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5章 徹底失望

第5章 徹底失望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章 徹底失望

對于那幾頭的起哄,什么一步到位的,齊磊只是一笑置之。

見全班都有些期盼的目光,沒把話說死,只道:“慢慢來,從長計議。”

大伙兒一聽,眼前一亮,莫名有點興奮呢?

可和老師對著干不是啥新鮮事兒,但是,全班和老師對著干,還真是頭一回。

齊磊,你行嗎?

行不行的,沒人知道。

卻見齊磊想了想,安撫了一下眾人,“這班主任確實挺難搞的。不過,現在不是還有我頂著呢嗎?火氣還燒不到大伙兒那里,所以該干嘛干嘛,不用多琢磨。”

齊磊沒客氣,該立威的時候得立威。

而十四班的同學經過從財政到齊磊的一通組合拳,突然又覺得班干部這幾個人也還不錯,尤其齊磊,之前錯怪他了。

要說,2塊和20的差距真的挺大的,即便條件好的,誰又愿意花那個冤枉錢,養肥一個傻B班主任?

齊磊這回,給力!

好吧,不知不覺,即便無感和隱忍的同學,也已經給劉彥波按上了“傻B”的名頭。

而且,很多人好奇的是,剛剛盧小帥說到了二寶子,還有什么一步到位……

二寶子在尚北也算是半個名人了,最近突然消失,好久沒聽到他的惡名。

有人借機跑到盧小帥身邊小聲問,到底怎么回事。

盧小帥哪能放過這種顯擺的機會,把二寶子那事繪聲繪色說給他們聽,沒一會兒,就傳遍了全班。

大伙兒看齊磊的眼神都變了。

這孫子真特么不是人啊!齊磊的權威性,也隨之又增加了幾分。

如果說,昨天齊磊給大伙兒的感覺是個有用的工具人,沒得什么感情可言。

那今天,通過班費的事兒,還有班干部往死里捧,齊磊已經可以算是十四班真正的領袖了。

只不過,有點無語的是,原本還有個生活委員的名頭。現在好了,啥也不是。

可是,管他呢?

只要聽他的不是壞事那就行,還落得個省心。

其實道理不一定人人都清楚,可是潛意識里卻都知道,攤上一個給力的班長,或者說班級領袖,真的是省心,也方便太多了。

一般情況下,有一個壓得住全班,又辦事妥當的班級領袖,學生時代過的基本會很舒服。一些亂七八糟的倒灶破事兒會很少,在外面挨了欺負還有人給你出頭。

從目前來看,齊磊的位置無人可以替代。

只不過,大伙兒認可齊磊的同時,也有點替他擔心,畢竟第一天就得罪了班主任,黑寡婦又不是省油的燈,肯定會找齊磊麻煩,日子不會好過。

對此,吳寧他們真不擔心,你看他一個暑假干的那些事兒吧,黑寡婦找他麻煩.?誰吃虧還真不一定。

過了有十來分鐘,王東和楊金偉回來了。

除了楊金偉臉頰有點紅,精神有點萎靡之外,其它沒什么,也老實了。

齊磊看在眼里,只當沒看見。

不是因為他和楊金偉不對付。而是遠沒到他可以左右全班的地步。

他想管也管不了。

這就是個放羊班,各種問題兒童,各種牲口齊聚。

現在雖然認可齊磊,可離只聽齊磊的,指哪兒打哪兒,還有十萬八千里呢!

就說現在吧,黑寡婦一走,全班都在亂竄,一點上自習的樣子都沒有,像個菜市場。

齊磊要是去管,那就是在給自己減分。

還是那句話,還不到時候。

早自習結束,劉彥波去而復返。

大伙兒擔心的,對齊磊的報復,來的是如此之快。

她對齊磊扔下一句話,然后就站在教室外面不動地方了。

“我教不了你,這班要么你走,要么就別開課了!”

赤果果的威脅,有你沒我!

這是劉彥波的慣用伎倆,也是許多老師的慣用伎倆。

一般小孩被架在這兒,哪能招架得住?

當然,多數不是嚇的認慫,而是一梗脖子跑沒影兒了。

劉彥波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認慫反而不順她的心意。

她也不會說什么“叫家長”之類的話,有的會,得看家庭條件來決定,你懂的。

做為一個有經驗的老教師,尤為懂得‘看人下菜碟’的道理。

像這種不想送禮,也不想留下的學生,直接趕出教室,愛哪兒去哪兒去。

而學生也有脾氣,那就逃課唄!

有的曠課一兩天,不踏實了,自己回來服軟,到時里子面子都有了。

要是倔的就更好了,學校有規定,連續曠課一星期,可以無條件清退。

雖然也有規定,班主任要盡到勸歸學生的義務,可是漏洞也很多。

學生家里電話打不通,沒人接;指定某某同學勸回無果,等等理由,讓劉彥波可以很容易的脫罪。

只要夠一個星期,劉彥波就可以直接給家長打電話,來學校把書本什么的都取走,到時誰也挑不出來她的毛病。

只能說,屢試不爽,萬試萬靈。

對于劉彥波的必殺之計,換了別人也許真的無法招架,但是齊磊光棍兒的很,有我沒你是吧?

好啊,不但人走了,連桌子都搬走了。

劉彥波:“”

好吧,有點懵,見過倔的,沒見過這么倔的,你特么搬桌子干啥!?

看齊磊往主樓那邊走,突然有點不踏實,要瘋!

想問問他干啥去,又拉不下臉。以前沒遇到過這種流程的。

最后沒辦法,捅了捅財政,“問問他上哪兒去。”

財政一嘆,“唉!”

心說,這班主任啊,純屬找抽型的!

晃晃悠悠地追了過去,沒一會兒折了回來。

劉彥波依舊一副強硬的態度,“他要干啥?”

財政咧嘴一笑,根本沒管黑寡婦是小聲問話,大聲回答,讓全班都聽見:“他去校長辦公室了。”

“我噗!!”

劉彥波一口老血啊,腦袋瓜子嗡嗡的。

去校長辦公室了!?你特么在逗我!?

十四班的牲口們也驚了,我操你大爺的,齊磊還是個人嗎?

回想起盧小帥吹噓的那些,關于齊磊的光榮事跡,汗都下來了。

這要是坐到校長辦公室上自習,那可真的就是一步到位。

那邊,劉彥波半天才回過神來,幾乎是推著財政,“你你你你你....你把他拉回來!”

急的什么都顧不上,動靜也不小。

結果,董偉成嗷嘮一句,“老,老老老師!!你你歧視我我我我唄!?學,學我說啥....話,話。”

“哈哈哈哈!!”十四班又炸營了,故意的,給黑寡婦下不來臺。

劉彥波:“”這個班是沒法帶了。

可是,這會兒也沒工夫和董偉成抬杠,現在首要任務是把齊磊抓回來。

對財政吼,“去啊!!”

財政也是服了,心說,早干嘛去了?那可是能把章大校長氣到失態的選手。

真找老丈母娘嘮嘮,二中誰不怕?

財政其實是有感覺的,昨晚齊磊去找章南,今天就鬧這么大動靜,這孫子肯定憋著壞呢!

只不過,財政不說,劉彥波不知道那兩人的關系,那才好玩。

還挺為難,“叫回來啊?可他不聽我的啊!要不,讓吳寧去吧?”

劉彥波都要急死了,從西教室到主樓有那么兩百多米,齊磊都走出去一半兒了,再不叫就晚了。

“你和吳寧一起去,把他拉回來!”

“哦。”

財政和吳寧對視一眼,晃晃悠悠出去了。

劉彥波一直看到他們把齊磊拽住,一人抬桌子,一人搬椅子的往回走,這才長長松了口氣,差點沒嚇出心臟病來。

心說,我也別在這兒呆著了。

繞道回了辦公室。

她也得從長計議了,再這么下去,十四班她就徹底帶不了了。

而等齊磊進屋的時候,全班鴉雀無聲。

有點怕。

這特么是個狠人,絕對狠人,一言不合就奔校長辦公室的狠人!

王東這種愣的都直咧嘴,特么以后還是少惹他吧!

而齊磊面對全班火辣辣的注目禮,突然在黑板前站定,一臉嚴肅。

所有人都是一滯,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

結果,齊磊蹦出一句:“瞅啥?是不是又帥了?”

“切!”

噓聲一片。

早自習一過,高一的第一節正式課是英語,同時也是劉彥波的課項。

只可惜,人來了,但是沒上課。

黑寡婦帶來一個新同學,一個男生,看著挺乖,實際什么樣就不知道了。

這也算正常現象,總有一些借讀或者哈市過來的學生不是按正常的開學時間入班。

這算早的,有的學期過一半兒才中途插班。

劉彥波在門口把財政叫了出去,安排了幾句就跑了。

是的,她暫時還沒臉兒給十四上課,得緩沖一下。

先扔著吧!也算是她這個班主任挽回最后的一點顏面,立個威啥的.。

只是,苦了這個新來的同學,這是個啥班啊?

心都涼了。

首先,一個個都看著不像好人,老師在門口,他們該干啥干啥,有人還在過道來回溜達。

而且看劉彥波的眼神兒都不太對。

其次,這個叫財政的班長,你敢在敷衍一點嗎?

劉彥波一走,財政把他帶進班里,然后對一個叫齊磊的同學來了句,“石頭,歸你了!”

再然后,他就回自己坐位啥也不管了。

而那個叫齊磊的更牛逼,上來打量了他幾眼,見個子不高,直接喝令前排的一個同學,“盧小帥,滾后面去!”

“好勒!”盧小帥屁顛屁顛就跑了,把位置讓給了新同學。

小孩坐在那兒半天也沒回過神來,最后問同桌的董偉成,“那個是誰啊?也是班長?”

董偉成一樂,開了個玩笑:“他啊!比班長大。”

小孩:“.”

比班長大,那特么是班主任,更懵了。

再加上明明是英語課,卻連個老師都沒有,心里就更沒底了。

不都說二中是重點嗎?這是個啥班啊?

接下來三天,十四班很消停,是沒惹事兒的那種消停。

至于課堂紀律、學習氛圍啥的,那就不用提了。

這三天,齊磊沒找劉彥波的麻煩,劉彥波其實也在刻意淡化矛盾。

倒不是她心胸多開闊,而是在觀察,尋找突破口,她已經認定了,齊磊是她必須馬上要清除出去的毒瘤兒。

只是不急于這幾天,早晚收拾了他。

而齊磊這三天也在觀察,劉彥波人品不咋樣,教學水平怎么樣只是聽別人說,還沒見識.,這三天算是長見識了。

總結下來就一句話,是真的要啥啥沒有!

往講臺上一站,歪著身子,端著本書就開講,語速極快,而且眼皮都不抬,甚至提問都懶得提問。

她就是在那兒念流水賬,真的是一點教學技巧都沒有,聽她的課十分鐘就能把人說睡著。

而每節課她也正好就講十分鐘,板書寥寥幾行。

要是換了羅艷,一節課不寫了兩黑板她自己都不得勁。

十分鐘搞定教案,劉彥波通常就是往前排那幾個有背景的學生身邊一站,一對一輔導。

總之,保證領導的孩子不掉隊就行了。

至于別人想提問,門都沒有,黑寡婦就當沒看見。

看見了,躲不過去了,也只是敷衍幾句拉倒。

有的時候甚至直接開罵,“這是初中知識,你都不知道?學什么了?自己翻初中課本去!”

更悲催的是,英語、語文、代數、幾何、物理、化學、地理、政治、生物,九科的老師基本都是一個揍性。

都是最多半堂課搞定教學進度,然后就專心輔導前排。

把財政那幾個被特殊照顧的給氣的啊,就是把哥們兒架在火上烤唄?用特么你現殷勤啊?

其他同學能沒意見嗎?

其他十四班的同學已經不是有意見的問題了,是徹底看明白了。

最破的教室、最爛的老師、最赤果果的區別對待,有點悲哀。

而齊磊終于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下決心要干點事兒了。

這么下去可不行,十四班本來就差,哪經得起你們這么耽誤?

“從長計議……”

嗯,已經夠長了,讓這幫孫子禍害了十四班三四天了!

4號中午。

哥仨回家吃飯,正好唐成剛在家。

最近幾天,唐成剛去了一趟南方,好像是有一個什么商業洽談會,關于包裝品行業的。

唐爸一方面去了解一下包裝品市場前景,一方面主要還是聯系幾個國家的設備生產廠家。

現在已經進入包裝廠組建的最后階段。

唐成剛今天早上才回來,上午只睡了幾個小時,此時又爬起來,準備去廠子那邊。

齊磊見唐爸要走,緊扒了幾口飯就追了出去。

爺倆一個上學一個上班,并肩走出胡同。

“唐爸,有個事求您。”

唐成剛狐疑地看著他,“啥事?咋還用上求了?”

齊磊苦臉,“這事兒,我也不知道對您有沒有影響,您先聽我說說?”

唐成剛樂了,齊磊對家里人可是很少這么小心翼翼的說話,倒是開始好奇,他到底要說什么事。

于是,齊磊簡單的把事情經過和唐爸說了一遍。

“……大概情況就是這樣的。章阿姨可能是想鍛煉一下我,也可能是想通過我來解決掉幾個害群之馬。”

唐成剛畢竟是見過世面的,對很多事情的接受程度比較高,要是和親爹親媽說這個事兒,估計郭麗華當場就得爆炸,認為章南在坑齊磊。

好吧,其實唐成剛聽完也是吃驚的。

一來,他還真不知道徐倩的母親是二中校長,更不知道她是徐文良的女兒。

二來,也是感嘆。石頭的變化太大了,已經在接觸學習之外的東西了,只能說章南很有遠見。

仔細地把齊磊交代的情況分析了一下,就發現,齊磊做的還不錯,但也僅僅只是還不錯,他可能誤解了章南的意思。

“你們校長明確地告訴你,要你來拿掉那幾個老師了?”

齊磊搖頭,“那倒沒有!主要是那幾個老師太過分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必須除了他們!”

“哈!”唐爸樂了,“行,這股沖性兒就像我!”

隨后又緩緩平靜下來,差不多有了一個相對準確的判斷,怎么說呢?和齊磊的想法有些偏差。

“但是,你啊……”唐成剛笑了,“有這份沖勁兒就夠了。”

他不打算告訴齊磊偏差在哪,因為有的事兒靠說教是沒用的。

有了計較,反而鼓勵齊磊,“按你的想法去做吧!”

想了想又道:“等這件事過去了,咱爺倆再好好聊聊。”

齊磊一怔,發現了唐爸的猶豫,問道:“怎么了?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對?”

唐成剛一笑,實話實說:“都對!但是,怎么說呢?”

“對是對,只是,在對的里面還有很多選項。你的出發點很好,清除毒瘤,還十四班一片青天。但是,如果換了我,我可能不太一樣。”

“沒關系的,畢竟咱們爺倆年紀不一樣,考慮問題的角度也不一樣。”

唐成剛的意思是,在哪個年齡就該有哪個年齡的做事風格,包括不同的位置,也有不同的考慮問題的方法。

但這些都是大人們應該思考的問題,齊磊這個歲數,沖就完了。

見齊磊已經有點迷茫了,安慰道:“算了,別多想!有些事,只有經歷過才會長記性。”

“放手去做吧,唐爸支持你!現在,說說你要求我干啥?”

下午依舊是萬字,把這段收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3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