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五百四十四章 詩句演化

第五百四十四章 詩句演化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五百四十四章 詩句演化

慕容儀并未伸手去接這幅詩句,而是朝丫鬟看去。

燕姑娘趕緊上前,卷起這幅詩詞。

“此詩必定流傳百世,小女子豈敢玷污,還請白公子收回。”

慕容儀站起來,輕輕欠了欠身,以表歉意。

這個回答,讓白止臉上露出一絲失望,看來這一關他很難拿到第一了。

一共四關,并不著急,詩詞不能拿到第一,下一關還有機會。

將詩詞還給白止,燕姑娘返回二樓,站在慕容儀身后。

“華公子,你乃四大才子之首,今日有幸見到,小女子倍感榮幸。”

慕容儀朝華晨葉看去。

他們應該還是第一次見面,華晨葉很少來到寧海城。

這次突然收到拜帖,不好拒絕,才趕來赴會。

他也想知道,傳說中的絕世佳人,到底長相如何,真的如外界所說,看一眼,不枉此生。

“慕容姑娘太抬舉我了!”

華晨葉苦笑一聲。

“這是我們華師兄所寫,還請慕容姑娘點評一二。”

一名天羅谷弟子拿起桌子上的詩句,伸手一拋,詩句落在空中,呈現在眾人面前。

誰也沒有說話,目光全部落在這首詩上面。

“洞湖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

“天旋地轉回龍馭,到此躊躇不能去。”

慕容儀逐字讀下去,現在氣氛一片蕭瑟,一陣秋風吹過,很多人縮了縮脖子。

這首詩充滿著滄桑。

“好詩,真是好詩啊!”

很多人拍著桌子,白止的詩也不錯,跟華晨葉的這首詩相比,就落入下乘。

同樣是以洞月湖為題,圣主朝朝暮暮情,形容的太貼切了。

多少人對慕容儀心懷愛慕。

月色傷心,夜雨聞鈴聲。

天旋地轉卻躊躇不前,形容對慕容儀心懷愛慕,卻不敢上前,只能放在心里。

一陣陣琴音響起,不知什么時候時候,慕容儀面前擺放一枚古琴。

每個人的情緒,沉寂在琴聲之中。

一曲終了!

眾人這才回悟過來,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

“多謝華公子,這首詩讓我的琴術又精進了幾分。”

慕容儀蔥蔥玉手從古琴上離開,站起來朝華公子納福,感謝他做的這首詩。

“啪啪啪……”

四周響起陣陣掌聲,華晨葉這首詩,征服了很多人。

從慕容儀的表情上就能看出,她很喜歡這首詩。

足足議論了五分鐘,大家這才想起來,柳無邪跟尹京武的斗詩還未結束,只有他們兩人的詩句還未拿出來。

奇怪的是,第一輪詩詞考校,青紅門的邱柏皓沒有書寫,他是四大才子之末,擅長的是畫術。

這一關主動放棄,保存實力,倒也正常。

“尹師兄,我們目的只要贏過柳無邪就行,無需超過華晨葉的詩詞。”

身邊師兄弟示意尹京武不用有心理壓力。

他們拿不拿第一無所謂,只要能贏下柳無邪就行。

尹京武點頭,他們說的沒錯,只要贏了柳無邪,拿到上古靈筍,他就能突破化嬰境了。

拿起桌子上的詩句,飛到空中。

“秋寒賜浴洞月湖,泉水洗凈膚凝脂。”

“回眸一笑百媚生,天生麗質俏佳人。”

七言絕句,字字充滿著調戲。

形容洞月湖的水清澈,用它的水清洗身體,膚若凝脂。

后面兩句更是赤裸裸的拍慕容儀的馬屁,沒想到尹京武的舔功如此厲害。

妥妥的一只舔狗!

算不上驚艷,只能算是一般,可能是華晨葉跟白止的關系,他們的詩句完全蓋過了其他人風頭。

所有人目光看向柳無邪,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展示自己的詩句了。

慕容儀一臉期待。

從剛才書寫的動作,引起天地共鳴,柳無邪這首詩絕對是絕句。

柳無邪不急不緩,拿起桌子上的詩句,輕輕一揮手,紙張飛到了空中。

詩句要比其他人長很多,寫了足足八行。

“高館張燈酒復清,夜鐘殘月雁歸聲。”

慕容儀輕輕念道。

身體突然一怔,朝四周看去,整個人石化在原地。

此刻的畫舫,不就是一座高館嗎,張燈酒復青,讓所有人震驚的是,遠處傳來殘鐘的撞擊聲,應該是某個破敗的廟宇,已經到了休息時間。

一陣陣大雁從他們頭頂上飛過,已經入秋,這些大雁朝南方飛去。

前面兩句,將現場的景象,勾勒的一清二楚。

其他人詩句雖然也勾勒出,大多是形容湖泊,或者是人。

像柳無邪這種,將整個洞月湖,連周圍的寺廟都概括進去,簡直是匪夷所思,他怎么知道一會有鐘聲響起。

大雁拍打著翅膀,消失在洞月湖上空。

“只言啼鳥堪求侶,無那春風欲送行。”

慕容儀繼續往下讀。

前面一句形容這些人是鳥兒,在畫舫上求偶,這一次把所有人都概括進去。

華晨葉似乎明白了,為何柳無邪書寫的時候,引起天地共鳴。

因為他寫的不是詩,而是天地大道,將人,事,物,天地自然都概括進去了。

“洞湖千里沙為岸,白馬津邊柳向城。”

第三段形容洞月湖,洞月湖雖無千里,卻也連綿數百里,周邊都是黃色沙灘,一群白馬正在河邊行走,微風吹動楊柳,跟詩句中的景象再一次重疊。

“莫怨他鄉暫離別,知君到處有逢迎。”

第四段念出來,水幻愣了,身體突然站起來,朝柳無邪快步走過來。

“柳兄……”

水幻有些哽咽。

“妙,真是太妙了。”

這一段形容他在此地見到水幻,知君到處有逢迎。

短暫的分別,只要彼此心里掛念著對方,遲早會有相見的一天。

剛才許多嘲諷柳無邪的那些人,紛紛閉上了嘴巴,他們自認寫不出這么好的詩句。

聽起來一般,仔細回味起來,每一段,每一個字,跟他們現在發生的一切,重疊在一起。

“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

這一段形容天氣,大雁南去,北風呼嘯,大雪降臨。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這一段念完,慕容儀小手突然捂住了嘴巴,一臉驚訝的看向柳無邪。

“好一句天下誰人不識君!”

華晨葉突然吼了一句。

這兩行竟然是寫給柳無邪自己的,符合他現在的心境。

前來寧海城,連一個朋友都沒有,更別提知己。

但是過了今晚,天下誰人不識君。

今晚之后,柳無邪大名,必定揚名寧海城。

每個人都愣了,這是他寫的詩嗎。

慕容儀小嘴微張,她博覽群書,自認閱讀天下書籍,但是今晚,讓她大開眼界。

“六翮飄飖私自憐,一離天寶數十天。”

慕容儀念完,心里一陣酸楚,這一段形容柳無邪此刻心境。

自艾自憐,沒有人理解他的心境,離別天寶宗,已經有數月時間了。

沒有人說話了。

柳無邪不僅描寫了場景,描寫了故人,描寫了自己的處境,抒發了自己的心境。

一首詩里面,居然有這么多的故事。

“丈夫貧賤應未足,今日相逢無酒錢。”

最后一段念完,慕容儀臉上泛著一絲紅暈。

今晚喝了慕容儀的酒,肯定不能付酒錢了。

前面一句,真正的含義,形容柳無邪現在境界低下,遲早有一天,會一飛沖天。

并非真正的丈夫,但是也可以這么理解,難怪慕容儀會臉紅。

現場一片寂靜。

柳無邪詩詞里面沒有一句像慕容儀表白,卻偏偏讓所有人感覺,這篇詩詞打動了慕容儀。

“好詩,真是好詩啊!”

很多人朝柳無邪投過來佩服的眼神,一千來人,并不是人人對柳無邪都有敵意。

處于正常人心里,柳無邪這篇詩句,除了華晨葉的還能抗衡一二,其他人的詩句給他提鞋都不配,完全不是一個等級。

仇恨柳無邪的那些人,自然發出嘲諷聲,認為柳無邪這篇詩句難登大雅之堂。

雙方各執一詞,誰也不肯相讓。

青紅門弟子眾多,加上大旗門的弟子,以及寧海城那些世子,全部討伐柳無邪。

慕容儀是他們心目中的女神,豈能讓柳無邪一個外地人染指。

“什么狗屁詩句,一竅不通,依我看,這一場斗詩,尹京武師兄勝出,大家說對不對。”

賈鳳茂站出來,支持尹京武,認為柳無邪寫的東西狗屁不是。

“沒錯,這篇詩句通篇咬文嚼字,哪有尹師兄來的更直接。”

支持尹京武的那些人,高舉著雙手,集體認為柳無邪這篇詩句太差了。

而且是奇差無比。

只有極少人選擇沉默,他們心里很清楚,柳無邪這篇詩句如果傳出去,必定流傳百世。

支持柳無邪的人太少了,他們不愿意冒著得罪青紅門的危險而力挺柳無邪,只能裝作沒聽到。

孰勝孰劣,大家都不是瞎子。

青紅門的人是瞎子嗎?

當然不是!

他們不愿意承認罷了,一旦承認,意味著尹京武就要輸掉手中的玉如意。

每個人的目光,只好看向慕容儀,由她來評斷,誰的詩句更勝一籌。

而就在這個時候,漂浮在空中的那篇詩句,突然燃燒起來。

誰也沒有見過這種場面,好端端的詩句,怎么會自己燃燒。

沒有靈氣波動,沒有元素激發,完全是自己點燃。

“你們快看!”

畫舫上傳來陣陣驚呼,柳無邪書寫的那些文字竟然從紙張上面飛出來,漂浮在空中。

更加可怕的是,這些文字開始自己排列,不知道朝什么方向發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