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64章 省臺的采訪終于來了

第64章 省臺的采訪終于來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4章 省臺的采訪終于來了

三個爹現在干的事兒可是不小,把三家的老底都掏空了。

聽吳爸說,這次連貸款再加上投資,兩千萬都不一定夠使。

嚇的唐小奕還囑咐老唐,“你可輕點折騰,給我留點。”

結果,齊磊張嘴就來,和咱爸有一拼。

“你賣襪子還能賣出個兩千萬來啊!?”

只見齊磊瞪了他一眼,“這事兒和錢無關。”

事大事小,不一定要用錢來衡量。

他現在確實干不成掙一兩千萬的大事。可是,他可以干點別的,不一定就比三個爹的事兒小。

其實,說起來挺奇妙的,小哥仨用賣襪子的事兒,激發了三個爹的潛能,決心二次創業。

而三個爹那股不服老的雄心壯志,又反過來激發了齊磊。

是的,齊磊想過他的小日子,享受流年的點滴,可這并不代表他一味的只追求平淡。

這些天來,他一直在謀劃。現在已經走完了第二步,馬上就要發起總攻。

只是暫時沒法和唐奕、吳寧說,敷衍道:“等著吧,快了!”

“嘖嘖。”唐小奕也沒興趣追究,齊磊一向神神叨叨的。

目光越過齊磊,看著徐倩,“再給我兩根兒,你又吃不了。”

...…

擼完串兒,齊磊送徐倩回家。

之前全程沒參與哥仨話題的徐小倩在只有兩個人的時候終于開口,“你說的那件大事,不會就是夏令營吧?”

齊磊一聽,沒來由的蹦出一句,“收斂點!”

“???”

“再這么機智,我都覺得要配不上你了。”

“哼!”徐小倩在后坐一揚下巴,我本來就很機智。

可是再也一想....不對!!

啪!給了齊磊一下,“又占我便宜!”

齊磊只是嘿嘿嘿的傻樂。

“所以,夏令營,省臺的采訪,你說的大事兒真的就是這個?”

“嗯。”

“......”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半個月就過去了,已經到了七月下旬。

夏令營搞的如火如荼,已經成了夜市一景。

徐小倩自從知道齊磊已經穩入二中之后,就冷淡了很多,不像一開始那么愿意和齊磊膩在一塊兒了。

說是白天要上補習班,晚上也是時來時不來。

這讓齊磊很是埋怨郭麗華,大嘴巴了吧?多瞞兩月多好?

人啊,一旦得到就不知珍惜,簡直卑劣!

當然,生活中的雞毛蒜皮放在以往還能算是精彩,可在98年的夏天真的不足道哉。

因為此時此刻,中華民族正在經歷一場生死考驗。

這是自五十年代之后,中國人民打過的最大、最硬的一場戰爭。

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參戰近30萬人,民兵預備役更是高達500萬人,戰場范圍波及大半個中國。

100多位將軍親臨一線指揮,師團級軍官高達5000多位。

僅長江沿線,就有60多位將軍坐鎮一線,兵力部署也僅次于解放戰爭渡江戰役的規模。

這場戰役名叫——抗洪搶險!

自六月下旬開始,由嫩江流域率先發難,爆發150年來最大的一次全流域洪災。

直至七月下旬,已經連續兩次危及警戒水位,并醞釀著第三次更加兇險的沖鋒。

受嫩江影響,松花江流域災情亦不容樂觀。

龍江省,包括省城哈市皆在洪災波及之下。

老哈市人都應該知道,這一年,用沙袋壘起的堤壩已經退到了防洪紀念塔下,情況萬分危機。

而遠在南方的長江沿線,也同樣經歷著比北方更為嚴峻的洪災威脅。

最大的一波洪峰雖然還沒有到來,可是無論電視還是廣播,鋪天蓋地皆是災情。

解放軍戰士們日夜堅守大堤,真的是用命在筑起一道長城,用命在圍堵著滔天洪水。

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齊磊的那些胡鬧都已經微不足道。

現在的主題只有一個:就是上下一心,共赴艱難!

而主角,無疑是奮戰在抗洪一線的解放軍指戰員們。

反倒是他那篇上了省報的作文,更有機會成為振奮一個時代的強心劑。

....

如果用重生者的眼光來看,國人意識的覺醒,大致可以分為三個浪潮:

第一次是,97年到01年這個階段。

香港回歸、98抗洪、索羅斯狙擊港元的失敗,讓一部分國人意識到祖國正在強大。

而99年的南聯盟、01年的“81192”,又讓那些向往西方的人們有所驚醒。

但是,這種思維還不是主流的。畢竟,這個時期公知還是褒義詞,帶路黨也沒有名詞解釋。

總的來說,除了官媒,唱衰祖國的聲音大有人在,而且甚囂塵上。

第二次是,08奧運、汶川地震,讓國人以及世界看到了中華民族的復興。

自08年之后,大多數國人已經不再懷疑,祖國終將有一天超越前人,再現輝煌。

這個時期的公知帶路黨,依舊活躍,但是已經開始慢慢的轉為側面抨擊,不敢太過囂張了。

第三次,就是抗擊新冠了。

到了這個時候,大多數國人已經相信,我們不是正在復興,而是已經復興。愛國情緒也是無比高漲。

但是在97.98年之前,國人的愛國情緒其實是含蓄的,不敢張揚的。

一來,別人確實比我們強;二來,自己又太弱。

包括我們的人民軍隊,給一些人的印象也沒有后世的高大,甚至有相當一部分不明所以的國人質疑人民軍隊的戰斗力。

很多從這個年代走過來的人大概都聽過一句話:

“現在可不是幾十年前的戰爭年代,都是老爺兵,沒有戰斗力的。”

更有甚者,把抗美援朝、對越自衛反擊戰,歪曲成人海戰術以及我黨的夸大宣傳。

這種思想直到98年的夏天才有所改觀。

當那些稚嫩的面孔跳入洪流,用血肉之軀筑成堤壩…

當一個個年輕的生命定格在二十歲左右的年紀...

當億萬國人在電視機前見證了一場人定勝天的奇跡…

很多人才意識到,解放軍從來都是那個解放軍,不曾有半點褪色!

所以,別看齊磊那只是一篇中考作文而己,卻是正中時事要點。

畢竟當下的新聞媒體引導輿論的角度還是從解放軍戰士入手,主要報道抗洪一線的事跡。雖然震撼,但視角依舊單薄。

對于民間百姓視角的展示,除了喊一喊口號,其實沒有什么實質的成果,更沒有好的素材。

一個初中生,可以在考場上發出這樣的聲音,就已經算是很有新意的新聞點了。

...…

對于省臺來采訪這個事兒,齊磊只對徐倩正面表過態,卻也是含混不清。

身邊的唐奕、吳寧,包括李玟玟他們雖然知道,卻也沒咋咋呼呼的說三道四。

其實不是不在乎不關心,而恰恰相反,是太在乎了,在乎到沒法做出任何正面的評價。

這個時代還沒有普及互聯網,更沒有智能手機。民眾可以開闊視野的渠道,除了報紙,就是廣播和電視。

二十年后的年輕人可能無法理解,從八歲到八十歲,幾乎人人都看新聞聯播、聽天氣預報的生活方式。

這年代,可不是發幾張照片,寫一段文案,請幾個刷子就能曝光在公眾視野之下。甚至有損公德的社會事件被拍到現形,就能成社會熱點的時代。

被省臺采訪,還是正面的教育形象,別說齊磊一個十六歲的小屁孩,就是唐成剛那種成功的企業家也沒有這樣的機會。

唐成剛也只是上過尚北電視臺,之后還得意了好久。

唐奕他們不是沒意見,而是評價不了,更不好拿來開玩笑。

因為太高了,根本摸不著,做夢一樣。

至于齊磊,他雖然經歷了二十年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信息爆炸,對這種略顯刻板的宣傳方式不太感冒。

但是,人在九八,那就得干九八年的事兒,而且要充分發揮重生者的前瞻性。

所以,齊磊很重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為采訪做準備。

只是你咋還不來呢?這都快進八月了啊!

......

————————

省臺那邊確實早就應該來了。

省報一登出來,臺里就下了采訪任務,要求龍江夜航欄目的記者去采集新聞素材。

但是,俗話說的好,“好鋼得用在刀刃兒上”,分管龍江夜航的臺領導結合當下的抗洪形式,認為還可以再等等。

畢竟七月初的時候,只是嫩江流域洪峰過境,從全省、全國的大形勢來看,抗洪壓力還不算大,真正的考驗還在后頭。

如果在抗洪形勢最嚴峻、民眾最憂心忡忡的時候將這篇我的祖國推出去,那得是什么效果?

無疑會給省內的抗洪士氣注入了一針強心劑。

這已經不簡單的只是一個新聞熱點的問題,而是配合大環境,帶有政治色彩的宣傳任務。

所以,臺里一直在等。

直到七月底,松花江流域第三次洪峰,也是最大的一次洪峰即將到來,南方長江流域的抗洪形勢也嚴峻起來,臺里覺得,是時候了!

對此,龍江夜航的欄目負責人老秦還把兩個出采訪的記者特意叫到辦公室囑咐了一番。

“形象要積極,報道要正面,必要的時候,稿子可以適當渲染一下。”

言下之意,不管那寫作文的倒霉孩子是混蛋還是王八蛋,你們都得給我往好上面靠,因為這篇報道意義重大。

負責攝像的記者錢小龍是新來的,有點懵。畢竟年輕,不懂官話。

啥意思啊?

而采訪記者叫李春梅,卻是個在省臺打混十來年的老記者了,領導一開口就馬上通透。

“領導放心,一定完成任務!”

心里卻吐槽,又要浪費腦細胞了。

出了辦公室,錢小龍還是不懂,“李姐,老大幾個意思?”

李春梅白了他一眼,“意思就是,讓你采集好圖像素材,剩下的靠姐編!”

“哦。”錢小龍懂了。

回到工位,錢小龍先按照臺里給的聯系方式,撥通了那個叫齊磊的初中生家里的電話。

電話接通,錢小龍簡單說明來意,“下午在家等著,我們大概四點左右到你家,采訪大該要半個小時,父母也要在場。”

“適當組織一下語言....算了,到時候應該說什么,我們會給你稿子,你照著念就行了。”

在錢小龍看來,作文寫的好有啥用?到底還是個小屁孩兒,該說啥,要怎么說,還得看李姐的安排。

結果,搶白加命令式的說了一大通,對面來了句,“下午沒時間。”

“那明天上午。”

“也沒時間。”

錢小龍急了,“小朋友,這是省臺的采訪,請你配合一下。”

“配合啊!”那頭齊磊萌萌噠,“肯定配合啊!”

“后天吧!后天晚上七點,尚北文化街夜市,打這個傳呼。”

報出唐奕的傳呼號,都不給錢小龍反應時間,齊磊把電話就掛了。

那邊李春梅一皺眉,“怎么?不配合?”

錢小龍都要炸了,“這什么玩意?采訪他,他還拽上了!”

李春梅聽了,更是心里苦,完了!

這種采訪對象也不是沒遇到過,總之就是難搞。估計就能用個大頭貼,這讓我怎么編?

李大記者都有列大綱,編一篇小說出來的沖動了。

沒辦法,欄目組領導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就是個混蛋,你也得給我描成個好人。

接下來兩天,李大記者絞盡腦汁,真的編出一個文案出來,算是做足的準備。

當然,一邊編,也一邊把齊磊罵了個狗血淋頭。

倒霉孩子,最是難搞!

......

這邊,齊磊掛了電話,心說,你們可算要來了,老子都準備半個多月了!

馬上把唐奕和吳寧叫過來,“有任務!”

“領導指示!”

“一人寫一篇兩百字的發言稿,關于暑期打工、抗洪搶險,以及解放軍叔叔的。”

“……”

吳小賤瞪了眼:“給你臉了哈!還特么敢給爸爸留作業了呢?”

齊磊無語,“算了,我給你們寫,回頭背下來。”

吳小賤:“爸爸!”

不理這兩二百五,給李玟玟去電話,“吩咐你那幫狐朋狗友,一人一篇兩百字發言稿。”

李玟玟:“因為點啥啊?”

齊磊,“別問,一定要完成任務!明天下午交上來,我檢查。”

“哦。”

李憨憨果然不問了。

掛了電話,還沒想明白咋回事兒,齊磊電話又過來了。

“對了,一人收二十塊錢,明天交給我!”

“啊!?”李憨憨炸了,“老娘掙錢容易嗎?憑啥便宜你個小白臉兒?”

齊磊,“......”

“夏令營費!”

“早說嘛!”

放下電話,李玟玟又琢磨了半天,這才反應過來:

我為啥要聽他的?

……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