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鐵騎踏長街

第二百五十四章 鐵騎踏長街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二百五十四章 鐵騎踏長街

武士的腦袋從空中掉落,像皮球一樣在滿是雨水的街上滾動著,留下一條紅色的軌跡,那顆腦袋,一直滾了三十多米,沖到路邊的馬路牙子之后,才停下來。

武士的眼睛圓睜,臉上還有一絲臨死前的錯愕,雙眼無神的看著天空,豆大的雨滴嘩啦啦的砸在那張臉上,只是片刻之間,那張臉就失去了所有的血色,變得煞白。

一雙黑色的帶著馬刺的牛皮靴出現在那個武士的腦袋旁邊,然后一雙粗糙的大手把那顆腦袋拿起,在一聲嘆息之中,那大手把武士那睜著的眼睛闔上。

拿起武士腦袋的人,穿著雨披,紫黑色的面龐,一臉毛胡子,滿臉風霜之色,眉間的皺紋形成了一個深刻入骨的川字,身上背著一只威力巨大的狙擊步槍,他一只手拿著那顆腦袋,用有些復雜的目光看向夏平安離開的方向,那長街之上,夏平安和那黑色的千里馬,早已經消失在雨幕和長街之上,只留下滿地的殘骸碎片在大雨中冒著煙……

“大哥……”一個個穿著雨披背著槍的男人從街道兩邊的建筑中走出來,站在那個男人的身后,所有人,連上那個毛胡子男人,總共有十三個人,一個個的身上透著冷峻的氣息。

如果有熟悉上京城賞金獵人圈子的人看到他們,一定就知道,這十三個人,是上京城賞金獵人中獨樹一幟的“十三太保神槍隊”,這十三個人,是十三個一陽境的召喚師,又是十三個神槍手,最擅長以符文子彈消滅魔物,十三個人從來一起行動,猶如一人。

“大哥,你剛才呢為什么不讓我們繼續出手?”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站出來,問了一句。

“我們要是再出手,我們今日會全部死在這里,那個男人,我們攔不住……”那個毛胡子男人,十三太保神槍隊的大哥收回看向遠處的目光,用沙啞的聲音開口說道。

“怎么會?”有人不服氣的說道,“我還有幾種符文子彈沒有使用,我不相信憑我們十三個人的力量,還對付不了他!”

“剛才他穿過這短短的一條街道,你們看到的是他用水盾接下了我們射出的147顆子彈,以為消耗了他很多神力……”

“難道不是么?”

“那個人是符文師,是一個強大的符文師,比我強大得太多太多,剛才我感覺到他的水盾之中隱藏著一個無形的神符,那神符將我們的攻擊全部化了,他剛才接下我們的攻擊,根本沒有費吹灰之力,如果不是我們用火器攻擊,離得有些遠,他不想在這里耽擱時間,我們十三太保神槍隊的兄弟今日會全部死在這里!”十三太保神槍隊的大哥的聲音有意思不易察覺的震顫和恐懼。

“大哥你是說,剛才那個人的水盾只是……只是一個做出來給我們看的誘餌,想把我們引出來?”十三太保神槍隊的一個人一臉不相信的問道。

“恐怕是這樣的,如果我不是符文師,我都感覺不到他水盾之中隱藏著的那個神符,我感覺他那個神符意猶未盡,還有后手沒有施展,有可能是攻防一體的強悍的連環符,他已經能在術法之中加入符文之道的變化,這樣的人太恐怖了,上京城我們不能再呆下去,接完黃家的這一票生意馬上要走,那個人是督查使,我們今日在這里出手他很容易能查出來,他要是回過神來,一旦動用權力找我們算賬,我們想走都走不了,就算不死,他要較真,我們恐怕要在這上京城坐幾十年的大牢……”

十三太保神槍隊的其他人聽到大哥這么說,全部變了臉色。

“大哥,我們聽你的……”

毛胡子男人斬釘截鐵,“只要咱們兄弟吃飯的本事在身,哪里都能混出名堂來,血魔教最近有可能要在上京城搞事,這里越來越不好呆了!”

“大哥,前面還有火龍幫的眾多高手在攔截,黃家這次下血本了……”

“相信我,火龍幫攔不住的,趁現在,我們馬上走……”毛胡子男人當機立斷,丟下手上的那顆腦袋,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撤……”

十三個人中有人口中發出一聲唿哨,眨眼的功夫,就有十三匹快馬從旁邊的巷子里沖出來,十三人跳上馬,一抖韁繩,帶著馬刺的皮靴一刺那馬腹,十三匹快馬嘶鳴著,直接就在那個毛胡子男人的帶領下,沖入漫天大雨之中,眨眼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十三太保神槍隊?

我記住了,算你們聰明……

夏平安騎在黑色的千里馬上狂奔,隨著那十三個人的消失,他才把自己的“目光”從遠處收了回來。

火龍幫是什么,夏平安不知道,上京城中的各方勢力錯綜復雜,他也不知道這火龍幫的到底是混哪里的。

千里馬幾分鐘的時間,又在街上奔行出數里,夏平安騎著馬轉過一條街道,眼神突然猛的一縮。

前面的大街上,一片寂靜,大街兩邊的商家全部關了門,沒有一個行人。

而就在那大街上,卻沉默的站立著一排排的奴兵和精英奴兵。

長街之上,大雨之中,那些奴兵和精英奴兵就像是雕塑一樣,閉著眼睛,一個個站在街上一動不動,排成了一個方陣,足足有七八百人。

在這些奴兵之后,又有上百被召喚出來的步兵甲士,排成一個方陣。

被召喚出來的步兵甲士之后,還有五個由水組成的五六米高的巨人。

五個沒有露出臉,戴著白色戲俑面具的召喚師站在那五個巨人的身后,冷冷看著夏平安。

這陣仗,排兵布陣,猶如戰場,誓要攔下夏平安。

“督查使大人,我們不想與裁決軍和督查署為敵,只是今日受人之托,不得不如此,還請督查使大人把馬上的黃公子放下,否則我們就要得罪了!”那五個召喚師中站在中間的一個開了口,那嗓音也是變過的,不知是男是女。

“不就是火龍幫么,既然來了,有膽子劫我東港督查署的兇犯,何必再藏頭露尾?”夏平安冷冷一笑,看著那五個召喚師。“大商國的律法規矩,除了裁決軍和守衛上京城的幾大軍團的召喚師之外,其他召喚師禁制在上京城城區范圍內召喚戰兵戰偶,你們火龍幫好大的膽子,居然公然在這大街上排兵布陣……”

對面那五個召喚師沉默了一下,似乎沒想到夏平安這么快就能鎖定他們的身份。

“我不知道督查使大人在說什么,什么火龍幫,我們也不認識,……”那個變過聲的人繼續開口,不過已經透出一絲心虛。

夏平安指著那五個召喚師,冷冷說道,“我最后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火龍幫現在扯掉這兵陣,明日來我督查署說明情況認錯,我可以給你們寬大處理,要是你們膽敢執迷不悟,繼續與我作對,錯過今日,我一定把你們火龍幫從上京城連根拔起,讓你們成為喪家之犬!”

夏平安只有一個人,對方是五個召喚師外加布置好的軍陣,但雙方的氣勢,卻像是反過來的,夏平安似乎才是居高臨下的一方,而那五個人,只是“一小撮”被大軍包圍的“頑固分子”。

“給臉不要臉,真當我們怕了你……”那五個人中的一個召喚師在那壓抑的氣氛中,忍不住怒吼一聲,上前一步,對著夏平安一指。

隨著那個人一上前,前面方陣中的那些拿著長矛的奴兵與后面背著投槍的精英奴兵,還有后面的那些步兵甲士與巨人,一下子睜開了雙眼,露出紅光閃動的眼睛,舉著自己的武器,同時上前一步。

“轟……”幾百人的腳踏在馬路上,發出一聲轟響,震得馬路上的積水飛濺蕩漾,聲威赫赫,特別是后面那召喚出來的五個巨人,力量無窮,更是一腳就把馬路踩出了一個大坑。

夏平安在雨中哈哈大笑,胯下的黑色千里馬兩只前蹄一下子立起,“想要戰,那就來吧!”

夏平安一揮手,身后一下子就出現了一座隱隱約約的軍營的門戶,轟鳴的鐵蹄聲就在他身后響起,一個全身上下和身下馬匹都裹在甲胄中的風暴鐵騎,背著戰弓,抬起長槍,瞬間就從夏平安的背后飛躍而出,威風凜凜。

從夏平安身后躍出來的風暴鐵騎當然不止這一個,而是如流水一樣,在那轟鳴的鐵蹄聲中,一個個的風暴鐵騎猶如出閘的猛虎和黑色的洪流從夏平安身后的軍營門戶之中躍出。

“殺……”夏平安怒吼,縱馬而出,朝著對方的兵陣沖去。

烏泱泱的一片風暴鐵騎,吹起牛角號,隨著夏平安開始沖鋒,猶如千軍萬馬在這長街上奔騰起來,轟鳴的鐵蹄聲震得對面的幾個召喚師的面具下都變了臉色。

“風暴鐵騎……”一個戴著面具的召喚師驚呼一聲。

還不等那戰陣中的精英奴兵投出手上的投槍,風暴鐵騎那密集的箭雨就已經落了下來。

那些奴兵,精英奴兵,還有后面的步兵甲士,在風暴鐵騎的箭雨之下,雙發還沒有接觸,就一個個在箭雨下化光消散……

那是縱橫草原的風暴鐵騎,是將匈奴一族從歷史上抹去的風暴鐵騎,那些奴兵,步兵,怎么會是這種強悍騎兵的對手。

夏平安召喚的還不是一般的風暴鐵騎,而是精英級的風暴鐵騎。

剛才看起來威風凜凜的兵陣,眨眼之間就被一片片的箭雨鑿穿。

鐵騎轟鳴,殺氣如霜,大街上的雨水在鐵騎中震動,飛濺,夏平安召喚出的風暴鐵騎猶如黑色的風暴裝甲席卷而來,站在前排的幾個拿著長戈的奴兵,在風暴鐵騎的沖擊中,就像氣泡一樣眨眼碎裂,湮滅,化光消散,就像紙片一樣不堪一擊……

對面召喚出來的巨人怒了,朝著風暴鐵騎沖了過來。

那巨人奔跑起來,一步就跨出五米開外,比戰馬奔跑起來更快,那巨人的腳踏在馬路上,馬路的路面都要裂開。

風暴鐵騎的箭矢射在那巨人的身上,卻無法破開巨人身上的防御,就像扎在人身上的刺一樣,只有箭頭剛剛射進去半寸不到,眨眼就掉下來。

奔跑的巨人速度很快,在風暴鐵騎眨眼鑿穿了那些奴兵和步兵的戰陣之后,雙方一下子就在大街上遭遇。

奔跑起來的巨人一伸手,他們拿在手上就出現冰柱一樣的大棒,那大棒朝著風暴鐵騎當頭砸來。

“轟……”被巨人手上大棒砸到了風暴鐵騎,眨眼就化光消散。

但沖近的風暴鐵騎面對巨人,沒有再使用弓箭,而是拿起了騎槍。

在戰馬的奔騰中,風暴鐵騎端著手上的的騎槍,把手上的騎槍,朝著那些巨人的肚子,脖子等地方扎去。

被一只只的騎槍刺入體內,那揮舞著冰柱的巨人們的動作逐漸遲緩下來,最后轟然倒下,也化光消散。

這樣的戰斗,堪稱慘烈。

風暴鐵騎在巨人的大棒下不斷沖鋒,把一根根的騎槍扎入到巨人的身上。

在一道道的光華之中,一個個的風暴鐵騎和巨人同時倒下。

風暴鐵騎的騎槍和巨人手上的冰柱對轟的冰柱碎片,在大街上飛濺,把大街兩邊那些商戶的門窗墻壁和街邊的花花草草打得千瘡百孔,就像被一場恐怖的冰雹轟擊過一樣。

夏平安越過風暴鐵騎,一馬當先,朝著那五個召喚師沖去。

一瞬間,幾十個火球,冰錐,箭矢,就從前面朝著夏平安轟了過來,密如驟雨,就像一面墻壁迎面撞來一樣,避無可避。

剛才和夏平安說話的那個戴著面具的召喚師一咬牙一揮手,又是兩個由雨水組成的巨人被召喚了出來。

那兩個巨人一被招呼出來,就朝著夏平安沖了過來。

一個水球出現在夏平安的身體四周,那水球飛舞著,變成幾面巨大的冰盾,把夏平安和坐騎護在其中,冰盾上閃過一個“盾”字符文的光華,那朝著夏平安飛來的無數攻擊,火球,冰錐,箭矢,瞬間就全部被冰盾擋下。

哪怕是炙熱的火球轟在冰盾上,那冰盾也絲毫無損,僵硬無比,半點沒有融化的跡象。

至于那些冰錐箭矢轟在冰盾上,那更是毫無作用,冰錐粉碎,冰盾上至多就只留下一個淡淡的印痕,那印痕在雨水之中,眨眼就被修補,消失。

“不可能,冰盾不可能這么強……”對面的召喚師驚呼,以為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在這種密集的轟擊中,夏平安的冰盾居然不碎,太讓人意外了,因為冰盾不碎,許多后續的術法就被夏平安打亂了。

但夏平安身前飛旋的幾面冰盾,的確絲毫無損。

冰盾,水盾,那都是水系術法之一,一般的水系術法當然沒有這么強悍,但是,夏平安施展出來的冰盾可不是簡單的水系術法,那冰盾之中還有符文“盾”字的支撐——符法一體。

夏平安前段時間融合了一顆“自相矛盾”的神力界珠,不知不覺就掌握了“矛”“盾”兩個字,夏平安發現,他掌握的盾字可以和水系術法的水盾之術疊加施展,兩者一融合,威力倍增,那盾的堅固程度,超出他的想象。

之前他遭受十三太保神槍隊攻擊阻截的時候,護住身體的水球之中,就有一個“盾”字符文在隱藏。

冰盾攔截下了冰錐火球和箭矢,卻無法攔截那沖來的巨人。

眨眼之間,那兩個巨人就已經沖到了距離夏平安二十多米外的地方。

夏平安的一只手,在空中飛快的寫了一個“矛”字,那滿天的大雨之下,一道火焰就出現在夏平安的手上,那火焰生長延長,眨眼之間,就變成了一根七八米長的火焰巨矛。

那火焰巨矛燃燒著,像黑夜中的火炬,也像是巨人的戰槍。

夏平安拿著火焰巨矛朝著巨人沖去,在第一個巨人揮舞手上的冰柱朝著夏平安砸來的時候,千里馬嘶鳴,躍起,夏平安手上的火焰長矛的戰槍,直接轟在了那個巨人的腦袋上。

巨人的腦袋在被火焰長矛轟中的時候一下子炸開,身體一下子就散落為無數的水滴滾落在地上。

第二個巨人沖來,夏平安手上的火焰長矛直接刺過那個巨人的胸口。

夏平安怒吼一聲,雙手用力,火焰長矛直接把那個巨人從地面上挑起來,掛在長矛的尖端,隨著長矛一震,那火焰巨人一下子就化為水汽消散。

長矛燃燒著,火光更盛。

騎在黑色千里馬上的夏平安,拿著火焰長矛在長街上縱橫飛馳,猶如從天堂與地獄之中降落人間的騎士。

對面的一個召喚師召喚出一個詭異的劍客,那劍客直接朝著夏平安飛來,速度如電,手上長劍,直斬夏平安的脖子。

夏平安怒吼一聲,投擲出火焰長矛。

火焰長矛劃破幾十米的空間,穿過那個詭異的劍客,瞬間就讓那個被召喚出來的劍客化光消散。

但火焰長矛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朝著前面飛去。

“噗嗤”一聲,剛剛召喚出劍客的那個召喚師,被夏平安的長矛貫胸而過,整個人甚至都來不及慘哼一聲,整個人一下子就燃燒起來,那身體眨眼就有一半化為灰燼,火焰長矛轟然爆開,化為滿街火雨,那個被夏平安的火焰長矛貫胸而過的召喚師,眨眼間連灰都沒剩下,就這么消散了。

召喚師之間的交手,有時就是這么殘酷兇險,眨眼之間,就是生死兩隔,尸骨無存。

“二弟……”旁邊的一個召喚師悲憤怒吼一聲,再看向夏平安,面具下的眼睛都紅了,“我和你拼了……”

那個召喚師怒吼著,全身神光大盛,長袍飛揚,雙手掐出一個指決,一條炙熱的火龍就從他身上飛出,朝著夏平安飛來。

那火龍熱力滾滾,剛剛飛出,馬路邊上的燈桿就化了。

馬上的夏平安只突出了兩個字,“玄武……”

天地瞬間一靜,一只黑色的巨大玄武就從夏平安的身后爬了出來——龜身,蛇頭,身材不再迷你,而是有汽車那么大。

玄武是水之神靈,在這暴雨天中,玄武的威力,大到難以想象。

玄武抬頭看天,那空氣似乎靜止了一樣。

滿天的雨滴朝著這里聚集而來,雨滴變成黑色,落下,落在那條火龍上。

火龍燃燒的鱗片開始一片片的掉落,就像真龍上了斷龍臺,被千刀萬剮一樣,那被召喚出來的火龍在空中扭曲著,還是想朝著夏平安飛過來,但是,落下它身上的黑色的雨滴越來越多……

除了燃燒的鱗片之外,那火龍身上的肉,骨,也開始一塊塊的掉落,整個身體,在肉眼可見的一點點縮小,那火焰凝聚的龍角都在蹦碎。

還不等那火龍飛到夏平安面前,那火龍,就在黑雨之中徹底消失了。

黑色的雨不僅落在了火龍身上,也落在了召喚出火龍的那個召喚師的身上。

第一滴黑雨穿過那個召喚師召喚出來的水盾,從那個召喚師的頭頂落下,從下頜處滴落,那個召喚師的頭頂和下頜就多了一個被貫穿的血洞。

那個召喚師慘叫一聲,身形晃了晃,水盾消散。

大片的黑雨從天空之中落下,那個召喚師的身體就像是一塊雪糕,眨眼就消融在黑雨之中,渣子都沒剩下。

剩下的那幾個召喚師驚恐的看著玄武和滿天落下的黑色雨滴,用盡術法,但一個個的身體眨眼的功夫就被穿了十幾幾十個血洞,衣服就像篩子一樣,鮮血狂噴,狼狽后退。

玄武扭著蛇頭一樣的腦袋,朝著那幾個人爬了過去,一足落在地上,地面上的水開始結冰,雪白的冰霜迅速朝著那幾個召喚師蔓延過去。

“快撤……”剛才變著聲音和夏平安說話的那個召喚師終于開口了,語氣之中是前所未有的驚慌和恐懼。

一團灼熱的火光在那幾個人站立的地方炸開,等火光散后,那幾個召喚師已經不見了人影,但地上,卻還有一只被冰凍住的腳留了下來——那只腳的主人是逃走了,但一只腳卻慢了那么一絲,從膝蓋以下,永遠留在了這里,眨眼碎裂,變成了冰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5