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應變

第三百五十六章 應變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三百五十六章 應變

幽山城原本就是各方勢利混雜之地,天空之中突然到來的那一股股神力氣息一下子就驚動了整個幽山城。

隨著血魔教大批人馬的到來,夜色中的幽山城內也一下子有些騷動起來,感覺到那些氣息的幽山城內外的召喚師,甚至是獸人和魔狼一族的法師,都從自己的屋子里走了出來。

一瞬間,幽山城內外各地都有不少身形騰空而起,想要去探查情況。

“好快”炎犀也感覺到了,他抬著頭,看著屋頂,胸膛起伏,“他們這么明目張膽的沖來,看來是不達目的不罷休,一定要把你找出來,你快走”

夏平安眉頭微微蹙著,越是在這種危機之下,夏平安反而越發的冷靜下來,靈思剔透,大腦在迅速的統籌和分析著眼前的局面。

這個時候,慌亂才是找死。

“或許情況沒有那么糟,你既然已經殺死了那個魔狼法師,血魔教的人短時間內就無法找到我,也無法確定我到底在不在幽山城,最關鍵的一點,是他們一直到現在,都無法確定出現在幽山城的,到底是不是我,或者是其他的渡空者”夏平安冷靜的分析著眼前的局面。

“啊,他們不知道是你?”

夏平安的目光深邃起來,“當然不知道,被你殺死的那個魔狼法師只能確定之前有殺了他們家族成員的渡空者在幽山,渡空者那么多,他們怎么確定是我?要是他們能確定是我在幽山,現在來幽山的,就是血魔教的教主,還有,韋江興已經被我們殺了,他們一旦發現韋江興已經被殺,就一定會進退失據,更加急躁!”

“為什么?”

“我要是血魔教的金月殿的殿主,我就會想,有可能在殺了韋江興之后,動手的人已經直接離開了幽山,不會再繼續留在幽山,你是在幽山城外遇到的血魔教的那些人,剛好可以佐證這一點,試問在這種情況下,你覺得他們是會繼續在幽山城尋找,還是會立刻離開幽山去尋人?血魔教的那些人此刻若不是氣急敗壞,不會這么明目張膽的直接沖來幽山城,他們這么急,說明方寸已亂!”

“聽你這么說,的確有理”炎犀點了點頭,抬頭看了看屋頂,外面的夜空之中,已經傳來了術法碰撞的氣息,他眉頭又跳了跳,“奶奶的,趕緊把我變成鳥,我感覺自己現在當一只鳥活命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要是被那些血魔教的人看到我這個樣子,我們兩個都完了”

夏平安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一指炎犀,炎犀的身體嘭的一聲,在煙霧之中,再次化成了雕梟。

在變成鳥之后,炎犀身上的衣服,嘩啦一下全部掉在了地上。

夏平安收起炎犀的衣服,再把炎犀留下的痕跡清理趕緊,整個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一個人和一只鳥,就像他剛來旅店時一樣,一點也不惹人注意。

夏平安推開屋子的門,平靜的走到院子之中,抬起頭來打量著夜空,只見那夜空之中,召喚師的火球術碰撞的光華如禮花一樣在空中一團團的綻開,照亮夜空,整個幽山城的人都能看得到,連普通人都被驚動了。

強龍不壓地頭蛇,血魔教這么多高手到來,張狂無比,幽山城的地頭蛇們若是一動不動,那就奇怪了。

此刻幽山城的夜空之中,除了血魔教的那些人之外,不少幽山的召喚師和法師,已經騰空而起,來到了天空之中

火球術的碰撞,對召喚師來說,那只是試探

看到夏平安出了門,炎犀化為的雕梟撲棱著翅膀,從屋子里飛出,直接跳到了夏平安的肩膀上,和夏平安一起打量著天空之中的場景。

“你們是什么人?”夜空之中,一個須發皆白的召喚師再次放出一個火球,把對方的火球抵消,在空中化為一團焰

火爆開,自己飛速后退,大聲問了一句。

血魔教的那些人,全部戴著式樣一致的鬼怪面具,既森冷,又強悍,血魔教高手的數量,更是讓幽山城的所有法師和召喚師驚懼,整個幽山城,所有四陽境以上召喚師加起來,都沒有眼前的這些人多,雙方的實力,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

和那個召喚師交手的一個血魔教高手一根冰錐射出,追殺過來,旁邊的一個蛇人法師一揮手,一道黑煙像箭矢一樣的就把血魔教高手的冰錐轟碎。

雙方都沒有盡力,只是試探性的在空中切磋了幾下。

面對著突然到來的這些人,整個幽山城內的各個勢力和種族的召喚師和法師,這些幽山的地頭蛇們,已經不知不覺已經悄然站在了一條陣線上,雙方隱隱對峙起來。

幽山城的蛋糕已經分得差不多了,現在處于相對平穩的狀態,現在又突然冒出這些人來,誰都擔心會影響到自己一方的利益,自然要一致對外。

“從現在開始,幽山城內所有人不得離開,想要逃離者,殺無赦”戴著黃金面具的血魔教高手的聲音冷冷的響徹在夜空之中。

那些飛到天空之中的幽山地頭蛇們驚怒起來。

“你們是什么人,憑什么在幽山發號施令,命令我們?”一個蛇人法師鼓噪起來,嘴里的信子淅淅索索的吐出一尺之外,一雙金黃色的眼珠瞪著血魔教那些人,“幽山是我們的底盤,大商國都占不了,不能一來就想吞并整個幽山么”

“哦,是嗎?”一個冷冷的聲音突然想起。

聲音剛落,一臉妖異猶如少年的血魔教金月殿的殿主已經突兀的出現在了剛剛開口的那個蛇人法師的身邊,一只手抓在了那個蛇人法師的腦袋上,一團翻滾的血紅霧氣直接把那個蛇人法師的身體給包裹住了,然后,那個蛇人法師就大聲慘叫了起來。

旁邊的另外兩個蛇人法師見狀,一下子大吃一驚,想都不想就一抬手,兩條火蛇兩道毒氣黑煙一下子就從兩人手上飛出,直接轟向金月殿殿主。

這一下,已經不是切磋,而是全力出手。

金月殿殿主臉上露出一絲殘忍的獰笑,一只手伸出,虛空之中就冒出了一只血色的大手,那血色大手輕松無比的轟碎兩條火蛇兩道毒氣,在空中一撈,直接就把那兩個蛇人法師撈住,然后一捏

“砰”“砰”

兩個蛇人法師的身體,在那只血色大手下,就像兩條小蚯蚓一樣,毫無反抗之力,直接就被捏爆,身體的臟腑血肉化為血肉之泥,從那血色巨手的指縫之中溢出,從空中灑落下來。

那些在空中的幽山地頭蛇們大吃一驚,一個個臉色巨變,冷汗直冒,一個個迅速飛退開來要知道剛剛那兩個被捏爆的蛇人法師,可是幽山蛇人一族的兩個高手,實力已經接近五陽境的召喚師,沒想到,這樣的蛇人法師居然被那個面容邪異的少年一把給捏死了。

那是什么法術?

那個在金月殿殿主手上慘叫著的蛇人的身體在紅色霧氣的擠壓下一點點的縮小,最后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變成了一條扭動著的小蛇。

金月殿殿主張開血紅的雙唇,露出雪白的牙齒,把那條小蛇丟到自己的嘴里,就像吃辣條,咔嚓咔嚓咀嚼了幾下,直接就把那條小蛇給吞了,然后抹了抹嘴,臉上露出一抹冰冷的微笑,“憑這樣的實力,夠了么?”

“血魔教”終于有召喚師驚叫了起來。

“我們血魔教要在幽山城找個人,誰不同意現在可以站出來?”金月殿殿主冷冷的掃視著天空中的那些人。

所有人都臉色發白,沒有一個人敢再站出來。

金月殿殿主一出手,幽山城的地頭

蛇們全部從空中墜下,沒有一個再敢吭聲。

金月殿殿主此刻一肚子的殺意和怒火無從發泄,剛剛,他去了正氣堡,才發現,就這么會兒功夫,韋江興居然已經被殺了,就死在金月堡的地下,化成了灰。

韋江興和那個魔狼法師一死,金月殿殿主計劃就全泡湯。

就這么不到一個小時的功夫,整個幽山城局面突變,現在這種情況,就連金月殿殿主也不知道之前出現在幽山的那個渡空者,到底是夏平安還是其他人,那個人現在還到底還在不在幽山?

韋江興一死,殺人的人,有可能已經連夜離開了幽山。

看到幾乎要到手的封神的機會就這么一下子從他指尖溜過去,金月殿殿主已經憤怒欲狂,那三個蛇人法師,剛好倒霉撞到了他手上讓他立威。

是繼續在幽山尋找還是立刻派人去追?

這種時候,金月殿殿主也猶豫掙扎了起來,但最后,還是不得不做出一個艱難的決策,連續下了幾道命令。

隨著金月殿殿主的命令一下,那些血魔教的高手,一下子就分成幾隊人馬,其中的四隊人馬,就以幽山城為中心,朝著幽山城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追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蹤跡。

還有一隊人馬,則去北方魔狼一族的地盤,去找幾個與那個被殺的魔狼法師有血緣關系可以感應到魔狼一族的詛咒印記的魔狼來幽山城。

金月殿殿主帶人繼續封鎖幽山城,不放過任何一絲機會。

金月殿殿主下令的時候,福生童子,就飄在空中,把他的每一個命令都聽在了耳中

第二章稍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