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五十六章 破畫

第五十六章 破畫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五十六章 破畫

肖明義買到這幅畫,稍加參悟,領悟里面武道意志,修為將會提升一大截。

聚集過來的幾名青年男子,發出恭維聲,一百萬金幣不是人人都能拿得出來,他是云嵐親傳弟子,論財富,在場還真沒幾個人超過他,包括杜明澤。

“恭喜肖兄,買到狂老真跡,運氣太好了。”

萬一春捧著臭腳,狂老本就是禪城之人,這幅畫又是以太行山脈為背景,這是真跡無疑

“客氣客氣,這次如果不是來到禪城,就要白白錯過這樣的大好機會。”

肖明義洋洋得意,這幅畫掛在這里時間不長,應該沒有識貨之人,就算有識貨者,一百萬金幣,足以攔住九成九修士。

一陣恭維聲當中,一道突兀的聲音,打斷了他們。

“小子,你說什么,膽敢說狂老的畫是破畫,你可知道,狂老在禪城人心目中的地位。”

薛仇一聲厲喝,語氣極其不善,狂老雖以駕鶴西去,但是他的后人還在,就在禪城,還是禪城第一大家族,地位非凡。

侮辱狂老的畫,等于羞辱狂家,就算是丹寶閣也保不住他。

“狂老的畫,我自然推崇備至,甚至仰慕已久,可是這幅畫……”

說完還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仿佛在說,一群傻逼,拿著一副破畫當寶貝。

其他人一臉怪異之色看著柳無邪,這小子瘋了不成,這幅畫筆法獨特,跟狂老狂傲不羈的手法一模一樣,自問誰有這么大的本事,模仿出來。

雷濤急死了,得罪了狂家,事情就麻煩了,狂家可不是滄瀾城幾大家族相提并論。

一名侍衛附耳過來,在肖明義耳邊說了幾句,肖明義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小子,你死定了,羞辱狂家,我看你怎么死。”

千璽商會大部分東西都是真品,也不泛一些假貨,畢竟是少數。

“這位公子,你可千萬不要胡說,這幅畫是狂家讓我們代賣的。”

千璽商會的執事趕緊站出來,讓柳無邪不要胡說了,這幅畫竟然是狂家掛在這里寄賣,更是讓肖明義狂笑,今天收獲太大了。

“你們開心就好!”

柳無邪聳了聳肩,懶得跟他們辯解下去,他還沒這個閑工夫,跟一群垃圾斗嘴。

這句話更是刺激到了所有人,說來說去,你成沒事人了,豈不是白白被他嘲諷一頓。

“柳兄,你這樣做不對吧,飯可以多吃,話不能亂說,我知道你跟肖兄之間有些誤會,這樣羞辱他,有失身份。”

杜明澤站出來,語氣不咸不淡,大家都不是傻子,擺明著向著肖明義,暗諷柳無邪。

“就他?”柳無邪突然指向肖明義,臉上露出一絲錯愕,像是聽到笑話一般:“就他一個垃圾,值得我羞辱他?”

霸道!

犀利!

無情的反擊,讓肖明義火冒三丈,嘴角都咬出血來,要不是被人攔住,早就沖上來動手。

論毒舌,這群人加在一起,未必是柳無邪對手。

“好,很好,太好了!”肖明義深吸一口氣,平復臉上的殺氣:“各位,我剛收到消息,狂家正好也有人在千璽商會,我已經派人去請他們過來,這幅畫是真是假,狂家人最清楚。”

如果說目光能殺人,柳無邪已經死了一千次,在場這些煉丹師,對他有好感的沒幾個。

“太好了,狂家的人也在,他們是畫道世家,這幅畫又是他們拿出來,一眼便能分辨真假。”

杜明澤拍掌叫好,他們都是外行人,狂家以畫入圣,對畫一道,造詣頗深,大燕皇朝畫道能超過狂家不多。

每個人都是一臉期待之色,只有柳無邪,靜靜的欣賞,雙耳不聽窗外事,自動過濾掉了。

等了約莫十分鐘時間,肖明義的侍衛帶著一老一少快步走過來,年長五十多歲,年輕的不過二十來歲,面容清瘦,朱唇通紅,如果不是看到喉結,乍一看以為此人是女子。

“剛才誰說這幅是破畫。”

老者面露溫怒,這邊發生的事情,肖明義的侍衛,如實告知,這才匆匆趕來。

“來人可是狂家二長老,晚輩杜明澤,拜見狂戰長老。”

杜明澤來過禪城,對狂家略有了解,一眼便能認出,此人是狂家二長老,性格最為暴戾的一個,不過此人沒有什么壞心眼,還算公正,就是性格不敢恭維。

“你們是丹寶閣煉丹師?”

狂戰眉頭一皺,狂家雖強,還不至于跟丹寶閣過不去,今年丹寶閣論丹大會就在禪城舉辦,狂家算是嘉賓,邀請觀幕。

“正是,我們來自各大城池,肖兄買下這幅畫,希望狂戰長老給掌掌眼。”

杜明澤并沒有提及柳無邪說破畫的事情,此人的心機之深,令人嘆為觀止。

讓狂戰給掌掌眼,等于給自己留一條后路,此畫是真,他的目的達到了,借助狂家的手,狠狠扇了柳無邪耳光。

此畫如果是假,他又不吃虧,反正讓掌掌眼,又不得罪狂戰,可謂是一舉兩得。

“這幅山河圖的確是我們祖輩所畫,絕不會有假。”

狂老拿過山河圖,觀摩一番,給出一個答案,此畫是真。

“多謝狂戰長老。”

肖明義很開心的將畫收起來,臉上笑開了花。

“剛才我聽人說,這幅是破畫,是誰說的。”

狂戰目光橫掃一圈,想要知道,誰敢羞辱狂家的畫是破畫,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眾人目光不自覺的全部落在柳無邪一人身上,無需別人提醒,狂戰已經知道是誰。

“小子,剛才是你說狂家的畫是破畫。”

強橫的洗靈之勢碾壓下來,柳無邪身上衣袍無風自動,還真是霸道至極。

“回狂戰長老,我澄清一下,第一,我從未侮辱過狂家的畫,第二,這幅山河圖,的確是破畫。”

柳無邪做出兩點澄清,他說過的話,從未想過否認,就算是狂家的人來了,該怎么說,還是怎么說。

肖明義等人肚子都笑疼了,就等著柳無邪這番話,果然還是說出來了。

“這幅畫放在狂家十年,如果不是狂家最近資金緊張,也不會拿出來販賣,今天你不給我一個交代,就算你是丹寶閣煉丹師,休想活著離開。”

狂戰怒了,不論柳無邪侮沒侮辱狂家,已經不重要了,說這幅是破畫,觸及了狂家逆鱗。

“柳兄,還是趕緊給狂戰長老道個歉吧,我相信狂家看在丹寶閣的面子上,不會跟一個小輩一般見識。”

杜明澤站出來充當好人,讓柳無邪當面道歉,等于承認他剛才一番話胡言亂語。

“沒錯,小小年紀,學會了胡說八道,滄瀾城還真是管教不嚴。”

萬一春跟著附和,一人一句,各種惡毒的言語,攻擊柳無邪。

不知不覺,四周圍著許多人,這邊發生的吵鬧,驚動了其它區域,聚集在一旁。

“豈能認錯就行,應該跪下來,承認剛才所說的一切,皆為胡說八道,自扇一百個耳光才行,豈能這樣寬恕了他。”

薛仇發出一聲冷笑,不僅要讓柳無邪認錯,還要跪下來自扇耳光,好狠毒的心。

你一言,我一語,全部是討伐柳無邪的聲音,支持他的一個都沒有。

“這小子是誰,膽敢說狂家的畫是破畫,還真是活膩歪了。”

人群跟著一起議論,一副指責的表情,狂家在禪城地位極高,深受百姓愛戴。

侮辱了狂家,等于侮辱了禪城百姓。

難怪會引起民憤,誰也沒想到,柳無邪一番話,引來這么大的轟動,驚動了千璽商會高層,暗中注視。

“狂老,晚輩斗膽問一句,只要我證明這幅畫是假的,你能讓他們所有人,當面給我道歉嗎?”

柳無邪眼神一冷,目光掃過杜明澤等人,不帶一絲感情,已經給足了他們面子,三番五次不惜一切代價來羞辱自己,真以為他不說話,就可以隨意拿捏。

“只要你能證明這幅畫是破畫,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如果此畫是真,那又該如何?”

狂老并不笨,活了這么大,哪一個不是人精,我可以答應你,但你也要答應我,如果是真畫,又該如何?

“如果這幅畫真是狂老所著,我愿意當眾跪下來,磕頭認錯!”

柳無邪斬釘截鐵的說道,冰冷的眼神掃過杜明澤等人,讓他們打了一個冷戰,這雙眼神太可怕了,仿佛能將他們吞噬進去。

“柳兄,不可啊!”

都這個時候了,杜明澤站出來,欲要攔住柳無邪,讓他不要意氣用事。

剛才不阻攔,等柳無邪說完了,才想起來阻止,此人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好人,卻刀刀致命。

“多謝杜兄的好意!”

柳無邪喜怒于無形,常人看不到他此刻到底是怒還是樂,隱藏之深,讓狂戰都有些心悸,剛才對視了一眼,那雙眼睛,是他迄今為止,見過最可怕的眼神。

弧形頂建筑下方,正好有張方桌,方便大家取下書畫的時候閱覽。

“還請肖兄割愛,把此畫放在方桌上。”

柳無邪走到方桌前,一副嘲弄之色,讓肖明義拿出這幅畫。

“小子,看你怎么死!”

畫卷平鋪在方桌上,眾人圍過來,許多人發出驚嘆聲,被這幅畫深深吸引。

“好畫,真是好畫啊!昨天我就看到,可惜身上金幣不夠,不然昨天我就買走了。”

一名油膩大叔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錯失名畫,心如刀割。

“雷濤,你身上帶沒帶匕首?”

柳無邪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句話,讓所有人一頭霧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