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九十二章 破綻百出

第九十二章 破綻百出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九十二章 破綻百出

散功液的效果,每個人心里很清楚,這些年利用散功液殺人,可謂是無往而不利,從未失過手。

他們才敢放心大膽的在此地攔截柳無邪,只要柳無邪吞服散功液,很快就會淪為他們手中的羔羊,任由屠殺。

整整一壺酒,柳無邪喝的一個底朝天,桌子上的菜肴,吃的杯盤狼藉,滴點不剩,那可是一整瓶的散功液啊!

常人吞服一滴,就會渾身無力,真氣散盡。

難怪他們會露出如此吃驚之色,到底柳無邪是一個什么樣的怪物。

“你早就知道酒里有毒?”柏云問道。

從柳無邪語氣中不難聽出,他早就知道酒里有毒,依然將酒水喝下去,難道他提前服用了解藥?

“只能說你們的扮演太差勁了,一點專業水準都沒有。”柳無邪掃了一眼他們,露出一絲鄙夷。

五人相視一眼,他們扮演的角色,已經惟妙惟肖,到底哪里出現了問題。

“你從進來的時候,已經識破了我們的身份?”中年男子很不情愿的問道。

柏云還有兩名莊稼漢以及店小二的目光,齊齊落在柳無邪臉上,等待他的結果。

為了模仿今天這一幕,他們提前做了好多天準備,一切計算的天衣無縫,怎么會有破綻。

“真要我說?”柳無邪也不著急殺他們,一副嘲弄的語氣。

“要死總要讓我們死個明白!”中年男子心里很清楚,以他們五人實力,根本留不住柳無邪。

只想在臨死之前知道他們到底錯在哪里。

“第一破綻,小二肩膀上的毛巾,上面的油污顯然是才涂抹上去不久,制造成臟乎乎的樣子,這種地方,擦桌子的毛巾一般都是呈灰褐色。”

這種小細節,柳無邪都看的一清二楚。

站在柜臺前面的小二拿起手中的毛巾,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柳無邪說的沒錯,毛巾的質量很新,臨時涂抹上去一些油污,看起來臟兮兮的,跟真正擦了好幾年的毛巾,有很大的區別,起碼味道就不對。

“第二,這三名莊稼漢,看似在聊著種莊稼的事情,你們也不看看現在什么時節,這是冬季,這時候的莊稼漢,應該早就休息了,這么大的破綻,難道你們不清楚嗎?”

此話一出,剩下兩名莊稼漢,臉上冷汗直流,他們真沒想過這些細節,難道冬天就不種莊稼了嗎?

只有一種可能,他們不是真正的莊稼漢,并不知道春天播種,秋天收獲。

看似很小的細節,從柳無邪口中說出來,那就是破綻百出。

“還有你,以為穿著白色長袍,裝作風塵仆仆的樣子,就能蒙混過關,你的鞋底上,塵土不染,我要是沒猜錯,你一定有潔癖吧,只有你一人坐在一張桌子上,顯然不愿意跟他們待在一起。”

突然轉過身子,看向白衣青年,如果真是風塵仆仆,鞋底上應該沾滿了泥垢,而他的鞋底很干凈,又是一處破綻。

柏云像是見了鬼一樣,往后退了一大步。

他的確有潔癖,不喜歡跟其他人坐在一起,這都能看出來。

“這些我都能忍,最大的破綻,卻是你們兩個。”

柳無邪突然看向中年夫婦,臉上露出一絲不能忍的表情。

剛才說的那些,都是小細節,一般人不會在意,誰規定莊稼漢冬天不能在酒樓喝酒了,也許小二肩上的毛巾是才換的也不一定,這些破綻只能讓柳無邪懷疑。

“我們?”中年男子露出一絲疑惑。

“沒錯,就是你們!”柳無邪指了指他們兩個:“你們的衣服明顯不搭配,應該是臨時搶來的吧。”

果然,柳無邪話音一落,中年夫婦身體一晃,差點一頭栽倒。

“最可恨,你們搶來的衣服也不打緊,最起碼換雙差不多的鞋子吧。”柳無邪不想在說下去了。

兩人低頭看了一眼,他們腳上的登天靴還沒來得及換,只露出半截鞋面,依舊被柳無邪看穿。

“我們栽的不冤!”中年男子一臉頹廢。

他們自認為毫無破綻的計劃,在柳無邪眼里,卻是破綻百出。

柳無邪一直陪著他們演下去,只想知道,暗中還有沒有埋伏。

“那散功液又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會沒有中毒。”柏云問道。

他是用毒行家,這次所有的計劃,都是柏云親手制定,他們幾個負責配合。

“你們想知道?”柳無邪突然笑瞇瞇的問道,六人一起點頭:“可是你們沒有機會知道了。”

他的身體異于常人,這點毒素輕易就被吞天神鼎給吸收了。

在劇毒的毒藥,都毒不死柳無邪,何況是散功液這種垃圾貨色。

就算沒有吞天神鼎,以柳無邪的手段,輕松就將毒素逼出來,不屑于告訴他們而已。

“我們走!”毫不遲疑。

中年男子一聲冷喝,六人第一時間朝外面掠去。

白衣青年破窗而出,兩名莊稼漢直奔門外,小二嘰里咕嚕朝外面后堂跑去,中年夫妻則是逃向另外一座窗戶。

分為四個方向逃走,逃生的概率極大,柳無邪畢竟只長了兩條腿,不可能分開四個方向追殺他們。

“想走!”恐怖的殺意,迸射而出。

短刀陡然出鞘,整個屋子被無盡的刀氣所覆蓋。

突破先天五重境,真氣更是渾厚,一道長長的刀氣,直逼白衣青年。

后者嚇得魂不附體,身體想要躲避,剛要閃開,刀氣刺穿他的身體,將他釘在遠處一株大樹上。

一刀連著一刀,柳無邪依舊站在原地,恐怖的刀氣,攜帶令人窒息的刀意,席卷方圓數千米。

“嗤嗤!”

兩名莊稼漢剛逃出去百米,就被刀意鎖住,身體無法動彈,眼睜睜看著刀氣撕開他們的胸腔。

中年夫妻嚇得差點尿了褲子,拼了命的朝遠處密林逃去,恨不能爹娘給他們多生兩條腿,柳無邪太可怕了。

“哼!”

一聲冷哼,短刀舉起,狠狠的劈砍下去,遠處地面快速裂開,形成一條通道,直奔中年夫婦身后。

“咔嚓!”

兩人剛要進入密林,身體傳來咔嚓聲,被柳無邪劈出兩段,兩人身體一起倒下,血水橫流。

腳步一點,化為一抹殘影,柳無邪追上店小二,必須要留下一個活口,知道是誰設的局,在半路殺他。

穿過后堂,地面上躺著兩具尸體,用繩索捆綁住,嘴里塞著破布,身體還有一絲余溫,應該是才死不久,正是開這間酒館的老夫婦,身上的外套不見了。

柳無邪剛到的時候,他們應該還沒死,做好了飯菜之后,店小二才將他們殺死。

“該死!”

柳無邪雙眸釋放出驚天殺意,為了殺他,連無辜的人都不肯放過。

穿過后堂,店小二已經跑進密林之中,像是狡猾的兔子。

七星步伐施展到極致,不殺他們,難消心頭之恨,無辜的人因他而死,只有殺了他們,才能替這對老夫婦報仇雪恨。

雙方距離越來越近,對方是洗靈境,速度遠不如柳無邪。

盞茶時間,兩人差距只有十米之遙,店小二突然停下來,手中菜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柳無邪,我知道你想問是誰要殺你,你在往前一步,我立即自盡。”

知道逃不掉,店小二打算自盡,也不肯泄露到底是誰想要殺死柳無邪。

“在我面前,自殺都是一種奢望!”柳無邪很生氣。

鬼瞳術悄無聲息施展,無盡的魂力沖入店小二魂海,后者發出一聲慘叫。

手中菜刀咣當一聲跌落在地面上,雙手捂在腦袋,一臉痛苦。

廢掉他的修為,像是死狗一樣趴在地面上,魂海中的痛楚,持續了十個呼吸時間,慢慢減輕,柳無邪并沒有直接洞穿他的靈魂。

“現在可以說了,是誰想要殺我。”短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不說,立即砍下他的腦袋。

“殺了我吧!”店小二倒是一條漢子,悍不畏死。

“想死,沒那么容易,那對老夫婦跟你們無冤無仇,為何要殺他們。”

柳無邪手指摁在他的后背上,一股鉆心的痛苦,襲遍店小二身體,如同渾身痙攣,痛得他在地面上打滾。

“我說,我說,是城主大人派我們來的!”

那種鉆心的痛苦,沒有人可以承受,當日周虎有幸遭遇一次,很快就招供了,連石破軍統領都受不了,何況是小小的武者。

聽到這個消息,柳無邪并不覺得意外,果然是齊恩石搞得鬼。

“齊恩石,果真是你!”嘴角浮現一抹冰冷的笑意。

短刀一劃,店小二一臉解脫。

轉身回到鎮子,將酒樓老夫婦好生安葬,至于城主府派來的這些人,直接丟進深山野林,交予妖獸處理便是。

天色不早了,繼續上路,接下來幾天,估計都不會平靜。

齊恩石想要殺他,薛家也想要殺他。

“倒要看看,你們還有多少手段!”

加快了速度,電閃流星,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爭取在帝國學院招收學員之前趕往帝都城。

去晚了又要等一年。

他跟薛家只有一年之約,今年務必進入帝國學院,才能獲取更多資源修煉,突破洗靈境,乃至洗髓境。

柳無邪離開鎮子不久,一座民房里面,走出來一名身穿紫色長袍男子,從懷里拿出一枚竹筒,突然拉開引子,一道火光沖天,相隔數十里,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