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五十五章 你算哪根蔥

第五十五章 你算哪根蔥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五十五章 你算哪根蔥

穿梭熙熙攘攘街道,兩側商鋪林立,叫賣聲不絕于耳。

兵器坊,藥材鋪,衣裳坊等等,目不暇接。

禪城人口超過滄瀾城一倍之多,真正的魚米之鄉,背靠太行山脈,打通了跟臨城商貿往來,距離滄瀾城又不是很遠,可謂是人杰地靈,人才輩出。

這幾年禪城地位越來越高,去年論丹大會奪得第二名,更是奠定了禪城在大燕皇朝丹藥界的地位。

柳無邪走走停停,偶爾路過幾家商鋪,進去逛逛,只看不買。

一般東西,不入他眼,好的東西,未必肯拿出來販賣。

走了約莫半個時辰,街道前方傳來嘈雜聲,聚集許多人群,踮起了腳尖往里看。

“那邊發生什么事情了?”

柳無邪第一次來禪城,對此地不熟,倒是雷濤,來過不少次,有些公務上往來,對此地還算熟悉。

“前面是千璽商會,禪城一座自由坊市,里面出售各種物品,大多市場不常見的東西,以新奇為主。”

雷濤趕緊解釋,千璽商會背景同樣不簡單,滄瀾城格局太小,并無商會入駐。

每日客流量極大,正常渠道無法獲取的東西,千璽商會就能找到,成為武者最喜歡前來閑逛之場所。

經常有傳言,某某在千璽商會淘到神秘寶物。

“我們進去瞧瞧。”

出來目的,增長見聞,這種事情豈會錯過,不僅可以增加知識,還能購買一些有用物品。

穿過人群,千璽商會大門足有五米多高,六扇大門,同時容納十人通過。

迎面是一座巨大廳堂,分為六條通道,進來之后,自行挑選道路,這里是自由坊市,看好了某個東西,可以跟商家交談。

跟平常看到的柜臺極為不同,此地以展覽為主,兩側墻壁上,掛著名畫,許多看不懂的稀奇古怪玩意,還有一些妖獸的牙齒等。

墻壁跟通道之間,開鑿出一米多寬的凹槽,利用水流相隔,只能看,不能摸,一切靠自己的眼力。

“這里的東西真有寶貝?”

柳無邪走向右側通道,掃了一眼兩側架子上的貨物,不禁問道。

“說有人買到遠古秘籍,也有人說買到法器碎片。”

雷濤摸了摸腦袋,都是坊間傳言,是真是假,并不是太清楚。

微微一笑,柳無邪也沒當真,兩人繼續往前走,進入深處,客流量明顯少了很多,大家都聚集在外面。

外部區域,販賣皆為普通物品,進入深處,大多以字畫,或出土不久的古物為主,價格不菲,攔住了無數人。

穿過長廊,前面視線豁然開朗,踏入一座圓弧頂建筑,里面站著七八名青年才俊,正在評頭論足,對墻壁上的字畫,一副指點江山。

“我聽說這幅名畫出自墨老先生,可惜價格太昂貴,稍加便宜一些,買回去。”

藍衣青年盯著一副山水畫,發出嘖嘖聲。

“杜兄確定這幅畫出自墨老先生?我可是聽說墨老不擅長山水畫著作,這幅畫應該出在狂老先生才對,你們看畫中景色,狂傲不羈,附和狂老先生的個性。”

兩人的意見顯然不合,墨老先生跟狂老先生,都是名家大畫師,他們的每一副作品出來,都會遭到哄搶。

他們是前朝畫家,經歷百年戰火摧殘,市面上留存的真跡,所剩不多,每一副價值連城。

柳無邪進入此區域,十幾道目光橫掃過來,其中一道,帶著一絲惡毒。

“咦,滄瀾城的煉丹師也來了,這時候難道不應該躲在論丹閣,瘋狂學習煉丹知識,以免明日當眾出丑。”

極度諷刺的聲音,從一青年男子口中道出,柳無邪進來,只顧著看墻壁上字畫,并未顧及其他人,剛踏足此地,遭人嘲諷。

“肖兄,此人是誰,你們認識?”

藍衣青年露出一抹玩味之色,上下打量柳無邪,眼神中含著一絲不懷好意。

“他就是滄瀾城新來的煉丹師,毛都沒長齊,估計滄瀾城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了。”

肖明義發出一聲冷笑,前不久跟他們相遇,雙方有過一段口角之爭,這么快又相遇了。

其他青年一臉好奇的看過來,有不解,疑惑……

每個人表情柳無邪盡收眼底,嘲諷也好,冷笑也罷,臉上毫無波動,依舊靜靜的看著字畫。

這些人的資料,雷濤剛才已經告訴他了,說話的叫肖明義,云嵐的親傳弟子,文松刁難他,正是受這個肖明義的唆使。

藍衣青年叫杜明澤,來自寧城,三星煉丹師,地位很高,去年寧城排名第六。

其他青年,來自不同大城,彼此之間早已認識。

肖明義嘲諷了半天,柳無邪連回應的意思都沒有,仿佛一拳擊在棉花上,軟綿無力,讓他欲要抓狂。

“小子,你敢無視我。”

一聲輕嘯,大步走向柳無邪,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架勢,站在柳無邪對面,看你這一次如何躲避。

“請問你算哪根蔥?”柳無邪目光中盡顯嘲諷,一句話差點把肖明義噎死,事情遠遠沒有結束:“從進來開始,你像是一條狗一樣,見人就咬,我無視你,因為你不配值得我看一眼,這個回答,您……滿意嗎?”

無形的耳光,狠狠的扇在明義的臉上,臉色漲得通紅,像是一頭暴怒的獅子。

我不搭理你,因為你不配,我無視你,因為你是一條狗。

還有什么比這個更惡毒了,肖明義可是堂堂二星煉丹師,頭發全部炸開,恐怖的殺意,以他為中心,橫掃出去,兩側水流,發出嘩啦啦的響聲,濺到地面上。

“你想出手?”

柳無邪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只要他敢出手,立即取他狗命。

兩人就這樣僵著,肖明義雙拳緊捏,正要抬起手,卻被人攔住:“這位小兄弟,你來自滄瀾城,也是煉丹師?”一名微胖男子站出來,打斷了他們兩人。

此人叫萬一春,來自平城,去年排名三十一,比無邊城還要低一個名次。

點了點頭,算是回答萬一春,對在場這些人,還真沒幾個有好感的,也不知道吃了什么東西,養成一副頤氣指使,目空一切的態度。

“既然都是煉丹師,有話好好說,大家都是雅士,打打殺殺那是武夫該做的事情。”

許多煉丹師,不屑于跟武者混為一談,自認職業高尚,養成高高在山的性格。

“萬兄說的沒錯,大家都是丹寶閣煉丹師,打打殺殺有煞風景,這么多名畫字跡,我們不妨品畫作詩,豈不美哉。”

其他幾人跟著附和,認為萬一春說的有道理,煉丹師以煉丹為主,極少出現打斗的事情。

這么多人勸和,肖明義眼神中的殺意,慢慢消散,狠狠瞪了一眼柳無邪,仿佛在告訴你,此事跟你沒完。

“柳兄,既然你是代表滄瀾城,都是一家人,不妨一起欣賞字畫。”

杜明澤主動邀請,拒絕就是不給面子,在場這些人當中,屬他的地位最高,排名前五那些天才,很少出現。

拒絕,意味著得罪了杜明澤,答應,他們必定想辦法針對自己,還真是兩難選擇。

“杜兄邀請,小弟豈敢不從。”

柳無邪的姿態很低,出乎所有人意料,包括雷濤,你的霸道性格呢?這么快就妥協了?

這個回答,連杜明澤都是一愣,態度轉換的有些太快了,辱罵肖明義是狗,現在又謙謙有禮,實在是讓人捉摸不透。

“柳兄,剛才我們研究這幅山水圖,我認為是墨老之作,肖兄認為是狂老著作,不知柳兄有何高見?”杜明澤指向這幅畫,請柳無邪指點。

幾人來到剛才那副畫面前,山水之作,背景以太行山脈為基礎,畫中出現許多人物還有妖獸廝殺,栩栩余生,給人一種身臨其境之感。

“杜兄太瞧得起他了,這個年紀,出自滄瀾城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恐怕沒見識過如此名貴的畫卷吧,我們還是別強人所難了。”

肖明義突然插了一句,語氣之中,蘊含濃濃的諷刺,惹來很多人掩嘴輕笑。

他們關系走的較近,已經交流過好幾年,柳無邪初來乍到,誰會為了一個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得罪如日中天的煉丹天才。

杜明澤跟肖明義關系出奇的好,兩人同出寧城,機緣巧合,肖明義拜入云嵐門下,兩人私底下一直都有來往。

“我同意肖兄的說法,這個年紀,剛斷奶不久,請他鑒賞,是對這幅畫最大的侮辱。”

又是一人蹦出來,此人更是肆無忌憚,每一個字,充滿濃濃的仇恨。

梅城煉丹師,薛仇。

薛家的弟子,關于薛玉跟徐家的事情,略知一二。

其他人跟著附和,杜明澤嘴角微微上揚,一副陰謀得逞的樣子。

自始至終,柳無邪笑而不語,每一個人的嘲諷,還有他們的羞辱,置若罔聞,仿佛跟自己沒有任何關系。

“來人,去將這幅畫拍下來,我買了。”

肖明義喝了一句,身后侍衛立即跑出去,很快有千璽商會執事跑過來,取下這幅山水畫。

“肖兄好魄力,花費一百萬金幣購買一副字畫,薛某實在是佩服。”

薛仇拍了一個馬屁,這幅畫價值不菲,高達一百萬金幣,普通人根本買不起。

如果真是狂老先生所著,價格遠不止這些,就算炒到五百萬都會有人購買,聽說狂老先生每幅畫里面,隱藏一個秘密。

狂老不僅是書畫大家,更是武道高手,達到真丹境,畫中蘊藏武道意志,這才是他的畫如此昂貴的原因。

雙方很快交割完畢,只有他們這些天才煉丹師,身上不缺金幣。

“柳某也是佩服的緊啊!花費一百萬金幣,購買一副十個金幣都不值的破畫。”

一道突兀的聲音,打斷了所有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