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突破九重

第二百一十二章 突破九重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二百一十二章 突破九重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措手不及。

“無邪,快躲開啊!”

徐義林高聲喊道,血色長刀越來越近,距離柳無邪不過十米之遙。

再不還手,就會死于血刀之下。

“師父,快躲啊!”

藍執事急的都要瘋了,怎么會這樣,師父為何不動了,難道受傷了?

聚集在周圍的那些人也懵逼了,剛才大殺四方,猶如戰神一般。

徐家很多侍衛雙手緊捏,指甲都嵌入肉里,絲毫感覺不到疼痛,他們在高聲的怒吼,希望能喚醒柳無邪。

元鈞嘴角浮現一抹殘酷的笑容,這些年還沒有人能從他這一刀活下來。

血刀釋放出刺骨的寒氣,距離柳無邪的腦袋,只有三米之遙。

斬下的那一刻,一道白色人影出現在柳無邪面前。

“鏘!”

寒光劍抵擋住了血刀,形成一股驚天駭浪,沖向柳無邪。

“翁……”

柳無邪感覺自己耳邊傳來一股熱浪,消失的意識突然回來了。

接著!

一道白色人影直接撞向了他,沒有任何猶豫,身體突然掠出,將白色人影抱在懷里。

“噗……”

鮮血順著徐凌雪的嘴角溢出,承受洗髓境六重全力一擊,徐凌雪受傷嚴重。

柳無邪眼看就要死在血刀之下,徐凌雪出手了,用自己的身體,攔下這一刀。

“你怎么這么傻!”

柳無邪拿出一枚續命丹藥,塞進徐凌雪嘴里,恐怖的真氣涌入身軀,幫助丹藥化開。

血刀的沖擊力,險些震碎了徐凌雪五臟六腑。

修煉玉女心經,徐凌雪的肉身,看似很嬌弱,卻非常強大,僅僅是重傷而已。

換成常人,可能早就死了。

“守護徐家,也有我一份責任。”

徐凌雪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艱難的從柳無邪懷里站起來,身體搖搖欲墜。

畢宮宇趕緊跑出來,扶住了徐凌雪。

“閣主,扶她進去!”

柳無邪目光越來越冷,沒有徐凌雪替他擋下那一刀,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

“無邪,你要小心,那把血刀很詭異,可能會影響你的神智。”

畢宮宇見多識廣,低聲交代幾句,讓柳無邪小心。

點了點頭,沒想到他險些著了道,死在元鈞之手。

刺骨的寒芒,落在元鈞臉上,鬼瞳術施展,穿透他手中的血刀,眼眸更冷了。

“你這把刀,竟然用出生不久的嬰兒鮮血浸泡,抽取他們身體中的一縷先天之氣,這種人神共憤的事情,你都能做出來。”

柳無邪每一個字,帶著無比的憤怒,聲音傳遍每個角落。

“什么!用出生不久的嬰兒浸泡,為了這把血刀,他殺了多少孩子。”

人群炸開了鍋,他們見過可惡之人,也見過十惡不赦之徒,卻沒見過如此邪惡之輩。

用嬰兒的血來煉刀,他已經不是人了,而是魔。

每個嬰兒出生的時候,身體里面都會蘊含一縷先天之氣,元鈞這些年殺死的嬰兒,少說也有一萬多名,抽取他們的鮮血。

日積月累,血刀吸收足夠的血液,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血刀之中蘊含強大的魂魄之力,每一次施展,能攝人心魄,柳無邪剛才不慎,才會著了他的道。

誰會料到,這世間有如此歹毒之人,為了一把兵器,殺死這么多無辜嬰兒。

“小子,你還有點見識,竟然知道我這邊刀浸泡在嬰兒精血中,要不是她替你抵擋一刀,你已經死了。”

元鈞有些可惜,機會只有一次,再想偷襲他,不是那么容易,柳無邪已經有了防備。

“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殺了你,為死去的無辜嬰兒報仇雪恨!”

柳無邪不是什么善人,最起碼的底線還是有的,絕對不會做違背自己的良心的事情。

“就憑你也想殺我,受死吧!”

血刀閃爍,那股神秘力量又出現了。

每個人很是緊張,剛才徐凌雪化解一擊,才僥幸活命,如果再來一次,誰能化解?

徐義林等人一臉焦急,暗暗祈禱,希望柳無邪不要有事。

鬼瞳術施展,那股神秘力量消失了,這是一種魂力攻擊,難怪會讓他暫時失去意識。

“哼,跟我比魂力,你還差遠了,讓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魂力交鋒。”

柳無邪站在原地,并未出手,連邪刃都懶得舉起,眼眸鎖住元鈞的雙眼。

“無邪,你快還手啊!”

畢宮宇也急了,以為柳無邪又被迷惑,失去了神智。

徐凌雪盤膝坐在地面上療傷,已經無法第二次出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柳無邪死去。

沒有理會他們的提醒,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冰冷的笑意。

“鬼瞳術,給我殺!”

魂力形成一股實質,吃了那么多的煉魂丹,柳無邪的魂力,早就做到神識外放,一直沒有施展罷了。

元鈞突然感覺不對勁,隨后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雙手捂住腦袋,在地面上翻來滾去,像是被丟進油鍋中一般。

猶如一枚毒針,刺入他的大腦,隨后失去意識,魂海中傳來那種痛苦,讓他痛不欲生。

“死!”

鬼瞳術擊中元鈞的魂海,邪刃出現了,凌空斬下,直接取走元鈞的腦袋。

吞天神鼎出現,將元鈞的精華全部剝奪,壯大自身,已經無限于逼近洗髓境九重,只差臨門一腳。

自始至終,邵東立都沒出手,像是魔怔了一樣,眼睜睜的看著元鈞消失在他面前。

死無全尸,連尸體都沒留下,徹底消失在天地之間。

解決掉五人,剩下一個邵東立不足為懼。

徐義林一顆心落下來,松了一口氣,徐家侍衛眼中露出一絲暢快,姑爺終于要誅殺這些豺狼,替死去的侍衛報仇。

一步步朝邵東立走去。

每走一步,邵東立就后退一步,靠他一個人,根本不是柳無邪的對手。

“你自己解決,還是由我代勞!”

柳無邪站在邵東立對面,死法由他自己選擇。

“我錯了,不該拿你岳父岳母來威脅你,求求你給我一條生路。”

邵東立突然跪下來,給柳無邪磕頭,誰也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個結局。

他們氣勢洶洶而來,斬殺徐家幾十名侍衛,逼著徐義林現身。

柳無邪的出現,改變了一切。

“錯了?”柳無邪發出一聲冷笑,右手指向躺在地面上那些侍衛的尸體:“你一句錯了,他們就能活過來嗎。”

四周陷入一片沉默,躺在地面上那些侍衛尸體,他們是別人的兒子,也是孩子的父親,無緣無故死在邵東立手里。

一句我錯了,就能彌補所有嗎,讓死去的人如何安息,讓活著的人如何平息內心的憤怒。

“殺了他,把他碎尸萬段!”

一名婦人跑出來,跪在死去的丈夫身邊,哭的肝腸寸斷。

其他侍衛在默默流淚,曾經的兄弟,他們的朋友,永遠的離開了他們。

邵東立面如死灰,知道大勢已去,已經無法挽回了。

“沒想到我堂堂洗髓境六重高手,被逼到這個份上,栽在滄瀾城這種鳥不拉屎的小地方。”

邵東立發出一聲慘笑,他計算的天衣無縫,造化弄人,到頭來卻是一場空。

沒有人回答他,殺人者人恒殺之。

他不來滄瀾城,也不會死。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不能怨天尤人。

邪刃斬下,邵東立的身體一點點干癟,化為一張人皮。

火焰煅燒,人皮消失的一干二凈,不論是肉身還是靈魂,全部消亡,連轉世重生的機會都沒有,柳無邪徹底剝奪了他身體中的一切。

吸收這么多高手,足足積累了一萬多滴液體,全部倒入太荒丹田。

一股狂暴的力量,從柳無邪的頭頂上沖出去,直奔洗靈境九重而去。

三個月前,柳無邪還是廢物一個。

三個月之后,已經達到他們無法企及的高度。

大把的靈石炸開,一百多枚四品丹藥進入身軀,花費了一炷香時間,境界平息下來。

撤去陣法,徐家眾人走出來,沒有人興奮,沒有人歡呼,他們默默的清理街道上的尸體。

“從今天開始,死去的侍衛后人,我會收他們為義子義女,他們的家人我會像自己的家人一樣善待他們,感謝你們為徐家所做的一切。”

徐義林聲音高亢,傳遍徐家每一個角落。

突然間!

很多人放聲大哭,跪在徐家大門外,有此家主,他們雖死猶榮。

柳無邪回到徐家,住進了自己的院子,剩余的事情,交于岳父處理,不用他出面。

跟畢宮宇打了一聲招呼,讓他明天再來找自己,有些事情要交代他。

晚上用餐的時候,柳無邪沒有參加,只有徐義林一家三口,氣氛很沉重。

徐家從家族建立至今,從未損失這么多人,也從未遭遇這么大的劫難。

“雪兒,你跟無邪關系怎么樣了?”

徐義林放下碗筷,沒有心情吃東西,朝徐凌雪問道。

“我也說不出來,他身上好像有很多秘密,不想讓人知道。”

徐凌雪不知道該怎么表達,不像是其他男子,見到她都會露出強烈的占有欲,從柳無邪眼神中看不到,仿佛無欲無求。

路上相處這幾天,她嘗試著去了解他,每次柳無邪都是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很難走進他的心里。

不愿意讓人靠近他,這很不正常。

“無邪長大了,你們之間的事情,還需要你們自己去解決,他是好孩子,可能是小時候受到了打擊,突然開竅,才會變成這樣。”

徐義林只能這樣安慰徐凌雪,有些事情,他也不好干預太多。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做父母的只要尊重他們的意見就行。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