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九十一章 散功液

第九十一章 散功液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九十一章 散功液

徐義林沒有親自出來相送,而是站在徐家內院屋頂上,望著柳無邪的背影。

“孩子,你已經長大了,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說完,兩滴眼淚,從徐義林眼角滑落。

這個大男人,很少在外人面前表現出如此脆弱的一面。

徐凌雪離開的時候,他表現的很平淡,為何柳無邪離開,他心里像是失去一塊什么東西似的,情緒很低落。

“柳公子,等等!”

穿過兩條街道,身后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雷濤快速跑過來,手里還拿著一個瓷瓶,累的氣喘吁吁。

“還好沒來晚,這是閣主讓我給你的,他連續好幾天煉制,終于煉制出來十枚金靈丹,這些讓你帶著,以備不需之用。”說完將瓷瓶遞到柳無邪手里。

十枚金靈丹,雖然沒有出現丹紋,卻顆顆圓潤,每一顆代表畢宮宇的心血。

這五日時間,畢宮宇全力煉制丹藥,尤其是金靈丹,他嘗試十幾次,終于摸到了訣竅。

“替我謝謝閣主!”柳無邪也沒客氣,收起瓷瓶,朝雷濤抱了抱拳,朝城門趕去。

穿過城門,迎著朝陽,柳無邪大步前進。

前方等待他的又是什么呢?

一日后!

一座無名小鎮,柳無邪找到一處酒樓走進去,趕了一天的路,實在是口渴,肚子也很餓。

薛家會不會在路上設下埋伏,柳無邪也不清楚,還是小心為妙,一路上走的全部是官道,晚上很少趕路。

柳無邪還未坐下,小二就跑上來:“客官,要些什么?”小二很是熱情,左肩上搭著一塊白色毛巾,上面沾滿了油污。

鎮子不大,只有這一座酒樓,柳無邪沒有別的選擇,只要能吃飽就行,倒不是太在乎。

“給我挑幾樣簡單的上來就行,我還要趕路!”

說完坐下來,身無旁物,隨行的東西,都放在儲物袋中。

小二忙碌去了,柳無邪目光這才打量四周。

說是酒樓,其實只有一間屋子,擺放四五張桌子。

在他右側的桌子上,坐著一男一女,像是夫妻兩人,歲數都不小了,男子在埋怨女子,說她走路太慢了,女子則是哭哭啼啼。

左側是三名普通人,一副莊稼漢模樣,在他們旁邊,還放著種莊稼的把式。

后面一張桌子,坐著一名青年人,衣著較為干凈,看著像是趕路的,卻又不怎么像,因為他的鞋子很干凈。

就這樣一副奇怪的畫面,莊稼漢聊著今年的收成,夫妻二人則是嘀嘀咕咕。

沒過多久。

小二手托著盤子,端上來三樣炒菜,熱騰騰的,還有一壺小酒,一碗裝著靈米制成軟糯可口的香噴噴米飯,放在柳無邪面前,令人食欲大開。

這可不是一般的米,而是靈米,用靈雨澆灌而成,里面蘊含極強的靈性,修士吃下去,不僅可以強身健體,還能益壽延年。

“公子請慢用!”放下酒菜后,小二很快退下去。

拿起酒盅,輕輕倒滿,端起桌子上的杯子,欣賞著快要溢出的酒水,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冰冷的笑意。

奇怪的是,柳無邪端起酒杯的那一刻,酒樓突然靜下來。

中年夫妻不在發牢騷,莊稼漢停止聊天,連身后的白衣青年,肩膀微微動了一下。

這些都逃不掉柳無邪的耳目,他們每一個人的表情,盡收眼底。

酒杯就放在嘴邊,遲遲沒喝下去。

左邊的三名莊稼漢似乎有些不耐煩的樣子,繼續聊起了天,有些口不對心,在敷衍對方了事。

右邊的中年夫婦,相互又開始埋怨起來,無非一些雞皮蒜毛的小事。

身后的白衣青年,右手突然垂下來,放在靠里一側,柳無邪看不到具體情況,肩膀輕輕動一下,還是能判斷出來。

端起酒杯,突然一飲而盡。

“好酒!”放下酒杯,大聲喝了一句。

“好你個柳無邪,你終于落入我們的手里了!”

右側中年夫妻嗖的一聲竄起來,從桌子底下抽出兩把長刀,直奔柳無邪,卻沒有出手。

站在柳無邪三米外,手中長刀發出明晃晃的光澤,在陽光的照射下,有些刺眼。

“你們別愣著了,都一起站起來吧!”輕輕放下酒杯,柳無邪朝左側三名莊稼漢還有身后的白衣青年說道。

讓他們別裝了,都趕緊站起來吧。

“你怎么知道我們是一伙的!”三名莊稼漢站起來,臉上的表情,顯得很猙獰。

從莊家把式里面,抽出各種奇形怪狀的兵器,守住出口,以免被柳無邪逃走。

身后的白衣青年,緩緩站起來,從桌子底下抽出一把三尺青鋒,儲物袋不是人人都擁有,許多時候,東西還是需要隨身攜帶。

“你們是薛家的人還是城主府的人?”柳無邪橫掃一圈,目光落在中年夫妻身上。

他們兩人才是領導者,實力最強,年紀最大。

“小子,到了陰曹地府再去問吧,你沒有機會知道了。”中年男子陰惻惻的說道,嘴角浮現一抹殘忍的笑容。

三名莊稼漢跟著一起大笑,身后的白衣青年面無表情。

手持兵器一步步逼近,他們不敢貿然出手,像是在等著什么。

“你們以為這點毒就能殺我,太小看我了。”柳無邪端起酒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臉上堆滿了笑容。

中年夫妻臉上笑容突然定格住了,表情有些僵硬,柳無邪如何知道酒里有毒。

不僅酒里有毒,菜里也有毒,靈米里面也有毒,每一樣里面,都下了毒藥,不論柳無邪喝酒還是吃菜,都會中毒。

“你……你怎么知道酒里有毒!”中年男子有些緊張。

柳無邪的本領,他們很清楚,單憑他們幾個人的實力,很難誅殺柳無邪,只能通過下毒的方式。

三名莊稼漢捏緊了手中兵器,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放心吧,這是我精心調配的散功液,就算是洗靈境吞下去,不出盞茶時間,也會全身無力,功力散去。”身后的白衣青年冰冷的說道。

名字聽起來倒是挺唬人的,至于效果,暫且不得而知,還沒到一盞茶時間。

柳無邪還在自斟自飲,夾起一塊熟肉,放入口中,吃的津津有味,連站起來的意思都沒有。

他們六人,就這樣守在四周。

小二站在遠處,手里拿著一把菜刀,伺機而動。

酒足飯飽,柳無邪拍了拍肚子,打了一個飽嗝,這才懶洋洋的站起來。

“柏云,到底怎么回事?”中年男子朝白衣青年問道。

這都過去一盞茶的時間了,柳無邪看起來沒什么太大的變化,還是生龍活虎,事情有些詭異。

“他在裝腔作勢,故意裝作沒事的樣子,想要蒙混過去,我們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叫柏云的青年認為柳無邪已經成了強弩之末。

故意裝作沒事人的樣子,真氣早就散盡了。

酒菜里面,他可是整整下了一瓶散功液,就算是一頭洗靈境妖獸,這時候也該倒下了。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再不出手,我可要走了!”

柳無邪懶得跟他們廢話,該出手就出手。

說完真的朝外面走去,三名莊稼漢瞬間攔上來,阻攔柳無邪離開。

“老六,你出手,試試他的真氣到底散沒散去!”中年男子吩咐道。

叫老六的男子走出來,手中拿著一把砍柴用的鐮刀,從身后抽出來,朝柳無邪的腦袋狠狠砍下去。

這要是砍中,腦袋不掉下來,也會割斷脖子。

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勢,不給柳無邪反擊的機會。

武者失去真氣,跟普通人無異,就算是后天境,都能輕易將柳無邪殺死。

鐮刀發出急速的破空聲,三米左右的距離,眨眼即到。

老六的實力不低,可是洗靈境五重,放到滄瀾城,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薛家要殺他,不可能派洗靈境,最少也是洗髓境強者。

所以柳無邪猜測,他們這些人,并非薛家派來,而是另外想要殺他的仇人。

到底是誰,暫且還不得知。

越來越近,柳無邪已經感到刺骨的寒意,依舊站在原地沒動。

中年男子嘴角終于露出一絲笑意,可以肯定,柳無邪的真氣,全部消失,剛才的樣子,果然是裝腔作勢。

身后白衣青年收起三尺青鋒,輪不到他出手了,柳無邪很快就會死在鐮刀之下。

鐮刀在柳無邪的眼眸之中,一點點放大,瞳孔突然一縮,右手摁在儲物袋上。

一縷恐怖的寒芒,從儲物袋中爆射而出。

短刀早就按奈不住了,隨時等待出鞘。

寒芒一閃而逝,仿佛從未出現過,快的讓人連眨眼的功夫都來不及看,就已經消失。

叫老六的男子突然定住了,像是被人施展了魔法定身術,一動不動。

手中鐮刀依舊保持了出擊的姿勢,為何停下了?

“老六,怎么回事?”中年男子問道。

在場每個人,誰也沒有看清柳無邪出刀的軌跡,就感覺眼前閃過一道亮光,并無異常。

“滴答滴答……”

一滴滴鮮血,順著老六的脖子流下來,滴落在老式的木質地板上,化為一朵朵奇怪的血花。

老六想要說什么,卻一個字吐不出來,他的喉結,被柳無邪的短刀徹底切斷,變成了啞巴。

中年夫妻相視一眼,從彼此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抹恐懼,到底發生了什么。

“你……你竟然沒有中毒!”

已經超過一盞茶時間,柳無邪還是生龍活虎,一刀斬殺老六,只有一種可能,散功液對他沒有任何用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