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身世

第二百一十三章 身世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二百一十三章 身世

坐在床上,屋子里面一塵不染,離開這么久,一點變化都沒有。

院子里面的花花草草,一直有人前來打理。

站在院中,梭羅樹要比他離開之前,又長高了一大截,這里充滿太多的回憶。

以后回來的時間一定越來越少,甚至徹底告別,大燕皇朝終究要離開,等結束秦史的事情之后,柳無邪就要進行未來的道路規劃了。

“無邪,我拿了些酒水過來,陪我喝幾杯!”

徐義林的聲音在院子外面響起,柳無邪收回意識,雙眼恢復古井不波。

打開院門,岳父手里拿著一壇酒,還有一個燒雞。

“岳父大人,您身上的傷沒事了吧!”

請岳父坐下,冬天已經過去,梭羅樹葉遮天蔽日,淡淡的星光照射下來,燒雞跟酒水放在石桌上,徐義林正要替柳無邪倒酒。

“我來!”

接過岳父手中的酒壺,柳無邪給兩個杯子斟滿。

一起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無邪,我記得從你記事開始,我們還是第一次坐下來喝酒吧。”

放下酒杯,徐義林拿起酒壺,替柳無邪斟滿。

“以前不懂事,讓岳父大人操心了。”

以前的所作所為,柳無邪每次見到岳父,像是耗子見到貓一樣,躲都來不及,怎么可能一起喝酒。

“你長大了,滄瀾城太小,大燕皇朝池子也不夠大,你是真龍,遲早會一飛沖天,我能做的,不能拖你的后退,天高任鳥飛,你的舞臺不屬于大燕皇朝,而是更廣闊的世界。”

徐義林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很多,自己喝了一杯,情緒有些低落。

“外面的世界再大,家只有一個。”

柳無邪端起酒杯,直接倒入口中,辛辣的味道,猶如一團火焰,順著他的嗓子進入身體,一絲酒意涌上心頭。

“好,有你這句話,我把雪兒交給你也放心了。”

徐義林倒滿酒后,站了起來,柳無邪跟著一起站起來。

他跟徐凌雪之間的事情,柳無邪一時半刻,也不知道該如何相處,只能順其自然。

以前產生的隔閡跟矛盾太深了,最近幾個月徐凌雪對他的態度雖然改變了很多,想要徹底接受他,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岳父大人,你來找我不是說這些吧。”喝完杯中的酒,柳無邪問道。

一起坐下,氣氛有些壓抑,岳父突然來找自己,絕對不是說這些話,一定還有重要的事情。

“無邪,本打算你跟雪兒成婚之后就告訴你,后來發生一系列的事情,一直耽擱至今,現在你已經長大了,該讓你知道了。”

徐義林身上酒意全部消失,臉色變得鄭重無比。

到底是什么事情,讓他如此凝重,真氣運轉,酒氣消失,柳無邪聚精會神看著岳父,難道徐家發生大事了。

“岳父請說!”

柳無邪能猜到,這件事情一定很重要。

“你父母并非故意拋棄你,而是被人抓走了。”

徐義林剛一說完,柳無邪噌的一聲站起來,父母被人抓走了,而不是故意將他拋棄?

“你說什么!”

小時候一直認為,父母故意將他拋棄,才會導致他性格大變,卻沒想到,父母是被人抓走了。

“你父母被抓走的前一天,柳大哥突然把你托付給我,讓我等你到十八歲的時候,才告訴你這些,臨別囑咐,讓你千萬不要去找他們,老老實實在滄瀾城娶妻生子,平平淡淡過一輩子。”徐義林緩緩說道。

柳大哥父母離開的那一晚,外面下著傾盆大雨,一群神秘人將他帶走,幸好提前一天,已經把無邪送到徐家。

柳無邪似乎明白了岳父大人的用苦良心,這些年不論他如何紈绔,一直任其放縱,甚至把最寶貝的女兒許配給自己,只想讓他平平淡淡在滄瀾城過一輩子。

“是誰抓走了他們。”

重生之后,柳無邪接受了這具身體,也繼承了他的情感。

聽到父母被人抓走,心臟猛地抽搐一下,有立即沖出去營救他們的沖動。

這就是血濃如水,身體里面流淌著父母的鮮血。

“這群人實力太強大了,要比今天那群人實力還要強橫一千倍,他們可以騰云駕霧,早已不是凡人了。”

回想起那一晚,徐義林一臉心有余悸,抓走柳大哥的那群人,竟然飛走了。

飛行,對于人類來說,太過遙遠。

真氣化形,僅僅支撐身體而已,無法做到飛行。

“岳父只要告訴我,他們是誰就可以了。”

柳無邪心里很清楚,修為達到一定程度,飛行早已不是夢想,等離開大燕皇朝,著手調查父母的下落。

“我也不清楚,這是你父母留給我的,等你十八歲的時候才能打開,誰知最近幾個發生了這么多事情。”

徐義林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個盒子,放到柳無邪面前,這是他父母留下的唯一物品。

新婚之夜,柳無邪險些死在青樓,后來又遭到萬家跟田家打擊,一樁接著一樁,徐義林差點忘了這茬。

放下東西后,徐義林站起來,轉身離開了院子。

臨走的時候,身體佝僂了很多。

目送岳父大人離開,柳無邪心里百味陳雜,這些年岳父為了報答父母救命之恩,一直遷就自己,此情此恩,他永世難忘。

沒有岳父這些年照拂,可能早就露死街頭。

他欠柳家一個人情,卻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償還,這份恩情大于天。

拿著盒子走進屋里,坐在床上,輕輕撫摸盒子表面,上面雕刻精美的圖案,不像是大燕皇朝之物,這是靈紋。

這些年徐義林從未打開過,一直放在身上。

輕輕打開盒子,里面擺放一枚紫色玉佩,還有一本書籍,以及一枚手絹,上面繡著一些小字。

伸手拿起手絹,平放在手心,借著燈光,這是女人的字跡,用刺繡的方式繡上去,保存幾十年也不會模糊跟腐爛。

普通的紙張,十幾年過去早就爛了。

“無邪,你看到這張手絹的時候,證明你已經長大了,我們對不起你,這么小就把你一個人丟在滄瀾城,不過你放心,我已經托付徐義弟,他會替我們照顧你,切記,不要來找我們,平平凡凡過一輩子,一定要孝敬你的岳父,當年我們來到滄瀾城,跟他結識,他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時間不多了,娘親對不起你,保重!”

后面幾行字繡的歪歪扭扭,應該是意識到了危險來臨,來不及繼續往下說。

放下手絹,柳無邪眼角有些濕潤,將手絹輕輕疊好,放進盒子里面。

拿起巴掌大的玉佩,很精致,正面上雕刻許多看不懂的圖案,像是一只鳥,又像是一團火焰,應該是代表某種勢力,或者是某種象征,暫時還不確定。

反面則是一個柳字,這枚玉佩應該是父親隨身之物,證明父親身份用的。

研究了半天,記憶中搜不到關于玉佩上任何信息,只好放回盒子。

最后拿起那本書籍,沉甸甸的,輕輕翻開,竟然是一套武技。

“奪命刀法!”

這竟然是一套刀法武技,柳無邪一頁跟著一頁翻開。

“難道這是父親修煉的刀法?”

小時候的記憶保存的不多,斷斷續續,偶爾能記起來父親經常修煉刀法時候的樣子,記憶很模糊,只能記住這么多。

父母的畫像,徐家保存了一份,關于父母的模樣,倒是牢記在心。

“好高深的刀法之術!”

柳無邪越看越驚,這套刀法等級非常的高,要比山河劍法高級無數倍,絕非玄階武技,有可能達到了絕品地階,甚至天階。

“太好了,血虹刀法已經修煉到巔峰,缺少一套合適我的刀法,這奪命刀法霸道至極,正適合我修煉。”

合上刀譜,柳無邪閉上眼睛,整理大腦中的信息。

突然得知父母被人抓走,對他內心產生了一定的沖擊。

關于父母的信息,只有這三樣東西,岳父也不知道他們被誰抓走了,想要找到他們,無疑是大海撈針。

總比一點線索都沒有,這枚玉佩就是線索。

走出屋子,大腦在飛速的運轉,奪命刀法一共九招,一招連招一招,招招奪命。

這才是殺人刀法,將殺人技藝演繹到了極致。

刀法快如閃電,需要極強的真氣,才能催動奪命刀,柳無邪的太荒真氣,正好適合。

邪刃出鞘,右手緊緊握住,刀尖四十五度指向蒼穹,這是奪命一式的起手式。

醞釀!

一股無形的氣浪,在他周圍醞釀,卷起地面上的塵埃,屋頂上的瓦礫竟然自己炸開,承受不住刀意的侵蝕。

還未出刀,刀意已經具有攻擊力。

“奪命一式!”

邪刃斬下,只用了一成左右真氣。

猶如一股狂流,順著他的手臂,注入邪刃之中。

隨即!

院子中央出現一條長長的溝壑,不斷的延伸。

經過上次修煉霸拳之后,柳無邪的院落經過特殊搭建,每一塊石料,都堅硬無比,一般的兵器,難傷分毫。

“轟隆!”

一座巨大的石塊,直接炸開,化為無數碎石,射向夜空,隨后化為齏粉,消失的無影無蹤。

刀意消失,柳無邪面前出現一條十米長的溝壑,寬度達三米,這只是用了一成左右的真氣。

全力施展,豈不是要毀滅半個徐家。

“好霸道的刀法!”

看來他還是低估了真武大陸,跟整個大陸相比,大燕皇朝不過滄海一粟罷了。

收刀而立,看著破壞的地面,嘴角浮現一抹苦笑。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