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65章 老工具人了

第65章 老工具人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5章 老工具人了

一直到晚上出攤兒,齊磊才解開李玟玟心中的疑惑。

后天省臺要來采訪,一人二十塊算是抗洪捐款,發言稿則是采訪時問到他們得有話說,而且得說的漂亮。

再聯想到那個什么志在少年的夏令營,大伙兒嚴重懷疑這貨是早有預謀,就是為了等這一天呢!

這事兒不光李玟玟,所有人都覺得,有點過了吧?

盧小帥:“你這...這不就是做秀嗎?沒這個必要吧?”

盧小帥還算是有點良心,“現在電視上天天都在報哪里哪里受災,哪里哪里有戰士犧牲,看的人心里發酸……”

“利用這個給自己出名兒,有點過分了哈!”

“就是!”李玟玟也有點鄙夷,“石頭,不應該這樣。”

張新宇則插話道:“磊哥,這回真沒法挺你哈!沒必要,不爺們兒!”

大伙兒你一言我一語,都在吐槽齊磊太過功利,不符合傻子圈兒的人設。

對此,齊磊也不多做解釋,“聽我的!”

唐小奕和吳小賤雖然參與,但是哥倆依舊是最初的心態,這事兒齊磊辦的不對。

可是話說回來,兄弟和朋友的區別就在于此,哪怕他們覺得齊磊這事辦的不妥當,所有人也和他們的想法差不多,但關鍵時刻,他們依舊要站在齊磊這一邊。

因為,他們是兄弟。

在一片反對聲中,吳小賤咧嘴一樂,“嚓,哥陪你瘋一回!”

唐奕則是瞪眼李玟玟等人,“我聽石頭的,你們隨意。”

場面頓時涇渭分明,兩方對峙。

“你們這....”大伙兒有點不樂意,獨裁唄?

卻是誰也沒想到,除了唐奕和吳寧,徐小倩這個時候也站了出來。

“這是二十塊,稿子我也寫了。”

她其實也不太贊同齊磊的做法,但是她知道,現在的齊磊需要聲援。

李玟玟見狀,氣的牙癢癢:“你就慣著他吧!”

卻是徐小倩一揚下巴,“我樂意!”

徐姑娘就是這么颯,敢愛敢恨,還護犢子。

......

晚上,依舊是齊磊送徐倩回家。

夜色下的長街,依舊是一輛破車,兩個少男少女。

“能說說原因嗎?”

徐倩終于問出了疑問。

卻見齊磊只是輕笑一聲,“你也覺得我太功利了嗎?”

徐倩生怕說的太生硬,傷及齊磊的自尊,只道:“那倒沒有,只是....”

好吧,用這個年代的眼光來看,確實有些功利。

利用抗洪搶險,全國一心的時機,以一篇作文為引子,樹立起一個有志少年的光輝形象,再借夏令營和身邊人的嘴,展現齊磊自己的凝聚力、組織能力。

不得不說,齊磊的這一套操作,在這個時代絕對是超前的,徐倩很佩服齊磊的能力。

只是,真的不太磊落。

對此,齊磊并不否認,“沒錯,就是功利!”

徐倩皺眉,“為什么呢?”

說實話,齊磊現在在她心中的形象,除了學習不好,已經是完美的,甚至有點小崇拜這個家伙兒。

但是這件事,徐倩其實是有些失望的。

“你其實已經很優秀了,并不需要這樣的虛假來抬高身價的。會讓人覺得....很別扭。”

卻見齊磊突然放慢車速,沉默了很久,突然道:“很失望嗎?”

徐小倩咬著下唇,“嗯,有點。”想了想,“其實...無可厚非,就是不完美了。”

齊磊笑了,“干嘛那么小心?我沒那么脆弱。而且我不失望,心安理得。”

徐倩有些意外,“為什么呢?可以說說嗎?”

齊磊干脆停下車子,讓徐倩從后坐下來,兩人并肩走在街上。

夜色的籠罩下,徐倩看不清他的臉。

“我應該是這個時空,最幸運的那個人。”

“怎么講?”

齊磊想了想,“因為我什么都不缺了呀!”

“為我高興的老爸老媽,活蹦亂跳的手足兄弟,年輕又帥氣的十六歲,還有一個善解人意的姑娘!”

“切!”徐小倩以為他又開始花言巧語,“你就臭美吧!”

齊磊嘿嘿嘿的笑,心中卻道,我說的可都是真話。

繼續道:“真的,這樣的日子真的太滿足了。即便我對人生有一個像你一樣的精心規劃,要掙錢啊,上哪所大學啊,要過好日子啊!”

“即便日程滿滿,也不需要急著去完成。因為我才十六,時間會等到我的十八歲!”

徐小倩被齊磊的情緒感染了,都替他高興。即便她當這是齊磊的自信顯擺。

可還是那句話,齊磊說的是真的。

對于一個重生者來說,對于一個重生到十六歲的重生者來說,他句句真誠。

但是,時間只是容忍年少的虛度,它從不曾停下。

說直白些,齊磊有資本虛度年少,無所謂的。

前世他最大的遺憾,關于家人,關于兄弟,都已經圓滿,他完全可以繼續當一個快樂的小二B,等到長大成人那一刻再開啟下一個階段的奮斗。

可是,真的僅僅只是如此嗎?

換位思考一下:

如果每一個人都是齊磊,回到1998年的夏天;如果每個人都有一絲責任和能力,且對這個國家心存愛意,還會不會任由時間在這個時空刻下前世已經無法愈合的傷痕?

98年的大洪水,99年的南聯盟大使館,2001年的81192.,等等等等。

這些烙印在國民心中的傷疤,是不會等到齊磊成大之后再一一重現的,這是不能用時間去寬恕的另一種流年。

其實,若沒有三個爸的自我覺醒,齊磊也想不到這些。

他一直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人,心里裝不下太多的家國大事。認為能把自己身邊的小情小調管好,已經是重生的福利了。

但是那一夜,三家的陰霾一掃而空,未來的軌跡必定不同。

這讓齊磊慶幸的同時,心里也空落落的。

他一下子失去了目標,重生的諸多愿望只剩當一個快樂的小二b的選項。

但是三個爸的激昂之態,又讓齊磊熱血上涌。

有父如此,子又何如?

他生出攀比之心,覺得自己在虛度流年的同時,是不是也應該回饋流年,給肩膀上加一點重量,至少在他認知之內的幾個時間節點做點什么。即使改變不了什么,也可以讓結局變得不一樣。

再加上,齊磊其實一直沒停止思考一個問題:

他為什么會重生?為什么偏偏是他?

為什么,他重生的節點是中考的考場?

為什么,他會鬼使神差的把我的爺爺改成了我的祖國?

為什么,僅僅只是一篇中學生作文而己,卻接連得到了省報、省臺的青睞?

如果他的重來是上天的恩賜。那冥冥之中一定有所牽引吧?

比如現在,他已經可以從一篇作文站上一個常人無法企及的舞臺。

不鬧出點動靜,忒特么浪費表情!

看著徐倩,齊磊有種袒露心扉的放松感,“時間會等我到十八歲,時間也不會等我到十八歲再向前流淌。”

徐小倩有些似懂非懂,直到現在依舊認為這是齊磊的自夸與調侃。

“所以,你就要抓緊每一次機會?就比如這次?”

齊磊沒回答,徐倩繼續道:“可我還是覺得,借由國難給自己揚名,有點不太好。”

齊磊依舊沒否認,卻說出一句,“如果需要一個榜樣......”

“那...為什么不能是我?”

“不能是我們?”

徐小倩:“……”

齊磊:“如果最終的結果是好的,假的又何妨?”

“秀就秀唄!”齊磊很坦蕩,“不過,你這次還是冤枉我了,我可沒想秀我自己。”

借機揚名可不是齊磊的目的,那是他給一眾小伙伴們的福利。

他是想借機展現能力,為下一次發聲積蓄能量。

徐倩怔怔地看著他的側臉,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但又不知道道理在哪。

再問什么,齊磊卻是賣起了關子,怎么也不回答了。

氣的徐小倩在使勁拽他的T恤,直到前領勒著齊磊的脖子,整個人后仰貼在她身上。

“煩人!你真煩人!”

第二天,雖然大伙兒還是點抵觸,可是最近這段時間,起碼齊磊是大伙兒名義上的首領,傻子圈兒圈主,最終還是照辦,都準備了一份發言。

而齊磊似乎非常重視,交上來之后,他一一給改了之后送回去讓他們背下來。

大伙兒拿回來一看,好吧,你就直接給我們寫一個不就得了?

基本被改沒了。

....

——————

李春燕很惱火,雖然難纏的采訪對象也不是沒遇到過,但是十六歲就這么難纏的卻是頭一回。

更要命的是,臺領導下達的任務太艱巨了,劇本編的很是辛苦。

那篇作文她看過,確實很好,很契合大環境,算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

如果報道的好,確實對當下時局有著不小的振奮作用。

但是,再怎么好,也只是一個初中生作文而己,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孩兒能有什么正面素材?

直到上車向尚北出發,李春燕還在犯愁,這玩意能行嗎?

一個愛文學,愛學習,講文明懂禮貌的優秀學生形象?和抗洪愛國的大主題也貼不到一塊兒去啊!

下午五點多,李春燕和錢小龍到了尚北。

撥了齊磊留的傳呼,最后得到的回復依舊是,七點以后,夜市見面。

錢小龍氣的直罵娘,“就特么沒見過這樣的!”

“我忍!!”

李春燕咬牙切齒,算是恨上了齊磊。

七點采訪,就算八點結束,回到哈市也得半夜了。

都是這個倒霉孩子鬧的。

熬到七點,打傳呼,得到一個準確的地點,就和錢小龍一起殺進了尚北夜市。

是的,李春燕現在想殺人,這就不是人干的活兒,費力不討好不說,還讓一十六歲小屁孩折騰夠嗆。

一進夜市,就被路邊的一個攤位吸引,只見一條碩大的橫幅立在那兒,想看不見都難。

志在少年學生體驗攤位!

李春燕有點沒看懂,這是個什么鬼?

然后,李大記者整個人都不好了。

過去一問才知道,原來這是一個叫齊磊的中學生組織的夏令營活動。

再然后……

李大記者兩天白熬了,而且自尊心倍受打擊。

因為,連錢小龍都看出來了,李姐的劇本兒明顯沒人家齊磊同學的高級。

這一夜,錢小龍是哭著攝像,李春燕也是哭著采訪。

前者是感動的,后者...是憋屈的。

她就是個背景音!

是的,這篇折磨了李春燕兩天的報道,卻是完全不需要她的發揮,徹頭徹尾成了齊磊展現能力的舞臺。

“當年,我就是你的工具人!傳聲筒!!”

這是李春燕多年之后才悟出的道理。

——————————

李春燕和錢小龍回到省城已經是后半夜了,沒有休息,直接回省臺剪片子。

3點40上的剪輯臺,4點10分,剪完了。

十一分鐘的片子,半個小時搞定。

臺里值班的剪輯師直給李大記者豎大拇指。

“你這水平越來越高了,幾乎沒有廢片,我這只管復制粘貼就行了啊!再這么下去,就快下崗嘍!”

聽的錢小龍憋笑,李春燕想死。

哪是她素材抓的好?是根本就用不著她好不啦?

一進夜市,兩人就被那小屁孩支配了。

從擺機位到拍哪個人,連她這個記者的采訪稿人家都給準備好了。

要說下崗,她李大記者快下崗了還差不多。

而錢小龍沒李記者那么擰巴,只是在感嘆現在的小孩兒都這么厲害的嗎?

嘖嘖,這一趟他算是長見識了,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這則新聞,估計要爆炸。

此時天剛蒙蒙亮,李春燕和錢小龍把剪好的新聞放到主編辦公室,便回家補覺了。

雖然長了點,但估計一遍就能過,今晚就可以上龍江夜航。

......

龍江夜航在龍江省臺屬于一個熱點欄目,首播在晚上十點,以百姓新聞和新聞干預為主打看點,報道社會不公、家長里短。

是龍江省第一個以媒體形式為百姓發聲的欄目,在全國的省級電視臺也算是比較超前的。

所以收視率極高,有的時候甚至超過了八點檔熱播劇,欄目在省臺的地位也高。

李大記者再回臺里已經是下午,一進欄目組,就有同事提醒,“別招惹主編,氣頭上呢!”

李春燕皺眉,跟我有關系嗎?

她向來不看領導的臉色,沒辦法,業務能力在那呢!

想著片子的事兒,推開主編的門就進去了。

“老大,片子看了吧?能用嗎?”

不提還好,老秦登時就炸了。

“滾滾滾滾滾!!弄的什么特么破玩意?凈他娘的給我添堵!”

李春燕被罵了個狗血淋頭,灰溜溜的跑出來,還不明白怎么回事兒呢。

踏實下來,這才問同事兒,“咋回事兒啊?”

同事,“你那篇中考作文的新聞稿讓新聞聯播那邊的老大看見了,給搶走了!”

“啥!?”李春燕以為自己聽錯了,“我那可是十一分鐘的稿子,他們搶了有什么用?”

省新聞聯播一共才十五分鐘的時長。

同事苦笑,“沒辦法,誰讓你那稿子剪的太好了,那邊把臺長都搬出來了,生生就給要走了。”

李大記者想死,同事越說她剪的好,她越難受。

瞪著眼沖回老大辦公室,“我說你怎么當老大的?就這么讓人家拿走了?我不白讓個小屁孩兒羞辱一晚上了?”

老秦:“滾滾滾滾!!老子想靜靜。”

老秦還苦呢,你說你吃飽撐的吧?隨便編一編就得了,整那么好干什么?

他的龍江夜航是牛氣,可是牛不過新聞聯播啊!

說要走就要走,沒得一點感情的。

不過,“嗯?”

發現有點不對,“什么意思?羞辱?什么羞辱?”

李春燕還真不是那種欺世盜名的人,不是她的就不是她的。

“老大你是沒看見,那小屁孩...簡直就是個妖精,我這個新聞碩士都沒他那兩下子。”

老秦沒好氣的瞪了李春燕一眼,還在氣頭上,“那叫天賦!干新聞是要有天賦的!!”

……

日哦,后臺卡了,把下午那章也點出來了。哭惹惹.....

————

剛剛發現64章卡審核了,等一會應該會恢復,抱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