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刀鋒舞者

第三百五十七章 刀鋒舞者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三百五十七章 刀鋒舞者

三天后,夏平安坐在幽山城的天歌樓的四樓的雅座上,一邊看著千米之外燕山城的一個路口排著的長長的隊伍,一邊用銀勺小口小口的喝著天歌樓最出名的燕窩八寶粥,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微笑

在夏平安旁邊的窗戶上,掛著一個鳥架,鳥架上站著一只無精打采的雕梟。

整整三天的時間內,夏平安哪里也沒去,就在幽山城,看著血魔教著急上火的在幽山城里折騰,他毛事沒有。

遠處那隊伍是出城的隊伍,所有想要離開幽山城的人,都要經過血魔教高手的檢查而所謂的檢查,就是要讓那些血魔教的人用一面鏡子照一照本來面目是什么。

排著隊的人,敢怒不敢言,只能老老實實接受檢查。

因為就在路口,還掛著一排血淋淋的腦袋,那些腦袋中,有的是人,有的是獸族,還有的是魔狼。

那些腦袋之所以掛在那里,就是因為他們這兩天不服從血魔教的管制,想要離開幽山城,然后和血魔教發生了沖突。

短短兩日的時間,幽山城已經有數百人被殺。

進出幽山城的各個路口都有血魔教的人在看守,出城的人都要被用鏡子照一照,天空之中有血魔教的人在巡視,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幽山城已經暫時淪陷了。

在血魔教的血腥手段面前,曾經盤踞在幽山的那些地頭蛇勢利都沉默著,一個個捏著鼻子默認了幽山此刻的現狀。

“你說,這叫什么事啊,幽山什么時候成了血魔教的天下了”

天歌樓內,幾桌正在這里用餐的人搖頭嘆息的發著牢騷,“正氣幫,火龍閣,天王府,獸人聯盟,神蛇山,魔狼城那些人平時不是挺橫的么,怎么現在一個個都不吭聲了,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

“小聲點,聽說血魔教的金月殿的殿主都來了,那是正宗的八陽境的強者,整個幽山誰打得過,只能低頭”

“血魔教不是想找夏平安么,都這么多天了,那夏平安怎么可能還留在幽山城,早就跑了吧,而且之前我們也沒聽說幽山城來了這么一號人物啊”

“我也覺得就算夏平安之前來過幽山城,都這么多天了,夏平安不可能還老老實實的留在這里啊”

“不用擔心,血魔教在幽山城的時間長不了”不遠處的一張桌子上,一個身邊跟著兩個保鏢的白胡子的老頭冷哼了一聲,“血魔教在大商國弄出那么多事情,整個大商國都在通緝清剿血魔教,一旦大商國知道血魔教這么多人在幽山聚集,一定會有反應,你們不見自那天晚上之后,大商國在幽山城的幾個堆場的人都不見了么,大商國的人,早就躲起來了,而且絕對把消息傳出去了,現在,說不定大商國的高手已經在趕來幽山的路上,大家就等著看好戲好了”

“呦,原來是馬三爺,您老今天也來這里喝粥了?”天歌樓上的客人中,立刻就有人認出了那個老頭,給那個老頭問好。

那個老頭,在幽山城中,似乎也是一個人物。

“我們家堆場的生意也停了,這兩天在家里呆著氣悶,就出來走走,咱們這幽山城能保持今日的這般地位,那是幾方大勢力共同妥協默認的結果,講的就是一個平衡,獸人和魔狼的背后,也各自有各自部族的強者在撐腰,誰想要打破這個平衡,其他方絕對不答應”馬三爺摸了摸自己的胡須。

“高見,高見,馬三爺這么一說,我們就安心了”

站在鳥架上的雕梟聽著天歌樓上這些人的議論紛紛,一雙大眼睛看向正慢條斯理的喝著粥的夏平安,心中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

明明是天大的危機就在眼前,但這危機的當事人,就像沒事人一樣,一根毛都沒掉。

有時候,面對危機,不動比動更難,不動比動更需要勇氣和智慧。

炎犀捫心自問,如果他是夏平安,那天晚上絕對會想著逃離幽山,但偏偏,夏平安卻選擇了留下。

這需要審時度勢,需要精準犀利的判斷和眼光,還要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膽量。

夏平安這三日在幽山城,其實就等于是在刀鋒上跳舞,那些血魔教的人就在他視線之內,偏偏,他還毫發無傷,還能在這里坐著喝燕窩粥。

什么是本事,這就是本事。

同一時間,幽山城外最高封的峰頂上,金月殿殿主正站在峰頂,看著放在他面前的一尊巨大的法器,臉色如冰。

放在金月殿殿主前面的那一件法器,有五米多高,整個法器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雞蛋,在那個法器的東,南,西,北,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八個角上,各有一條龍,龍口下面各有一只蟾蜍對應著周圍的八個方位。

而如果夏平安在這里,看到那件法器,一定會驚呼這不是地動儀么。

和地動儀比起來,奇特的是法器的中間部分,法器的中間部分光影迷離,就像一個圓形的窗口,整個幽山城地下的情況,都在那法器的光影之中一覽無余幽山城地下水脈流動的情況,甚至是這山下山體之中有幾只穿山甲,幽山城那些地頭蛇挖的地下密道之中有幾個人,在這法器之中都可以看到。

總之一句話,這法器可以監控所有在地下還能動的東西,土遁之類的術法在這法器的監控下,將無所遁形。

除了這法器之外,幽山城的空中,金月殿殿主召喚出來的上千只無影血蝠正在到處游走,配合著那些在空中的血魔教高手,把整個幽山城的空域都封鎖了。

地下,空中,再加上地面,三位一體,沒有任何死角遺漏,現在整個幽山城,就算是一只鳥想要飛出來,都要經過血魔教的允許。

金月殿殿主的臉色并不好,因為他在這里連續守了三天,什么都沒發現,這讓金月殿殿主在心中也忍不住懷疑起來有可能那個人已經離開了幽山,自己在白忙活。

或者,這次幽山發生的情況,就是有渡空者在幽山故意泄露行蹤讓那個魔狼法師感應到,從而吸引血魔教的注意力。

在過去兩個月,夏平安已經在大商國和大商國周邊出現了很多次,結果每一次,都是有人在故布疑陣。

已經在這里折騰了幾天,大商國那邊的動靜越來越大,壓力也越來越大,幽山邊境的血魔教的搜尋隊伍已經和大商國邊軍中的召喚師交手數次,已經有了傷亡,但金月殿殿主不得不堅持下去,給自己和血魔教的人一個交代萬一,出現在這里的那個人真是夏平安,而夏平安依然還在城中內呢?

這樣的機會一旦錯過,那就是錯過封神的機遇。

只要能感應到魔狼一族復仇詛咒印記的魔狼法師來到,那個人有沒有還在城里,很快就能清楚。

心里這么想著,金月殿殿主突然感覺到了什么,他朝著北方的天空之中看去,那如冰的臉上,終于露出一絲喜色

“啟稟殿主,撒古魔狼一族的法師原本就不多,之前撒古魔狼一族在魔狼部族的內斗之中失利,不少已經被殺,部分已經被流放驅逐,我們只找到兩個!”

血魔教的一隊高手帶著兩個戰戰兢兢又滿眼貪婪之色的魔狼法師回來了,在給金月殿殿主復命。

金月殿殿主深深吸了一口氣,“帶他們到幽山城,分開給我搜!”

“是!”

兩隊血魔教的高手,帶著兩個魔狼法師,從幽山城的南北兩個方向,進入幽山城,開始搜索起來。

天歌樓上,夏

平安咪起了眼睛,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來了么?

魔狼一族復仇詛咒印記的感應,并非是沒有距離限制的,這種感應,只有在靠近到一定范圍的時候才能感應到,距離一遠,也就不行了。

這個感應距離,大概不到一千米。

而幽山城是一個大盆地,雖然不算很大,但已經容納得下很多個一千米。

這個時候的福神童子忙碌了起來,開始不斷在那兩個魔狼法師的身邊跳躍著,傳遞給夏平安那兩個人的位置信息。

在天歌樓上坐了一會兒,夏平安付了錢,提著鳥架,下了樓,就開始在幽山城內溜達起來。

二十多分鐘后,在天歌樓上馬三爺等人沉默和略帶仇視的目光的注視下,一隊血魔教的高手和一個魔狼法師從天歌樓下面的街道上左顧右盼的走過。

而夏平安這個時候卻已經在距離這里兩千多米外的一個成衣店中試著衣服。

在成衣店試了一會兒衣服后,夏平安離開成衣店,又到了附近一條街上的水榭小坐一隊帶著魔狼法師的搜尋隊伍則在成衣店千米之外的街上走過。

在水榭坐了二十多分鐘,夏平安提著鳥架,離開水榭,一直往南,找了一個茶樓,悠閑的喝著茶。

半個小時后,夏平安又離開茶樓,去了一個戲園子,聽人唱戲。

過了一會兒,夏平安從戲園子出來,依然在幽山城內的街上閑庭信步

這個時候,如果有人能在上京城的空中給那兩個魔狼法師和夏平安的身上做一個標記的話,就一定會發現,這三個標記,在幽山城不斷游動,始終是一個穩固的三角形,那兩個魔狼法師的標記,幾乎把整個幽山城反反復復的來回搜尋了幾遍,而夏平安的這個標記,也不斷在幽山城內移動著自己的位置,卻始終和另外那兩個魔狼法師的標記保持著一千米以上的距離。

兩個魔狼法師和兩隊血魔教的高手,從早上搜到晚上,從天亮搜到天黑,整個幽山城內的每條路都走過不止一遍,但兩個魔狼法師自始至終沒有任何感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