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五百四十三章 龍蛇飛動

第五百四十三章 龍蛇飛動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五百四十三章 龍蛇飛動

送上門的寶物,柳無邪豈能不收。

這枚玉如意可不是一般的靈髓,無限于接近靈精的程度,常人看不出來,柳無邪擁有鬼瞳術,可以輕易刺穿玉如意內部情況。

外表面是靈髓沒錯,其核心區域,有個墨綠色的光點,大概綠豆大小,這就是靈精。

靈髓并不稀奇,靈精卻非常罕見。

其質量還在極品靈髓之上,這個尹京武不知道從哪里獲得,估計還不知道這枚靈髓的價值,才會拿出來賭斗。

如果能敲碎表面,吸收里面的靈精,效果不在上古靈筍之下。

“柳無邪,乖乖的交出上古靈筍吧,你還不知道我們尹師兄還有一個外號,人稱小詩仙。”

很多青紅門弟子一副吹捧的口吻,這一場柳無邪必輸無疑。

在場能贏尹京武的人不多,起碼不是柳無邪這種。

眾人的胃口被吊起來,原本很多人對詩詞歌賦沒多大興趣,有人斗詩,效果那就不一樣了。

尹京武周邊那些人自動形成一個圈子,以免寫出的詩句泄露出去。

“華師兄,你不下筆嗎!”

天羅谷那邊,最有希望拿到第一名只有華晨葉。

其他弟子基本都是湊熱鬧的,寫出來的詩句,估計也上不了臺面。

“不急!”

華晨葉微微一笑,閉上了眼睛,誰也不敢打攪。

“白止師兄,你一定要拿到第一名,親手摘下慕容儀的輕紗,最好能把她搞到手。”

邪心殿那邊傳來一陣淫笑。

目前呼聲最高的幾個人,分別是華晨葉,白止,還有青紅門的邱柏皓,而不是尹京武。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多數人開始下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好詩,好詩……”

“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好詩,真是好詩啊!”

那些寫好的天驕,紛紛將詩句展現在大家面前。

“還請慕容姑娘指點一番!”

一名青紅門弟子站起來,拿起手中的詩句,請慕容儀點評。

大量的目光朝那邊看去,慕容儀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愿我如狼君如狐,夜夜流光相白首……”

周圍的人將詩句念出來,隨即引發一場哄堂大笑。

這是表明心跡的一首詩啊!

公然向慕容儀示愛,還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

“彭立,這首詩寫的太好了,好詩啊!”

很多人一副打趣的口吻,公然調戲慕容儀,他還是第一人。

愿我如狼君如虎,意思自己化為野狼,慕容儀則是銀狐,野狼配銀狐,夜夜流光相白首,也可以理解夜夜笙歌。

慕容儀秀眉微蹙,這種詩句聽起來沒問題,卻充斥一股下流的氣息。

大家的目光落在慕容儀的臉上,看她如何點評。

“彭公子的詩句很押韻,如果把它們換成‘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我想詩意更貼切一些。”

慕容儀故意說成他的詩句很押韻,而不是詩句很不錯。

這是兩個概念,押韻可以詞不達意,只要韻味對上就行。

上好的詩句,不僅要押韻,還是詞意都要對上,才算上乘。

眾人愣了,沒想到慕容儀簡單修改幾個字,不論是詞還是意,提升好幾個等級,變得更加高雅。

星伴月,夜夜流光相皎潔,不正是此情此景嗎。

天上的大月照耀整個洞月湖,星光點點,形成一幅繁星伴月的一幕。

“好詩,慕容姑娘指點的太好了!”

四周響起熱烈的掌聲,彭立的詩逐漸被人忘在腦后,相比起慕容儀修改過的詩句,他的詩簡直是臭不可聞。

接下來還有很多人請慕容儀指點詩句,每一次都能一針見血的指出問題所在。

令眾人對慕容儀的態度,越發恭敬。

柳無邪也暗暗吃驚,還真是一個奇女子。

不僅精通極樂音經,又懂得讀心術,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這種女子可不多見。

大多都是打醬油的,寫出來的詩句,實在是不堪入目。

眾人的目光,逐漸落在尹京武身上,他跟柳無邪之間,還有一場斗詩。

邪心殿的白止,這才開始動筆,其他人已經寫完了。

天羅谷的華晨葉猛的睜開雙眼,手持毫筆,揮灑自如,一個個漂亮的字體,猶如劍走偏鋒,躍然于紙上。

寫完之后,猛的吐出一口氣。

一氣呵成!

每一個字,猶如龍飛鳳舞一般。

“好字!”

周圍天羅谷弟子紛紛鼓掌,詩句暫時不宜泄露,等其他人寫完之后,再公布出來。

白止這邊筆走游龍,每一個字落下去,紙張發出沙沙的響聲。

尹京武也寫的差不多了,這些人都是絕對的佼佼者,最有希望獲得第一名。

只有柳無邪,悠閑的看著湖面,心思居然不在寫詩上。

“下雨了!”

不知誰說了一句,天空下起了蒙蒙細雨,配合此情此景,如同詩情畫意一般。

白止突然拿起筆,在原有的詩句上,又修改了幾筆,應該是臨時有感。

“柳無邪,我們都寫完了,你還磨蹭什么!”

大家有些不耐煩了,柳無邪一直沒有動筆,所有人都在等他。

這才收回目光,視線落在桌面的白紙上。

并未拿起筆,而是輕輕研磨。

上好的硯臺,經過研磨之后,黑色的液體,出現在硯臺中間位置。

做好了一切,柳無邪這才拿起毫筆。

沒有人在乎柳無邪寫什么,催促他快點完成而已。

在所有人看來,柳無邪今天輸定了。

因為他們都看過尹京武的詩,非常的絕妙,想要贏他不容易。

只有一個人,目光一直默默的注視柳無邪,那就是慕容儀。

絕美的眼神,隨著柳無邪的手腕而移動。

每一個字,蒼勁有力,筆鋒劃過紙張的時候,傳出淡淡的撞擊聲,力透紙背,重一分紙張就會碎裂,輕一分達不到入木三分。

猶如筆走龍蛇,矯若驚龍,每一個字,宛如龍飛鳳舞,這才是真正的鐵畫銀鉤。

手法行云流水,沒有任何拖泥帶水,每一字仿佛在腦海中錘煉了千萬遍。

開始的時候沒有人在意,大家的目光,大多看向慕容儀,欣賞她絕世容顏。

雖被輕紗遮面,不妨礙大家觀看。

發現她一直默默注視柳無邪,大家這才將目光轉移到柳無邪身上。

“好精妙的筆法!”

還不清楚柳無邪寫的是什么,但是他的手法,讓人眼前一亮。

每一筆落下去,仿若渾然天成。

“你們看他四周!”

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在柳無邪周圍,形成一股股氣流,像是一個個文字,漂浮在柳無邪頭頂上,不斷的盤旋。

說不清楚這些是什么字,因為它們在不斷的改變形態。

“龍蛇飛動,他竟然演繹出來天地異象!”

華晨葉發出一聲低呼,這是詩道最高境界了。

寫詩的時候,最高境界引起天地共鳴。

柳無邪居然做到了,簡直是不可思議。

剛才嘲諷柳無邪的那些人,紛紛閉上了嘴巴了,像是吃進去一個臭鴨蛋。

那種滋味,不言而喻。

慕容儀眼神之中,散發出一道精光。

“這不可能,是不是搞錯了,看他歲骨還不到二十歲,怎么可能引起天地共鳴。”

很多人不服氣,認為這只是巧合。

一手好字,需要長年累月不斷的錘煉,而非一朝一夕之功。

這跟修煉武技一個道理。

沒有人可以在一天之內掌握一門極其高超的武極。

書法也是如此。

“可能他走了狗屎運吧!”

不得不承認,柳無邪書寫的時候,絕對有一代大師風范,整個人沉寂在自己的世界當中。

臉上表情不再是青澀,而是一抹凝重,像是老成持重的長者。

當最后一個字落下,環繞在柳無邪身邊的那些氣流,瞬間化為霧氣,消失的無影無蹤。

柳無邪渾然不覺,輕輕的放下毫筆,他的詩詞寫完了。

大部人詩詞都已知曉,經過慕容儀點評。

只剩下寥寥幾人,還未公布。

“慕容姑娘,還請指點一二!”

白止站起來,拿起桌子上的詩句,伸手一拋,漂浮在空中。

相隔數千米,利用神識都能看到一清二楚。

岸邊那些人遲遲沒有離開,越聚越多。

“君問歸期未有期,洞月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周圍那些人逐字逐句的念出來。

聲音很大,傳遍畫舫每一個角落。

“好詩,真是好詩啊!”

不論是畫舫,還是洞庭湖邊,都在贊嘆這首詩。

不論是人,還是景,形容的非常貼切。

尤其是第一句,隱含的詢問慕容儀,兩人什么時候才能相會,第二句更是以洞月湖為題,天空又下起了蒙蒙細雨。

此刻正是秋天,湖水上漲,正好印證了洞月夜雨漲秋池。

第三句更是擺明了心跡,何當共剪西窗燭,這是雙休雙飛的意思啊。

最后一句則是押韻,一起賞景賞雨。

今晚大多的詩句,基本都是像慕容儀表白。

如此絕世佳人,加上神秘的一品軒,誰能娶到,豈不是可以跟十大宗門平起平坐了。

難怪這么多人趨之若鶩。

一品軒背景強大,而慕容儀又是一品軒的主人,加上驚艷的容貌,沒有人能抗拒。

“白公子不愧是寧海城四大才子之一,寫的很好!”慕容儀連連稱贊,跟其他人相比,起碼他寫地不是很露骨。

“能入慕容姑娘的法眼,是我的榮幸!”

白止微微彎腰,漂浮在虛空上的詩句,落在慕容儀的桌子上。

如果收下,代表接受他的愛慕之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