孩子,只能策劃一場不需要負責的夏令營、一次只要裝傻就能完成的高層談話,還是將來像你徐叔叔一樣坐鎮一方,或者比他更有成就!去開拓一個時代

“那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這需要不停的經歷、磨礪,需要跌倒,爬起來,再跌倒,再爬起來!”

看著二中的一草一木:“在這所學校里,有天賦的孩子太多了,可惜大多都在揮霍天賦!”

“而我能做的,就是在能力范圍之內,幫助你們把天賦變成能力,這才叫人民教師!”

繼續道:“有領導天賦的人不多,在二中這種環境,除了學生會、班干部這兩種途徑,幾乎沒有用武之地。”

“而十四班這樣的機會...真的不多。”

齊磊聽的更想哭了,“校長,我是不是搞砸了?”

章南,“叫阿姨吧!算是搞砸了。”

“你很難自己再找到一個像劉彥波這樣,可以讓你在四天之內就在十四班站穩腳的敵人,也許一輩子都遇不到第二個。”

齊磊想死了。

而章南似乎并不遺憾,如果唐成剛在,也會和她一樣,只有鼓勵。

“好事,經歷過一次,保你永生難忘!”

“況且,通過這次,我想你也應該學會了從全局的角度看問題。之前如果你把視角稍稍拉遠一點,看的細一點,就不會有今天的結果了。”

“也應該明白,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事,不要把手伸的太長。”

齊磊忍不了了,“阿姨,你們家都這么厲害的嗎?”懊惱地一拍腦門子,蹦出一句沒頭沒腦的,“給組織丟人了!”

章南以為他是開玩笑,說的是他和章南這個組織。殊不知,齊磊說的是重生組織。

想想重生以來事干了不少,可是丟人的事兒也同樣不少。

重生者里,唯一被家暴的...

現在又成了唯一一個被教育的五體投地的!!

丟人了!

對此,章南雖然不知道他在吐槽什么,但依舊面露幾分得意,笑容中完全就是囂張和顯擺:“怎么樣?后悔了吧?”

如果說章南對齊磊拱了自家白菜有所報復,那么不是把齊磊扔到十四班,那種做法太低級了。

她的報復其實就是現在!

用實際行動來告訴齊磊,你還太嫩!現在只要齊磊隨便回了一句話,她就會馬上開反擊,告訴他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別把心思都浪費在那些有的沒的,男情女愛上。

更別欺負倩倩,我這個當媽的可不好惹!

“后悔了吧?”

只等齊磊回應,好開始下一輪的轟炸。

齊磊蹦出一句,“不后悔!”

章南差點沒噎著,“不..不后悔!?”

“對!”齊磊懊惱的同時,也想明白一個道理,章南確實在教他,但是章南....終究不是他!更不是十四班!

“阿姨...真的不后悔!更難了就更難了唄!但是如果再重來,我已經是這個選擇,必需把劉彥波弄走!一天都不多留!”

“為什么?”

齊磊,“您知道我們在操場邊抽煙....也知道那天盧小帥瘋嚎來著...那您肯定也看到了十四班的狀態吧?”

“太壓抑了....有的人根本堅持不了更長的時間!”

章南:“.....”

“所以我不后悔,哪敢更堅難了。但是...起碼看到一點希望不是嗎?有的人不是我,也不是您....有一顆大心臟,有的人就靠那點希望活著呢。要是看不見了....人也就完了。”

章南認真的聽著,點了點頭,“這一點,我確實沒有考慮周全....”

看齊磊的眼神兒有點復雜,本想再教育一波兒,結果哪被將了一軍!

沉吟良久:“再教給你一條最重要的原則。”

齊磊:“什么原則?”

章南,“無論做什么事,先想好退路,也就是B計劃!”

齊磊沒懂,“啥,啥B計劃?”

章南瞪了他一眼,“就是別指望一個十六歲的小屁孩可以不犯錯!”

齊磊:

此時,一老一少已經繞著二中的操場走了大半圈,眼看還有一小段路就回到十四班的西校舍。

章南賣了個關子,“先不說我的B計劃,假如我再給你一個如同劉彥波一樣的敵人,你這個差生領袖想好怎么辦了嗎?”

章南本來不想多說的,齊磊有自己的想法。其實,別看她把齊磊好頓數落,可其實章南最清楚,能做到這個一步已經相當不錯了、

別說是一個孩子,很多大人都沒有這個能力。

只用了四天,就讓60多個最難搞的搗蛋鬼跟著他交白卷,禍害老師?不容易。

所以,在不客氣地指出齊磊的不足的同時,章南也決定還是適當引導一下接下來要怎么做。

“你想好怎么做了嗎?”

齊磊琢磨了一下,確實有了一些想法。

但是....丈母娘說的是對的,沒了劉彥波,好像確實難了不少。

想了想突然想聽聽丈母娘的意見。

“要不...阿姨您說說您的意見?”

“嗯。”章南沉吟了一下,又恢復自信了,端起長者之風,“我嘛....沒有什么具體意見,還要看你自己的發揮。”

“但是。”話鋒一轉,“也許可以給你一些啟發。”

“您說。”

“給你講個故事吧。”

“好啊!”齊磊馬上應下,想起徐小倩給他講的故事。

章南向前走著,一副高深之態:“這個故事呢....挺有意思。”

“從前有座山,山下有官府的捕快攔路,不讓百姓進山。”

齊磊:“.....”

“可是,有一個采藥人,必須要進山。第一天....”

齊磊:

聽的臉都綠了!和著你們母女倆不但愛講故事,故事還都是一個故事啊?

但是,章南的用意,齊磊懂了。

故事一聽完,馬上搶答!

“這個故事真好!非常有哲理!”

“應對不同的捕快,有不同的方法,而且方法有很多,找出最適合的那一種。”

章南一下僵住,悟..悟性挺高啊?

皺起眉頭,“你聽過?”

齊磊,“沒有!”

章南有些失望,“那不錯...就是這個意思...你果然是個有天賦的孩子。”

好吧,夸的齊磊有點臉紅。

已經走到十四班門前,章南和齊磊分開。

“現在,讓我再給你一把刀,可千萬別再弄丟了。”

章南去而復返,此時,老董已經和家長們聊的差不多了,只剩最后一個問題還沒找到妥善的解決辦法。

見章南回來,有膽大的家長開口了,“章校長,您做的沒話說,可我還有一個事兒,說出來,您看能不能商量?”

章南,“您說。”

家長,“我就問一句,為什么其他十三個班都在主樓,卻只有十四班在西校舍?”

嗡的一聲,下面傳來議論,這位家長確實問到了點子上。

對此,章南也不隱瞞,“實話實說,主要原因是主樓的教室資源緊張。由于高三學年今年的生源過多,導致占用了一部分高二、高一學年的教室。”

“說心里話,我們也不想。但是,理解,高三的情況比較特殊,學校必須給高三開綠燈,優先滿足他們的需要。”

解釋的很充分,可是在有些家長心里還是過不去那道坎兒。

“就算高一得有一個班來西校舍,那憑啥就非得是十四班啊?”

這邊的條件確實太差了,做為家長,誰也不想自己的孩子遭罪。

這回老董有點無語了,“郝小六兒,你別胡攪蠻纏!”

好吧,提問題這個也是老董的學生,老董對他是一點不客氣。

“這個確實讓學校難做。如果是別的班過來,別的家長也來找我們,一樣說我們區別對待,那你說咋整?”

那個姓郝的家長一下就不說話了,不是沒理,是在老董這兒沒理,誰讓那是他老師呢?

對此,章南連想都沒想。事實上,她早就知道有家長會拿這個說事兒,而且早有準備。

不但有準備,而且準備的正是和齊磊說的,那是遞給齊磊的第二把刀。

“這樣吧!”章南接過話頭,“我想到一個處理的方法,大家看看可不可以?”

說著話,章南轉頭對身后的劉卓富道:“小劉,你去隔壁把初一六班的王老師叫過來。”

劉卓富不知道章校長要干什么,但還是乖乖地去叫人了。

沒一會兒,隔壁班的王老師進了教室,“章校長,您找我有事?”

只見章南淡然一笑,看向初一六班的班主任王老師和高一一班的班主任汪國臣。

“你們兩個現在就回去,組織全班搬家,高一一班和初一六班互換教室!”

此言一出,所有家長臉一黑,沒憋死。

沒把十四班弄回主樓,而是把一班弄隔壁去了?這...還能挑出什么理來嗎?

只是,你這也忒狠了吧?寧可從主樓調出一個班,也不把十四班給弄回去?

而窗外,正豎著耳朵聽的齊磊,一聽丈母娘說把一班給挪過來了,整個人都傻了。

只能說,你狠!你是真狠啊!我這是招惹了一個什么東西?

這個丈母娘...真的惹不起!

他本以為,章南說再給他一把刀,再立起來一個敵人,會是哪個劣跡老師之類的。

可他做夢也想不到,章南給他送過來一個班的敵人!!

你就想吧,人家高一一班在主樓呆得好好的,曬著太陽,唱著歌,歡天喜地地當著學年老大。

結果,突然有一天,來了一幫土匪,因為你們十四班這群學渣作妖兒,受了牽連,家都沒了,莫名其妙地被發配到了破舊的西校舍....

那特么不得恨死十四班的學渣們了?

你別說人家那個班的學習成績可以在十四班的臉上來回碾,碾啊碾!

就光是唾沫星子和眼神兒,就夠十四班喝一壺了!

這段算是寫完了,希望喜歡的人可以滿意,憎惡的人也可以不那么憤怒地離去。

無意與任何人過不去,只是一直憋著口氣,超負荷運轉地寫完了這段劇情。

算是給這些天替章南說話,替蒼山說話的書友們一個交代。

至于那些罵的,也可以就此告一段落了。

不想說服誰,也說服不了。

這些天,蒼山看著從《丈母娘兇狠》那一章開始,從章南禽獸不如,到章南太相信齊磊,再到為女兒就是自私不為人師。

然后...

差生班怎么了...

憋屈...西校舍就是看不起十四班...

再然后....

作者傻逼...

作者對追讀不友好....

層層遞進,真的比寫書還精彩。

明白一個道理,有些人是真喜歡流年,也真的無法被說服......

所以,到此為止吧,不要再被個別人渾水摸魚!

上架才四天,不停被舉報、屏蔽,不停有人帶節奏,真的挺累了,也十分影響新讀者的感官,進而影響到了蒼山。

如果你真的喜歡流年,書評區有群號,可以來群里提意見。

如果你真的想看到一個真情流露的作品,那么請愛護它。

這段寫完了,單章也刪掉了,涉及太多劇透,對新讀者不友好。

其實,如果有一點耐心,回頭再看一遍,你會發現,也許什么都不知道,從恨章南,到最后這一章揭開全部的謎底,那才是一場真正的閱讀體驗。

我想有一些人,還是愿意這樣看書的。

就此打住,書評區不想再看到有關這段劇情的武斷言論,只要管理認為你在攻擊作者,在帶偏節奏,一律刪帖。

但是,你在章說只要不攻擊作者,不臨走還得拉泡屎,隨便說,歡迎發表意見。

(話有點多,發布之后添加,不算付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9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